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萊塢運作模式帶來啟示 大公司規模化拍片風險低--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拍片兒的錢咋這麼難籌(下)

好萊塢運作模式帶來啟示 大公司規模化拍片風險低

陳一鳴

2011年11月18日07:58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閱讀提示

  截至上周末,《猩球崛起》累計票房近2億元,《鐵甲鋼拳》、《驚天戰神》亦有不俗表現——每一次好萊塢影片登陸中國,似乎都能卷起吸金狂潮。好萊塢的神話,還在延續。

  美國電影帶來的,不僅是視覺的盛宴,電影背后的產業化運作模式也漸漸讓中國電影如夢初醒,尤其是不少中小影視企業,更將美國視作資本運作暢通無阻的樂土。美國電影如何融資?又有多少經驗可以借鑒?記者來到好萊塢,聽聽幾位美國電影“圈內人”的切身感受。

  2010年,美國媒體、娛樂業出口額達到900億美元,搶佔了全球文化市場43%的份額,美國電影運作的產業模式也被各國電影業效法。

  正當國內中小影視企業為資金之困而愁眉不展時,美國經驗能帶來怎樣的啟示?

  好萊塢的秘訣

  “完工擔保”讓投資者敢出手,令制片人受監管

  “美國影視制作可分為兩種模式:一種是好萊塢模式,也可稱為制片廠模式,一種是獨立制片模式,兩種制作的融資方式頗為不同。”一個晴朗的下午,在充滿藝術氣息的南加利福尼亞大學電影藝術學院,影視制作系教授賈森·E·斯夸爾侃侃而談。

  獨特的地理位置,令好萊塢成為外景拍攝的最佳選擇,上世紀初這裡便聚集了派拉蒙等六七個大型電影公司。好萊塢也由一個普通地名,演變成了美國電影業的代稱。

  斯夸爾認為,好萊塢電影的融資渠道順暢,主要得益於規模效應:投資方可以同時投資幾十部影片,即使其中某些影片市場表現不佳,也可從成功的影片中獲取收益,大大降低了投資風險。

  此外,影視投資是否會打水漂,與片子能否制作完成,並順利發行息息相關。因此,如何確保片子的完工和發行,成為投資人最關注的問題。為了給投資人吃下定心丸,一種提供影視制作“完工擔保”的專門保險公司應運而生。

  斯夸爾說,提供“完工擔保”的專門保險公司無不對影視制作的規程十分了解,承保前會對影片的方方面面進行嚴格評估,當確定風險在可控范圍之內才會承保,保費一般為拍攝預算的2%到3%。決定承保后,保險公司會向銀行、基金或個人投資者等投資人擔保影片一定會拍攝完成,並獲得發行。

  對制片人來說,如果得不到“完工擔保”,便很難獲得投資,也難以找到發行商。為了得到“完工擔保”,制片人必須對攝制計劃採取極為嚴肅、認真的態度,而貸到款后更須自律、謹慎,因為一旦發生理賠,今后的保費就會大幅提高,甚至不再有保險公司願意承保。這種專門的保險公司,實際上對制片人起到了監管作用,降低了投資者的風險,讓投資人敢於出手,也有助於制片人獲得更多投資,形成了一種良性循環。

  有沒有擔保失敗的例子呢?有。斯夸爾說,1999年,電影《殺死堂吉訶德的人》在拍攝過程中,主要演員突發腰椎病。保險公司承擔了全部醫藥費,但影片最終還是沒有拍成。后來,保險公司賠付了1500萬美元,而這部影片的版權迄今還在保險公司手中。

  小公司的困局

  銀行荷包看得緊,獨立制片籌款難


  2007年以來,斯夸爾教授已三次訪華,在上海、廣州和北京等地發表演講。面對越來越多獨立制片人在中國出現的現象,他感到很高興。不過,斯夸爾也指出,在融資方面,好萊塢模式未必對獨立或剛出道的制片人有什麼借鑒作用,因為“好萊塢與獨立制片是兩種不同的模式”。

  在電影投資方面,無論渠道和形式讓人多麼眼花繚亂,投資目的隻有一個——賺錢。可以說,好萊塢電影在劇本、制片、發行等各個方面均極為成熟,因而不難吸引到巨額投資。這些投資的初衷並不是促進電影事業進步,而在於獲取更多回報,但源源不斷的投資客觀上有助於好萊塢電影的進一步發展,比如嘗試3D等先進的技術和理念。

  斯夸爾介紹說,在美國,與好萊塢的大公司相比,獨立制片人的融資便困難得多,尤其是近些年美國經濟形勢不佳,銀行惜貸傾向更為明顯。雖然貸款必須有抵押,可銀行仍不放心:如果電影失敗,需要將抵押變現時,抵押品可能已經貶值,銀行還是會有損失。

  面對中、小制片人,美國的銀行確實將自己的荷包看得很緊。記者從美國國民城市銀行娛樂部了解到,他們隻向與該行有長期業務關系的制片人貸款,抵押物包括現金或其他易於變現的抵押品,而這些抵押物的價值必須“100%涵蓋影片的拍攝成本以及借款應付的利息、手續費”等相關費用。

  斯夸爾介紹,一般來說,美國的獨立制片人都有其他工作,制片只是一個副業,主業上的收益往往是制片的重要資金來源。去年,加州專欄作家劉易斯·維加拍攝了一部有關委內瑞拉前總統羅慕洛·貝坦科爾特的紀錄片,這個制片“生手”的經歷可以証明斯夸爾所言非虛。

  維加坦言,盡管自己對外來投資持開放態度,但最后還是自己投資拍了這部片子。“那些大型電影制片廠可謂‘電影人的銀行’,但我沒有這樣的背景。” 維加半開玩笑地說。

  如果沒有良好的制片記錄或家族關系,初出茅廬的電影人很難貸到款,據維加了解,美國沒有任何官方支持行為。他說,也有一些私人公司願意對獨立制片人提供資助,但往往會附加條件,比如在劇情中植入該公司的產品等。斯夸爾也舉例說,曾經有一個出資人,把讓自己的女友在影片中扮演一個角色作為投資前提。

  在美國,獨立制片人掙到錢的僅僅是鳳毛麟角,絕大多數賠錢,也不可能吸引到什麼投資。好萊塢哥倫比亞演藝學院前校長羅興華也表示,獨立制片人的作品獲得的關注度很低,“每年在洛杉磯舉行的電影市場交易會上,1000個獨立制片人能賣出一二十部影片便不錯了”。

  小制作的活路

  用新技術降成本,靠網絡“跳龍門”


  “不過,獨立制片人並不全是在做賠本買賣。”在斯夸爾看來,“小魚小蝦”其實也有突圍之道,那些名不見經傳的制片或演員一旦通過作品出了名,便可能被大公司看中,實現鯉魚跳龍門,殺入好萊塢。隨著數碼技術的出現,以及道具、布景採用新材料,電影拍攝成本正在下降,這為資金捉襟見肘的獨立制片人降低拍攝成本提供了可能,也吸引著越來越多的電影人投身獨立制片。

  “在美國,好萊塢電影的平均成本為7000萬美元,而非好萊塢電影平均隻有25萬美元,相差懸殊。”斯夸爾說,“有意思的是,隨著互聯網的普及,美國正涌現出第三種制片模式——個人制作的超低成本電影。我的學生中便有很多人,拎著一部數碼攝像機,找幾個朋友組成制作團隊,然后上街拍幾個鏡頭,再剪輯一下,便成了一部電影!此后,再上傳到網上,又完成了發行。”

  這種因互聯網而生的超低成本電影不但有機會引起關注,而且還能帶來盈利。近日,斯夸爾的學生在課堂上提出一個案例:視頻網站YouTube上有一部網絡電影,出自一個毫無名氣的年輕人之手,影片上傳時間不長,但已有數百萬的點擊量。YouTube網站去年收入翻了一番多,這部影片的制片人完全可以憑借高點擊量分享網站營利,說不定還可以借著逐漸提升的知名度,搖身變為好萊塢紅人。

  談到美國政府在電影業上的作用,斯夸爾表示,美國政府隻對電影進行分級管理,不會採取其他干預手段,也不會給業者提供什麼幫助。不過,過去的20多年間,一些州已開始把影視當作“無煙工業”看待,有的州或城市出現了專門與制片人聯絡的電影專員,試圖吸引制片人前去拍片,以刺激旅游、餐飲、交通等行業的消費,創造就業崗位,提高政府稅收。新墨西哥州最近規定,在該州拍攝電影或電視期間,劇組繳納的各種消費稅可以獲得部分返還。此外,得克薩斯、北卡羅來納、佛羅裡達等州,還通過開辦電影學校或建設電影城等方式,吸引電影人。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