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解決影視“劇本荒” 專家:編劇要“苦練內功”--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如何解決影視“劇本荒” 專家:編劇要“苦練內功”

王國平

2011年12月08日08:20    來源:《光明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編劇,如何才能不把事情“搞砸”

  張藝謀說過:“我現在是劇本荒,吃了上頓沒下頓……”

  馮小剛說過:“中國電影目前的危機之一就是缺少好編劇……希望中國能夠有很多價值100萬、200萬的編劇出現,我們的日子就好過了。”

  中影集團董事長韓三平近日在參加活動時表示,未來五年,中國內地銀幕數將突破3萬塊,電影年度票房將達到300億元。博納影業總裁於冬更是宣稱,300億元是個相對保守的估計。對於“一劇之本”的劇本創作而言,這意味著需要迅速而健康的成長,才可能滿足3萬塊銀幕的“吞吐量”。

  劇本荒,“荒”在好劇本難覓。受訪的專家表示,要讓劇本不“荒”,在寄希望於影視劇創作理念得到調整的同時,編劇自身也要“苦練內功”,積極沉潛生活,提升藝術創造力。

  編劇普遍“傷不起”

  好劇本為何鳳毛麟角?中國藝術研究院影視所研究員趙衛防表示,如今的影視劇市場形勢大好,成為各方力量眼裡的“香餑餑”。於是,誰都抱著“撈一把”的心態,對影視劇的創作進行干預,結果可能會使得一個原本遵循藝術創作規律的劇本,呈現給觀眾時變得面目全非,成為“四不像”。

  據上海大學影視學院教授石川觀察,我國影視行業目前普遍前期制作投入不足,周期短、任務重、投入少,編劇普遍反映“傷不起”。一部30集的電視劇篇幅四五十萬字,想要精心創作起碼要一年以上,包括反復修改,現在幾個月就要編劇拿出本子,隻好草草應付,人物、情節、結構、橋段都不經過精心打磨,自然出不了好作品。

  不重視編劇的創造性勞動,使得“重拍片”、“跟風片”大行其道。北京師范大學藝術與傳媒學院副教授張燕認為,這樣的“短平快”創作的結果是導致短視發展,某個類型的創作受到市場的垂青,眾多模式化的創作就蜂擁而上,絕大多數創作者隻盯著利益,無法靜下心來認真研究劇本。

  西南大學文學院博士劉帆說,當前的一些劇本創作只是以“題材”和“題目”來抓取觀眾的眼球,在敘事上卻出了大問題。中國電影“拿來”了好萊塢的影像奇觀和整合式營銷並發揚得更加光大,但在“故事”上的差異卻愈行愈遠,“別人在敘事的題材與形象的發掘和拓展上海闊天空,在敘事方式與技巧上游刃有余的時候,我們大量的影視劇卻連基礎的敘事常識與邏輯都還沒有過關。”

  西北師范大學教育技術與傳播學院副教授劉濤表示,好的影視劇創作並不是拙劣的復制,而是一種以“模式”為原型框架的再創造,要想贏得市場青睞,就必須對編劇的價值給予足夠的尊重。

  提高編劇的權益保障

  如何提高編劇的權益保障一直是個熱門話題。劉帆倡議從經濟上、藝術控制力上和版權上創造編劇出作品、出好作品的條件,真正讓投資人認識到一部影視劇成功的核心在於劇本,而非幾個大腕明星。他表示,在影視劇市場和觀眾接受能力不斷走向成熟的背景下,明星慢慢退卻到相對次要的位置,今后誰掌握了故事和創意資源,誰才是內容產業中真正的“王者”。

  不過,張燕表示,編劇自身也要著力提升劇本的創作質量,這就要求編劇隊伍重視對生活的沉潛、對創新的追求,端正創作心態,耐得住寂寞,真正樹立藝術創作的意識與責任。

  “有些編劇心態浮躁,缺乏對現實人生的把握和獨特感知,再加上缺乏必要的想像力和創作技巧,剩下的隻有胡編亂造和四處抄襲。”石川說。

  表演藝術家於藍在自傳《苦樂無邊讀人生》裡提到,當初電影《烈火中的永生》在進行劇本創作時,江姐隻有兩場戲。劇作家夏衍接手修改后,把主要筆墨放在了江姐的身上,頓時讓劇本的面貌煥然一新。於藍不禁感慨道:“夏衍同志確實是電影的先驅,真正的行家裡手,把我們引上了成功之路。”而夏衍劇本創作的最大特點就是通過人物命運來塑造人物,把主題訴求融化在藝術規律之中。

  劉濤特別強調編劇要培養對細節的洞察力。他認為,當下電影最缺少的就是對生活細節的用心揣摩和精心發覺。細節是所有宏大主題的支點,也是愛、善良、道德等人性倫理的載體。所以,編劇要懂得理解生活,因為細節扎根於生活,並靜靜生長,隻有與生活認真對話的眼睛,才能把這些細節識別、拯救、認領。

  作家進入編劇創作是“幸事”

  對於當前一些作家進入劇本創作的現象,趙衛防認為這是影視行業的“幸事”。在他看來,如今的職業編劇過於關注影像與視聽,而慢慢地拋棄了中國電影的“影戲”傳統,所以他們的文學素養、文學底蘊、文學思維存在缺失,而這是作家的特長,彌補了職業編劇的“短板”。

  石川提醒道,影視創作與小說、詩歌等傳統文學的寫作方式有所不同,它必須遵從行業和市場的鐵律,而且必要的商業操作不可避免,這些是影視劇市場化生存的基本前提。

  另外,影視劇劇本很大程度上也是團隊合作的產物,這一點跟傳統文學的寫作方式完全不同,所以作家要習慣團隊合作,要善於聽取別人的不同意見。從上世紀30年代開始,美國電影寫作就採取了流水線的團隊合作方式,但在中國,不少人認為這是對寫作神聖性的顛覆。這種觀念恐怕也是阻礙文學家從事影視劇創作的一個因素。

  “好的劇作家不會按照陳腐的模式寫作,他們敢於冒險,勇於體驗、發揮、犯錯。另外,還要深刻了解人文自然以及社會,而且要懂得站在讀者和觀眾的角度換位思考,這樣事情就不會搞砸。”被譽為“好萊塢最受歡迎的編劇領袖”羅伯特·麥基在接受中國記者採訪時如是說。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