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戀33天》"黑了"大制作 890萬成本票房超兩億--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失戀33天》"黑了"大制作 890萬成本票房超兩億

馮遐

2011年11月23日08:07    來源:《北京晨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失戀33天》(以下簡稱《失戀》),一部投資僅890萬的電影,截至目前,票房已經超過2億,勝出同檔期的進口大片。“小成本、小卡斯(源自英語cast,即演員陣容)、小清新”卻博來了“高票房、高關注、高評價”,成為今年國產電影最大的黑馬。

  導演滕華 ,電視劇界的金字招牌,《雙面膠》、《蝸居》、《王貴與安娜》、《裸婚時代》等都出自其手。在“大腕才是王道”的電影圈,滕華 相信自己的團隊能把《失戀》拍好,“這麼多年拍電視劇的積累,現實題材拍得很多,知道觀眾喜歡什麼。以前電影是‘拿出幾個明星就忽悠觀眾’,這麼多年了,還是這個路子。我就想拍出一個不同以往的東西。”至於2億多的票房,滕華 的反應是“情理之中,意料之外”,“肯定沒想到票房會這麼好,但當初預計的也不會太差。”

  影市黑馬

  籌備 朋友投資是基於信任


  《失戀》的原著小說最初連載於豆瓣網,典型的小清新、小文藝的80后情感題材。滕華弢說自己看完后有創作沖動。“失戀是很新鮮的一個狀態,我當時看到小說就覺得敢寫失戀,這個人膽兒真大。因為我覺得失戀是一段特別私人的記憶,可能隻會跟一些私密的朋友分享,並沒有誰想把它公之於眾。而鮑鯨鯨(小說作者)筆下的故事又不是一個悲悲切切、哭哭啼啼的故事,而是很有趣、很詼諧的一個情感發泄狀態。”

  按照常理,這種小文青的所感所思並以大量逗貧的密集語言取勝的作品,似乎不適合拍成電影,滕華弢也聽到類似的聲音,“有投資方的朋友問過我很多次,這種講失戀的小情小愛的文藝片沒有成功的先例,為什麼你還要拍呢?我也沒有怎麼去說服他們,都是志同道合的人,他們的信任是基於對我之前作品的了解,從《雙面膠》、《王貴與安娜》到《蝸居》,觀眾喜歡這些劇,我肯定這不是一直靠運氣。描寫都市人的事兒,隻要有好的故事、合適的演員,觀眾會給回報的。”

  滕華弢直言,《失戀》在籌備期間沒有市場評估,如果有的話,所有的意見肯定都說不行。“藝術創作有時候真不是他們能預見的。我知道這個戲我能拍好,我合作多年的團隊能拍出我要的東西。”滕華弢索性自己當了制片人,以便不被干擾到創作。

  改編 原著經典台詞基本保留

  相比原著小說,電影除了改動結尾以外,其他橋段和經典台詞基本保留。據滕華弢介紹,作者鮑鯨鯨是很普通的1987年的小姑娘,文章、白百何見到后都特別詫異,說這麼年輕的小姑娘怎麼能寫出這樣一個故事,“《失戀》在語言和台詞方面有非常強的特點,嬉笑怒罵,犀利幽默。如果說和以前幾部作品相比,那麼共同之處就在於,他們對現在的社會觀察非常細微,我也是想盡量地把對時下的一些想法和看法都放到他們的故事裡面去。”

  小說和影片的情感升華均集中在了“張阿姨彌留之際,向黃小仙傳授婚姻保鮮秘籍”那段戲,滕華弢表示這段確有提醒當下年輕人的意圖,“現在的很多年輕人,當感情出現問題的時候,採用的不是修補,而是拋開。如同冰箱壞了,最先想到的是扔了,再換台新的,而不是說花很小的代價把它修了。黃小仙碰到了這對金婚夫婦后終於明白了這個道理。”

  有關結尾的改動,滕華弢解釋說主要是“雨中公車小感動”不太好拍,而且視覺效果可能一般,所以改用了“電子屏幕表忠心”的橋段,最后以王小賤的“我陪著你”作為開放式的結尾收官。“不光是留給大家想象空間,我覺得生活還在繼續,他倆未來的故事是怎麼樣的,是他們兩個自己的事情。”

  行業反思

  滕華弢:希望復制的是本質


  滕華弢當初跟圈裡人說在籌拍《失戀》這樣一部電影時,很多人的反應是:你是電視劇拍夠了嗎?還是掙錢掙夠了?

  無奈,誰讓每個導演心中都有一個電影夢呢?無論是拍廣告的、拍MV的,還是拍電視劇的。滕華弢也不例外,“我一直想往電影上轉,恰好碰到《失戀》的小說。最重要的是想做不同以往的電影,不想做拿幾個明星出來忽悠觀眾的電影。他們那樣是一種方式,我這樣也是一種方式。大銀幕上總不能全是戰爭戲、武打戲,或者是一些不著邊際的題材。更多選擇、更多歡笑吧(注:影片中的台詞)。”

  客觀地說,《失戀》的成功屬於個例,外界也沒有必要因個案的成功而扣上“電視劇來拯救電影”的高帽,倒是電影界某些仍在拍攝“不著邊際”題材的導演可以借機反思一下。

  當然反思的結果並不是讓大家去“復制《失戀》”,但如果不能抵擋隨后的復制跟風現象,那麼滕華弢也給出了建議,“我希望被復制的是‘好的故事+合適的演員’這種本質的東西,而不是復制我的形式,那樣沒有太大意思。”而對於“何時自我復制”的期待,滕華弢告訴記者,“應該還偏向於做現實題材,我也不會接別人給的劇本,要麼是自己看到沖動的小說,要麼自己寫劇本,把話語權還是掌握在自己手中吧。”

  尹鴻:故事要貼合主流觀眾

  在觀眾看來,《失戀》的故事很簡單,畫面很清新,沒什麼懸念,沒什麼特效,像一部電視劇。但同時又會讓看過的人覺得它的敘事精巧和畫面講究實則與電視劇大不同。

  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的尹鴻教授就認為,《失戀》的“巧”屬於看不太出來的類型,但成功的關鍵還是接地氣,“很多國產影片過度地追求場面和影像,但故事是缺乏地氣的,導演過度追求視聽,脫離人物和故事的時候,那麼視聽震撼的效果就是遞減的,《西風烈》的視聽做得很不錯,但跟人物不貼,那就成了兩張皮﹔另外,還有一些接地氣的電影,但由於跟主流電影觀眾的共鳴感不足,也很難讓他們去消費,比如寫實生活的電影,反映一個邊緣人,反映一個社會底層,反映某個特殊人群,也不是不好,但距離觀眾太遠。《失戀》的故事和人物狀態跟主流觀眾群是高度貼合。”

  影視作品要接地氣,關鍵還要看接什麼樣的地氣。今年的金雞獎獲獎影片不能說沒有誠意,也不能說不接地氣,但至少接的不是大眾的地氣,部分獲獎作品對大多數人來說聞所未聞,觀眾隻能怪自己太孤陋寡聞。

  演員 隻選對的不選貴的

  在“拼導演、拼明星、拼制作”的電影市場,《失戀》走了一條完全不同的路子。文章、白百何、張嘉譯、郭京飛、海清……這些名字對於電影圈來說隻能算“小卡斯”,觀眾會買賬嗎?遙想當年,隻有寧浩的作品《瘋狂的石頭》敢這麼玩,而且玩得很成功。

  滕華弢坦言,不是沒考慮過用大腕,“文章演王小賤是最先確定的,氣質和感覺完全就是活脫脫的王小賤。其他的角色有一些大腕在中間談過,他們也有興趣,但好多想法的確不太契合。白百何是文章推薦的,但之前對她沒什麼了解,所以跟她談的過程中一直也在見其他的女演員,很長時間都沒確定下來。我們是去年3月份買下小說的改編權,一直到去年年底才確定白百何。今年3月份開的機。”

  而至於其他演員,張嘉譯、海清、張子萱、李念、姚笛、李晨等都是曾經在電視劇中合作的演員,以至於有同行在觀看影片時直言有“穿越”之感。選擇如此陣容,“投資有限”是原因之一,890萬的成本可能還裹不住一個一線大腕的片酬﹔而這恰恰逼著滕華弢必須“隻選對的,不選貴的”。好的作品能夠造星,差的作品隻能靠明星,電影也罷,電視劇也罷,皆是如此。

  經典台詞

  1、二百五的腦子林黛玉的心。

  2、好好一個適齡女青年,別搞得跟外貿尾單似的。

  3、有一種姑娘愛你的方式,是把你帶到新天地下面,讓你有一個機會為她消費﹔不過,還有一種姑娘,是把你帶到新天地上面,讓你看看北京的小夜晚有多浪漫。

  4、一段感情裡,我們實實在在愛上了對方,到了結尾時,也實實在在地恨上了對方,我要你知道我們勢均力敵。

  5、一台電冰箱,保修期三年,你嫁了個人,還能保証他一輩子不出問題呀,出了問題就修嘛。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