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系畢業生九百元錢拍電影 三年拍攝作品20余部--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新聞系畢業生九百元錢拍電影 三年拍攝作品20余部

胡健

2011年10月17日07:03    來源:中國新聞網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說 明:《給常小莎的錄像》劇照
說 明:藺晨陽在與現場觀眾交流


  中新網太原10月16日電(胡健)16日,由山西導演藺晨陽自編自導的獨立電影《給常小莎的錄像》在太原巨點公社放映,三年時間他拍攝了20余部電影短片,他坦言,電影是他的夢想,這條路雖是獨木橋,但無法獨行。

  他曾用900塊拍攝出了自己的第一部電影短片,並榮獲最佳編劇的稱號。他喜歡寫詩,想用詩歌的語言描繪出萬千生活,並用鏡頭呈現出別樣的人生。1988年出生的藺晨陽帶著他的真誠回到家鄉山西,他期待得到更多人的肯定。

  900塊拍出處女作《小達借錢》

  今年23歲的藺晨陽出生於山西靈石,2011年畢業於長沙理工大學新聞系。在校期間組織成立“他國映畫”電影工作室,並自編自導短片作品20余部。2009年其編劇和導演的短片《小達借錢》獲得第五屆中國大學生DV文化藝術節專業組最佳編劇獎。

  2009年10月,藺晨陽拍攝出第一部真正意義上的電影——《小達借錢》。說起拍攝電影的原因,還要“歸功”於在國際電影節上風光無限的山西導演賈樟柯。

  藺晨陽說,2007年高中畢業時看到了電影《三峽好人》,當時被影片流露出的真情實感所動容。同樣在那個燥熱的暑假,他又無意看到了山西導演韓杰拍攝的電影《賴小子》。兩部影片的導演都是山西人,這讓藺晨陽深感親切。

  “我覺得那講述的就是自己真實生活中的故事。而且故事的結局讓我久久無法忘懷。仿佛就是我少年在鎮上時身邊那些好朋友的故事。當時就讓我重新認識了電影是什麼。以前一直以為港片和好萊塢才是電影。”這次暑期“艷遇”讓藺晨陽對電影重新下了定義。

  一台索尼190的標清機、三個人的創作團隊、每人300元的“投資”,用時30天拍攝出45分鐘的短片,這就是藺晨陽處女作的“本錢”。這部由藺晨陽擔任編劇和導演的電影短片,使他在學校“名噪一時”,但苦頭自然也沒少吃。

  藺晨陽說,當時參演的大部分是學校新聞專業的同學,期間為了省錢,同學們來去都坐公交,並且叫他們在拍攝前都自行解決吃飯問題,以節約開支。作為藺晨陽同學的演員們,不僅無怨言,反而樂在其中。

  “常小莎”是對長沙的一種紀念

  萌生拍攝《給常小莎的錄像》是在2011年5月份,當時團隊基本搭建完成,但因資金問題和沒有合適演員,夭折了。2011年7月藺晨陽在廣西柳州跟組《嗨!韓梅梅》,擔任助理一職,期間遇到了比5月那會更為合適的演員和團隊,大家一拍即合開始了拍攝。

  影片的制作班底成員全部為“85后”,平均年齡21歲。他們是來自長沙理工大學、湖南機電職業技術學院、湖南師范大學、廣西大學、賀州學院、中南林業科技大學等多所高校在讀或今年剛畢業的年輕電影人,他們有著與眾不同的創作才華、激情澎湃的創作沖動和天馬行空的創作思路,這使得《給常小莎的錄像》劇組班底成為目前湖南地區最年輕最具實力和潛力的獨立電影團隊。

  該片是以追尋前女友為線索展開敘述,並發生在“從夜晚到凌晨”這一獨特的敘事時間,再加上精心設計的電影符合和色彩元素,使得整部影片神合而貌不離,形散而意不亂,人離而情不分,還多了一層曖昧、傷感卻又釋然的韻味。

  由於憑借“不做作”的文藝范兒,“不刻意”的電影隱喻、“不平庸”的影片結構以及“不拖拉”的影片節奏,《給常小莎的錄像》把音樂敘事、心理敘事和情節敘事結合,希望給觀眾呈現一道耳目一新的視覺“午夜茶”。

  說起當時的創作初衷,藺晨陽的想法很單純,“我想拍一部電影送給長沙,長沙是我生活了四年的城市,我對這座城市感情很深,就像對一個姑娘一般,我把長沙比作一個女人, 她撫媚、風騷、多情、憂傷和充滿故事。片中的女主角恰是我眼中的長沙,在我離開這座城市之前,想用最獨特的方式紀念下來。”

  藺晨陽:電影之路雖是獨木橋,但無法獨行

  到目前,藺晨陽拍攝的電影短片已有20多部,2008年4月拍攝的《四點零二》獲得了“六間房”百萬原創基金DV大賽一等獎﹔2009年11月的《小達借錢》獲得第五屆中國大學生DV文化藝術節專業組最佳編劇獎﹔2010年5月的《野百合也有春天》在第二屆22影展愛情單元展出。一路走來,藺晨陽舉步維艱,一直痛並快樂著。

  學新聞出身的藺晨陽在大學四年裡憑借著自己摸索,一步步朝著電影“殿堂”邁進。拍過的作品總能得到同學們的一片叫好,這讓藺晨陽“間歇性”地迷失了方向,但他知道,這些善意的鼓勵將是他日后更堅實的動力。

  “拍電影的時候,叫朋友來參與編劇和副導演,但因為大家都不懂電影,有時搞的很糟糕,編劇編的一塌糊涂。我就在反復問我自己,你為什麼要拍電影,你能拍成功嗎?為什麼對他人要求這麼高,這部片能達到我要的水准嗎? 想這些問題時,片子都拍了一半了,不拍下去太對不起自己,對不起這些不求報酬的劇組成員了,懷著這些疑問,我堅持住了。”

  藺晨陽認為,隻要有足夠清醒的自信去堅持你的夢想,你目前所遇到的大部分問題,他們無論是物質上或精神上的,都會隨著自己勇敢的成長,你的朋友或你自己將很輕鬆把這些問題解決掉。

  接下來,《給常小莎的錄像》將於2011年底送往北京、香港等地區參展。對於未來的道路,藺晨陽充滿著希望,“我期盼與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交流和合作,因為我認為,電影這條路,雖是獨木橋,但無法獨行。”(完)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