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夢"開啟銀幕傳奇 中國電影如何塑造國家形象--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中國夢"開啟銀幕傳奇 中國電影如何塑造國家形象

李  舫

2012年01月13日08:22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建黨偉業》劇照。


  對於電影觀眾來說,2011是“中國夢”漸行漸近的一年:全國電影輕鬆突破130億元票房大關,產業規模不斷擴大、市場主體不斷豐富、銀幕數量不斷增加,市場能力、觀影人次屢創歷史新高——毫無疑問,中國電影產業已經步入快速發展軌道。

  今年是中國電影全面產業化改革的第十個年頭。連年的高速發展已經充分証明了中國電影的生機活力與廣闊前景,也較為充分地暴露了產業發展初期阻礙中國電影健康、全面和均衡發展的一些問題、缺陷乃至痼疾。正因如此,電影工作者應該始終在電影的快速發展和進步面前,努力保持清醒的判斷,保持憂患意識。

  一幅油畫繪就的中國脊梁

  “中國夢”是中華傳統文明與現代文化的共同載體

  1952年,董希文受命創作油畫《開國大典》。在新中國誕生的喜悅和激情中,畫家完成了這件經典之作。油畫被送進中南海,毛澤東站在畫前沉思半晌說:“這是中國,中國是一個大國。”

  這是中國美術塑造國家形象的一個典范。

  時隔57年,中國電影再次為塑造國家形象樹立典范。2009年10月,新中國成立60周年獻禮影片《建國大業》以勢不可擋的姿態,一舉創下電影票房4億元的佳績,當之無愧地成為我國電影史主旋律影片的一座裡程碑。

  近年來,隨著中國國力顯著提升,中國價值觀、影響力不斷擴大,在銀幕上塑造中國的大國形象,呈現中國精神、中國價值、中國風范,是每一個電影人的責任和使命。如何理解電影銀幕上的國家形象?導演尹力說,“我們過去展示的國家形象是大棉襖、梳小辮,隨著中國的國際地位提升,這種形象也在轉變,可以說,中國的國家形象與中國的價值觀緊密相連。”

  以好萊塢為代表的美國電影在銀幕上曾經成功創造“美國夢”,伴隨著影像符號載體,自由平等、拼搏奮發的“美國夢”深入到世界各地,深深影響了年輕一代的生活觀念和價值判斷。“這種做法值得我們學習。”中國人民大學教授陸貴山說。“要創造銀幕上的‘中國夢’,就有待於我們去挖掘具有深厚傳統並置身於當下世界結構中的歷史性中國,以及去呈現和展望充滿和諧和朝氣的現代化中國。”陸貴山說。

  “中國電影產業的高速發展確實帶動了文化影響力的進一步擴大,電影院越來越成為人們精神生活和娛樂生活的重要組成部分,影像記憶中傳遞出來的觀念可以影響人的一生。”中國電影家協會黨組書記、副主席康健民說,“我們電影的主要受眾群體組成是未成年人,電影對他們的影響是很大的。在這種意義上,我們作為電影工作者,不僅承擔文化責任,更承擔著社會責任。”

  一份問卷帶來的深刻思考

  國家形象塑造切忌標簽化、概念化、公式化、簡單化


  前不久,中國藝術研究院文化發展戰略研究中心等幾家機構聯合進行了一項“電影對未成年人影響”問卷調查,結果讓調查者大吃一驚。

  “首先在北京10個城區的25個中小學中選取8—19歲的人群進行調查,24萬個電影數據顯示,大陸未成年人對當前中國電影中表現的中國國家形象的認同率在33%左右,美國電影中的美國國家形象的認同率則高達73%。”課題組織者——中國藝術研究院文化發展戰略研究中心副研究員劉藩感慨。他們進行這項研究的初衷是針對當下電影話語體系的諸多困惑,所以在問卷中有意增加可以涵蓋和組成國家形象的指標——開放、自由、民主、富強、公平、正義、正直、善良等,“調查結果出乎我們的意料,如此巨大的反差令人沮喪。”劉藩說。

  “這值得我們深思。在大部分作品中,銀幕上的中國國家形象塑造相對處於‘失語’狀態,真正能亮相的作品,能稱得上塑造了中國形象的人物,在銀幕上基本上淡出,說句不客氣的話,我們不少文化作品、文化產品被極度娛樂化捆綁,文化傳播力和影響力效果並不理想。”電影評論家黃式憲不客氣地說。

  在塑造國家形象方面,相當一批表現模范英雄形象的影片依然概念化、公式化、簡單化,“人物的概念化,公式化是我們中國電影的長期弊病,這對我們的國家形象無利而有害。”中國電影家協會電影文學創作委員會會長張思濤說。

  “2010年的電影票房達到百億之后,被各界認為中國電影正處於快速發展的黃金機遇期。但機遇往往產生在歷史發展的銜接階段,往往會經歷新舊交錯的復雜歷程,往往會遭遇意想不到的風險。正因如此,電影工作者應該始終在電影的快速發展和進步面前,努力保持清醒的判斷,保持憂患意識。”國家廣電總局電影局局長童剛說。他認為,創作水平的參差不齊、藝術質量的良莠混雜,仍然是制約電影進步的重要因素﹔個別創作中暴露出來的不良苗頭,必須引起高度關注和警覺,這些問題同樣也可能成為銀幕塑造中國國家形象的障礙。

  文化的感悟、文化的影響、文化的記憶對於不同人群、不同性別、年齡、階層和習俗的人來說,是千差萬別的。“中國電影塑造和傳播國家形象,應該立足於多元化、多類型、多風格的產品開發,從不同題材、不同作者和不同試點出發來表現中國現實的歷史,凡人小事和宏大史詩、輕聲細語和民族吶喊、個體生命和英雄群像。”陸貴山說。

  中國電影的敘事模式需要進一步突破,國家形象不能以一種貼標簽的方式嵌入電影敘事,而是要讓觀眾在潛移默化中認可影片傳遞的文化邏輯。“電影敘事中不要把個人欲望、家庭利益和國家利益完全對立起來,要注重合理滿足觀眾個體的訴求,使觀眾在夢幻的情節邏輯中接受一種文化邏輯。”中國藝術研究院院長助理賈磊磊建議。

  一抹中國紅背后的絢麗畫卷

  電影語言與民族文化、傳統理念、人文環境息息相關


  1月18日,一抹絢麗的中國紅閃耀紐約時報廣場,60秒的《中國國家形象片人物篇》獲世界各國好評。黃式憲稱贊這是傳播中國國家形象的范例。

  “形象”畢竟是一個抽象的感念,銀幕上的“中國夢”是跟每一個電影人緊密相連的。說到新時期的中國電影、中國形象,不能不提到張藝謀、馮小剛、陳凱歌、王家衛、成龍、李連杰、張曼玉、鞏俐、章子怡。電影藝術是最具有世界性影響的文化形式,北京電影學院教授倪震說,“當我們提起伯格曼時,我們就聯想到了瑞典﹔當我們說起黑澤明和小津安二郎,我們眼前就浮現出東方特色的日本。一個國家,一個民族能夠哺育出奧黛麗·赫本,能夠錘煉成約翰·韋恩,絕不是偶然的。除了藝術家個人天賦,一定是與其所處民族的文化、傳統、人文環境血肉相連。”

  倪震對新中國成立以來銀幕上的國家形象策略進行了詳盡梳理。他認為,民族國家誕生的影像歷史,是20世紀50年代以降的銀幕話語,這在確立民族自信心和國家歷史觀上,起到積極的作用。新中國建立之初,面臨復雜、艱巨的多方挑戰,樹立社會主義國家觀念和主流意識形態的權威地位是任何新政權的當務之急。因此,國家形象的影像建構,突出人民革命的斗爭史和勝利史,強化主流意識的詢喚功能和廣大受眾的主體建構,成為電影中的持續性表現主題,比如《南征北戰》、《戰上海》、《霓虹燈下的哨兵》、《青春之歌》,一直延伸到20 世紀八九十年代的《開國大典》和《大決戰》系列。

  20和21世紀之交的中國電影的國家形象建構,出現了國家化、多樣化的諸多考量,比如《橫空出世》、《國歌》、《我的1919》等以廣闊的歷史視野來體現國家想象和人民記憶,《張思德》、《雲水謠》、《集結號》等則將民族關懷向深度拓展。“國家形象和個人生命、歷史進程和個體奉獻、民族自信和大國心態、全球視野和人類意識,在世紀之交的公共視野中,越來越成為社會呼喚和觀眾期待的電影形象和人文主題。”倪震說。

  中國電影可以在何種程度上承擔國家形象塑造,又如何更好地承擔這一歷史使命?這盡管是電影創作的老話題,在電影產業高速發展的當下尤其值得我們深思。2011年電影產業進入高速發展期,全國電影總產量達到791部,電影總票房達到131.15億元,銀幕總數達到9200多塊。“如果中國電影在相當數量的作品中體現不出相當的審美能力和藝術水平,那麼我們恐怕於電影自身則難以自洽,於電影觀眾則難負責任,於電影文化則形成損害。”童剛說。

  2012年,中國電影面對產業化改革的進一步調整和升級,電影人擔負的使命更大、責任更艱巨。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