共產黨新聞強國社區強國論壇博客微博聊吧播客|科學發展觀中國人大中國政府中國政協中國工會中國婦聯中國科協
人民日報系列訪談之聚焦網絡輿論生態

  我們處於一個媒介變革的年代。
  互聯網是這場革命的核心力量。從BBS到門戶網站,從博客到微博,日新月異的新媒體改變著輿論生態,重塑著公共生活。歷史上從未有哪一個時代,如今天這樣,能讓普通個體擁有如此之大的話語權。
  在我們身邊,4.85億網民,近兩億微博用戶,每天數千萬條原創微博,構成了一副“眾聲喧嘩”的圖景。對於中國而言,這個全世界最大的發展中國家在前進道路上不僅要破解經濟轉型和社會變革之難題,更要直面信息革命、新媒體給公共治理帶來的挑戰。如何理性認識今天的網絡輿論生態,如何辯証看待網絡世界的“眾聲喧嘩”,如何促成良性的網絡輿論環境,如何在新的媒體環境下創新社會管理?這一切不僅需要深刻的洞察,更需要高超的政治智慧。對這些問題充分討論、求取共識,則是謀求變革與進步的前提。
  “聚焦網絡輿論生態系列訪談”邀請來自政府、學界、業界的專家學者和網民代表,全方位探討今日中國網絡輿論生態格局,為網絡輿論生態良性發展建言。

  訪談嘉賓:汪玉凱 國家行政學院教授  葉 青 全國人大代表、湖北省統計局副局長  鄧建偉 廣東省公安廳宣傳處處長
        喻國明 中國人民大學新聞學院教授  陳昌鳳 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副院長、教授
        韓立勇 資深網友、天涯論壇前版主  祝華新 人民網輿情監測室秘書長

  江西宜黃拆遷自焚案,拆遷戶鐘家姐妹被基層官員堵在機場女廁所裡。微博轉發數8000條。
  “藥家鑫殺人案”一審宣判,上海一位學者在微博上發帖,“凡轉發一次我的微博,我將為被藥家鑫殺死的女人的孩子捐款一元人民幣。”7天多時間裡,這條微博被轉發37萬次。
  “7·23”溫州動車事故發生后,“為最后一位獲救的小女孩伊伊捐款一元”的微博,24小時內被轉發90萬次。
  人民網輿情監測室數據顯示,一年時間內,由互聯網特別是微博制造的全國輿論熱點就從8000激增到90萬。網絡給了每一個普通老百姓發表信息、發表意見的廣闊平台。網絡上呈現出來的輿論生態,該怎樣去看待?網絡民意在多大程度上代表社會民意?【詳細】

■誰在網上發言?

  ◇互聯網給每個社會成員提供了表達機會

  ◇名人、百姓、官員、“職業評論員”是構成網絡輿論生態的主要力量

  ◇微博的出現極大地改變了網絡輿論生態

 
祝華新:上世紀90年代是BBS的時代。例如天涯網、人民網強國論壇。普通網友在這裡可以有充分的表達,真實的反饋。今天則進入了微博的時代,首先要承認,眾聲喧嘩是社會輿論場的常態。在這個前提下,才能進一步探討,如何使網絡輿論生態,更加良性、更加健康。
鄧建偉:微博滲入到社會方方面面、無孔不入,人們可以不分時空使用微博。據統計,廣東的手機用戶超過9100萬,互聯網用戶超過5000萬。現在大多數手機都有照相功能,再加上微博,就形成了“人人都是信息發布者,人人都是評論者”的輿論局面。

■利大?弊大?

  ◇網絡提供了新的渠道,提供了公民參與的接口,帶動了社會進步

  ◇網絡本身是一個中性的平台和工具

  ◇負面信息的背后往往是負面情緒,網絡為負面情緒提供了宣泄的途徑

 
喻國明:總體上,我認為網絡有很大的積極作用,網絡提供了新的渠道,提供了公民參與的接口,帶動了社會進步。應當把它看作社會生態中正常、合理的組成部分。如果當事機構用平等、積極溝通的態度進行網絡交流,網絡環境當中的理性氣氛會有很明顯的提升。
陳昌鳳:從傳播規律上說,輿論具備一種類似於“排氣閥”的功能。當社會某種情緒積蓄的時候,這種功能提供了宣泄的途徑,某種程度上其實是對情緒的消減。現在網絡尤其是微博提供了這種宣泄途徑,也會對消減社會負面情緒有正面影響。

■網絡民意=民意?

  ◇微博意見≠網絡民意≠公共民意

  ◇網絡是便捷直觀表現民意的有效方式

  ◇網絡民意是社會民意的組成部分

 
葉青:上網開博客、寫微博的人越來越多。每一個人后面,可能是一個家庭或者一個群體,對他們所代表的民意不能忽略。到目前為止,微博是最便捷、障礙最少、最直觀表現民意的一種有效方式。當然,這並不是取代或者排除其他媒體的功能與作用。
韓立勇:網絡民意是社會民意的組成部分,我覺得網絡表達還有一個特征,就是話語表達方式和網絡關注度之間的關聯。要想贏得更多的網絡關注,就要在表達方式上向大眾群體傾斜。所以,不管名人也好,商人也好,官員也好,如果在網絡上還採取比較“強勢”的語言,效果不見得就好。

■如何看待“兩個輿論場”?

  ◇民間的輿論場和官方的輿論場時常吻合

  ◇打通“兩個輿論場”,需要民眾理性表達和有序參與

  ◇打通“兩個輿論場”,政府負有更大的責任。應與網民坦誠交流,形成交集

 
汪玉凱:民間的輿論場和官方的輿論場之間時常會有吻合。我舉幾個例子,比如說2008年發生的幾起重大事件,官方主流宣傳的聲音和網絡的聲音就是對應、高度統一的。汶川地震、奧運火炬傳遞和西藏“3·14”事件,這三件事情通過網絡反映出來的民意,不但和政府完全保持一致,而且超出了政府預期。
祝華新:應當看清楚民間輿論場的方位,與網民坦誠交流,形成交集。比如,推動政務公開,特別是突發事件的信息透明,沒有真相就沒有諒解﹔觸摸民意脈搏,從群眾利益角度,體會解決現實矛盾的切膚之痛,增強緊迫感,不要與主流民意對抗。
  “微博打拐”活動中,網民為失蹤4年的彭文樂等小寶貝重回父母懷抱而流下激動的淚水﹔同時,又質疑街頭“隨手拍”活動可能侵犯個人隱私和乞丐人身自由。互聯網就是這樣奇特的社區,看似一片混沌的信息,看似亂箭傷人的情感表達,卻也遵循著“生態系統”的邏輯。
  網絡進入中國十多年,網民自治、社會力量,也都參與到互聯網治理的生動實踐中。近年來,普通網民的媒介素養和社會責任感都得到增強。民間自發的辟謠、科普和公眾人物言論觀察機構,不僅對網絡信息起到了甄別過濾作用,也讓意氣風發的“意見領袖”發聲時多了一份謹慎。
  那麼,網絡輿論應當遵循怎樣的“生態邏輯”,如何提升網民、網站的媒介素養和社會責任感?【詳細】

■網絡生態能夠自我淨化

  ◇網絡輿論具有“對沖”功能

  ◇某些謠言很難淨化,需要法治和規范約束

  ◇警惕網絡水軍惡意炒作

 
鄧建偉:微博具有強大的自我表達功能。作為公安機關的機構微博,對我們業務領域之內的事情,第一時間發出權威、正面的聲音,可以有效壓縮謠言傳播的空間。
韓立勇:據我觀察,兩類事件最容易獲得傳播動力。一類是涉及弱勢群體和強勢群體之間矛盾的事件,另一類是侵犯隱私的事件。這類虛假信息有時很難甄別、很難淨化。即使被淨化掉也需要相當長時間,或者已經造成比較惡劣的后果。對此,行政和司法應當為受害者提供保護。

■網絡參與者需要自律

  ◇媒體要有自律機制

  ◇不虛構不編造是一條底線

  ◇對意見表達應有開放的態度,尊重差異

 
葉青:現在有個網民組織,叫“真相挖掘機”,發現問題就懷疑,就去挖,很有意思。這種群體如果有幾方面專家,比如有人歷史知識豐富,有人某方面經驗豐富,把真相告訴大家,對於清除謠言非常必要。
喻國明:談到倫理底線,要分不同的層面。如果商業機構購買了很多ID,共同發出一個信息造勢,這種造勢對社會輿論產生誤導,就要追究法律責任。但對網民來說,應該有比較大的寬容尺度。因為人們需要對某些不如意的事情宣泄情緒。在互聯網上宣泄,代價相對最低,否則可能出現其他形式的宣泄。

■公眾人物應慎用話語權

  ◇發言要符合身份

  ◇官員開設實名微博要謹慎

  ◇記者發言應受新聞職業道德約束

 
汪玉凱:“意見領袖”是一個非常獨特、受人關注的群體,網絡無疑放大了他們的話語權。公眾人物發言,更要符合身份,更要把握住職業底線,更要自律。我的感覺,他們的微博,很多都是實名認証的。比如專家學者本身,他們好比森林裡的啄木鳥,不斷在樹上找毛病,給社會看病診斷。他們的意見,對政府決策是非常有意義的。
祝華新:有時候領導干部也想和草根網友、和“意見領袖”打成一片,或者他們本身也成了“意見領袖”﹔如果接受網上帶有一點江湖游戲的規則,就和領導干部的身份極不相稱。老百姓看領導干部的微博,期待的不是多一個和我們一樣的哥們,是希望看到一個負責任的官員。

■“微博素養”反映社會理性

  ◇在微博上轉發、評論要有理性判斷

  ◇網民和企業都要培養社會責任感

  ◇網絡正成為提升社會凝聚力的新樞紐

 
葉青:作為一個負責任的人,在微博上怎樣評論、怎樣轉發,要有自己的判斷。當然,對微博上的信息,普通人不可能像記者寫報道那樣深入調查了解,有時認為比較可信,就轉發了,后來發現是假的。我也犯過類似錯誤,我的做法是主動道歉。所以我還是主張實名制,這樣轉發、評論都更負責。
陳昌鳳:重要的是要培養公民意識。其實網民應該叫“網絡公民”,這個概念非常重要。做公民有社會責任感,有一種理性的擔當。在網絡上,當你匿名時,這種責任和擔當也許會缺失。因此,需要培養和使用網絡公民的身份感,以公民的判斷力認知信息。
  黨的十七屆六中全會明確提出,發展健康向上的網絡文化,加強網上思想文化陣地建設,是社會主義文化建設的迫切任務。從數年前政府網站的興起,到如今政務微博的遍地開花,反映出各級政府與時俱進、提高信息化環境下的行政能力、運用新媒體創新社會管理的不懈努力。但毋庸諱言,現實中依然有不少領導機關、領導干部,或因缺少了解,或因缺少能力,難以擺脫對互聯網的隔膜、恐懼和排斥。
  客觀來看,互聯網以其即時、互動、海量的傳播特征,推動了信息流通,促進了政府的公開透明。但與此同時,其匿名、缺少組織規范、社會動員能力強的特點,亦對社會信息的有序流動、社會穩定、個人安全帶來沖擊。傳播技術與時代發展的趨勢不可逆轉。對於肩負發展和轉型重任、面臨社會矛盾多發的現實、騰挪於多元社會利益之間的政府部門來說,直面挑戰,謀求互聯網良治之道,顯得尤為緊迫和重要。【詳細】

■破解“網絡恐慌”

  ◇“眾聲喧嘩”是不可逆轉的趨勢

  ◇輿論不再完全按照公權力設想的路線傳播

  ◇以平常心對待批評

 
喻國明:在我看來,政府也好、企業或名人也好,都負載著重大的社會影響力,也必然要面對公眾挑剔、指責的聲音。這些挑剔未必那麼公正,也許有一些情緒化,但這是所有政府、大機構、大人物應當承受的東西,要用平常心來面對。就好像以前,中國人不太適應國際輿論對我們的批評和指責,但今天的中國越來越自信,對這些批評也越來越能客觀看待。我想,在對待網絡輿論方面,我們的政府也應該經歷這個過程。
鄧建偉:面對批評,破除網絡恐慌,關鍵還是政府部門要擺正自己的心態。其一,作為一個公共人物,要走得正,“身正不怕影斜”。其次,出發點一定要為老百姓服務。執法要公正,在交流過程中,接受群眾監督的過程當中,也要正確接受群眾的批評,甚至允許他們罵兩句。群眾不喜歡你,我們就要捫心自問,為什麼不喜歡?群眾沖著吐唾沫,我們首先要認真反思自己的工作。

■順應傳播規律

  ◇創造一個順暢渠道

  ◇保障公民知情權、參與權、表達權、監督權

  ◇在實踐和交往中培育互聯網文明

 
陳昌鳳:應該順應傳播規律。第一,要有開放的心態。互聯網本身是開放的平台,用一種保守的方式把它封起來,或者完全用管傳統媒體的方式把它管起來是不行的。第二,應該創造暢通的信息渠道,單純的“堵”肯定是不行的。在常態環境下,還是要給民眾創造一個暢通的渠道。第三,要主動進行信息公開。政府信息公開條例要落到實處。
汪玉凱:網絡輿論生態治理,需要很高的政治智慧,不能簡單靠打壓、封堵,這種方式方法可能於事無補,還會造成負面影響。有三個主張值得借鑒:第一個是通過各種手段,切實保護憲法中公民言論自由,合法表達的規定﹔第二個是信息安全流動。要保障網絡信息上的正常流動,不要採取過度的行政手段。第三是個人隱私保護。目前在互聯網上,我們缺少對個人隱私的法律保障。

■加強互聯網法治

  ◇加強互聯網立法,走向互聯網法治

  ◇鼓勵網友參與法律法規的制訂過程

  ◇用法律保護網上的合法權益

 
鄧建偉:從這兩年的實踐看,互聯網已經成為現實社會的組成部分。我想,在對互聯網進行管理的過程中,很多現實中的法律,要在互聯網上得到很好的執行。隨著政府對互聯網了解的深入,我們還是要進一步加強互聯網立法工作,應該有更多新的制度、新的法律條文出台,作為我們對互聯網管理的基本依據。
韓立勇:第一,應該用寬容、開放的心態對待互聯網,互聯網才能成長起來。第二,依法管理是一個底線,政府應該在這個底線上有所作為。第三,要注重用法律保障個人合法權益。普通網友的隱私被侵犯以后,維權為什麼這麼難?法律維權成本如何,效果又如何?我覺得在這方面,政府應該多做工作。要讓每一個話語主體的合法權益在網上得到法律保護。

■維護政府公信

  ◇與公眾交流,應當貼近民生,貼近民意,釋放善意

  ◇勝任、關切、透明、可靠,四大關鍵詞建立信任

  ◇把群眾路線的“傳家寶”用於虛擬世界

 
喻國明:第一,勝任。政府做它應該做的事情,把最關鍵的、老百姓最期待的責任擔當好。第二,關切。關切誰?關切老百姓,關切利益訴求方。解決了他們的問題,就解決了自己的問題。第三,透明。總把自己包得嚴嚴的,不可能獲得對方的信任。通過透明,讓老百姓更多地了解我們處理政務的難處、處境,有時會起到很好的作用。第四,可靠。無論對你有利還是不利,都要遵循一定的規則,守住自己的底線。
祝華新:各級政府需要把“群眾路線”這個“傳家寶”運用於虛擬世界,把網絡輿情監測、突發事件應對、公共關系管理,乃至微博使用,列入領導干部的必修課。政府應該在現實中回應和解決網民訴求,並在解決問題的過程中修補和完善制度。主流媒體要重視回應網絡熱點,澄清真相,梳理情緒,推動政府努力維護社會公正。切實保障人民群眾的知情權、參與權、表達權和監督權,政府才能在互聯網上,特別是微博上擴大話語權,贏得公信力。
來源:人民網-傳媒頻道 (責任編輯:宋心蕊)
 
 
您的留言
內容:
請您注意
1.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法律、法規,尊重網上道德,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引起的法律責任。
2.人民網擁有管理筆名和留言的一切權力。
3.您在人民網留言板發表的言論,人民網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
4.如您對管理有意見請向人民日報網絡中心留言板管理員人民日報網絡中心反映。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10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