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北京百年滄桑影史 電影特殊視角詮釋風雲變遷--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回憶北京百年滄桑影史 電影特殊視角詮釋風雲變遷

楊蓮潔 王琳

2011年04月28日07:47    來源:《北京晨報》     手機看新聞

  
大觀樓電影院放映員穿上長袍大褂放電影。


  北京,注定與電影有著世紀情緣。從1902年福壽堂第一次放電影,到北京國際電影季成為京城盛事,北京電影的歷史已歷經百年滄桑。從早期的逐漸發展,牆內開花,到如今的繽紛綻放,走向國際,電影用特殊的視角詮釋著百年的風雲變遷。

  1902年

  電影首次在中國放映


  1902年,西班牙人雷瑪斯帶著機器和膠片,租借了前門外打磨廠福壽堂飯庄的場地放映了3部影片——《黑人吃西瓜》、《腳踏車賽跑車》、《馬由牆壁直上屋頂》,推廣“西洋影戲”。這是北京人第一次真正看到電影。據說女人是不許進去的。

  1905年

  中國第一部電影誕生


  1905年,為慶賀著名京劇演員譚鑫培60大壽,第一部中國電影《定軍山》在北京的豐泰照相館拍攝,譚鑫培在鏡頭前表演了自己最拿手的幾個片斷。同年在大觀樓首演,這是中國第一部影片,標志著中國電影的誕生。

  30年代

  座位首次改成橫排


  位於前門大柵欄的大觀樓影院被稱作中國電影的誕生地。苗造堂是大觀樓影院的第11任經理,如今的他已經滿頭白發,說起大觀樓的歷史如數家珍。“大觀樓最早是茶樓,供大家品茶看戲,一茶一室,都是小單間。有了電影之后,開始擺設上八仙桌,大家圍坐四周,但還是不方便看電影,於是在上個世紀30年代,大觀樓影院率先在全國改成了橫排座位,還開拓性地實現了男女同坐。

  50年代

  一張電影票5分錢


  “那時北京城有幾家電影院很出名,例如首都、大華、吉祥戲院。”72歲的周阿姨1958年還在上中學,那會兒她常去的電影院就是六部口的首都電影院,“記得那時電影有《夜半歌聲》、《女籃五號》等等。放學后一幫同學就結伴兒去電影院。5分錢一張票。”於是,王丹鳳、秦怡、黃宗英、趙丹這些電影演員就順理成章地變成了當時少男少女們心中的偶像。

  70年代

  放映員騎車送拷貝


  上世紀70年代是電影匱乏的年代,隻有少數的國產片和一些從朝鮮、越南,以及當時的東歐社會主義國家引進的影片。紫光電影院原經理李憲平說,他做放映員時,恰好趕上70年代的尾巴。“四人幫”被打倒后,很多老片重新上映,譯制片也十分活躍。人民群眾的觀影需求一下被激發起來。但那時放映技術比較落后,李憲平說,經常是幾個影院共用一個拷貝,這邊第一本放完,得趕緊送到下一個影院去。“通常都是騎自行車送拷貝,業內管這個叫‘跑片’。”

  在李憲平的記憶裡,70年代不論放什麼電影,前面都要加上一段十分鐘左右的《新聞簡報》,內容通常是國家領導人會見外賓。當時放映條件差,放映員放錯放倒了拷貝、沒聲音、燒膠片的事故常有發生。但放映員在放《新聞簡報》時都特別謹慎。放之前會把膠片看上七八遍。因為之前有老放映員因為放倒了《新聞簡報》,讓領導人頭沖下出現在銀幕上而被打成現行反革命。

  農村放映男女分座

  當時城市裡的影院,每月得到周邊的農村放一次電影,放映員要帶著膠片、柴油發電機、放映機和一桶沙子。因為有的電影拷貝是硝酸片,放映過程中很容易著火,一著火就會釋放有毒氣體。所以一發現有著火趨勢,放映員立即把整本拷貝埋進沙裡。農村露天電影開場之前,放映員還得上台來段快板,宣傳國家的政策。城裡影院早就實現了男女同坐,但在鄉村放電影時婦聯主任經常早早到場,在中間拉條線,開映時男的坐一邊,女的坐另一邊。不過,“分坐線”作用有限,放映時常常有男女青年隔著線打鬧。

  80年代

  觀眾凌晨兩點就排隊


  上世紀80年代初,北京的影院基本都隻有一個廳,可容納一千多名觀眾。座椅全是硬板椅,觀眾一離場,影院裡嘩啦啦的直響。其他硬件也比較落后,沒有空調隻有吊扇。直到1984年,開始改造成斜坡式的現代電影院,並且開始搞多種經營。

  據原首都電影院業務員劉鴻鵬回憶,當時團體票佔了票房的大部分,零售票很少,影院門口常常排大隊,還有人專門在影院門口等退票,甚至還出現過黃牛黨。為此,文化局特別要求影院黃金時段至少留出200張票供零售。此外,二樓的40張外賓票在開映前30分鐘才能發售。樓下普通票賣2毛、3毛,學生票1毛5分,外賓票賣4毛。就這4毛錢的“貴價票”,也是當時的搶手貨。那會兒,放映員是個倍兒有面子的職業,很多人都以認識他們為榮——因為可以請他們幫忙買到緊俏的電影票。

  在劉鴻鵬的印象中,80年代的電影市場逐步向世界打開大門。“記得當時舉辦過一個英國電影周,影片裡有希區柯克的懸疑片《三十九級台階》。那時每天早上電報大樓8點一唱《東方紅》,我們就開門。開門一看,一百來號人在外邊排隊等著,有人凌晨兩點就來了,就為了一張《三十九級台階》的票。”

  《南征北戰》看了50多遍

  “我們住在南城,特別熟悉的有菜市口、廣安門、天橋、戲校排演場這幾個電影院。一般都是周六晚上,父母在機關工作,帶孩子去電影院看場電影,作為對孩子的獎勵。”57歲的喻先生回憶道,當時的電影都是循環播放,很多人都是反復看同一部電影,“學生票5分,大人票兩毛到兩毛五。”喻先生的岳父是新四軍,解放戰爭時參加過淮海戰役,當時上演《南征北戰》,他前后一共看了50多遍。“有了娛樂電影后,我鄰居有個大媽,連著看了九場香港電影《三笑》。”

  《紅高粱》散場一片寂靜

  80年代末的《紅高粱》是喻先生記憶中又一個節點,“當時在政協禮堂放映,隻對內部播放,票是朋友送的。我跟愛人去的時候根本不知道是什麼電影,結果發現政協禮堂全坐滿了,電影散場時,隻能聽見觀眾涌出大門的腳步聲,沒人說話,因為這部電影真正把觀眾吸引住了,大家都在回味中。從那天起我就知道了張藝謀。”

  90年代

  看電影吃爆米花流行


  大觀樓原經理苗造堂從1992年任職到2003年,在他任職期間,中國電影逐漸開始有了大片引進,而他也見証了另外一個消費習慣的誕生,那就是“看電影吃爆米花”,“解放前進電影院,都會有服務員端著托盤,裡邊放著花生瓜子等吃食,走到觀眾身邊叫賣。‘文革’時物質匱乏,北京的電影院基本上就不賣吃的了。改革開放后逐漸恢復,那個時候賣的是冰棍和汽水,一般都是5分、一毛的。1993、1994年前后,海外引進的大片多了起來,而觀眾們也開始了吃爆米花喝樂可看電影的消費習慣,當時是一塑料袋爆米花兩塊錢。”苗造堂回憶說,當時大片的票價一般在6塊到10塊,而很多觀眾也願意再掏兩元買袋爆米花。

  ■記者探訪

  尋找福壽堂


  前門外打磨廠街從外邊看並不起眼,記者在深巷裡反復走了幾趟,終於在西打磨廠街179號,遇上一位姓趙的大爺,“沒錯,這就是福壽堂。”

  當年的福壽堂是家山東飯庄。有記載稱院裡花壇、戲台氣派非凡,可容納幾百人看戲。民國初年,一位富商在此辦壽筵,請來楊小樓、王瑤卿、梅蘭芳、荀慧生等眾多名角,從中午一直唱到夜裡3點。1938年福壽堂倒閉。

  現在的179號,連門牌號都是用粉筆寫上去的。紅漆大門兩米左右,穿過一米多寬、十幾米長的過廊來到后院,豁然開朗,眼前的一大片天地大概有排球場大小,房屋雖然都已拆成斷壁殘垣,但殘缺的房梁上還挂著一小截精致的鐵質雕花,憑借輪廓仍能想象出當年的花壇和戲台。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