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錄106位農民工網絡生活:愛聊天,不愛"晒"自己--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進城務工人員新媒體使用情況調查”展示——

記錄106位農民工網絡生活:愛聊天,不愛"晒"自己

楊麗娟 秦逸

2011年03月22日00:00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一根網線,一隻鼠標,聊天、購物、發微博……隨著網絡的日益普及,這已是大多數城市白領日復一日的“標准生活”。

  然而,對於那些來自邊遠農村、漂泊在城市邊緣、渴望融入城市生活的進城務工人員來說,互聯網在他們的生活中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他們如何使用互聯網?他們對於網絡又有著怎樣的認知?

  日前,筆者赴北京市宣武區、朝陽區、海澱區等地勞務市場及門店,隨機對106名進城務工人員進行了問卷調查。

  愛上網

  多選網吧和手機

  受訪的106位進城務工人員多來自河北、四川、山東等地,年齡最大的50歲,年齡最小的16歲。其中,30歲以下,即1980年之后出生的佔66.98%,高中、中專及以上學歷的接近七成。總體來看,年齡偏低,學歷較高。

  對此,中國社會科學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書長、《互聯網周刊》主編姜奇平認為比較符合現實,“目前,進城務工人員有年輕化的趨勢,文化水平也在提高。”

  86.79%的受訪者在過去的3個月中使用過網絡,其中“每天”或者“每周兩三次”上網的人佔近八成。不過他們每天的上網時間一般不超過半小時,比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CNNIC)公布的每天2.6小時的中國網民平均上網時間短得多。

  今年43歲的聶小權,10年前從山西運城來到北京,現在一家保健品公司打工。一次偶然的機會,他在朋友的指導下開始用手機上網,並漸漸形成了習慣。“我不抽煙不喝酒,工作也比較辛苦,沒事上上網,可以解悶,不過上的時間也不長。” 

  調查發現,受訪者中,利用網吧和手機上網的比例最高,其中網吧的提及率為42.39%,手機緊隨其后,為40.22%。

  曾燚鑫在北京一家打印店工作,幾乎每天都去網吧,他覺得“網吧不算太貴,還可以玩很多大型網絡游戲”。

  而來自四川廣元的梁金懷有一台二手台式電腦,但他透露,這是2002年為了給女兒學計算機買的,身邊的朋友基本都是用手機上網。在他看來,手機打字、看新聞“不太方便”,大家使用手機是因為“專門買電腦太貴了,這年頭手機本來就是必需品,如果順便還帶上網功能,那也不錯”。

  在姜奇平看來,進城務工人員中使用手機上網的比例較高是一件很自然的事。他舉例說,上海移動曾經做過調查,發現第一批使用手機上網看電視的人中,比例最大的不是白領,而是進城務工人員。正是手機媒體的移動特性,滿足了這批“城市邊緣人”隨時隨地獲得信息的需求。

  愛新聞,愛聊天

  不愛“晒”自己

  進城務工人員上網做什麼?在上網的受訪者中,67.39%選擇了“上網聊天”,59.78%會“看新聞”,52.17%“經常上網搜索實用知識”。而訂過手機報和使用微博客的受訪者均未超過半數。

  與此同時,64.13%的受訪者擁有個人博客,大部分都是QQ空間。相比城市白領、大學生熱衷於傳照片、發日志,大部分進城務工人員很少主動在網上“晒自己”。梁金懷的QQ空間裡隻有網上轉載的生活常識,“沒什麼可‘晒’的,老家人不上網,也沒什麼人看”。

  2010年是中國電子商務迅猛發展的一年。根據CNNIC發布的數據,2010年全國電子商務的各類應用用戶年增長率均超過45%。但是,當問及網上購物、網上銀行等“新鮮”事物的時候,很多受訪者表示沒有嘗試過,“聽說很多都是騙人的”。

  曾燚鑫上網“什麼都干”,但他說,大多數時間是在玩兒,“就是打發時間,不知道還能做些什麼”。 他不會用網絡購物,也沒有用過它找工作或學習新技能。問及新媒體給自己的生活帶來了什麼具體的改善時,許多受訪者表達了與曾燚鑫類似的“茫然”。

  對於這樣的網絡使用現狀,姜奇平依然給予肯定,“這種差異是進城務工人員這個群體的特點決定的”。

  “對此不應該過分‘看低’,首先應該肯定進城務工人員利用網絡聊天、玩游戲的積極意義”,北京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副教授胡泳說,“因為這本身就是在滿足進城務工人員的‘休閑’需求”。

  不過,胡泳也承認,進城務工人員在使用新媒體時可能確實存在“不充分”的現狀,“這是一個媒介素養的問題。如果只是把新媒體的‘硬件’擺在農民面前,而沒有技術培訓等配套‘軟件’,他們對新媒體的使用很可能僅限於此”,他說,“這需要社會為他們提供一些專門性的服務”。

  “感覺互聯網像個新朋友,我和他算有交情,也知道和他打交道挺有好處,不過還不算很了解他。”梁金懷這樣總結道。

  我的生活要“聯網”

  我還想更懂新媒體

  調查中,67.93%的受訪者認為,互聯網在自己的生活中“非常”或“比較”重要。

  對於“網絡讓我的生活更豐富了”、“網絡可以讓我跟親朋好友的聯系更加緊密”、“ 網絡可以讓我學習新東西更方便”等三個問題,均有超過八成的人表示同意。 

  來自甘肅隴南的王彥峰,親身經歷了網絡對自己生活的改變。中專畢業的他今年26歲,2008年來到北京,通過一家求職網站,他找到了一份金融企業的工作。如今,每天利用網絡處理客戶電子保單等已經成為生活常態。他覺得自己“已經離不開網絡了”,“不管是在農村,還是城市,我們都非常需要它”。

  北京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副教授劉德寰在接受採訪時表示,中國互聯網應用是一個發展和擴散的過程,“這個擴散實際上是非常明顯的,年齡由小到大,文化程度由高到低,一層一層像波浪一樣,是典型的遞進式擴散”。

  值得注意的是,在調查中,很多年齡較大的受訪者表達了對學習上網的熱情。安徽宿州的趙先生初次來京,卻沒有找到滿意的工作。他覺得“不會上網真是不行”,“回家以后就讓孩子教我上網”。

  “總體來說,進城務工人員與城市人口之間的知識溝還是在變小。”姜奇平說,“舉個明顯的例子,進城務工人員比城裡人更強烈地感到從電話聯系到網絡聯系帶來的價格的優惠和便利,而且已經意識到了上網的必要性,所以大部分人才會主動向網絡靠攏。”

  然而,胡泳也表示了他的憂慮:“互聯網可以幫助進城務工人員跨越地域的限制,卻不能跨越階層的限制。”在他看來,“如果現實中的‘界限’沒有解決,比如城鄉二元體制,想單單依靠互聯網彌合進城務工人員與城市之間的‘裂痕’是不切實的”。

  採訪中,聶小權的一句話頗耐人尋味:“網絡能讓我看到招聘會的信息,卻不能讓我靠上網找到工作。”

  如何才能讓進城務工人員更充分地分享新媒體帶來的福利?姜奇平提出了三點建議:首先,資費要下調,讓進城務工人員能夠上得起網。其次,寬帶要大幅度增加。因為購買個人電腦目前看來對於農民來說,門檻還是太高,還是要盡量在手機上網這個層面,為進城務工人員接觸新媒體提供便利。最后是發展新技術,設計更有親和力的界面,這樣進城務工人員學習起來才會更容易。


(責任編輯:郭晶)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