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畫電影《魁拔》熱映 導演:和"火影"差別顯而易見--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動畫電影《魁拔》熱映 導演:和"火影"差別顯而易見

楊林

2011年07月13日08:43    來源:《新京報》     手機看新聞

  
《魁拔》:熱血則心照


  看完《魁拔》舍不得劇透,就是很多地方都希望這句台詞是我寫的。如韋小寶所言,敗筆甚少,勝筆甚多。全片不易走神,有些段落,燃點再高的人也會被點燃。諧脈陣(諧脈是《魁拔》裡描述武術的一種原理,類似七龍珠裡的“氣”)不朽,熱血則心照!好的動畫如《大鬧天宮》《森林大帝》《金猴降妖》《天書奇譚》《瘋狂約會美麗都》《龍貓》《幽靈公主》《千與千尋》《海賊王》《海底總動員》《功夫熊貓》,現在我的名單上又有了這部《魁拔》。

  第二次去看《魁拔》,也許是因為,我貪戀影院裡的共鳴,那些一起迸發的笑聲,或忽然變得很安靜。我看過首映,記得細節,我繞到那個哭點笑點,悄悄埋伏,等那一刻的諧脈陣。這幾天遇到說《魁拔》好的,我們是對上了暗號。覺得不滿意的,那麼你站的地方,就是國產動畫下次抵達的地方。反正,都要會師的。

  ■ 同仁推薦

  《魁拔》,很好看、很熱血、很煽情。雖然畫風略日本,但是故事的精神內核很當下,很中國。那種不服從階層,鄙視強權,鏟除不平,伸張正義,維護尊嚴的憤青勁頭兒,不是日本動畫的,也不是美國動畫的,隻有中國動畫才有。我很感動,支持《魁拔》!網上有對《魁拔》的批評,有的是求全之毀,理應接受,繼續努力﹔有些是不著邊際的吐口水,創作者別往心裡去。我喜歡《當世界年紀還小的時候》,封面上寫的話:“西紅柿和黃瓜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有土豆這種東西,土豆不說話,只是默默成長。”當中國動畫年紀還小的時候,就默默成長吧。□柏邦妮

  ■ 導演釋疑

  和“火影”的差別顯而易見

  新京報:為什麼《魁拔》這個題材沒有先做TV版,形成一定的認知度和熱度后再做劇場版,就像《喜羊羊與灰太狼》?

  王川:《魁拔》與《喜羊羊》不是一種類型的產品。即使是做TV版,造價和耗時都要高出很多,而在電視台的播出價格卻是一樣的,如果想通過TV形成認知度,需要的成本是青青樹這樣的民營公司難以承受的。其實,由TV到電影只是動畫片經營的模式之一,主要在日本比較常見。美國皮克斯、夢工場這樣的動畫機構則採用直接做電影的方式,只是這種方式對宣傳發行能力要求較高。

  新京報:《魁拔》找到了日本的聲優(配音演員)進行日語版的配音,當時為何有這個想法,目前日本上映進展如何了?

  王川:事情是這樣的,《魁拔》草片完成后,有日本做發行的人士看到,認為這樣的質量是可以進入日本市場的,於是開始接洽有關《魁拔》進入日本市場事宜。日本聲音公司81公司得知這一信息后,社長南澤先生帶著配音導演和錄音總監兩次專程到青青樹公司,希望得到日本版配音的工作。我們知道81公司是一個較有實力的公司,就與81公司確定了日語版的合作。目前《魁拔》的日語版正在做后期處理,在日本的上映時間會安排在中國公映之后。

  新京報:微博上有評論說,《魁拔》的故事受到《火影忍者》和《鋼之煉金術師》這兩部片的影響,如何看待模仿和超越日本動漫這個辯証關系?

  王川:如果從“少年熱血”作為一種動畫類型的角度來看,這類動畫片確有相似的地方,就如同歷險片在故事類型上都會有相似的東西一樣。受影響是肯定的,因為這些產品都是這種類型的經典,要做“少年熱血”,就不可能一點共同點都沒有。但也不能理解為簡單地模仿,就好比美國動畫片在路數上都差不太多,說不上誰模仿誰。

  《魁拔》的主題是“與命運對決”﹔《火影忍者》的主題是“為了最重要的人”﹔《鋼之煉金術師》的主題是“等價交換”。差別還是顯而易見的。“目標———障礙”模式是很多故事共有的路數,也是很難避開的。如果說我們要模仿日漫的話,要模仿的是他們的精確和嚴謹,簡單地說,就是把結構、透視、體積、色彩先畫正確,畫得和人家一樣正確,達到進入國際主流市場的質量標准,在同一個世界舞台上進行競爭。

  《魁拔》選擇這樣的風格,就是因為這種寫實動畫片的信息量和難度達到了2D動畫片的最高端,也就是說是最難做的東西,難度系數高的項目才有技術含量,才能鍛煉人,才能有好成績。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