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傳張藝謀張偉平"分手" 22年兄弟情誼曾推心置腹--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網傳張藝謀張偉平"分手" 22年兄弟情誼曾推心置腹

2012年05月18日07:07    來源:新京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推薦
  • 字號
  
張偉平、張藝謀。(資料圖)


  著名錄音師陶經是張藝謀在電影學院的同學,兩人從《活著》一直合作到《金陵十三釵》,他把張藝謀稱為“老謀”,把張偉平稱為“小偉”——這個親昵的小區別提示一件容易令人疏忽的事實:生於1958年的張偉平比張藝謀整整小8歲,但長期以來,在“二張”的關系當中,張偉平一直以保護者的姿態出現,再加上他聲如洪鐘的嗓音、長期鍛煉、比張藝謀高大一圈的身材,看起來,仿佛張偉平才是真正的大哥。三年前接受曹可凡採訪的時候,他甚至不乏愛憐地表示,張藝謀可愛起來有點像個孩子。

  有關張偉平和張藝謀這段22年的兄弟情,陶經不願多評價,“他們倆走過這麼多年,回過頭來,這一段路不是任何人提前設計好的,你也不知道為什麼就遇到他了,就像不知道馮小剛為什麼就遇到王中軍了。到底發生了什麼,可能當事人自己也說不清。”

  事實上,“二張”的相識確乎是一場偶然。十多年來張偉平一次又一次向媒體回憶起1990年春節的一次聚會:張偉平兩口子遇到鞏俐、張藝謀,太太是鞏俐的影迷,相談甚歡,但張藝謀生性低調,張偉平也搞不清楚導演具體是干什麼的,兩個男人簡單搭話后,張藝謀要提前走,張偉平說,我送你吧。

  一路上,在張偉平的夏利車裡,兩人具體聊了什麼,沒人知道。總之從那時起,兩人開始往來密切,張偉平頻頻請張藝謀到家吃飯,帶他遍嘗京城美食,而在此之前,張藝謀生活極其簡朴。隻認羊肉泡饃,寫《活著》的劇本時,關在家裡整整兩個星期隻吃方便面。張偉平曾描述自己給張藝謀吃親手包的秘制餃子,“張藝謀驚住了,說這太好吃了”。

  這段與電影無關的友誼,在號稱“無話不談”的親密中,輕鬆愉快地走到了1996年初。某天張偉平發現張藝謀愁眉不展,一問,原來因為張藝謀和鞏俐分手,沒了這個金字招牌做女主角,原計劃投拍《有話好好說》的資方決定撤資,影片面臨擱淺。

  所幸張偉平並不只是一位美食家。這個出身軍人家庭的北京男人曾是一名藥劑師,1989年他意外跨行,成為西門子公司駐北京代表處的經理,不久后他又下海經商,做航空食品、藥品、房地產,成了上世紀90年代初最先富起來的大款。聽說張藝謀為錢發愁,張偉平豪爽地表示,錢由他來出,拍吧!

  張藝謀提醒他,電影風險高,弄不好就剩一堆廢膠片,但張偉平執意投入2600萬,片子拍完了,裡面的那句台詞“安紅,我想你”紅遍中國,但由於沒有宣傳發行經驗,張偉平把海外版權以800萬賣給了一家國內公司,那家公司一轉手,賣了4600萬,而張偉平卻活生生賠了1000多萬。

  張藝謀很內疚,張偉平卻似乎被激起了斗志,昔日從藥劑師變成地產大亨的闖勁和野心再次冒出來——他要玩轉電影。1997年,張偉平成立了北京新畫面影業有限公司,張藝謀管藝術創作,他管發行營銷,從那時開始,《一個都不能少》《我的父親母親》《幸福時光》燙著“二張”的烙印,一部一部從這家“專賣店”裡生產出來。

  惺惺相惜屢傳佳話

  “二張”當年共患難的回憶,令如今沸沸揚揚的“分手”傳言,多少顯得有些淒涼。

  與新畫面公司合作了《金陵十三釵》等多部影片宣傳工作的麥特文化傳媒總裁陳礪志是為數不多的“身邊人”之一。此前他謝絕了媒體的採訪,但由於外界大多將分手的矛頭指向張偉平,“罪名”囊括性格強勢、唯我獨尊、用生意綁架張藝謀的藝術,頻頻開炮、得罪太多圈中同行等等,在這次屢吃閉門羹的採訪中,陳礪志竟然意外開口:“和新畫面沒有密切關系的人,不了解確切的東西,但接近張偉平身邊的人不多,我不說,可能沒有人能說。”

  “我從來沒有見過哪一個制片人為了一個導演能做那麼多的事情,這個事情超出了電影本身,他替一個導演解決了創作之外的任何問題,而且他總是能做到。”在陳礪志看來,張偉平能在1996年拿出2000多萬來支持一個導演的夢想,並且能持之以恆地投入,就是因為感情,“導演沒時間顧及家人、生活,張偉平卻能對他的穿衣購物、父母女兒都照顧到,這就是因為兄弟感情”。

  圈裡流傳著有關“二張”的幾段“佳話”:1993年張藝謀過生日的時候,張偉平曾送他江詩丹頓的名表,后來他得知這個品牌的名字也是兩個合作伙伴的姓氏,還對媒體表示這個巧合寓意著他和張藝謀兩人的緣分﹔2007年,兩人為了《千裡走單騎》去夏威夷出差,張偉平拉著他去買了LV的包和鞋,張藝謀舍不得壓壞,坐飛機的時候一直抱著﹔某一年去東京,張偉平看上了一件7萬多的皮衣,沒舍得買,第二天,節儉的張藝謀給他買回來挂在賓館裡,把張偉平也感動了一把。

  很長一段時間裡,張偉平形容起兩人的關系,用的都是“無話不談”“推心置腹”“千金難求”,有人罵張藝謀的電影,張偉平會站出來擋箭:“別有用心的批評、借罵張藝謀炒作自己的,都是人渣!”

  16年來,張偉平和張藝謀沒有任何形式的契約,純靠信任互相支撐,連寡言少語的張藝謀某次接受央視採訪都感嘆:“我的這位投資人,一不看劇本,二不看賬本。”小8歲的張偉平拿出十足的“保護者”姿態,還對媒體說起一個不乏浪漫色彩的暢想:“以后老了不拍電影了,我們就一起去旅游,找一個山清水秀的地方休息,或者看別人拍的電影。”

  合作歷程毀譽參半

  兄弟情似乎並不能解釋一切,外界大都覺得,張偉平終究是商人,和張藝謀的合作還是為了利益。但在上海聯合院線副總吳鶴滬的印象裡,張偉平是一個對電影確有熱情的商人:“他為什麼來弄電影?賺錢不一定比房地產多,每年一部,隻做張藝謀,還想方設法去鑽研營銷的事情?這肯定是有很大的熱情”。

  這種熱情首先被電影圈的光環所籠罩,似乎很少有人能抗拒鎂光燈下的關注度——《有話好好說》讓張偉平第一次在電影裡跑起了龍套,片中群毆姜文的一堆打手裡就有他。1997年《有話好好說》到上海來做宣傳時,吳鶴滬負責接待劇組,張偉平一見面就主動張羅起來,向大家介紹張藝謀和姜文,“在場的人們和張藝謀、姜文都很熟,反而沒一個人認識張偉平,本身他個子比較高大醒目,其他人看起來好像都是他花錢雇來的一樣。”

  比較尷尬的一次是,有一回影片在上海財經大學做首映,現場負責人隻准備了張藝謀和幾個演員的鮮花,誰也沒想到,張偉平也走上台去了,當時沒人知道他是幕后老板,但鮮花也不夠用了,場面有點小小的狼狽。

  吳鶴滬所說的“熱情”有一系列証明:張偉平在《有話好好說》之后,又投資了兩部不賺錢的文藝片《一個都不能少》和《我的父親母親》,直到2002年的《英雄》以鋪天蓋地的營銷模式、2.5億的票房、1780萬的音像制品版權拍賣收入,開啟了中國式商業大片的時代﹔2004年的《十面埋伏》炮制了巨型首映禮,200多家電視台直播或轉播,張偉平特別為此租了兩顆衛星﹔他是最早樹立“導演品牌”意識、把銀行資本引入電影業的人之一,並首創了電影宣傳的“飢餓營銷”,從《英雄》到《滿城盡帶黃金甲》,張偉平和張藝謀聯手,兩次與院線談判,把片方的票房分賬比例從35%提升到41%,令業內同行普遍受益。

  不過,與張偉平合作以后,張藝謀的公眾形象也從《紅高粱》《活著》的時代急遽變化,從《英雄》開始,外界不斷炮轟他放棄藝術追求、隻注重商業成績,批判、質疑、罵聲不絕於耳,對此,張藝謀幾乎從不正面回應。

  一直與第五代導演共同奮戰的陶經說了一句話:“當年拍《孩子王》《活著》的時候,我們的創作心態比較純粹,還保留著學院派的激情和理想主義,但現在我們對電影的理解也不一樣了。進入商業市場,也是第五代電影人的成長,我們會更冷靜、更老到。”這句話一定程度上也折射了張藝謀的心態。

  張偉平強勢性格成話柄

  號稱投資6億人民幣的《金陵十三釵》是“二張”的第11部電影,也是他們下得最大的一盤棋,但最終這部影片的國內票房止於6.2億左右,遠未達到張偉平此前宣揚的“十個億”,影片在北美的口碑遭遇寒流,接連失利於金球獎和奧斯卡最佳外語片。

  更徹底的危機發生於“二張”之間——去年底,部分記者收到匿名人士的短信,宣稱張藝謀已娶妻生子﹔《金陵十三釵》在上海等地的宣傳活動上,張藝謀隻身帶演員亮相,而金球獎頒獎禮上,又隻見張偉平和女演員韓熙庭的身影﹔今年3月,被“十三釵”劇組開除的女演員何珺爆料張藝謀與無錫女孩陳婷生有三個孩子,風頭浪尖上,一貫挺身而出“擋箭”的張偉平卻淡然回應:“這個事情我不方便談,你們找一下藝謀,他本人發言為妥。”

  有關“二張”鬧不和的傳言乍起,微博“八掌櫃”的一句“二張鬧掰確認無誤,之前媒體的爆料顯然有人授意,招招擊中國師要害。套用一句名言:沒有永恆的朋友,隻有永恆的利益”被業內人士廣為轉發,不久前,張藝謀簽約CAA、並與國內多家影視公司接觸的傳聞又掀起一陣波瀾。

  盡管沒有確切的消息証實“分手”,但輿論矛頭已經開始指向張偉平,其中一大原因是他的強勢、口無遮攔的性格。

  幾年來,張偉平“罵戰”的對象從導演賈樟柯、中影集團董事長韓三平到演員宋丹丹,“說話方式令人難以接受”幾乎是同行的共識。陳礪志承認張偉平確實天性比較強勢,對工作、對生活都差不多,“但他罵人至少是公開、坦蕩,而且他的強勢也是為了扛下外界的壓力,給導演一個純粹的創作環境”。

  並非人人都能認可陳礪志的說法。去年底《金陵十三釵》與全國八大院線談判,要求影院把分賬比例調至45%時,強硬的態度和諸如“影院躺著掙錢”“得了便宜還賣乖”之類的說法,直接引發八大院線集體不滿。

  當時參與談判的吳鶴滬深有體會,他認為張偉平講話的方式不注意,很容易得罪人。“如果他先把院線負責人請過去看片,大家一起提提想法,我可以保証院線沒有這麼大的意見”。

  盡管陳礪志等都表示張偉平實際上是個出手大方、善待合作伙伴的老板,吳鶴滬也表示,“張藝謀搞奧運開幕式那幾年,員工都帶薪休假,工資照發,其實對人不錯的”,但相形之下,低調的張藝謀則招來更多的惻隱之心。

  張偉平曾說過“如果有一天張藝謀不拍電影了,那麼新畫面公司也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因為這個公司就是為張藝謀一個人開的”。如果張藝謀沒有放棄電影,隻不過更換合作對象,張偉平是否會就此退出電影圈?

  陳礪志告訴記者,十幾年下來,張偉平失去了很多:“他放棄了以前的一些生意,投資電影的風險很高,即使做了所有的准備,都有可能虧損。而且他還引發了一些是非,他原有的生活方式是不會像這樣被放大和誤解的。可能他得到的只是傷害。”

  ■ 蛛絲馬跡

  “二張”五次宣傳不同台

  2011年12月6日,《金陵十三釵》北美點映,張藝謀、貝爾和倪妮亮相,張偉平未到場﹔

  2011年12月11日,《金陵十三釵》在京舉辦全球首映禮,所有主創出席,連原著作者嚴歌苓都來了,獨缺制片人張偉平﹔

  2012年1月15日,《金陵十三釵》備戰金球獎,張偉平攜佟大為、韓熙庭赴美,張藝謀以母親生病為由未亮相﹔

  2012年2月13日,《金陵十三釵》亮相柏林影展,張藝謀、貝爾、倪妮、佟大為出席,少了張偉平﹔

  2012年2月29日,台灣宣傳活動,張藝謀、佟大為和倪妮出席,張偉平仍舊沒有去。


傳媒沙龍新銳網站CEO系列訪談
(責任編輯:宋心蕊、趙光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