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永元"新銳導演計劃":找朋友籌錢 大師各個擊破--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崔永元"新銳導演計劃":找朋友籌錢 大師各個擊破

牛萌

2011年11月18日07:34    來源:《新京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崔永元成功邀請八位電影大師加盟“新銳導演計劃”,離他的電影夢又近了一步。搜狐視頻供圖


  整整一個月前,北京剛剛開始刮起初冬的小風。10月17日,《殺死比爾》的制片人班尼特·沃爾斯、《雨人》的編劇巴瑞·莫羅、韓國導演李滄東、日本導演岩井俊二、德國導演約亨·亞歷山大、印度導演謝加·凱普等八位著名電影人,各自拖著箱子,從地球各個角落飛到北京。他們見到彼此的時候同時大吃一驚:“原來這事是真的!”

  來到北京之前,一個名叫崔永元的中國人挨個上門造訪他們,游說他們支持自己的“新銳導演計劃”。八位大師都被崔永元的誠意打動了,但來北京之前,誰也不信這件事能成功。那天晚上,他們每人拿到一份綠色封面的“新銳導演計劃書”,LOGO上畫著膠片拼成的竹子,側畔開著綠色嫩芽,崔永元說:“這竹子像電影大師,嫩葉就是新電影人”。

  【計劃】 一覺醒來,有了

  崔永元從小興趣愛好特多,但轉移得也特快,比如攢糖紙,攢滿200張就夠,馬上扭頭去攢別的。從1985年開始做電視,直到現在還在堅持,對崔永元來說也是個奇跡。三個月前的某天早上,崔永元一覺醒來,坐在床上想:我今年48歲了,時間真緊迫,眼看著好像做不了多少事了!現在畢竟不是攢糖紙,得把自己做過的夢,一個一個實現。

  崔永元愛電影。他從2002年開始含辛茹苦做專題片《電影傳奇》,積下厚厚的電影史料,近兩年又開起了電影博物館,還有志於做成連鎖式。他想,要是我有一天能拍20部電影,每部都特別牛,那多好!

  聽起來是個拍腦袋的“白日夢”,可崔永元坐在床頭一五一十開始謀劃:20部電影,得要20個導演,但中國找不出20個,隻能找新人。新人又太不靠譜,最好找電影大師跟他們一塊干。成了!

  他興沖沖地找朋友們征求意見:十個大師,帶十個新銳導演——新銳的意思是,不限年輕,隻要有新想法都算,哪怕動作明星轉身拍一愛情片,也算新銳導演。朋友們都說好,但就是不可能實現:首先,你得砸多少錢,才能把這十個大師請到一塊?

  崔永元不管,他迅速拉上人馬運作起來。9月27日,啟動儀式開幕,“崔永元·新銳導演計劃”開始在網絡世界打開通道:每個報名者需准備一份5分鐘以內的視頻,闡述“什麼是電影”,再上傳一部5分鐘的影視作品。前100名能來北京參加為期3天的大師班,最后選出的前10名,能去國外跟隨電影大師的劇組,並在大師指導下拍攝自己的長片。

  【學員】 電影是啥?難了

  消息一出,立刻吸引了數千名響應者。啟動儀式當天,《鋼的琴》執行導演高博從張猛的微博上看到消息,迅速報名﹔著名話劇導演田沁鑫也聞訊報名,把自己的話劇大作《四世同堂》視頻剪了一段當“作業”。

  從9月27日到11月,崔永元團隊收到了幾千個視頻短片,他建立了一支30人的評委隊伍,囊括主持人敬一丹、央視《看見》制片人李倫、北京大學著名電影學研究者戴錦華、媒體人胡赳赳、舒可文,還有詩人、雕塑家等各個藝術領域的評委。崔永元有他的道理:專業的電影人,總會過於關注選手的技術瑕疵,但新銳導演最重要的是理念、創意,而且評委們都有一定欣賞品位,對電影的看法能達成一致。

  評委團遵守三條規律:1.遇到熟人的作品,評委自動舉手避嫌﹔2.所有的作品不論好壞,一律要堅持看完﹔3.評審過程全程錄像,接受網友監督。崔永元團隊的骨干烏爾汗是導演烏爾善的親姐姐,崔永元有言在先,如果烏爾善報名,為了避嫌肯定不能入選。

  23歲的電影學院在校生董雲龍被“5分鐘電影闡述”給難倒了。什麼是電影?在電影學院待了幾年,似乎有一大堆話想說,但哪一句都不准確。“我開始重新思考,電影對我來說到底意味著什麼。”

  1985年出生的孟火火錄了一段視頻,講述自己因為家境原因,學音樂、文學、美術的夢想一一破滅,最終成為獨立短片導演的經歷。這樣的闡述,崔永元和評委團很受用,“最煩的就是引用名人名言,不要告訴我斯皮爾伯格、伯格曼說什麼,我就想聽你說什麼,有沒有新意。我特別喜歡那種說不清楚的,這就對了,因為黑澤明也說不清楚電影是什麼”。

  【錢】 誰不答應,絕交

  選手報名熱火朝天,這邊廂,崔永元籌集經費的計劃卻遭遇冰山。

  在萌生“新銳導演計劃”之后,崔永元第一件事就是四處找錢。當時請電影大師的事還沒著落,隻有李滄東和奧斯卡最佳音效得主理查德·安德森兩位好友,崔永元估計應該沒問題。和投資人一談,誰都說好,才兩天就得到5000萬的口頭許諾,還有人張口就給2億,數額驚人,可是沒一個簽正式合同。有人甚至提出“本末倒置”的說法:要不然你先把成片拿出來,我就給錢。

  最讓崔永元受不了的是,有些資方提出,得用他們指定的劇本、演員,還有人提出——能不能讓我的孩子入選?聽起來,像是讓崔永元請大師來給他們打工,“這不把我當成勞務輸出組織了嗎?這我不能同意”。那之后,崔永元定了個原則:把“新銳導演計劃”做成公益項目,別想著賺錢的事。這樣一來,打著小算盤的資方也都撤了。

  9月27日的啟動儀式時間早已定好,最后一個星期,崔永元沒籌到一分錢。火燒眉毛了,崔永元反倒淡定下來,他告訴自己,就三天時間,我必須解決問題。第一天很快樂,睡覺,看花看魚,買東西。第二天他想,不能再這麼快樂了,得面對問題。他算了一筆賬,請八位大師來講課,機票錢、酒店錢、林林總總的費用大概500萬。他拉了一張名單,寫下了自己的30個好朋友,都有點錢,以前崔永元也管他們借錢辦過事,應該能支持自己。他開始給30個好友輪流打電話,心裡給自己開了個玩笑:誰要不答應,就跟誰絕交。

  電話打出去,第一個、第二個朋友聽完,二話沒說,沒問題。第三個打給周立波,為報崔永元在婚禮上調侃自己的“一箭之仇”,周立波張嘴就損崔永元,窮光蛋,你怎麼老是跟別人要錢?崔永元:“那你到底給不給?”“那肯定給啊”!電話剛打完,周立波又回撥過來,“我替我一個好朋友也捐50萬。還沒通知他,我做主先墊了”。200萬到手。第四個電話,打給一個造環保紙的商人朋友,對方一句話:“看你多費勁,我一個人出500萬,后來的錢我也幫著想辦法”。

  挂了電話,崔永元把自己的信用卡賬號給四個朋友發過去,關機睡覺。第三天起床,短信一條條發回來,700萬全部到賬。崔永元把所有款項的開支做成財務報表,朋友們都說不用,但崔永元很堅持:“我要主動尋找監督機制。”

【1】 【2】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