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村娃中學成績差高考不理想 拍電影斬獲國際大獎--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農村娃中學成績差高考不理想 拍電影斬獲國際大獎

韓俊杰

2011年11月14日08:16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關兵和電影節評委會主席、著名導演謝飛在一起。

關兵提供



  日前,第16屆釜山電影節中韓大學生影展頒獎現場,來自河南南陽的農村大學生關兵,獲得了本次影展的最高獎項“金獎”。

  關兵,25歲,河南南陽臥龍區謝庄鄉人,如今在西北大學文學院廣電系攻讀電影學碩士。這個朴實憨厚的農村小伙子,初中學習差、高考不理想、上大學學的也不是自己喜歡的專業,但是,卻在自身興趣的引領下,不知不覺拍出了優秀的紀錄電影,獲得國際大獎。

    中考成績差,無奈之下讀了美術特長班

  小時候,關兵喜歡畫畫,文化課成績一般。

  當時,關兵一家住在南陽安皋鎮中學的校園裡,父親關宏太是這所鄉村中學的語文教師,特殊的條件讓關兵很容易接觸到粉筆。這是有趣的玩具。關兵用它在牆上地上滿世界的涂抹,沒事就往教室裡闖,當著大哥哥大姐姐的面公開展露自己的“才華”。有一次,關兵在黑板上畫了一幅“騎摩托車衣帶飄飛”的圖像,還真引得眾人一致稱贊。

  由於經常到處畫,關兵在當地小有名氣,不斷有人夸他,並對其父母說關兵如果堅持畫下去將來會有大出息。但父母卻認為,這只是孩子的一種天性,所以既不反對也沒刻意支持。

  高中以前,關兵都是自己隨意畫,沒有專業老師的指導,隻有母親偶爾收集的畫冊、報刊圖片讓關兵感到驚喜。

  作為父親,關宏太的願望是兩個孩子都能順順利利地學習、生活,姐姐關陽成績好,碩士畢業后留在大學任教讓人省心,弟弟關兵從小就成績差讓他擔心不已。

  第一次中考,關兵離錄取線差了100多分,不得不復讀。雖然自己很刻苦,家長、老師也盯得嚴,但數學、英語成績太差還是導致關兵第二次中考失利,一時間竟找不到接收的學校。

  直到關宏太的老同學許國凡過來,建議讓關兵到他工作的河南石油勘探局第一中學去讀美術特長班。

    高考不理想,專業不喜歡,因興趣轉向拍電影

  到河南石油勘探局第一中學讀高中是關兵成長生涯的第一次重大轉變。

  學校離家較遠,關兵隻能寄宿,開始時有許多不適應。一方面班裡大部分同學是城裡人,而關兵來自鄉村,交流常有不暢﹔另一方面,關兵還沒進入藝術生的狀態,仍然習慣於專注文化課的學習,結果兩頭不落好。

  慢慢地,關兵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他不再為英語、數學不行感到自卑,也會通過在元旦晚會上說相聲找些自信。周末,關兵在教室堅持學畫畫,老師知道后過來陪他聊天,同學間也漸漸熟悉起來。后來,他又去鄭州、北京參加了一些美術特訓班,思路拓寬了、動力更充足了。

  在美術班的學習讓關兵對畫畫由一種業余愛好轉變成濃厚的興趣,然而高考成績的不理想再次打擊了他對未來的信心。

  關兵希望再考一年上清華美術學院,家裡人卻堅決反對。無奈之下,關兵隻得選擇了西北大學的藝術設計專業。

  新專業讓關兵很不適應。特別是在專業課上,老師講的裝飾、包裝設計方面的知識,對關兵這樣一個來自農村、對流行時尚不敏感的人來說,實在沒吸引力。在關兵看來,畫畫對於他,更適合表達對自然、對人的愛。不想多花心思在本專業上又要保証考試不挂科的矛盾,著實讓關兵糾結苦惱。

  不久,舍友華凱推薦他加入了本校一個學生社團,“同慧影視工作室”。這個時候,關兵還報了一門選修課,地質學系朱坤顯老師主講的《攝影鑒賞》。看多了別人拍攝的精彩照片、影片,關兵也萌生了攝影的興趣,尤其在跟著社團學長張忠華完成《火箭鵪鶉》的錄制后,關兵徹底地迷上了拍電影。

  大一暑假,關兵邀請幾名高中好友,帶著借來的DV機,深入南陽桐柏山區,第一次獨立拍攝了一部影片《走進桐柏山》。之后,隻要有機會他都會嘗試拍攝。

    暑期出行跋涉川藏,拍攝《墨脫情》

  2007年暑假,朱坤顯帶隊組織了一次從成都到拉薩的活動,關兵報名參加。隊伍途經波密縣時,關兵與其他3名同學跟隨朱坤顯一起租乘越野車前往墨脫。

  墨脫,藏語意為“隱秘的蓮花”,位於西藏東南部,雅魯藏布江下游。當時這裡還是全國唯一不通公路的地方,山高水險路難行。

  而這正是關兵感興趣的地方,出身農村的他,非常想知道偏僻山村與世隔絕的生活是什麼樣子。

  正值雨季,道路泥濘不堪,山洪、石頭擋道迫使眾人不得不經常下來推車。從波密到墨脫全程140公裡,他們花了一天時間。

  墨脫縣縣城,准確說更像一個小村庄。大街上騾子、豬、羊隨意溜達,許多商品由於要靠人背進背出,價格比外界貴很多。

  之后,眾人來到當地緊鄰雅魯藏布江的一所初中學校,在這所設施簡陋的學校,關兵見到兩個支教的年輕人,苟建林和陳國琴夫婦。交談中他們得知,因為物價昂貴,苟建林二人來墨脫一年多沒舍得買一隻雞吃,這裡的孩子因為交通不便絕大部分沒有走出過大山,然而改變貧困現狀見識外界精彩生活的願望讓他們堅持努力學習。

  “要讓其他人也看到這裡的情況。”關兵用隨身攜帶的一部數碼DV機記錄下一幕幕真實感人的畫面。從川藏回來,關兵便著手后期剪輯。一大堆的素材,關兵花費近一年時間,最終編出了兩部影片——《我的川藏騎行日記》和《墨脫情》。

    為興趣,苦讀考上電影學研究生

  2009年,《墨脫情》榮獲“西安大學生電影節”最佳導演獎、最佳攝影獎。這給了關兵巨大鼓勵,更堅定了他走電影拍攝道路的信心和勇氣。

  大學畢業的那個暑假,關兵在西北大學南校區附近租了間小房子,准備考西北大學電影專業的研究生。“我發現自己的性格干別的不太合適。拍電影是我的興趣和夢想,我要堅持下去。”他說。

  從大一開始,關兵憑著助學貸款和親朋幫助解決學費、住宿費等大的開銷,之后逐步依靠獎學金、助學金、社團對外拍片報酬、兼職等途徑籌集生活費,實在沒錢了才會向家裡求救。“拍片子很花錢,但又要靠它掙錢,如今身邊的人大都工作掙了錢,自己卻不能,好不容易走到今天這一步,不能因為生存問題輕言放棄。”

  那是一段艱苦的日子,緊張的復習甚至讓關兵患上了神經衰弱。臨近考試的12月,陝西省舉辦“佬玉米杯DV大賽”,關兵憑借其拍攝的《荷潤》、《墨脫情》兩部影片摘取最佳新人獎,同時獲得5000元獎金。

  2010年春節前后,同學打來電話告知考研結果,這一次關兵沒有失望:他順利成為西北大學電影專業的研究生。

  2011年秋,關兵的研究生導師推薦他把《墨脫情》修改完善,郵寄到釜山電影節“中韓大學生影展”參加比賽,沒曾想竟一舉獲得最高獎項——金獎。

  回想自己的成長之路,關兵說,至今他都覺得非常平常,不過從一開始到現在,他都在朝著自己的興趣方向發展,沒有轉向。“以前經常聽人說,興趣是最好的老師。看來正是這個最好的老師,領著我不知不覺地前進,走到了今天,拿到了金獎。”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