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藝謀:別叫我"國師"太招罵 希望下次再碰好劇本--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張藝謀:別叫我"國師"太招罵 希望下次再碰好劇本

李雲靈

2011年12月13日08:07    來源:《東方早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張藝謀說自己有自知之明,他的特點是有好的視覺影像,好的視覺體現能力。



  “這是張藝謀最近10年來最好的作品!”看完《金陵十三釵》,有人給出了這個評價。

  盡管有好萊塢巨星克裡斯蒂安·貝爾以及新“謀女郎”倪妮首次在國內公開亮相,但各大媒體針對《金陵十三釵》的提問,有超過半數都是針對張藝謀的。昨日上午,這位中國最有影響力的導演在酒店房間接受了幾家媒體的專訪。

  2000年之前,張藝謀的一系列作品如《大紅燈籠高高挂》、《紅高粱》、《活著》等都備受贊譽,但是2002年后,從武俠巨制《英雄》開始,《十面埋伏》、《滿城盡帶黃金甲》等都是批評聲音不斷。到了2009年的《三槍拍案驚奇》,張藝謀陷入低谷。2010年的《山楂樹之戀》也沒能幫他挽回負面評價。《金陵十三釵》試映至今,收獲的幾乎都是掌聲。張藝謀貌似終於打了翻身仗。談及10年來的起伏,張藝謀坦言:“我有自知之明,我不善於自編自導,我的特點是我有好的視覺影像、好的視覺體現能力。我希望下一次再有運氣碰上一個好劇本,碰上好編劇。”

  “天下故事一大抄,

  就是看你抄的不一樣”

  拍南京的電影很多,比如陸川的《南京!南京!》。你覺得你的優勢在哪兒?

  張藝謀:優勢在哪兒?優勢在導演。電影首先不要比,其次我隻能說我很喜歡這個故事。我看到嚴歌苓這個小說,我有一個預感,現在電影中最后一個定格的畫面是我在2007年就想像到的,我希望拍這部電影。彩色的玻璃被打碎,天主教堂用書娟的眼睛看下去,透過彩色玻璃色彩斑斕的光線看到這群花枝招展的女人走進教堂。這個畫面給我的印象很深,我自己對這個題材很喜歡。

  當時文學策劃周曉楓顧慮這類題材拍得太多,或者說一直沒有斷,我倒覺得恰巧是最挑戰我的,某種題材當它已經一閉眼睛就能想到,南京大屠殺拍那麼多,一說南京大屠殺題材就想到這個電影基本的樣子,基本的風貌,這個電影的題材非常固定化。越是固定化的題材,你如果有個性就最值錢。好像劉恆(《金陵十三釵》編劇)寫的《張思德》似的,那個多難寫,那個太固定化了,毛主席已經評價過了。你想他沒有什麼空間了,他寫出來了。我覺得它很有挑戰性。我不能說是有優勢,只是說,別人再拍多少年,可能我們的這個還會不一樣,這只是對自己的自信。

  所以你選取的是你擅長的女性視覺?

  張藝謀:對。中國這一方面的電影電視雖然一直在拍,但女性視角的比較少,導演的工夫就要下在不一樣上面。常見的故事、常見的角度大可不必再拍了。譬如《霸王別姬》這樣的題材一直都在拍,但是切入點不同,所有都有市場。

  男主角貝爾知道南京大屠殺的歷史嗎?

  張藝謀:略知一二吧,畢竟是在這個文化氛圍中,這麼多年至少接受過關於這個的信息。在確定人選后,通過一個電話,他問我作為這個人物,有沒有可能改劇本。因為我不是好萊塢黃金編劇,不是那種一個字不能動,動一動就要找老板的。於是他很高興,就確定出演。問過他對南京知道多少,他說知道個概念。推薦了(他)英文的書和圖來看,到了南京之后第二天就看了大屠殺博物館,(他)一直在認真做功課。

  怎麼考慮把貝爾的角色變成殯葬師的?

  張藝謀:討論中有這樣一個理念,就是說讓這個人在最后的活動中能擔當事情,不要只是一個推波助瀾的角色。按理說由秦淮女子頂替,不需要他也可以。但是一定要讓這個人成為必不可少的角色,這樣就會有意思,更符合一個好故事的要求。所以我們想到可能是這樣的職務,這個跟死亡和生命又有密切的關系,而不是一個普通的化妝師,那多沒意思,而且他有自己的歷史,他有過孩子有過婚姻等等,殯葬師這個職業比較好,他打扮出每一個人,那種跟死亡聯系在一起的感覺,實際是對生命的再次起航,對生命的一次謳歌,這個職業有意思。

  當時想到這個職業的時候還沒日本的《入殮師》(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我們其實在這之前,都談到這個角色,最后開始改了,改了好幾次,《入殮師》出來了,也擔心(被說)是跟風或者學誰。中國有句老話,天下故事一大抄,都不說誰抄誰,就看你說得怎麼樣了。后來我們把這個顧慮打消了,堅持下來。劇本遞到貝爾手裡的時候,他個人非常喜歡這個職業。后來(他)跟我開玩笑,“你要改了我還不接了。”他自己后來改了角色的出身。我們原來寫的是家族殯葬師,出生地是美國中西部一個小鎮。他說,“我不要,我要改成我就學了五年,而且第一次是為我女兒入殮。”我們覺得很人性,寥寥數語帶出一個人的命運,很微妙的感覺。

  對貝爾角色的改編是不是符合美國文化,小人物最后成為一個英雄?

  張藝謀:那不是。他是一個創作的很好的例子。這個人天生就是英雄相有意思嗎?沒意思。看了開頭就知道結尾沒意思。創作中那種偶然性、那種反差是非常有趣的。

  影片中大量出現南京方言,這種做法很少見,你怎麼考慮的?

  張藝謀:打算拍這個電影改這個劇本的時候,我就想了,最好是南京話。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們跟專家學者一一交流,關於秦淮文化,很多寄托,那怎麼表現出這麼多東西呢?我想那最少語言得是這方面的,所以我們覺得秦淮話比較有味道比較有意思。最大的難題就是演員的選擇范圍立即縮小,隻到1%了,可以這麼說,99%的人都不合格。中國這麼多省這麼大地方,會南京話的人或者原籍是南京能說那種老話的人你想有多少?沒多少。現在這些演員80%是南京人。

  你怎麼發現倪妮(玉墨扮演者)身上這種風情的?

  張藝謀:當然是在看她本人的時候。我是《三槍》去上海宣傳時見的她,因為南京離上海近,讓副導演帶她過來,跟她見了第一面。那時候已經選了好長時間,就是覺得她合適,她的身上有這種感覺,當然還要經過訓練。因為沒有影像資料,請很多老師來講,但也隻能是講,到底什麼樣子要靠演員自己去琢磨。還有一點,張叔平功不可沒,他最能打扮女演員了,很用心,打扮了很長時間。這個有點像威廉姆斯團隊,搞一個造型4個小時,不行揉亂了重來。他把這些人打扮得很好,打扮出來非常像。他們永遠凌晨四五點起床,化這個妝三個半小時,每天都是。

  有些評價講,遇到好編劇你的作品又有力起來,編劇在你的創作中佔的比重大概是多少?

  張藝謀:我有自知之明,我不善於自編自導。我的特點是我有好的視覺影像,好的視覺體現能力,這是我的職業。

  最后的結局留白,為何與小說有差異,並無交待十三釵的去向?

  張藝謀:劇本上有交待十三釵大概的去向,本來想最后出個字幕,但后來都拿掉了。定格在那裡是最初的想法。那是我最初看到劇本時候的一個畫面,色彩斑斕的,夢幻般的記憶。影片是通過小女孩的視角,如果當時真的有這樣一個小女孩活到今天90多歲,各種媒體採訪,肯定會有記憶丟失、錯亂。那青春期的小女孩記住了什麼?可能所有戰爭中殘酷的東西最后都忘記,隻記住了神秘美麗的瞬間。從這個角度想,會與眾不同,和現在看到的南京大屠殺電影(以及)之后可能會有的都不一樣。天下故事一大抄,就是看你抄的不一樣。電影也是一樣,關鍵在於你講的故事有什麼特色。

【1】 【2】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