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記者調查:北京打車難,究竟難在哪兒--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乘客出行受困  司機有苦難言  黑車屢禁不止 

人民日報記者調查:北京打車難,究竟難在哪兒

李  瀟

2011年09月13日00:00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北京西站客流高峰期排隊等出租的乘客。
  李 瀟攝

  北京八通線梨園站外“趴活兒”的黑車司機向路人招攬生意。
  李 瀟攝

  在北京,打車難成為市民反映越來越強烈的問題。但從出租車的數量看,北京已經不少了。根據北京市統計局2010年公布的數據,截至2008年底,北京客運出租汽車營運車輛已達66646輛,而據出租車司機給出的信息,這個數字可能已超7萬。比較而言,上海的常住人口雖然超過北京,但出租車數卻隻有5萬輛左右。北京有這麼多的出租車,打車難的問題究竟出在哪裡?近日,我就此問題做了些調查。

  什麼時候打車難

  “這都足足等了有20多分鐘了,一輛空車都沒有!”9月2日傍晚,下班后在朝陽北路附近打車的張女士滿臉焦急,“平時下班都坐地鐵,實在有急事打車卻又打不著!”這樣在早晚上下班高峰期打不到車的情況由來已久,絕不鮮見。

  在北京8月份連綿的幾場大雨之后,雨天打車難問題也突顯出來。“有一次在西單等車,正是雨天,等了半個小時都打不到車,后來我隻好坐地鐵到平安裡,又等了一個小時,這才趕上一輛空車。”就讀於中央財經大學的劉同學感嘆道。

  而以北京西站為代表的北京各個火車站,也是北京市最令人頭痛的打車“難點”。為了了解西站打車究竟有多難,我於9月4日來到了北京西站的出租車調度站。下午5時左右,出租車調度站排隊的人逐漸多了起來,呈蛇形的四欄排隊隔離帶很快就排滿了人,估計有800人左右。我從隊伍末端排起,等到坐上車的時候,已過了大約45分鐘。候車的地下一層大廳正在裝修,空氣中彌漫著裝修氣味,在這樣的環境中等待幾十分鐘,乘客的感受可想而知。據西站代班出租車調度員安先生說,前段時間調度站裝修時,等一個半小時的情況也不鮮見。早上7時到9時30分是打車最難的一段時間,有時“有1000多人排隊”。正等車的天津的王女士表示:“等10到15分鐘還可以接受,但是要等一個小時確實太不方便了,我是因為帶著老人才會在這兒等出租車。”與她一樣,許多外地乘客由於人生地不熟或者帶著老人、孩子和很多行李才選擇出租車,認為它方便快捷,誰知在這兒打車毫無“快捷”可言。

  為什麼難打車 

  關於北京打車難的問題,北京的出租車司機自有其看法。

  對於早晚高峰打不到車的原因,龍慶峽出租公司的潘師傅是這樣看的:“北京的出租車足夠用,打不著車主要還是因為堵車。一到早晚高峰上下班的時候,路上就特別堵,空駛車輛根本過不來,乘客著急下車又下不了。不堵的時候十分鐘能到的,堵了就得半個小時,可不是打不著車麼。”這種說法還是有道理的。早晚高峰乘客打不到出租車與出租車總量並無直接關系,一旦道路不通,再多的空車也到不了需要它們的地方。乘客面對上下班打不到車的情況,往往抱怨“車不夠”,但解決這類“打車難”問題,增加車輛反而會給道路再“添堵”,“開源”並非好方法,對車輛“節流”或加強交通管理似乎才能除掉打車難的病根。

  今年8月底到10月中旬,是北京市交通運輸部門開展提升出租汽車服務質量集中整治行動的時段,這一行動的重要目的之一,就是解決市民反映的陰雨天氣打車難的問題。其中,北京交通運輸部門提出要在“惡劣天氣保持良好車況,保持95%以上的出車率”。但我和一些司機師傅聊天了解到,大部分司機都覺得這個要求令人無奈。北方創業出租公司的劉師傅說:“95%出車率怎麼保証啊。如果有積水,就算出車也動不了。雨大了根本看不清路,水深的地方也沒法過。車稍微蹭一下就得賠好幾百元,一天都白跑了,若蹭著好車好幾天的錢都得賠進去。”司機們訴苦說,出租車司機每月單班的份兒錢都要交4000多元,還要承擔油錢,再加上雨天行車風險造成的損失,換成誰都不願意在惡劣天氣出車。因此,如果不能解決惡劣天氣行車的風險賠付問題,或者給予司機一些行車補貼,惡劣天氣的出車率恐怕無從保証。

  而對於在火車站難打車的問題,幾位出租車司機也都坦言自己不願進西站。“火車站外邊不能拉客,叫‘私攬’,被交管局逮住就罰2000元。進去排著,火車不來,出租車都要在裡邊堵著,誰願意在裡邊扎著呀。”司機潘師傅說。除此之外,司機去火車站排隊還要交至少一元錢的停車費,司機上西站也有“形象問題”的顧慮,交管局甚至因為“車身不淨”等原因對司機進行罰款,一罰就是200元。除了出租車不願來,火車提速和動車增加帶來的客流量增加也是西站難打車的一個原因。調度員安先生說:“一般動車乘客打車的比較多,現在動車越來越多了,動車增加了但是出租車卻沒增多,當然不好打車了。”但火車站之所以打不到車,恐怕主要還是因為西站等站點不但對出租車排隊接客沒有任何優惠,反過來卻還要收錢,高峰時段自然沒人願意進站拉客。

  黑車為何禁而不止

  面對打車難,也有很多市民選擇了打黑車。黑車是城市的一塊心病,對乘客來說卻不一定。

  “通州這邊,(出行)全靠黑車。”這是住在八通線梨園站附近的歐陽先生的切身感受,“這邊的黑車一直很多,我下了地鐵經常打黑車回家。”北京的黑車不僅出沒在通州這類市郊地帶,在望京、回龍觀等新興住宅區附近也都能見到,幾乎出了五環,出租車就很少了,除公交外,佔據交通運輸主要市場的就是黑車了。為了調查北京“黑出租”的狀況,我來到市民反映黑車泛濫最嚴重的通州梨園站附近。

  從梨園站一出來,就有很多三輪車搶著問“去哪兒”,再走一段,到了車站與道路相接的地方,路兩邊停著十幾輛黑車,隻要有人從這裡經過,攬客的吆喝聲就此起彼伏。就在這條小路的末端,立著一塊寫有“拒絕黑車,珍愛生命”的警示牌,警示牌下面就停著幾輛黑車。與料想的情況不同,這裡的居民似乎並不恐懼黑車,有些乘客甚至還很願意乘坐黑車。歐陽先生直言:“一般坐黑車都是去我知道的地方,很少會亂要價。”同樣住在附近的季女士也坦言:“偶爾會坐黑車,但是晚上從來不坐。黑車一般都不會亂要價,因為這邊的車很多,如果要價太貴就坐別人的。”

  我從梨園站乘坐一輛黑車去中國傳媒大學,看到路過的城鐵站口都有幾輛黑出租和三輪車,卻幾乎看不到正規出租車。我問開車人在這邊開黑車的月收入,該司機說:“有好多職業干這個的,早上7時就出來了,拉到晚上11時多,一個月能掙五六千元吧。這邊外來人口也多,來京也沒得干,他們就靠這個掙錢。關鍵還是有市場,要是大家都不坐這車,也就不會有這麼多黑車了。”

  看來,通州黑車橫行已成常態。如果要徹底治理黑車,就必然會使附近的居民出行不便﹔如果不治理,那麼這些沒有正規運輸資質的外來人口搞客運,始終是城市的一種不安全因素。正規出租車不願意來這裡,而市民又確實有這個需求,“黑出租”的治理似乎面臨著兩難,所以就連黑車司機也認為,“整頓”行動不過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這裡的“黑出租”似乎已經形成獨有的運營方式,漫天要價的情況少,很多乘客甚至和相熟的司機建立了良好的關系,長期乘坐。

  與通州情況不同的是,在北京西站這類外來人口比較多的地點,黑車的確很“黑”,漫天要價,從西站到北京站竟要100元的高價,到六裡橋長途汽車站要價180元。聽出租車司機說,這樣的價格是正常打車價格的3倍都不止。有的黑車甚至不和乘客事先商量價錢,等乘客下車時再漫天要價。

  不可否認,北京打車難和城市的快速擴張密切相關,無論堵車造成的運力下降還是郊區黑車泛濫,都與城市快速發展、市民乘車需求得不到滿足有關。城市的問題,歸根到底還是人的問題,打車難背后牽動著各方的利益與需求。市民的需求如何滿足?出租車司機的權益如何保障?這都是“打車難”現象背后難解且待解的大問題。




ceshi
(責任編輯:趙光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