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台論道:全媒體時代的話語挑戰--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金台論道:全媒體時代的話語挑戰

劉陽

2011年05月06日00:00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20世紀80年代末,當代西方文化研究的理論與實踐陸續被介紹到中國,並被運用於當代中國文學與文化研究,這股如風暴般席卷而來的文化批評浪潮,以全新的姿態將文學研究納入社會學研究的宏大框架,旨在重建文學與社會的關系,一度在中國文化界引起重大的爭論,成為今天我們回望歷史時一個不容輕忽的文化現象。

  然而,站在當時那個歷史坐標上的人們可能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當時光的卷軸展開至21世紀的今天,媒體全面發展與膨脹給文化批評帶來的新一輪變革和沖擊,或許比當時他們所目睹和親歷的一切更加激烈——全媒體時代,為文化批評的發展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機遇和挑戰。

  新舊世紀之交,電視媒體的繁榮,使文化批評的話語權不再是高居社會一隅的專家、學者的專利,作為比書本、報刊覆蓋人群更廣、傳播效率更高的媒介,它的發展確立了傳播媒介作為文化批評主體的地位,並被賦予傳播功能以外的新使命。

  進入新世紀10余年來,互聯網技術的發展使業已被電視媒體擴大的話語主體在全社會得以進一步蔓延,尤其是以博客、微博及社交網站為代表的互聯網新興業態的興起和繁榮,使傳播方式發生了根本性變革——從單向到交互。話語權的更迭使媒介批評的發展迎來了一個新的高峰,文化批評實現了從“精英話語”到“全民發聲”的角色轉換,其受眾基礎也因此空前廣泛。

  不僅是批評主體與受眾的轉變,隨之而來的還有文化批評內涵的擴展。

  如果說當法蘭克福學派把現代大眾文化,特別是電影命名為“文化工業”的時候,他們已經充分意識到文化的產業化與產業的文化化,那麼今天,媒介功能的日益強大則為大眾文化內涵的拓展提供了可能性。從文化批評興起伊始的文本社會化研究,強調語言與文化是一種基本的社會實踐,到今天所有社會事件都可以成為文化批評的對象,所有文化事件也都可以在全社會范圍內進行各種形式的探討,文化批評巧妙地融入了社會生活的每一個罅隙,就在大多數人尚未覺察之時,它已經成為一種幾乎沒有約束、沒有門檻的事情。

  對於一個國家的文化批評和文化發展來說,這是普適化、大眾化的春天,還是危機四伏的黎明?

  全民參與、事事皆可議的文化批評在興起之初,或許有著“去精英化”的“先鋒色彩”。在堅信“真理越辯越明”的時代,一個日益開放的社會話語體系中,各式各樣的討論與爭鳴是社會進步的重要指征。但在這種“去精英化”的過程中,凡俗化的批評也因思想與文化維度的缺失,而極易淪為尋常巷陌的“口水戰”。缺少了思考的吶喊,頂多是“起哄架秧子”﹔缺少了理據的爭執,本質上是情緒的宣泄。

  另一方面,全媒體時代裹挾而來的發行量、收視率、點擊率、關注度等概念和指標,也不可避免地使媒介發出的聲音帶上功利色彩。當“語不驚人死不休”成為一些媒體和個人發聲之時的潛意識,真正的思想性、批判性便在話語戰爭中日益式微,文化批評的思想力量和批判精神被嚴重削弱,鋒芒銳減,雜蕪叢生。

  文化批評的水准與力量,很大程度上彰顯著一個國家文化發展水平的高低。與此同時,一個國家文化發展的征途,也離不開有力量、有鋒芒的文化批評加以引導。在全媒體時代,當人們為人人享有話語權而歡呼的同時,純粹的、理性的、戰斗的、沉鈍的文化批評也同樣不可缺失。

  思想與理性的光芒,在任何社會中,都應當被作為指引文化發展的砥柱中流而得到尊重和強調。可以想象,一個國家的文化如果完全被集體狂歡似的“口水戰”所淹沒,那麼,這樣的“先鋒色彩”也隻能淪為“外強中干”的面具。





ceshi
(責任編輯:趙光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