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誠意,不如很娛樂? 好電影為何沒能賣出好票房--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有誠意,不如很娛樂? 好電影為何沒能賣出好票房

衛昕

2012年05月17日07:29    來源:成都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推薦
  • 字號
  在剛剛過去的4月,全國總票房達到16.6億元,創造單月歷史最高紀錄,好萊塢“兩艘大船”開道令“暑期檔”“賀歲檔”都成為浮雲,而隨著《復仇者聯盟》的強勢崛起,更讓國產片的生存空間舉步維艱。繼“五一”檔寧浩、管虎、楊樹鵬等中生代導演“抗塢”未果,上周公映的《賽德克·巴萊》和《飛越老人院》口碑不俗卻成悲劇,分別隻有440萬和350萬票房,好電影為何沒能賣出好身價令人反思。

  今年前4個月中國電影市場再創新高,票房突破50億,全年票房有望奔向200億,但國產片的表現乏力成了今年中國電影的最大隱憂,這也成為整個中國電影界的熱點話題。

  排片不給力,存在的被遺忘

  上周日母親節,張楊的《飛越老人院》又“應景”的悄悄地火了一把。無論是姚晨、張曉剛等名人,還是全國各地的普通觀眾,大家都把自己的感動在微博上分享,呼吁更多影院排片、更多的人帶著父母來觀看這部“遺珠”。演員王珞丹在微博上感慨:“過節想陪爸爸媽媽去看《飛越老人院》,可是排片那麼不給力,真心覺得這樣一部洗滌心理的片子就這樣被埋沒了,可惜。我們該怎麼辦?”張楊也意識到這一問題,在母親節前一天,他在微博上表示:“很多觀眾想看《飛越老人院》,到了電影院卻發現沒有排片,或者排了,也隻有上午下午兩場,對於那些上班的人來說,基本上等於看不到,還有帶著父母全家去的,隻有晚上11點左右的,又不適合老人看。”在好萊塢大片的強勢覆蓋下,以《飛越老人院》、《賽德克·巴萊》為代表的國產片口碑之作在許多影院即使不是“一日游”,也是“存在的被遺忘”。

  影院有苦衷:觀眾用腳投票

  《飛越老人院》上映后張楊抱病做宣傳,《賽德克·巴萊》導演魏德聖晚上10點趕到影院,等著觀眾看完電影見面“謝票”……無論是影片本身,還是導演本人,都誠意十足,然而殘酷的現實卻是:上周,《賽德克·巴萊》平均每場有約10.7個觀眾,《飛越老人院》平均每場隻有約7個觀眾,《殺生》則是8名觀眾,《形影不離》平均一場隻有約5個觀眾……與之對比,《復仇者聯盟》平均每場觀眾人數約40人。在“很有誠意”和很有“娛樂性”之間,絕大多數觀眾選擇了娛樂﹔在口碑還是票房之間,影院理所當然選擇了票房,上座率決定排片的場次,而因“上座率不高”,《飛越老人院》和《賽德克·巴萊》減少排片、安排在非黃金時間,又更加沒有觀眾,陷入惡性循環。於是有人怪影院偏愛好萊塢,壓縮國產片生存空間﹔有人則反過來罵隻怪太多國產片拍得爛,輸掉市場活該……而跳出這兩種觀點的爭論,卻讓我們反思:同一個市場,為什麼會呈現兩種截然相反的判斷?寧浩說:“他們(好萊塢)拍電影太知道是給哪些觀眾看了。他們對文化並不負有責任,隻對市場負責。好萊塢電影經歷了那麼多年的市場摸索及對拍攝技術的積累,很強大。”

  內地文藝片缺個“劉德華”

  今年“五一”檔前后,一批優質國產片抱團出擊,本來還是被業內寄予厚望,然而除了完全以商業片包裝的《黃金大劫案》全身而退,余者都被好萊塢“兩艘大船”和“一支兵團”擊潰,票房難盡人意。如果說《賽德克·巴萊》的冷遇是發行方宣傳推廣的“不作為”,那麼《飛越老人院》卻是盡心盡力,但成效不大,令張楊也感慨,現在的電影市場是“好萊塢電影不用宣傳都有票房,中國電影吆喝半天未必有用。”

  今年3月《桃姐》獲得7000萬元票房,令業界以為文藝片的小陽春到了,然而要想復制卻千難萬難。難在哪裡?仔細地分析就會發現,《桃姐》是一部以商業操作貫穿始終的文藝片。描寫老人生活的題材,天然與觀眾有一定距離,但劉德華和葉德嫻的陣容可以彌補這一點。這兩人的組合,既有商業賣點,也有話題性(再續“母子情”)﹔《桃姐》的投資額雖然高達3000萬,但其中將近一半是劉德華以片酬折算的。而且身兼主演、投資人兩職的劉德華,早在投拍《桃姐》之初就找了專業的團隊測算過風險:結果是最多賠掉他自己的片酬部分。《飛越老人院》等幾部內地文藝片,品質都不差,但都沒有劉德華這樣的人從頭到尾為之護航。大多數的內地文藝片,拍片前既沒有充分的商業考量,也沒有細致的風險評估,拍完之后扔給電影宣傳公司。面對一部先天上就有商業缺陷的電影,再牛的宣傳公司也無力回天。事實上,內地文藝片並不缺《桃姐》這樣的佳作,缺的是劉德華這樣的“專業監理人”。魏德聖就感慨:“現在很多投資人是為商業規劃找題材,而不是根據這個題材開發市場,商業不等於創作,你不能讓藝術去干商業的事。”

  從投資寧浩的《瘋狂的石頭》到許鞍華的《桃姐》,劉德華的這一模式也越來越多受到模仿,黃曉明的《匹夫》、黃渤的《虎烈拉》都參照了這一模式。

  出路

  屢敗屢戰提高質量


  從根本上講,質量才是阻擊好萊塢的最好武器。今年國產片表現不佳,除了外在的客觀原因,影片本身質量確有亟待提高之處。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中生代的導演還是缺乏將個人風格融入商業市場的能力,影片公映后口碑勢必兩極分化,票房也無法預期太高。

  數據顯示,今年至今隻有5部國產片票房過億,憑借媒體的大量宣傳和關注,國產大片往往在第一周能獲得大量的放映空間,但往往從第二周開始票房就50%以上的大幅縮水,最終2億票房成為難以突破的“天花板”。文雋鼓勵這批中生代導演“屢敗屢戰”:“《匹夫》、《殺生》、《形影不離》,以至陸續上映的《追凶》、《賽德克·巴萊》、《我11》,估計沒有任何一部片能突圍,但隻要這批干將能繼續堅持,繼續拍片,屢敗屢戰,仍然有望佔領市場的一席位。”

  降價貼近老百姓

  數據顯示,目前國內平均票價約40元,而如今電影大片越來越多,觀眾要多看電影難免囊中羞澀。經歷了“抗擊大船”之役,業內人士也提出國產片能否降低票價,主動貼近觀眾。著名電影人文雋就表示:“都是一張電影票的價錢,我們不能埋怨觀眾選擇好萊塢進口大片而無視國產片,因為現實是殘酷的,消費者在"很有誠意"和很有"娛樂性"之間,有他們的決定權。”

  藝術院線差異競爭

  王小帥的《我11》在法國已經上映,而在國內卻因為避讓好萊塢大片而推遲到明日。國內雖然是院線制,但排片是千篇一律,並未有差異化競爭。長期碰壁市場的第六代導演紛紛提議建立藝術院線,賈樟柯甚至自己在北京開建藝術影院。著名導演何平認為,單一的以票房論英雄其實很畸形,國內可以借鑒法國經驗:“法國有5000多家影院,其中有3000家左右隻放美國電影,2000家放法國和藝術電影,美片不能進入這些影院放映(同時政府還要多征他們的稅,補貼給非商業影院和制片人)。這就是分線發行的一種。德國、意大利都有類此制度。這和糾結沒關系,是產業結構的設置與文化保護的方法。”


傳媒沙龍新銳網站CEO系列訪談
(責任編輯:宋心蕊、趙光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