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第一釵”養成記 “玉墨”倪妮准備好被審視--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金陵“第一釵”養成記 “玉墨”倪妮准備好被審視

陳慧

2011年12月15日08:00    來源:《信息時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飢餓營銷”是出品人張偉平為《金陵十三釵》制定的營銷策略,於是乎,女主角“玉墨”的扮演者倪妮,直至12月11日北京首映禮才正式面對全國媒體。被吊胃口很久的記者們連著幾天,對這位最神秘“謀女郎”展開車輪式採訪,頗有點“羊入虎口”的感覺。

  13日下午,倪妮與信息時報記者進行一對一專訪,首次袒露“浮出水面”的緊張心情,談及目前的各方關注,她說已經准備好面對外界審視的眼光,但不覺得自己“紅了”﹔關於未來,倪妮坦言尚無詳細計劃,只是會記住張藝謀的意見:做個好演員。

  [現在倪妮]

  第一次萬眾矚目:“謀女郎”不代表自己達到了高度


  據說,張偉平為《十三釵》制定的特別營銷方案裡,有兩大原則:飢餓營銷和后置營銷,重頭戲是11日開始的為期45天不間斷宣傳,為此好萊塢大牌貝爾也顯示超高配合度地赴京宣傳,5天行程裡參加了4場重大活動以及多場媒體採訪,向來精力過人的張藝謀也是有活動必到,以倪妮為首的十三釵們自然不能懈怠,幾天裡倪妮和其他女演員都是大早起床,然后“跑場子”到深夜。今天下午,影片正式上映,她又和張藝謀,佟大為等人連趕兩場包括樂視網主辦的獨家網絡版權活動。

  當初入組時,基於保密協議再加上泄密事件有人被離組,倪妮和她的姐妹們都保持著警惕,躲著親戚朋友,生怕被問到電影的事情,而現在隨著影片公映,她們終於可以大談特談。

  問她有沒有覺得變身“謀女郎”有一夕成名的感覺,倪妮說這個稱號只是對導演的尊重,說到激動處她甚至眼眶泛紅似乎想哭。“我不覺得自己紅了, 謀女郎 是對導演的尊重和肯定,不代表我這樣的新人達到了高度。我需要提高的東西太多,也希望觀眾更寬容一點,我當然會非常努力去達到觀眾的期待。”

  尚未能“見人”的時候,已有媒體挖出倪妮基本情況,她是中國傳媒大學南廣學院07級播音系學生,還加上了大學老師、同學的佐証。可以想象,今后將面對更多的目光和注視,從以前的路人變身娛樂圈名人,倪妮准備好迎接外界各種評價了嗎?對此,她表示:“之前已經想過這件事,我覺得作為公眾人物,這些東西都是可以理解的,我也想過怎麼樣去平衡心態。畢竟大家都有自己的想法,我隻要做好該做的事情,順著內心去走,就不會有太大壓力。”

  第一次上台表演:怕說錯詞怕高跟鞋出狀況

  12月6日晚,《十三釵》在洛杉磯舉行北美點映活動,在張藝謀、貝爾兩位大牌身邊,一身便裝的倪妮只是一朵綠葉,11日的北京政協禮堂才是她和“玉墨”正式演出的舞台。

  按照當天安排,影片放映完畢后,身著戲服的“十三釵”在“玉墨”的帶領下款款走上舞台,回想起那一刻,倪妮說:“上台前真的超緊張,怕說錯詞,平時也不習慣穿高跟鞋,害怕台上走的時候,會抖、站不穩。不過我們是放完電影才上場,在后台聽到掌聲很大,頓時心裡很定,真正要上場時,突然沒有了想象中的慌張。而且觀眾要看的不是你 倪妮 ,而是 玉墨 ,我告訴自己隻要展現好人物,就沒什麼好緊張的了。”

  “玉墨”首秀當天還有小花絮,貝爾現身后,倪妮收到通知要擔任對方舞台上的翻譯,雖然只是簡單幾個問答,貝爾也夸她英文水平提高很快,但明顯聽得出沒有電影裡說英文對白的流利和順暢。對此倪妮很急於解釋:“那個安排真的是上場臨時加的,我事前根本不知道,雖然有寫好的稿子,但我特別緊張,貝爾屬於臨場發揮型,絕對不會按稿來的,我整個人都是懵的狀態,隻能硬著頭皮上去臨場發揮了。(是不是感覺平時用英語交流比那天情況好?)肯定的。”

  倪妮透露,自己這麼重視英語,跟在外企工作的阿姨有很大的關系。“我從小就學英語,跟我姨關系挺大的,她一直在外企工作,特別獨立自信,我一直視她為榜樣。拍戲之前我一直以為自己會進外企工作。(那以后還有可能去外企嗎?)《十三釵》之后我想當演員。導演也跟我說過,他希望我能繼續演戲。”

  至於演藝之路如何規劃,倪妮說當前最重要是替《十三釵》好好宣傳,還沒有時間去想。據悉她和張逗逗(紅菱扮演者)、韓熙庭(怡春扮演者)已經和新畫面簽下經紀約。

  第一次面對媒體:被問床戲不意外,隻求不犯原則錯誤

  最神秘謀女郎首秀,媒體都鉚足了勁要好好問個究竟,倪妮當然清楚將面臨“拷問”的局面,她也早就作好了一些准備:“我當然會設想一些可能有的問題,因為緊張嘛。比如肯定會被問到的,跟貝爾合作還有跟導演合作的感想,以及怎麼選上的問題,這些都是可以准備的。當然很多問題也是想象不到。”記者問她,所謂想象不到的問題,是否關乎床戲的部分,倪妮搖頭之余又不願細說到底哪些問題讓她覺得難應付。

  事實上11日“解禁前”,倪妮本人對於“玉墨”這個角色的闡釋,隻能透過那篇《我和貝爾“演床戲”》來了解,恰恰是這篇文章讓她引來露面前最大爭議,關於文筆和未曝光的床戲都成了網友戲謔的對象。

  幾天採訪過程中,倪妮在不同場合都要談一談“我和貝爾演床戲”這件事,被問到是否覺得媒體難應付時,倪妮說自己很清楚新人的身份,並不期待一開始就能做到滴水不漏。“作為一個新人,在媒體面前表現得不露痕跡,我覺得是不太可能的。我唯一原則,就是做最真實的自己,不管什麼時候,不要犯原則錯誤就可以了。而且觀眾看完電影給出一致好評,我覺得就夠了。”

  倪妮說幾天密集訪問對自己也是種鍛煉和成長,“也會發生答錯問題的事情,我當下會懊惱,事后想一想,這是很正常的事情,我也是普通人,第一次面對媒體,心裡不免緊張,有時候大腦也會突然空白。我跟自己說,這個問題答錯了,以后就知道用更合適的語言去回答。”

  話雖如此,對比張藝謀去年捧出的周冬雨,今年23歲的倪妮應對媒體的表現可圈可點,有些回答更是給人世故的感覺,全無新人的羞澀之感。對於這種評價,倪妮說:“跟性格有關系吧,我平時說話就不屬於想到什麼說什麼的人,總覺得要照顧到別人的感受,為對方著想,而不是只是顧著自己一味的說。”倪妮解釋這還跟自己大學讀的語言傳播專業有關,“主持人很習慣把話說圓了,話題掉了也會撿起來。”

  [當初玉墨]

  第一次大銀幕演出:每一場都可以再好一點


  《金陵十三釵》15日下午開始點映,比其他女孩幸運的是,倪妮在北美提前看了電影。第一次在大銀幕看到自己扮演的角色,倪妮說:“自己看自己,首先感覺很奇怪,然后諸多挑剔,這個地方再多給點情緒就好了。可能演的時候沒想太多,但看電影時比較理性,有種審視的感覺。也許是我對自我要求高,比較完美吧。”對於“玉墨”經歷的一切,倪妮說每看一次電影,就會起雞皮疙瘩,“想到那些電影畫面,感覺很難過很揪心。但我不會長時間出不了戲。隻要不跟我談,不給我看這些畫面,就不會有那些難過的情緒。”

  《金陵十三釵》試映評價頗高,張藝謀說仍有小遺憾,對此倪妮深有同感,她甚至覺得“玉墨”每一場戲都可以再好一點。記者問她,若有機會重來,最想重演的一場戲時,倪妮立刻說道:“那場坐在樓梯跟貝爾講身世的戲。那麼情緒飽滿的戲,我根本哭不出來,拍了好多遍。當時主要因為第一次跟這麼大的明星合作,壓力大很緊張,還有很多雜念。”

  在影片紀念書裡,倪妮提筆寫下這場重頭戲的完成過程,據悉她前一晚就開始醞釀情緒,跟老師對戲時也哭得不行,沒想到實拍后一遍又一遍,她硬是哭不出來,望著拍完戲留下來給自己搭戲的貝爾,一直不斷鼓勵的張藝謀,倪妮更慌張了,直至生活老師一番話,才找到釋放情緒的出口。“朱老師當時彎腰在我耳邊說, 倪妮你看,所有人都在等你,你覺得自己委屈嗎?別人都認為你不行,你難道隻有這點能力? 霎時間我的腦子一片空白,情緒自然而然流露,那一條一遍就過了。”

  倪妮說,目前最想做的是回南京跟家人一起看電影。“我今天還收到家人的短信,說我奶奶要去電影院看《十三釵》,我好感動,她一輩子都沒進過電影院,這次為了我 哎,我好想回南京,跟家裡人一起去電影院分享頭一次演電影的喜悅。”

  第一次跟名導名角合作:每一次錯他們都陪我重來

  倪妮確定出演“玉墨”,是去年11月定下來的。距離2009年副導演第一次說“見一面”整整過去1年多,盡管中間的寒暑假都飛到北京接受劇組培訓,在這中間倪妮一直很忐忑。“我本身不是表演專業,也從來沒想過當演員,被選上純屬意外。見完副導演之后很長時間才見到導演,之后又音訊全無。你問我為什麼選得上?我隻能說巧合。”不想當演員為何去參加甄選?”倪妮說道:“人家都打電話(來問),我覺得試一試也沒有壞處。”

  對於第一次和張藝謀見面的情景,倪妮說印象深刻:“見到導演那一刻,我覺得怎麼和想象中不一樣?我以為他是那種很嚴肅不會笑的人,那次見面他特別親切,第一句話就說 外面冷不冷,進來坐吧,裡面暖和 ,很快就感覺距離縮小了。”

  近年張藝謀儼然娛樂圈新鮮血液的輸送者,從他電影裡成長起來的周冬雨、竇驍、章子怡等人成了電影圈搶手明星,倪妮演繹的“玉墨”也獲得媒體高度評價。她說第一次演戲有這麼好口碑,必須感謝導演。“NG的時候,他總是走到我的面前輕聲說剛演的挺好,還可以再來一條。他知道我們是新人,有些地方做不出來,哭不出來的時候他會很耐心的跟我解釋,為什麼要哭。再哭不出來,他也不急,總叫我不要有心裡負擔,還說哪怕是貝爾搭戲,你(演)不行,他也得陪著你一遍又一遍的來。他就像特別慈祥的父親一樣,在耐心教導我們這幫演員。”

  夸完張藝謀,倪妮還提到貝爾對自己的幫助。“其實這部戲我能演成這樣,很多時候是因為貝爾教了我很多東西,從演戲方面到如何思考人物的角色。我很喜歡那場約翰一邊給玉墨化妝,一邊講述自己女兒去世的部分,當我聽見他說他的女兒,看見他的眼淚,我完全被他感染了,覺得自己就是故事中的人物,就是玉墨。事后我問他怎麼會演得這麼好,是不是想到自己的女兒,他說不是, 我只是把自己想象成約翰這個人物,我遇到這樣的事情會是什麼樣的反應,真正把自己融入進去,而不是通過想一些發生在我貝爾身上的事情來輔助入戲。”倪妮說,跟貝爾演對手戲時感覺到這位大牌的貼心,“當我的台詞說得不夠准確時,他不會當著所有人的面指出,而是通過末末姐(張藝謀女兒)告訴導演,再讓導演跟我說。貝爾很尊重一起合作的演員,也沒有大牌架子。”

  電影中,“玉墨”這位秦淮河煙花女子風情萬種,旗袍裹身的倪妮走路時如水蛇般的扭動甚是性感,問她如何修煉的,她說培訓很重要。“集訓那幾月,我們要穿著旗袍走、跑、跳,還要學書法、彈琵琶、打麻將。可能有些技藝根本不會在鏡頭裡出現,老師說學習是為了抓到那個年代女人的神態舉止。”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