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照搬片名照仿海報照抄 國產片抄襲“赤裸裸”--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故事照搬片名照仿海報照抄 國產片抄襲“赤裸裸”

周南焱

2012年03月23日08:25    來源:《北京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電影《返老還童》與《將愛情進行到底》海報對比


  三月份眾多國產中小影片涌進影院,令觀眾應接不暇,但也亂象頻出。不少網友抱怨,進影院后看國產新片《雙城計中計》,怎麼故事看起來那麼眼熟?追查一下,原來該片的大量故事情節直接抄襲自英劇《飛天大盜》。

  還有觀眾大倒苦水,看片名以為《瘋狂的蠢賊》是《瘋狂的石頭》系列姊妹篇,沖進影院一看不由大呼上當,原來是一部爛片,跟“石頭”沒有絲毫瓜葛。這還不算完,又有細心的網友列舉,一批國產電影的海報也涉嫌抄襲外國片。業內人士透露,類似抄襲和山寨的“蠢賊”行為,已成為國內電影行業的陋習。

  現象

  赤裸的“蠢賊”層出不窮


  在《雙城計中計》中,騰格爾和任賢齊出演兩個江湖騙子,上演了一場騙術大比拼,頗讓觀眾眼前一亮。本來故事可看,情節也合乎邏輯,但電影還沒有紅起來,就被網友爆出多個橋段似曾相識,片中眾多場景和橋段從英劇《飛天大盜》中抄襲而來。影評人朱白調侃:“像這種定點完全無縫隙照搬的還真不多見,一般來講編導會耍點兒小聰明,改掉個情節、轉移個注意力,但《雙城計中計》就是憑著一股猛勇闖勁兒來了個致敬式的照搬。”

  讓觀眾直呼受騙的還有本月初上映的《瘋狂的蠢賊》。當年寧浩導演《瘋狂的石頭》曾引起轟動,片中的三個笨賊也令觀眾印象深刻。此次《瘋狂的蠢賊》從內容到片名,再到后期宣傳處處拙劣模仿《瘋狂的石頭》,結果觀眾看了之后,紛紛報以破口大罵。編劇馬慶雲激烈批評:“顧名思義,影片的編劇、導演想走《瘋狂的石頭》的路線,但畫虎不成反類犬,一堆臭氣熏天的東西就擺在那裡了。”

  不久前上映的愛情片《我願意》收獲不錯的口碑,但其海報卻也令人生疑。最近有網友一搜索,發現該片的海報抄襲了美國片《黑天鵝》。不比不知道,一比嚇一跳。網友還發現,《將愛情進行到底》、《非常完美》、《讓子彈飛》、《大胃王》等一批國產片的電影海報,一律直接“拿來”外國片的海報,將男女主角的頭像換一下就公布於眾。業內人士指出,片方通過打眼的宣傳海報賺取觀眾們的眼球,從而吸引觀眾走進影院,但觀眾根本不知道原來這些海報抄襲得如此低劣。

  業內人士反映,國產片如此赤裸的抄襲和山寨,此前也曾多次出現。國產片《夜店》的故事情節就大量抄襲韓國電影《加油站被襲事件》,國產動畫片《高鐵俠》模仿日本動畫片《鐵膽火車俠》,從內容到片名都一股腦兒“克隆”。前年上映的《異度公寓》,在片名上效仿張國榮當年主演的經典《異度空間》,故意誤導觀眾。對此導演文雋怒批,“如果有在天之靈的話,張國榮都要被氣得復活了。”

  剖析一

  投機心理重,原創力匱乏


  對於國內電影市場抄襲和山寨的劣跡,不少業內人士表示已見怪不怪,打著“致敬”的旗號公開抄襲也不乏其人,連抄襲者本人也不覺得可恥。“現在國內電影市場很火熱,一些電影人都想賺快錢,不願意花時間和精力去搞原創,抄襲、山寨一下外國片,投入成本低,見效收益快!”電影研究專家蔣勇說,隻不過今天的互聯網太發達,隻要抄襲了別人的作品,遲早會被觀眾看出來。

  有人振振有詞地辯解,當初寧浩《瘋狂的石頭》也模仿了英國片《兩杆大煙槍》,別人再山寨一下“石頭”有什麼不對?“套用一些其他電影的情節,並非不可以,但一定要體現出創作者的高度,你的作品要有很高的追求,不能停留在套用的水平上。”影評人曾念群認為,《瘋狂的蠢賊》的導演不是寧浩,作品的水准太差,投資方的投機心理比較強,無非想用片名來混淆視聽、誤導觀眾。還有業內人士指出,拍電影模仿一點點兒是致敬,但是模仿太多就是抄襲。

  “我們當然希望是原創啊,但編劇確實有問題!”《雙城計中計》一位不願署名的主創無奈地說。“影視劇抄襲成風,還在於目前國內電影人的原創能力比較差,即使是大片也缺乏原創性。”曾念群感嘆,眼下國產類型片遇到了瓶頸,如古裝片、武俠片就不知道怎麼去創新,結果就不由自主去抄襲那些已經成功的作品。“抄襲源於原創力的脆弱,這麼多年了我們的院校和影視公司培養出來的編導的原創力就像某些豆腐渣工程一樣,經不起半點推敲。”朱白也如是說。

  剖析二

  無人找麻煩,鑽法律空子


  在業內人士看來,一些電影人敢於大膽抄襲,其根本原因在於無人追究。其實,在《瘋狂的蠢賊》之前,《倔強的蘿卜》、《飯局也瘋狂》也曾被質疑模仿《瘋狂的石頭》。“明眼人都能看出來是抄襲,但業內沒有人較真。寧浩又沒有注冊‘瘋狂’的商標,也隻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蔣勇指出,國內版權意識差,至今也沒有發生有關電影抄襲的官司。

  同時,電影故事情節的抄襲並不容易鑒定,不像文字著作那樣可以清晰判斷。“你說他是抄襲,他說只是借鑒,又沒有明確的法律規定可供遵循。”蔣勇說,一些編導創作一部電影劇本時,往往拿出一摞外國片,從中抄襲橋段,一般很難起訴抄襲了哪一部作品。而在急功近利的社會風氣影響下,抄襲者也臉不紅、心不跳。

  至於電影海報方面更是如此,沒有人會找抄襲者的麻煩。業內人士介紹,一般情況下,影片投資方不可能為了某款海報申請一個著作權,沒有申請著作權,抄襲的一方就不用負什麼法律責任,至多算作“不正當競爭”。但在港台和歐美地區,如果一張海報抄襲別人的作品,別人就可以起訴侵權。只是在內地,根本沒人把這當回事,完全靠行業自律。

  不過,抄襲和山寨的爛片,或許能獲取一時的票房利益,卻傷了那些信任國產片的影迷的心,傷害了尚在發育中的中國電影,但這種作品終究會被觀眾識破。事實上,《瘋狂的蠢賊》票房就遠低於投資方的預期。業內人士認為,觀眾並不是傻子,不會一直被劣質作品欺騙,最終抄襲作假者隻會淪為真正的“蠢賊”。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趙光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