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子論文]試析網絡新詞的傳播機制與傳播特征 (2)--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學子論文]試析網絡新詞的傳播機制與傳播特征 (2)

——以“給力”系列新詞的傳播為例

葉俊

2011年04月26日14:16    來源:人民網-傳媒頻道     手機看新聞


【1】 【2】 【3】 

   
 
  二、“給力”系列新詞的傳播機制

  (一)、發源地:網絡使用


  網絡熱詞,顧名思義,是起源於網絡。11月23日,《西安晚報》一條《2010網絡流行語華麗出爐 網友大呼“很給力”》的消息又再網上流傳。后上海《新聞晨報又總結出網絡10大熱詞。其中就包括給力、神馬都是浮雲、我勒個去、羨慕嫉妒恨、非常艱難的決定、鬧太套、我爸是李剛、鴨梨、蒜你狠系列、圍脖(微博)、凡客體、不怕狼一樣的對手 就怕豬一樣的校友。

  通過分析我們可以看見,這些網絡熱詞有的是針對現實生活中的事創造的,有的是直接根據網絡事件創造的,有的是網民為了表達發泄心中想法創造。不管如何,網絡熱詞的最先誕生和最初使用都在網絡中。

  (二)、催化劑:報紙報道

  如果僅僅是在網絡中使用,網絡熱詞僅僅隻能是網絡熱詞,或許也不能有如此大的影響。網絡熱詞的影響力放大原因之一是因為傳統媒體,特別是報紙的報道和使用。

  例如,“ungelivable”這一所謂的“不給力”英文單詞,在“生活周刊”發出微博之后,轉載、評論、閱讀到的也只是局限於微博的網民中間,對沒有上網或沒有微博的人來說,還沒有成為關注點。而微博發出后的第二天《西安晚報》的報道,微博發出第三天《南國都市報》的報道,特別是微博發出的第四天,也就是經過先前媒體的轟炸后,《人民日報》使用“給力”一詞正式把“給力”系列新詞推向網民、推向公眾,同時也推向了風口浪尖。

  (三)、鎮定劑:輿論批評

  網絡熱詞的理性回歸,首先是從評價《人民日報》對“給力”一詞的使用開始。11月8日,《人民日報》在頭版頭條使用“給力”一詞,而后《人民日報》使用“給力”一詞本身又作為新聞在傳統媒體和網絡媒體中大肆傳播。對於《人民日報》對“給力“的使用以及對網絡熱詞的使用開始出現了理性思考的聲音。

  輿論分為兩派。一派力挺《人民日報》的對“給力“的使用,認為符合網絡時代的要求,反映了網民的心聲。例如,有人認為,在11月9日的《人民日報》刊發了南京市委宣傳部長葉皓的文章,其中就談到:“各級領導干部要高度重視網上輿情,將親自上網、了解輿情作為每天上班的必備功課,將網上輿情作為工作第一信號,將能否使用網絡、能否發現輿情、能否應對輿情作為衡量工作是否稱職的重要標准。”因此認為,既然領導干部都已上網了解輿情了,那作為黨委的機關報《人民日報》活用網絡詞匯,無疑是順應了這個趨勢,無形之中也是鼓勵與贊同。[1]另一派則提出異議,認為假若“給力“一詞是出現在都市報或者晚報,標題本身自然不足以引起人們的關注,因為,其風格定位原本就是緊跟網絡的,可主體換成了《人民日報》,並且是頭版頭條,給人的感覺自然就不同的。畢竟,在一般人心目中,《人民日報》是代表黨和國家的一張面孔,必然表現的刻板嚴肅,容不得絲毫的靈動娛樂。還有人對“給力”一詞的語法問題提出了異議。[2]

  (四)、理性回歸:總署通知

  網絡熱詞的理性回歸從12月4日《人民日報》發表兩位大學教授的文章,反思網絡熱詞背后民意民意表達和社會心理開始。刁晏斌提出,網絡熱詞熱的最根本的原因是當今社會的發展和進步,集中表現了國人的參與意識和監督意識,也反映了“雷人”、調侃、“山寨”等社會心理和文化征候。[3]薛國林教授認為,網絡熱詞是一種民意表達,這種表達是自我意識的自然流露,是對社會現象的發問,目前主要包括三個方面:對事實真相的追求、對民生熱點的關注、對不良現象的批評。[4]

  觀點爭鳴理之后不久,12月20日,新聞出版總署發布《關於進一步規范出版物文字使用的通知》,使得網絡詞匯進一步向理性回歸。通知要求,各出版媒體和出版單位要充分認識規范使用漢語言文字的重要意義,嚴格執行規范使用漢語言文字有關規定,要高度重視規范使用外國語言文字。[5]根據通知精神,目前在網上使用頻率很高的“ungeliable”等詞匯將隻能在網上流行,而不能進入出版物了。

【1】 【2】 【3】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