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姜文遇見崔永元:電影圈裡聊電影的越來越少了--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當姜文遇見崔永元:電影圈裡聊電影的越來越少了

2011年05月06日09:15    來源:《解放日報》     手機看新聞

  
照片由《小崔說事》提供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姜文,謎一樣的人。

  即使預感到票房不好,也要《太陽照常升起》,因為他珍惜這份“對生命、生活的感悟”。

  即使《讓子彈飛》好評如潮、票房飄紅,他卻似乎並不因此而興奮,依舊淡然,“把一部電影寫得有起承轉合,有滋有味,確實不難”。

  在收視率至上、票房為王的當下影視圈,姜文的存在另類而真實。

  當姜文遇見崔永元,兩個同樣熱愛電影的人,會碰撞出哪些火花? 5月8日,央視一套13:12播出的《小崔說事》,將一一呈現。

  經崔永元授權,《解放周末》獨家選登本次訪談的部分內容,與讀者提前分享。

  ■很有底氣地不隨著時興的東西走,很淡然,我覺得這點就是雅

  崔永元:有兩位老導演跟你合作過,一位是謝晉先生,一位是謝飛先生。謝晉導演離開我們了,你現在還能想起來跟他們一起拍戲的事情嗎?

  姜文:二位都姓謝。

  崔永元:所以應該說一聲“謝謝”。

  姜文:謝謝!你的確選擇了對我影響特別深遠的兩位導演。謝晉導演就不用說了,當時我覺得他就像神一樣,如果說有人是為電影而生的,那麼他就是。我肯定不是,或者說不完全是。他除了電影,對別的事情都沒興趣,要是拍電影時你和他聊別的,他會很反感。

  崔永元:就是隻要一進他的劇組,就隻能談電影?

  姜文:聊別的他就很反感,而且立刻提醒你,做別的事,他也會立刻提醒你。他還有一點非常可愛和令人難忘,就是他不欺負小孩。

  崔永元:這是什麼意思?

  姜文:他比我大40歲,我進他那個劇組時,剛畢業沒多久。他這種對我來說像神一樣的人,卻對我特別尊重。他對我們這批剛開始拍電影的人都非常尊重,而且永遠用欣賞的眼光來看待你,並且不斷地放縱你去做一些看似非分的東西。

  比如,我們覺得劇本不好,他就說,那你們提,結果我們提的全是意見,他就急了,還罵人了,說提意見誰不會,我還會提意見呢,關鍵是你們提了意見,能不能想出辦法來,比我這個想法還好。要是你們有這本事,我就尊重你們,沒這本事,就一邊去,就別聊了。他就這樣逼著我們,哪怕就是一場戲、一句話比原來的劇本好,他都會給你很大的鼓勵。劇組的創作氣氛就這樣給調動起來了,每個人每天都在想,我怎麼能做得比現有的更好一點。

  崔永元:謝飛導演呢?我覺得他好像更偏重文人氣質。

  姜文:他是很儒雅的一個人,也罵人,但是他罵人的時候,還是很雅的。而且他做事也很雅,很有底氣地不隨著時興的東西走,很淡然,我覺得這點就是雅。

  ■把一部電影寫得有起承轉合,有滋有味,不難,但是想通過電影表達一點對生活或者生命的感受,這樣的機會很難得

  崔永元:你喜歡《太陽照常升起》,還是喜歡《讓子彈飛》?

  姜文:我呀?

  崔永元:啊!

  姜文:我跟他們說過,我說舉個例子吧,《太陽照常升起》是上天賜給我的禮物,《鬼子來了》,不是,叫什麼? 《子彈》——

  崔永元:《讓子彈飛》。

  姜文:《讓子彈飛》是我送給觀眾的禮物。我在這兒解釋一下,正好《太陽照常升起》的編劇述平也在。 《太陽照常升起》就好像不是我們寫出來的劇本,而是真有一個聲音讓我們那麼去寫。我和述平一樣大,那時是40歲出頭,都有一些對生命、生活的感悟,很誠心誠意地想通過一部電影把它們不加修飾地表達出來。因為生活是沒有起承轉合的,是被教育、被《小崔說事》這些給裝上起承轉合的。而當你單拿一個生活的原型出來,沒了這些起承轉合,大家就說看不懂了。當然了,電影有電影的一套,大部分人去看電影,都說你得有個起承轉合,但這跟你對生活的感悟不是一回事。

  實際上《太陽照常升起》就是寫了一件真事,講一個警察抓不著犯人,犯人又死不悔改。這難道不是生活嗎?生活往往是這樣的。但是大家習慣了看好萊塢的電影,說怎麼能是這樣呢?警察怎麼那麼笨?好萊塢電影裡的警察太聰明了,沒那麼笨的啊!也沒那樣的犯人,往往人家都是干壞事干到一半就悔改了。這是大家習慣的一種欣賞電影的方式,但那是電影偽造的生活,離我們的生活很遠。

  崔永元:可是當你拍完《太陽照常升起》,就發現知音不足夠多。那個時候會對你的心理有影響嗎?

  姜文:當時就沒有“多”這麼一個概念,隻能用“少”來說。

  崔永元:我特意說得委婉點。

  姜文:足夠少。為什麼非要說“照常升起”啊,其實我們弄劇本的時候,就想到了。

  崔永元:預感到了。

  姜文:那肯定的,擔心人家會不會看暈了,會不會不習慣看這樣的東西。

  崔永元:我覺得你做導演,挺難的。拍個《太陽照常升起》,大家會那樣說,拍個《讓子彈飛》,雖然票房非常成功,但是也有人說,比如我就說,不大希望姜文拍這樣的電影,好像這樣的電影好多人都能拍,但是《太陽照常升起》隻有你能拍。拍《讓子彈飛》是不是因為賭氣呢?就是想要告訴大家,其實這樣的電影我也會拍。

  姜文:坦率地說,開始有這麼個原因。但是后來就忘了,賭氣能賭多長時間啊?其實我覺得也是件好事。拍這兩部電影我都不后悔,這是我的幸運。但是我上來就拍《讓子彈飛》是不行的,必須得有《太陽照常升起》在前面。

  崔永元:這兩部片子是什麼關系?

  姜文:這麼說吧,拍了《太陽照常升起》,我就有充分的輕鬆和底氣以及好的心態去拍《讓子彈飛》。我要直接拍《讓子彈飛》吧,怕人家笑話我,怎麼弄了個這麼簡單的電影,是吧。我自己也不願意用我40出頭、正要接到天賜禮物的年歲,來拍一部《讓子彈飛》,我並不是說《讓子彈飛》不好啊。

  崔永元:我們也沒說不好。

  姜文:我覺得大家喜歡看,總是一件好事,但確實有一個尊重電影規律的問題。

  崔永元:對。

  姜文:其實尊重電影規律,就是講究戲劇性。我是學戲劇的,這個容易。我們的編劇,他們這些寫小說的,把一部電影寫得有起承轉合,有聲有色,有滋有味,也不難,確實不難。但是想通過一部電影的方式,試圖表達一點對生活或者生命的感受,這樣的機會很難得,更何況能做得像《太陽照常升起》那麼有意思,我一直覺得這是一件需要感恩的事。票房還真就不能太好,太好了也不成。

  崔永元:也就是說再過兩三年,姜文導演忽然又拍了一部《太陽照常升起》這樣的電影,一點都不奇怪,是吧。或者說你會拍《讓子彈飛》的續集,再續再續。

  姜文:看吧,不知道,你對未來很難設想。

  ■碰見好導演就想當演員,碰見好演員就想當導演,這不是套話,就是這樣

  崔永元:之前我們在網上征集了一些網友給你提的問題,特別有趣的是,在網上提問的時候,好多人都不敢提,說怕姜文罵他們,說他們提的問題愚蠢。

  姜文:沒有直接這麼說過吧。

  崔永元:這個問題是,為什麼你自己導的電影都是自己演的呢?你能不能不演自己導的電影?

  姜文:不能!盡管《陽光燦爛的日子》我沒演,但是我還是不能,我要不演我自己的電影,我演誰的?他們都不找我演戲,除了小崔在約我。

  崔永元:這還有一個問題,說很多人看完你的電影,會猜想有些情節是暗喻了別人的東西,他們猜得對嗎?你真的是在暗喻嗎?

  姜文:沒有,都是我的自傳,都是真事,沒暗喻。

  崔永元:你覺得什麼是好電影?是反映現實的鏡子,還是逃離現實的去處?這一聽就不像我提的問題,我提不了這麼深奧的問題。

  姜文:我覺得小崔要拍的那個就是好電影,他那天跟我說了一個故事,然后我就想不起來了。講的時候非常精彩,完了之后他就不找我了。殺青了嗎,你們那電影殺青了嗎?

  崔永元:還沒殺呢。

  姜文:你得把殺青的日子定下來,它就能開拍了。

  崔永元:我們的故事快殺青了,殺青完了就開始編劇。這兒有個問題特別簡單,你喜歡看《阿凡達》嗎?

  姜文:喜歡。但那鏡子不舒服。

  崔永元:鏡子?

  姜文:不是3D的麼。

  崔永元:哦,那眼鏡不舒服。

  姜文:我一會兒摘,一會兒戴,摘了看也行,戴了看也差不多,我覺得這點不太好。

  崔永元:這兒有個標准的網上問題,老說“三”。他問,你最喜歡的三位導演是誰?

  姜文:謝飛、謝晉。

  崔永元:三位。

  姜文:必須說三個嗎?

  崔永元:對,網上就是這樣,一問就問三個。

  姜文:那謝飛、謝晉……

  觀眾:姜文。

  姜文:那行吧。其實我都喜歡。我覺得能做導演的人,都是可愛的,他們願意為大家講故事,而且尤其是電影導演,多累啊。每個鏡頭都是辛苦拍出來的,還得剪,還得把那幾千個鏡頭連一塊。反正剪完片子,我就不記得了,必須把它忘了,要不這樣,會更失眠。

  崔永元:做演員過癮,還是做導演過癮?

  姜文:那要看情況,碰見好導演就想當演員,碰見好演員就想當導演,這不是套話,就是這樣。我巴不得有很多很多好導演,然后我就天天去演戲。我願意啊,什麼都給你弄好了,你不用操心,衣服也都合適,哪哪都對勁,一下子你就在某一個瞬間裡邊逃離自己,進入了另外一個人的軀殼裡,然后你去揣摩他的內心是什麼,你可以在有限的一輩子裡邊活八回、十八回,這是演戲最誘人的地方。

  崔永元:不是跟每一位導演,或者說扮演每一個角色的時候,都能有這樣的體驗。

  姜文:有時候導演恰恰是破壞你這種體驗的一個原因,所以這個時候很多演員顯得脾氣不好,那真的不賴人家脾氣不好。現在像你這麼一笑,或者說句靠譜的話,對著脾氣不好的,說點好聽的,讓他把心裡憋著的話吐出來,否則他如果在入戲狀態下忍著,會受到身心摧殘。所以大家將來要是當導演,不要隨便去跟演員說不好聽的話,那樣真的會傷害人。

  ■電影圈裡聊電影的越來越少了,很遺憾

  崔永元:我們知道姜文的這個節目播出后收視率會很高,所以我們也借這個機會給大家推薦一位好演員——石揮,他是我特別崇拜的,據我所知姜文也喜歡他,我們看看石揮的表演。

  (播放石揮表演視頻)

  崔永元:你是不是也特別喜歡他?

  姜文:喜歡。

  崔永元:好多年輕人可能都沒看過他演的戲,你說石揮的表演好在哪?

  姜文:按說啊,好這個東西其實沒法聊。非要聊呢,咱就不准確地聊吧。我覺得我深深地能感覺到,這位演員在演戲的時候,有非常強烈的享受。這個享受的得來,其實很大程度上是進入了某種催眠狀態。不是說他相信他進入了另外一個人的靈魂,而是他真正在某一個瞬間或者很長一段時間,可以漂移開,你能感覺到他演這個人物的同時,非常享受。但是這樣的人,你驚嚇他,或者欺騙他,他就真容易回不來。

  崔永元:咱們看他演戲的這個感覺,從演王爺到演流氓,然后到演解放軍連長,再到演一位老園丁,他演每一個人好像都像靈魂附體一樣,他就是那個人。

  姜文:是,他享受這個。但其實你注意看,盡管他演的是不同的人物,但是他抓住人的有戲的那部分,其實都是人失控的那部分,人失控的部分往往是暴露本質的。其實每個人在理智和行為之間都是有距離的,這距離越小,可能這人就看上去沒什麼毛病,對自己的行為有控制力﹔距離越大,可能就會變成一個該給關到精神病院的人了。這兩種人之間,就是我們。把最不好控制的瞬間演出來了,然后你通過他能感覺到角色內心在想什麼,我覺得這就是好戲。

  崔永元:我跟我這個老鄉這麼聊,有一個感覺,就好像是在中央戲劇學院或者是北京電影學院下課的時候,或是在宿舍裡,同學之間就聊這些,但是我覺得非常遺憾——

  姜文:遺憾什麼呀?

  崔永元:遺憾的是現在這個圈裡聊這個東西的人越來越少了。

  姜文:不聊。

  崔永元:你跟這個圈子接觸多嗎?

  姜文:哪個圈?

  崔永元:叫電影圈,它是娛樂圈的一部分。

  姜文:我就跟我們片子的幾位編劇、導演,經常在一起聊,不熟的人也不能愣跟人家瞎聊天,不合適。咱倆也因為是老鄉,有個基礎,太不熟真不能上來就聊。

  崔永元:就是你跟人聊這個,人家也可能不愛聽。

  姜文:人家覺得你在胡扯,吃著飯嚼著肉,你怎麼聊這個呀?來來,喝口酒,別胡扯了,走一個!你在聊這個的時候,人家覺得是胡扯。

  崔永元:你覺得什麼時候這個圈子才可以大張旗鼓地都聊這個呢?因為作為外行來說,我們覺得要是這個圈子裡的人都聊這個了,電影才有希望。

  姜文:你想聊可以聊啊。

  崔永元:跟誰聊呢?

  姜文:咱倆聊啊,還有在座的各位都可以聊,我看我說的時候他們都挺愛聽的。你不能去跟那些不愛聽的人聊,那是你的錯,對吧。跟愛聽的人你不聊,也是你的錯。

  崔永元:這個圈子現在最愛聊誰腕大,誰片酬高,誰的票房最好,誰回收成本最快,這個也沒錯,是吧?

  姜文:反正我不愛聽這些,誰愛聊誰聊,因為我覺得沒什麼營養,而且也不是個真實的事。你說誰腕大,這怎麼聊?

  崔永元:但這個圈子最愛聊這個。因為他們覺得隻有這麼聊,才能確定一個人在電影界的地位,才能確定你這個電影是不是真的能影響市場,影響觀眾。

  ■我問他應該怎麼辦,他就說了倆字,Do it,就是做。重要的是相信自己,更重要的是做起來

  崔永元:快結束了,最后一個問題,就是我想告訴姜文,今天現場來的觀眾全是自己報名來的,我覺得他們可能不光是想在這兒看一位導演、一位影帝,可能他們每個人心裡都有一個電影夢,將來也可能去演電影,去拍電影,我特別想讓你講講,你覺得如果真的要做一個電影人,應該用什麼樣的態度對待電影?

  姜文:其實這個事很簡單,就是你要想做你就做,你相信你能做,你就能做成。我記得拍第一部片子之前,我去美國見一位導演,我把故事講給他聽,他說有意思。我問他,你有聽不懂的地方嗎?他說這有什麼聽不懂的,講的是小孩成長的故事。我問他應該怎麼拍,他就說了倆字,Do it,就是做。我覺得往往問題就出在,你做一半不想做了,或者不敢做了,或者被誰給嚇住了。你先相信自己一定能做好,而且沒有你想像的那麼難。換句話說吧,好多大家覺得做成事的人,他可能唯一的優點就是他自信,沒准他還夸大了自己的能力。但不管怎麼說,人家做了。很多時候,我真的不如在座的你們,包括崔永元你啊,大伙要有人想做《小王說事》、《小李說事》,他們能做,你就鼓勵鼓勵人家,別非自己霸佔著。

  崔永元:能做,對,重要的是相信自己,更重要的是做起來。

  姜文:對,大不了就是跟《太陽照常升起》一樣,沒關系,你再做,下一個就是《讓子彈飛》。別鼓掌,未必是好事,但是還得做下去,沒什麼。

  崔永元:大家特別喜歡姜文,可能是因為他有一顆平常心,他怎麼會沒有平常心呢,因為他的電影也是深一腳淺一腳,東一榔頭西一棒子,有的票房大賣,有的人說看不懂。以后姜文可能拍電影、演電影還會遇到這樣的情況,沒關系,隻要他是姜文,隻要他願意走自己的路,願意到這來跟我們說,就做他自己好了。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