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高速發展別丟掉文學的魂 影視創作需正確引導--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電影高速發展別丟掉文學的魂 影視創作需正確引導

李 蕾

2012年04月10日08:03    來源:《光明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第三屆“中國影協杯”優秀電影劇本推選活動近日在京揭曉,從2010年11月至2011年12月全國生產的電影中經初選、終選,最終評選出《飛天》、《歲歲清明》、《成成烽火》、《金陵十三釵》、《幸福的向日葵》、《鋼的琴》、《信義兄弟》等7部“優秀電影劇本”,張海迪編劇的《我的少女時代》獲“特別表彰優秀劇本”榮譽。一年一度的推選活動,是中國電影家協會為了推動作為“一劇之本”的電影劇本創作而舉辦的,在評選過程中折射出電影文學以及影視產業中存在的各種問題,值得人們深思。

  影視創作需要正確的引導

  國產電影近年來取得了長足進步,從電影創作生產到下游發行放映,乃至於后產品開發的產業鏈條逐步豐滿起來。然而,產業飛速向前發展的同時,創作卻沒有及時跟進,出現了市場繁榮背后觀眾對大部分作品並不滿意的情況。中國電影家協會分黨組書記、常務副主席康健民指出,近些年活躍在電影市場的作品大多是具有商業元素的大片,尤其是武俠類型片你方唱罷我登場,好不熱鬧。創作者為了迎合市場,紛紛到歷史題材中間去尋找素材,反而造成創作的被動,觀眾對這類影片的期待明顯降低,2011年多部武俠題材影片票房走低就是最好的証明。

  一種題材被翻過來掉過去地拍,片名如“新××”甚至“新新××”的影視作品一擁而上,這說明中國電影的原創力正在萎縮。康健民進一步分析道:“投資方和發行院線期待的是票房,為了收回成本,獲得經濟利益,產業上游的創作機構往往處在一種焦慮矛盾中,游走在藝術與商業之間,有時候會出現一種不知所措的狀態,而忽視了對現實題材的挖掘和對藝術創作精神的堅守。中國影視劇創作需要正確的引導,這正是我們舉辦‘中國影協杯’優秀電影劇本推選活動的初衷。”

  文學的支撐作用正在減弱

  “文學永遠是電影創作的基礎。當一個扎實厚重的劇本擺在那裡的時候,無論后續創作如何,即使在其他方面弱一些,這部電影創作也偏不到哪裡去。”康健民指出,從本次推選過程中我們發現,抓不抓文學創作對影片會造成截然不同的結果。

  然而,近些年文學對電影的支撐作用卻在逐漸減弱。據不完全統計,全國能夠發表影視文學劇本的雜志僅有《電影文學》和《中國作家》影視版兩家。過去各大電影制片廠中最重要的一個機構就是文學部,內設文學編輯負責根據廠裡作品生產約寫劇本,與編劇商量如何創作等工作。然而,現在除了八一電影制片廠還在堅守,其他電影廠文學部盡被撤銷。很多影視作品往往是劇本還沒成型就匆忙上陣,有的制片機構甚至就請幾個策劃專家關在賓館裡侃幾天大山,就攢出一個劇本。這樣創作出來的影視作品怎麼會有生命力呢?“目前中國電影產業存在的諸多問題,在某種意義上都是電影文學力量的缺失造成的。產業不能隻顧著向前發展,也要時不時回頭等等文學的魂。”中國電影資料館副館長饒曙光呼吁。

  編劇要用腳丈量用心感悟

  “電影離不開柴米油鹽,我們必須洞察社會,貼近現實。”本次獲獎作品電影《幸福的向日葵》的編劇、北京電影學院文學系主任黃丹直言。他說,非常遺憾的是這幾年的國產影片在表現社會民生方面落后於電視劇。比如說房價、婚戀、80后等等熱門話題在電視劇裡都有所體現,在電影裡卻鮮有呈現。

  著名編劇王興東曾說,優秀的影視劇本都是用腳寫出來的,說的就是編劇要耐得住寂寞,深入生活,堅守現實主義創作精神。在康健民看來,本次獲獎作品中最能體現這種堅守的深遠意義。他舉例說,《飛天》創作歷時8年,其間經歷幾任廠領導換屆,這部電影劇本最終呈現出來的每一個字、每一個情節都仿佛經過錘煉而成。《歲歲清明》的編劇程曉玲在創作她的“鄉村三部曲”時,在遼西農村與農民同吃同住同勞動,翻山越嶺,三次骨折。作為一個北方人,她創作南方題材影片《歲歲清明》和《蘭亭》的過程中,為了打破自己對那片土地的陌生感,就去學習杭州話和紹興話,了解當地生活習俗。

  “我們要關注現實,但在題材上卻不一定非要拘泥於現實主義,用抽象的、寫意的方法也可以表達現實的主題。”黃丹的觀點另辟蹊徑。他覺得,像科幻片也能反映出現實生活中的問題,表達深刻的思想內涵,重要的是創作者要有真誠的創作態度。有專家表示,編劇要提供一個窗口,讓觀眾在這裡通過靈魂的互動感悟到美好又真實的生活,讓他們有所感悟,並從影片出發,更加自尊、自強、自立地生活。

  電影的人文意識正在覺醒

  “我們都知道藝術源於生活,但藝術不是生活的機械反映,所以編劇的主觀戰斗精神就顯得非常重要。這涉及價值觀、人文精神、歷史發展、生活解析,以及現代性、當代性和世界進步潮流等等,都應當成為我們從事電影文學工作中的有力支撐。”中國電影家協會分黨組副書記、秘書長許柏林指出,編劇既要外源於生活,還要內源於我們的追求和價值觀。這兩者有機的結合,才能使電影文學乃至整個電影產業的人文精神得到提升。

  從去年開始,一種令人可喜的趨勢正悄然發生著。從《鋼的琴》到《觀音山》,從《失戀33天》再到最近上映的《桃姐》,一些思想內涵厚重、文學氣質濃郁的優秀影片不斷涌現,逐漸讓一些觀眾從浮躁的情緒中靜下心來,有效地扭轉了他們進影院就是為了尋找視聽沖擊、感官刺激的想法。愛看電影的大學生吳迪的一番話說出了眾多電影發燒友的心聲:“熱鬧聒噪的商業大片看多了有點審美疲勞,在這個時候就想看點那種溫馨柔軟、帶點人性溫暖的影片,想從中得到一些感動和思考。”

  “在這種轉變的關鍵時刻,更需要文藝工作者擔當起引領社會進步的責任,創作出更多具有人文精神的優秀作品。”康健民強調。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燕帥)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