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 傳媒 >> 傳媒視線專題版 >> 致敬!向勇敢的戰地記者們

  他們是一群與死神經常擦肩而過的人,他們冒險、沖動、熱情,充滿責任感,他們的工作就是力爭在被不可預料的槍擊、炸彈或地雷奪去生命之前,用文字、聲音或圖像將戰爭記錄下來,向世界真實傳遞戰爭的殘酷。   >>>我想對他們說


日本女記者在敘遇難 成第四位沖突中喪生的外國記者

在敘遇難女記者瑪麗·科爾文:讓她撤離前線是徒勞

在敘遇難攝影記者:“我不害怕嗎?不,我害怕”

利比亞戰爭中,他們走了
  • 蒂姆·赫瑟林頓 1970-2011

    美國《名利場》雜志攝影記者。荷賽2007年度照片獲獎者,執導的戰爭紀錄片《雷斯特雷波》(Restrepo)獲得2010年奧斯卡最佳紀錄片提名。【組圖】生前遺作曝光

    克裡斯·洪德羅斯 1970-2011

    Getty圖片社簽約攝影師。2004年,因對利比裡亞的報道獲得普利策突發新聞攝影獎提名。2006年贏得戰地記者的最高榮譽——羅伯特·卡帕獎。

    • ·  蒂姆·赫瑟林頓(Tim Hetherington)和克裡斯·洪德羅斯(Chris Hondros)走了。這兩位罹難者有著太多的相似之處,文學背景,職業生涯卻圍繞視覺報道展開,他們甚至出生在同一年(1970年),而在同一天,人們不得不同時發出他們兩人的訃告——沒有人對此能夠有所准備。

        文學背景 卻與戰地結緣

        嚴格來講,蒂姆不能被稱作攝影記者。時代周刊的Paul Moakley在懷念他的時候說,“蒂姆身上包含很多,他是一個記者,一個攝影師,一個電影工作者,一個藝術家,一個朋友”。

        與蒂姆一樣,克裡斯對戰爭的關注也並非是在戰場上的視覺獵奇。這位美國攝影記者在自己的個人簡介裡特地提到,自己的父母都是二戰的難民和幸存者,這也許就是他關注戰爭的由來。

        生活中安靜 戰場上勇敢

        人們在談論他倆的時候,時常會用諸如溫文爾雅,安靜來形容他們,這並不是通常意義中戰地攝影師的形象。但從安靜的后方轉身到戰場上,這兩位戰地記者絕非孬種。

        就在前不久對埃及示威游行的報道中,克裡斯在解放廣場看到女攝影師Scout Tufankjian遭到一群男人的襲擊和尾隨,他沖上去站到她身前,驅趕暴徒,他們不走,他就堅持不離開。

        Lynsey Addario回憶起2007年和蒂姆一起在阿富汗工作,他們被困在一場交火之中。“我們正好在雙方的火力中間,情況特別危急。我嘗試找個地方躲起來,當我環顧四方,看到蒂姆卻就是那樣安靜地坐著,用一台攝像機拍攝周圍的場景。”
戰爭現場,中國記者不能缺席
他們的名字,您是否還記得
  • 戰場1 伊拉克 《紐約時報》記者史蒂文·文森特
      2005年8月3日,美國記者史蒂文·文森特在伊拉克南部的巴士拉被一伙不明身份的人槍殺。當日,史蒂文·文森特和他的伊拉克女翻譯離開一家兌換外匯的商店后,被一伙人綁架,並由一輛警車帶走。幾小時后,他的尸體在巴士拉市南部的高速公路旁被發現,身上和頭部多處中彈,他的翻譯身受重傷。

    戰場2 阿富汗 《星期日鏡報》記者魯伯特·哈默
      2010年1月12日,《星期日鏡報》的戰地記者魯伯特·哈默,39歲的他已是3個孩子的父親,他當時正在做隨軍“嵌入式”報道。哈默是首名在阿富汗殉職的英國記者。
  • 戰場3 科索沃 美聯社記者克萊姆·勞頓
      2001年3月29日,30歲的克萊姆·勞頓是美聯社電視新聞的記者,他在車裡被榴彈碎片擊中,傷勢過重而死亡。這次襲擊中至少有兩名當地村民死亡,10余人受傷。所幸的是,與勞頓一起工作的美聯社電視新聞的攝像師克洛克奇在襲擊時不在車內,並沒有受傷。

    戰場3 科索沃 《明星周刊》卡拉莫和格魯納
      1999年6月,德國雜志《明星周刊》確認自己的兩名記者在科索沃遇難。《明星周刊》稱,攝影記者沃爾克·卡拉莫和記者加布裡爾·格魯納從小鎮普利茲倫驅車前往馬其頓邊境運送貨物時被不明身份的武裝分子襲擊。德國外交部譴責了此次襲擊事件。
調查
您如何看待戰地記者:
戰地記者總是穿行在炮火硝煙中,以自己的汗水、淚水、鮮血甚至生命告訴人們真相
戰地記者值得尊敬,他們的生命和權益,更需要被保護
沒什麼特別的,只是一種職業而已
戰地記者代表
  戰地記者最早出現在西方國家,19世紀初就在歐洲誕生了,是隨著近代報業與軍事的發展而出現的,迄今已有200年的歷史。戰地記者貫穿了整個近現代新聞史,也貫穿了200年來的戰爭史。戰地記者的歷史實際上是一部獨特的新聞史,也是一部獨特的戰爭史。

  拉塞爾:第一個職業戰地記者

  英國《泰晤士報》著名記者威廉·拉塞爾爵士,是第一個職業戰地記者。1854年,34歲的威廉·拉塞爾作為特派記者隨皇家近衛軍前往馬爾他。拉塞爾就是在馬鞍上,或是用兩隻木桶加上一塊木板做成的桌子上,發回來自戰爭第一線的報道。

  庫爾特:在戰場時間最長

  反對戰爭,拍攝戰爭而又死於戰爭,是這位被譽為待在戰場時間最長戰地記者的真實寫照。在40歲那年,他突然決定成為一名記者,在接下去的日子裡,他把發生在斯裡蘭卡、庫爾德地區、阿富汗、波斯尼亞、車臣、科索沃、東帝汶的重大事件在第一時間告訴了世界。

  蕭乾:進入二戰西歐戰場

  作為二戰西歐戰場上惟一的、也是最早的中國記者,蕭乾親歷了兩次轟炸倫敦,又隨美軍挺進萊茵河,還是攻克柏林后首批進城採訪的戰地記者。他的文字非常生動,直到現在,他的文章仍能不斷作為散文、作為報告文學來出版。【詳細】
熱點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