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塘江大橋74年屹立不倒 網民熱捧“橋堅強”--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錢塘江大橋74年屹立不倒 網民熱捧“橋堅強”

新華社記者  章苒  王政

2011年08月02日00:00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鐘自煒制圖

  杭州錢江三橋引橋塌了。距離它建成通車不過14年。

  但是與它同江相望的錢塘江大橋,74年來任憑風吹浪打,巋然不動,被網民熱捧為“橋堅強”。

  如今我們不缺資金,也不缺技術,錢江三橋和錢塘江大橋相比,到底缺了什麼?茅以升的女兒、全國政協委員茅玉麟接受採訪時說,錢塘江大橋已經被列為國家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但是茅以升身上那種為千秋萬代修橋的精神,不能隻保存在博物館裡!

  錢塘江大橋等被網民捧為“橋堅強”

  面對近期頻頻發生的塌橋事故,網民“城事不足”發帖問:茅以升修的這座橋,設計壽命50年,已經超期24年,就是不倒,連大修都沒修過,這是什麼道理?又有網民曝光投資11個億的武漢白沙洲長江大橋(武漢三橋),10年維修24次,而與它相隔3公裡的武漢長江大橋,建成54年仍在健康運行。

  有網民為如今的“橋脆脆”樹立了一批“橋堅強”榜樣:趙州橋,建於隋朝大業年間,至今1400年﹔錢塘江大橋,74年(由於戰爭原因曾主動斷橋11年)﹔武漢長江大橋,54年﹔南京長江大橋,43年﹔哈爾濱鬆花江大橋,110年﹔寧波奉化江靈橋,75年,這座橋由德國公司設計,這家公司經歷二戰,竟仍然保存著靈橋的檔案,前不久還寄來文件提醒業主及時維修。

  “工程班子每次為大橋做完評估,都肅然起敬”

  錢塘江大橋連接西湖風景區和錢江南岸,是一座雙向車道雙層鋼橋。

  沿著人行道走一走,就能看出大橋飽經滄桑,橋墩上和護欄底部,彈痕隨處可見——它被大規模炸過三次。現在錢塘江大橋日通行汽車超過1萬輛,火車超過150列。火車過江時,能夠感覺到明顯的震動,“這是大橋作為一個整體在震,恰恰說明橋的總體結構很堅固。” 錢塘江大橋紀念館工作人員鐘光明說。   

  錢塘江大橋超強的負荷能力曾經救民於水火。1937年12月22日,日軍進攻武康,杭州危在旦夕。上海和南京之間鐵路中斷,大橋成了撤退的唯一通道,當時的鐵路局估計,22日這一天有300多台機車和超過2000節客貨車通過大橋,靠大橋逃避戰火的難民不計其數。

  鐘光明說,拿今天的標准來看,錢塘江大橋不僅超期服役,而且也超限、超載。“工程班子每次為大橋做完評估,都肅然起敬。”  

  每一顆鉚釘都貨真價實

  上海鐵路局杭州工務段錢塘江大橋車間30多名養護工負責養護大橋,每天通車高峰過后,養護工們就來到橋面上,用錘子敲敲打打,檢查大橋健康狀況。  

  20年來,天天與橋為伴的車間主任何光明對大橋充滿崇敬之情。他說,現在的養護主要是針對鐵路的枕木,大橋的結構一直保持得很好。“你看這些鉚釘,雖然隻有22毫米,但是貨真價實,規格很高,它們是連接鋼構的關鍵,到現在都紋絲不動的,看鉚釘就知道這個工程不是偷工減料的。”

  何光明說,錢塘江大橋屹立不倒,一靠貨真價實,二靠技術創新。錢塘江地處入海口,潮頭壁立的錢江潮與變遷不定的泥沙是兩大難題。茅以升冥思苦想,最后從澆花的水壺在沙土裡射出小洞得到啟發,發明了“射水法”,解決了打樁的難題。“沉箱法”、“浮遠法”,一個個技術難題就是這樣被攻破的。  

  大橋至今沒有進行過技術上的大修,2000年的維修是迄今規模最大的一次,僅僅是更換了公路橋的橋面板。“這是一座炸藥不放對位置都炸不掉的橋。大橋的5號、6號橋墩在1937年、1944年和1945年被炸過,但至今仍能正常使用。”鐘光明說。

  1937年12月23日,茅以升接到密令,對錢塘江大橋實施爆破。這座施工人員夜以繼日925天、耗資160萬美元的大橋僅僅存在了89天,隻留下殘存的橋墩。同年日寇佔領杭州,但直到1943年才開始動手修橋,因為日本人發現修補太困難了,很難達到茅以升建橋的標准和工藝。直到1948年5月,在茅以升的親自主持下,才成功把錢塘江大橋修復,兌現了他“抗戰必勝,此橋必復”的誓言。

  把修橋當成百年基業

  “茅以升他們是把修橋當成百年基業來做的。”鐘光明說。

  文獻記載,剛開工,總工程師羅英就對茅以升說:“錢塘江大橋修不好,出了問題,第一個要跳錢塘江的人是你,第二個是我。”茅以升自己在后來的回憶文章中寫道,他為錢塘江大橋日夜奔走,“忽而愁悶,忽而開顏,有時寢食皆廢。”

  在錢塘江大橋的修建中,茅以升的角色相當於今天的橋梁項目業主指揮部指揮長,融資方式採用收費還貸。茅以升不僅要苦思施工方案,還要四處奔走融資,更要節約費用,監管支出,同時培養國內技術力量。最大的困難是,大橋尚未竣工,戰火已經燒到了錢塘江邊。

  “八一三淞滬抗戰”爆發的第二天,就有三架日軍飛機來工地轟炸。爾后的40多天,建橋的工人們同仇敵愾,冒著炮火夜以繼日地加速趕工,1937年9月26日清晨,大橋通車當日,就立刻投入到為抗戰運送軍火物資的任務中。

  “建橋,建得不好還不如不建”

  “跟那個年代比起來,現在我們不缺技術,也不缺資金,更不需要用生命去冒險。”茅玉麟說,“不論什麼時代,都要本著對歷史、對人民負責的態度來建橋,錢塘江大橋已經被當成文物,但這種精神不能像文物一樣隻存在博物館裡。”

  茅玉麟說,近來橋梁坍塌事故頻發,令人痛心。中國在橋梁設計、施工、監理各個方面的水平都沒有問題,但是利益交換、層層分包造成某些工藝的缺失﹔程序上的省略,導致設計的要求達不到,再加上日常管理和養護比較落后,所以當超載出現時,直接導致橋梁事故的發生。

  離開錢塘江大橋的時候,已經是傍晚。落日的余暉洒滿茅以升先生的銅像。“建橋,建得不好還不如不建”,茅以升的這句名言,久久回響在耳邊。




ceshi
(責任編輯:趙光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