謳歌時代精神 書寫現實人生--第二十八屆中國電視劇飛天獎評述--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謳歌時代精神 書寫現實人生--第二十八屆中國電視劇飛天獎評述

王丹彥

2011年09月13日00:00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近些年來,隨著電視藝術的繁榮發展,中國電視劇的創作質量、制作水平、拍攝數量不斷提升,在思想性、藝術性、觀賞性上取得了長足的進步,電視劇在當代中國的文化發展格局中更加活躍和興旺,這也使得第二十八屆中國電視劇飛天獎的評選備受矚目。

  在近五年電視劇產量持續攀高、平均年生產數量14000集的巨大生產基數之上,本屆飛天獎收到參評劇目161部,共5655集,比上一屆增加了500多集,這是中國電視劇不斷開拓、創新、發展的形象反映,尤其是長篇電視劇的崛起,更讓我們看到了中國電視劇在創作和制作水准上的快速提升。

  題材的深度開掘

  本屆參評作品題材廣泛,涵蓋了重大革命歷史題材、農村題材、軍旅題材、工業題材等各個領域。在題材拓展方面,參評電視劇不僅致力於對已有題材的深度思考,而且致力於新鮮題材的發現、開掘,題材視野更加開闊。以重大革命歷史題材電視劇為例,創作者不再僅僅立足宏大視角,以大開大闔、波瀾壯闊的氣度展示歷史事件的過程,而是關注歷史事件中的人,表現人在歷史進程中的主體作用,把社會時代變遷、歷史規律的印跡體現在人物的命運中,借助個體或群體的時代抉擇和命運起伏,揭示歷史發展的必然性。《解放》全景式地表現了中國人民解放戰爭“天翻地覆慨而慷”的歷史進程,以宏大的視角再現歷史時空,以400多個人物群像串起歷史脈絡,作品的歷史真實感、文獻還原感和厚重磅礡的史詩感渾然而生。《五星紅旗迎風飄揚》首次聚焦科技精英、知識精英們創造的“兩彈一星”奇跡,全方位刻畫了他們作為民族脊梁的生命狀態與報國情懷。其它如《沂蒙》、《解放大西南》、《紅色搖籃》、《保衛延安》、《永不消逝的電波》、《為了新中國前進》等作品也在不同方面實現了開拓創新。

  本屆入圍的作品中有一些開始超越傳統題材的拘囿,在捕捉新題材上進行了有益的探索和嘗試。如《我是特種兵》第一次在熒屏上揭秘了中國特種兵群體的酸甜苦辣,生動展示了新世紀年輕一代在軍營中百煉成鋼、拼搏向上的昂揚風貌,形象詮釋了生命意義與忠誠責任的時代內涵﹔《中國遠征軍》則通過十次不同戰役的不同再現方式,掀開了鮮為人知的抗戰史冊。工業題材中,《我們的八十年代》通過刻畫工廠裡一群充滿師徒情、工友情、同志情的年輕人,再現了那個難忘的充滿理想主義、集體主義與真誠奮斗情懷的80年代。

  多樣化的熒屏形象

  電視劇藝術是運用現代視聽手段講故事的藝術,更是通過故事刻畫人物、解讀精神、感悟生活的藝術。本屆參評的佳作,有不少在敘事結構上環環相扣,緊張曲折,不管其戲劇性沖突與懸念演繹的方式如何,都注重情節路線的邏輯性,注重故事細節的推敲,注重把握人物際遇的偶然性與必然性關系,以及人物命運發展與時代走向的內在聯系,從而提高電視劇敘事的吸引力與感染力。 

  比如,《毛岸英》一劇就著力在人物成長過程、人物心理軌跡與人物習慣、性格的內在規律之間進行藝術形象的再創造,展現了偉人之子精神魅力的合理性、真實性與歷史感。再比如《沂蒙》中穿著緬襠褲的山村大嫂,《兵峰》中平時沉默不語、執行任務卻果敢出色的士兵,《家常菜》裡的倒插門廚子女婿,《人間正道是滄桑》中熔鑄多位領袖精神氣質於一身的瞿恩,《大秦帝國》裡特立獨行、為延續新法無懼酷刑的商鞅,《鋼鐵年代》中陽剛氣十足的尚鐵龍,《黎明之前》裡外冷內熱、為信仰不惜一切的劉新杰,《師傅》中正直自信、堅韌豁達的老鐵等等,這一系列的熒屏人物都給觀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讓電視劇藝術形象的親和力和感染力進一步加強。此外,現代技術手段在增強畫面觀賞性、營造特定氛圍和逼真效果上,為電視劇藝術質量的提高增色不少。本屆入圍作品就總體而言,制作水平無論在美術的考究、燈光的布局,還是在攝像構圖的手段、虛擬技術的植入以及音樂配合的匠心等方面,也都表現出明顯的進步。

  日常人生的個性化探索

  本屆參評作品在把握生活、貼近時代、關注民生的深度和廣度上不斷推進,在突破類型化模式、改變敘事策略、探尋人物塑造新路徑上不斷開拓,從不同側面投射出了中國電視劇審美創新的最新動向。比如中國的家庭倫理劇近年來逐漸成為一種類型劇,它作為一種類型的延展與突破也構成了電視劇發展的重要熱點,本屆參評的《媳婦的美好時代》、《家常菜》、《幸福來敲門》、《老大的幸福》、《老馬家的幸福往事》等熱播劇則分別在創作模式、敘事策略、藝術風格、人物塑造上對家庭倫理劇進行了個性化的探索。在對時代審美主題詞的探尋上,這些電視劇不約而同地將“幸福”作為關鍵詞,從不同視角解讀“幸福”的多種含義,以親情、愛情、友情的中國式表達撫慰社會轉型期帶來的心靈陣痛﹔在敘事策略上,這類電視劇大都從家長裡短的細微處切入,善於將社會關注的話題融入日常生活裡去,以矛盾沖突推進情節的發展,最終傳遞出溫暖、和諧、積極向上的主題意蘊﹔在人物塑造上,平凡、真實、生活是這類電視劇藝術形象的共同追求,劇中婆媳、夫妻、兩代人之間的誤解、沖突、磨合、溝通,恰恰是現實生活中很多普通中國人正在經歷的事情。這裡,創作者並沒有將人物塑造簡單化、平面化,也沒有在思想覺悟上刻意拔高,而是將其放在復雜的社會關系、多元交織的情感倫理糾葛中,跟隨生活的脈動去探尋人生的真諦,這樣的人物既親切生動又真實感人,很容易贏得當下觀眾的共鳴。

  精神價值的彰顯與弘揚

  成功的電視劇創作不僅要善於描繪時代的精神圖譜,捕捉大眾心聲,更要注重用生動的藝術形象去承載思想,以思想性深化藝術內涵。這就要求我們的電視劇在開掘現實社會的深度與廣度的過程中,去發現精神之美麗,用正確的價值觀、歷史觀、人生觀給人以積極向上的精神引領。本屆參評的作品大都貫穿著真、善、美的創作理念,熱情謳歌人的美好情感,著力彰顯崇高的道德情操和人格訴求,在反映時代發展方向、體現社會進步要求的同時,弘揚了社會正氣和民族品格,體現了藝術家可貴的社會擔當精神。

  比如當代軍旅題材的《兵峰》、《我是特種兵》、《一路格桑花》等劇,注重刻畫和平年代軍人“缺氧不缺精神”的堅守,在小我與大我的抉擇中,歌頌了新歷史條件下愛國主義、英雄主義的崇高精神品質,激發了當代青年人對信仰與理想的深刻認識與向往。都市情感題材的《我的青春誰做主》既延續了《奮斗》中亮麗的青春色彩和時尚風格,又突破了《奮斗》中狹隘的情感糾葛,將筆觸伸向更為廣闊的時代背景,不回避糾結和殘酷,又體現出積極達觀的生活態度,讓觀眾見証了劇中主人公抉擇中的成長,糾結中的勇敢與成熟。《老大的幸福》通過展現傅氏五兄妹對“幸福”內涵的不同理解與不同的追求方式,倡導了以傅老大為代表的幸福觀,那就是腳踏實地、努力工作、善待他人,以達到心靈之和諧。農村題材的《金色農家》以扎實的生活積累為基礎,通過村官靳誠與農大教授金谷攜手帶領村民經歷三年坎坷,走出了一條發展生態農業的成功之路的故事,前瞻性地提出了生態農業的概念,呼吁全社會都來關注、支持生態農業建設,構建人與自然的和諧環境。

  第二十八屆飛天獎成功入圍的電視劇再次啟示我們:時代的進步、藝術觀念的更替、觀眾審美趣味的轉變為電視劇創作帶來了新的機遇和挑戰。隻有不斷適應廣大觀眾審美心理與文化需求的變化,扎根生活沃土,堅守文化品格,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推陳出新,把故事講好,把人物立起來,才能保持電視劇的藝術生命力,才能創作出無愧於時代、無愧於人民的精品力作。 




ceshi
(責任編輯:趙光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