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金像獎給內地影人啟示 香港制造的堅持與專業--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電影金像獎給內地影人啟示 香港制造的堅持與專業

王鵬

2012年04月16日07:43    來源:《京華時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許鞍華(上圖)、葉德嫻(下圖)憑借《桃姐》摘獎。本報記者張沫攝


  《桃姐》《龍門飛甲》《奪命金》《竊聽風雲2》4部港片對抗姜文《讓子彈飛》,這個局面說明一個問題,內地片再優秀,終歸金像獎還是人家的獎項。還說明一個問題,內地可以拿得出手的作品不多。雖然香港電影人流行北上,但是,內地電影人要向香港電影人學習。

  表演對決各有精彩

  今年劉青雲對決劉德華耐人尋味。劉青雲在《竊聽風雲2》的表現,比較尋常(和他自己相比),在《奪命金》中的表現十分搶眼,他演活了一個重情重義在底層掙扎的老派古惑仔。華仔在《桃姐》中的表現不容小覷,他扮演的香港電影監制沉默、內斂,衣著朴素,終日游走於尋常巷陌,讓人一窺香港普通市民階層的真實狀況,令人信服。也許是華仔太帥,也許是許鞍華和葉德嫻的光環,假使我有投票權,我這一票,猶豫過了,還是會投給劉青雲。為什麼?華仔更投入,但劉青雲更加收放自如。這個理由是不是很牽強?

  至於最佳女主角,葉德嫻沒有太多懸念,其他對手和她不在同一水平。

  見所未見看得更遠

  在第31屆香港電影金像獎特刊上,我看到了許鞍華的一篇文字。她說,許多人對她存在誤解,以為她拍《天水圍》《桃姐》就是堅持拍本地電影,其實不然,她不過是在拍自己感興趣的題材、主題。她提醒電影人“看到別人看不到的事物,有與別人不同的觸覺”。

  一個內地導演,大概很難拍出許鞍華對香港的感觸,這就好比讓彭浩翔拍菜市口到珠市口一線市民生活一樣艱難。但是,許鞍華的意思不難領會,她對電影人,特別是掌握電影命脈的出品人、制片人、導演、編劇,提出了一種期待。這不僅是對香港電影人說的,也是對內地電影人說的。看看我們的市場,古裝大片,蜂擁而上,拍到死﹔“石頭”火了,大家拼了命制造石頭砸觀眾,到頭來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現在,一部講述失戀的電影火了,制片人們紛紛找到了靈藥,來,咱們就拍這個類型。

  好多人說創新,在我看來,那些成功的電影無非是堅持罷了。它們一直就在那裡,隻不過,觀眾沒有看到,電影人沒有看到。有見識的出品人、投資人,肯給那些能看到別人看不到事物的編劇、導演機會,就是給自己機會,就是內地電影的新希望。

  香港制造去粗取精

  金像獎是電影人的盛會,它的主辦機構是香港電影金像獎協會,協會董事局成員全部來自香港電影業各專業協會。電影人坐在一起對話,商量電影人的事,所以一切都顯得那麼妥帖,每個環節都體現著專業精神。

  具備專業精神的香港電影人在一起挺抱團,他們互相扶持,北上掘金。這是內地電影業的福氣,也存在諸多問題。香港電影人將制作經驗帶到內地,他們的動作指導、編劇、導演都很有一套。但是,他們的文化終究與我們不同,迷信香港電影人,是一種病態。去年,諸多香港著名導演拍出垃圾作品,在香港,大概沒有哪個老板敢這麼拿錢打水漂。可是在內地,怎麼有那麼多大方的老板呢?如果這些老板繼續寬容下去,首先虧本的是他們自己,也許損失了幾千萬一點不心疼,可是所作所為對市場和觀眾的傷害是巨大的。

  看到香港電影人紅紅火火湊在一起,我總是很羨慕,那是一群懂電影、愛電影的人集會。中國電影越來越輝煌,當我們邁出大步子的時候,還應該常常提醒自己,曾經香港沒有電影,如今香港有個“好萊塢”。曾經上海是全亞洲最厲害的電影生產地,如今它的繼承者,已經全面超越。電影人,該思考更多。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趙光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