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電影在多樣化中繁榮 整體格局變化有重要意義--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中國電影在多樣化中繁榮 整體格局變化有重要意義

周 星

2011年09月16日08:22    來源:《光明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兩年來的中國電影創作無論是內涵表現、藝術評判,還是整體格局呈現,都發生了具有重要意義的變化,可以說是在多樣化中繁榮。

  情感大片探究精神內涵

  國產電影創作突飛猛進的主要標志在於創作呈現的精品質量,《十月圍城》、《唐山大地震》和《風聲》等都是代表作。《十月圍城》是2010年典型的商業和主流形態結合出色的作品,影片將革命道義和驚險搏殺相結合,展現為坦然面對殘暴凶險的對決,好看而具有時代動感。但影片又不僅是取悅大眾的浮泛視覺奇觀,耐看是因為在動作片中彰顯主旋律精神,在驚險裡實現正義精神和犧牲情懷的審美滿足。《唐山大地震》的震撼性在這幾年的電影中無與倫比,作為市場巨作,在精神價值層面獨樹一幟,影片有心靈回望的撼動,讓自然史變成情感史,在32年時間之流中醞釀爆發23秒的驚悸。中國大片的精神在這裡得到體現:能夠讓人心靈感動的事物具有無價之美。

  史詩巨獻視角更開放

  標志中國電影重大題材和主旋律創作新進展的創作,無疑以《建國大業》、《建黨偉業》、《湘江北去》、《飛天》等最為突出。長期以來程式固定化、表現形態僵化的主旋律創作,已經開始顯示出樣式擴大、表現形式不拘一格、心中有受眾期望、人物形象自然化的變化,而市場收益之大也是前所未有。《建國大業》開創的全明星參與模式是在市場主宰情境下重大題材電影的成功突圍,將宏大歷史的敘述落實在影視明星的承擔上,觀念突破意義不凡。《建黨偉業》延續了主旋律創作的開放度,同樣不拘一格地借用多種形態表情達意,打破死板僵化的模式,對於大眾喜愛的類型樣式因素的借鑒,使得一個史詩性時代的講述充滿感性認知的可能性。《湘江北去》的藝術表現也別具一格,將宏大歷史和個性人物完美結合,推進了此類題材大題小做的有效性,尤其是毛澤東教授體育舞蹈的情節極度鮮活了歷史人物的獨特個性。《飛天》對歷史虛構和載人上天事實的演繹,既展示了我國高科技領域的成果,更刻畫了不計功名利祿的奉獻精神,讓人有設身處地的現實感。情節劇的歷經苦難和英雄劇的百折不撓的結合,使得這部軍事題材電影的藝術表現有了新的突破。

  英模影片從注重事到注重人

  沿襲已久的主旋律英模人物傳記創作也讓人大開眼界,不難看出電影從注重事向注重人的明顯轉變意識。《第一書記》是2010年主旋律英模電影中的感人之作,沈浩的藝術形象平實而具有普通人的困惑,人物處理得簡潔而真切,平凡意念和平常心作為,使得沈浩具有了人氣和精神可感知的特色。《楊善洲》是2011年新型主流人物題材的佳作,相比起楊善洲的事跡,李雪健的朴實表現,驚人地再現了平凡英雄的精神品質,這一人物憑借著扮演者的生活體驗和對角色發自內心的共鳴征服了觀眾。

  詩意電影提升審美追求

  中國電影的新突破還表現在藝術探索的深入化和情感表現的深度上,值得贊許的創作包括《山楂樹之戀》、《秋之白華》、《碧羅雪山》。《碧羅雪山》的原生態表現探索令人贊嘆。《秋之白華》詩意精神的堅持已經難得,而對政治人物的大膽表現更為別致,使文人文化氣息得到濃墨渲染。作為2010年下半年中國電影最為觸動精神情感世界的審美電影,張藝謀的《山楂樹之戀》以詩意電影特質在一片嬉鬧的娛樂影像中異軍突起,讓我們看到了那種久已別離中國電影的柔情,在抒情至真的詩意已經遠離的時代,中國電影急切需要本土情感的滋養,需要注重純淨、關注內心情愫﹔淡化外在、強調內在精神表現﹔杜絕浮躁、回歸本真的情感表現。

  現實題材張揚樂觀向善

  厚重的表現現實才是藝術無聲而有力的所在,在《額吉》、《百合》、《海洋天堂》、《最愛》、《觀音山》、《歲月神偷》、《鋼的琴》、《我們天上見》等影片中,都強化了現實題材創作這一表現難題的動人魅力。《額吉》的感召力難以形容,一個充滿了質朴寬厚情懷的草原媽媽,為漢族孩子們構筑起艱難時代的溫暖收容地,卻在時間流逝中,同樣寬容地舍棄了自己的依戀,讓長大成人的孩子回到親生父母身邊。《百合》是一部表現當下打工妹精神狀態的稀罕之作,一個少見的人物形象在絕不遮掩現實矛盾時,卻更多地傳遞出發自內心的向上向善的感染力。同樣,合拍片《海洋天堂》也感人至深,弱智兒的執拗和身心疲憊父親的堅守,顯示出人生的不幸悲哀,但人文精神的安撫和情感慰藉卻溫暖人心。《最愛》第一次正面觸及了艾滋病人群的生活境況,影片通過展現男女主人公為了愛的權利,勇敢破除原有家庭糾葛的過程,顯示出了愛的悲劇性。《觀音山》鮮活地表現了一群成長中的青年人在社會困境中的生存掙扎和獲取思考的過程。合拍片《歲月神偷》表現了鞋匠一家的奮斗生活,傳達出無奈歲月流逝,但更無懼歲月驚濤駭浪的精神。《鋼的琴》是內地企業轉型背景中的小人物故事,下崗工人歷經艱難仍敢於與命運抗爭,勵志感人。

  兩極之作體現豐富性與復雜性

  兩極創作:古裝歷史人物電影和當下青春時尚題材都各具特色。在歷史人物創作中力求厚重表現的代表作是陳凱歌的《趙氏孤兒》和胡玫的《孔子》。《趙氏孤兒》是2010年歷史劇中可看性較好的作品,托孤和犧牲精神是中國古典文學戲劇的經典母題,陳凱歌保留了歷史傳說的基本框架,按照自己理解的復雜性進行取舍,鑄就了對托孤與復仇的另外一種詮釋。《孔子》在歷史人物傳記片中也是有特色的創作,影片突出了漂泊不定、時常如喪家之犬般雲游、還執拗地為自己所臆想的理想奮斗的常人,高大的聖人降落在歷史情境中,讓一個有個性的先哲融化在戰亂、情感糾葛、國家大義和個人理想交織中,別具一格。相對應的青春時尚創作以《杜拉拉升職記》、《將愛》、《愛出色》為典型,是電影注重當前青年人情感經歷的必然反映。要承認當前市場環境下的電影首先是青春的藝術,時尚青春片讓觀眾得以重溫清純的歲月,留戀美好的夢幻。《杜拉拉升職記》的時尚元素不同於端庄的歷史創作,無論是潮氣十足的服飾還是靚麗可人的男女,都聚集了當下都市文化的基本元素,清麗而招搖的不僅是都市情趣,更是新一代的精神期望。(作者為北京師范大學教授)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