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萊塢知名電影人:未來十年北美觀眾將認可中國片--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好萊塢知名電影人:未來十年北美觀眾將認可中國片

倪自放

2012年03月22日07:26    來源:《齊魯晚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編者按:作為以亞洲電影為主要關注對象的電影節,香港國際電影節是連接好萊塢與中國電影的橋梁之一。電影節期間,本報記者深度採訪來自好萊塢以及亞洲各個國家和地區的業界大腕,解讀中美電影新政下中國電影的出路、港片現狀、中國片類型發展等業界熱點話題,推出“把脈中國電影新趨勢”專題報道。

  近期簽署的中美電影新協議,不僅僅是提高分賬大片進口數量、提高分賬比例,也會讓好萊塢與中國合拍片在未來成為主流。中國元素、亞洲元素如何參與好萊塢合拍片?合拍片是好萊塢單方面進入中國影市嗎?香港電影節20日舉行專題論壇,邀請好萊塢著名編劇、制作人支招中國電影。他們認為,語言是目前中國片進入好萊塢及北美主流電影市場的主要障礙,“不過在未來的十年,北美觀眾將不得不接受中國片。”

  為市場,為成本

  中國影響好萊塢創作


  隨著中美電影新協議的簽署,中美合拍片的趨勢將越來越明顯,好萊塢著名制作人特蕾說:“現在好萊塢很重視亞洲,重視中國電影市場,會開會討論怎麼讓一部電影有亞洲元素,或者以中國為背景。好萊塢現在有許多公司主要是在中國搞合拍,拍長城、一些武俠電影、功夫以及亞洲的怪物片。他們會覺得這是種獨立的業務。”

  日前美國夢工廠與上海文廣新聞傳媒集團(SMG)等三家中國公司聯合在上海創辦總資產3.3億美元的動畫企業,要打造一個“東方夢工廠”,這是中國與好萊塢合拍進入高潮的標志。

  參與論壇的好萊塢電影人承認,好萊塢與中國合拍電影,在電影中加入亞洲元素、中國元素,一是為了進入這個市場,二是為了降低成本,“《碟中諜3》在上海現場拍攝,《阿凡達》中懸浮山的原型來自中國的一座山,這些都在中國引發熱議,這當然有利於打開中國市場。近十年的國際票房,亞洲國家已經超過美國,而且中國和亞洲的票房還在不斷增長,其他地方則放慢。另外,大型電影成本非常高,在制作成本低的地方現場拍攝,目前的中國是一個比較好的選擇。”

  中國的電影市場,甚至影響了好萊塢的電影創作,《功夫熊貓》編劇格倫·伯杰介紹,《功夫熊貓》的原創故事適合以任何文化為背景,隻不過目前的版本用中國元素進行了包裝,“這其實是一個弱者的故事,這個弱者有夢想,但是沒有才能。這個故事和背景沒有多大關系。以中國文化背景進行創作,一方面是因為我對中國文化有些了解,另一方面,則是市場的需求。”

  中國電影走出去

  語言是主要障礙


  越來越多的好萊塢大片將進入中國,目前中國電影在好萊塢的影響力卻非常小,《金陵十三釵》《唐山大地震》這樣的大片在美國影院都遭受冷遇,中國電影走出去,存在制作水准的差距以及文化、語言方面的差異。

  但在好萊塢著名制作人特蕾等人看來,中國電影在制作水准方面確實需要提高,但語言才是中國電影走出去的主要障礙。雖然有些東西是不需要語言表達的,人類通過表情也可以表達情緒,但更多的電影還是需要語言,特蕾說:“現在世界范圍內主流電影還是用英語拍,但這種狀況不會永遠存在下去,隨著中國及整個亞洲電影市場的飛速增長,在未來的十年,美國將不再是最大的電影市場,北美主流電影市場將認可中國電影。”

  語言的差異也是更多好萊塢電影在中國引發共鳴的障礙,《功夫熊貓》編劇格倫·伯杰說:“功夫片和動作片對語言的依賴比較小,這是東西方功夫片和動作片可以交流的原因。在其他電影方面,語言的差異引發理解的差異,《功夫熊貓》就遇到過很大的困難,我們希望一些語言上的幽默可以被所有觀眾接受,但有些笑話可能無法最准確地翻譯。”

  拍好電影沒秘方

  中國不缺好創意


  中國電影,包括那些著名導演的電影,常常被指責缺乏創意,不會講故事,在這些好萊塢知名電影人看來,這種指責是不公平的,格倫·伯杰說:“編劇本來就是很困難的工作,誰也不敢說百分之百都會成功。”

  近期一些中國作家和編劇陷入代筆風波,而在好萊塢,編劇創意工作很多時候是一種集體智慧。格倫·伯杰有一半的工作是改寫別人已經寫好的劇本,“天才作家是很少的,很多都需要不斷改進才會變好。好萊塢對劇本要求苛刻,也許寫一百個劇本隻有一個能拍。”

  寫過好萊塢動畫電影《花木蘭》的麗塔的丈夫也是一名編劇,夫妻倆會互相給予意見,麗塔說:“好萊塢的編劇創意是來自一個小的團隊,兩三個人加上導演。外面可能有更有創意的劇本,這些會被吸收進來。”

  不過格倫·伯杰也承認,中國電影人有一點思維定勢,不夠大膽,“《功夫熊貓》讓中國人覺得很驚訝,因為熊貓是國寶,但這個電影是拿熊貓開玩笑的。對於這樣的題材,中國電影人就會很猶豫。但在好萊塢,大家的思維更開放一些,我們可以拿林肯和華盛頓來開玩笑,中國則很難。這也許是文化的不同,但主要是思維方式不夠大膽。”

  當然,太大膽了也容易鬧笑話,格倫·伯杰說:“比如《功夫熊貓》裡熊貓的眼睛是綠色的,好像不是很受中國人歡迎,有人控告夢工廠說為什麼熊貓的眼睛是綠色的,我不是這樣寫的,是動畫師把它變成綠色的。”

  好萊塢著名制作人特蕾也說,拍電影沒有秘方,對好萊塢電影人也是如此,“比如目前在中國上映的《異星戰場》,在北美票房慘淡,其實這個導演也不差,拍得也不是很爛。不知道在北美為什麼就沒有人去看,迪士尼為此虧了兩個億,他們一直以為自己做得很對。”

  中國有許多經典的童話故事、神話故事,比哈利·波特更為人熟知,怎樣才能把這些故事拍成優秀的電影?特蕾說,經典故事向優秀電影的轉化,需要視覺性很強的元素,“聽到這個故事,你腦海中會浮現這些角色,這樣的題材能拍成電影。中國的經典故事可能過於寫意,也可能有其他原因。”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趙光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