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康線上的看守工(走基層·探訪熟悉的陌生人)--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走近鐵路“帳篷小站” 

西康線上的看守工(走基層·探訪熟悉的陌生人)

記者 楊彥攝影報道

2011年10月21日00:00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看守工尹登位在鐵路邊上准備接車。

  “134看守點,客車4908次接近。”

  “客車4908次,134看守點正常通過。”

  “明白!”

  10月17日上午10時20分,西安鐵路局安康工務段西康線K134+786看守點看守工馬武強,與即將通過此路段的列車司機用聯控電台相互提醒行車安全。兩分鐘后,4908次客車呼嘯而過……

  馬武強工作的地點位於西康線古道嶺隧道南出口梅花店大橋下的一頂帳篷內。帳篷大門朝著隧道洞口以及陡峭的山嶺。走進帳篷,左手邊兩張簡陋的桌上安裝著電話機和聯控電台,篷布上張貼著“西安鐵路局防洪巡守作業指導書(防洪I級)”。右手邊一張鐵架床上,放著電磁爐、電飯煲,兩根大蔥、一棵白菜、幾個土豆,壁上挂著炒菜鍋和菜勺。因為幾天前剛剛下過一場大雨,帳篷內的地面上還殘留著明顯的水跡。盡管外面陽光明媚,暖意融融,但待在帳篷裡不到半個小時,我的雙腿就有了涼颼颼的感覺。

  大橋之上,隧道洞口50米外,一座1平方米大小的藍色微型板房搭建在避車台上。當列車通過時,看守工尹登位筆直地站在板房外,面向列車,右手握著對講機,左手舉著攏起的黃色信號旗,直到最后一節車廂從他面前駛過。每一天,當每一列火車即將通過該路段時,尹登位和兩名工友都要輪流在大橋上巡查,做好記錄,並將情況通過對講機聯系到橋下的看守工,再由橋下看守工通過聯控電台告知火車司機。

  微型板房內,一張竹椅幾乎佔去了近一半的面積,竹椅旁,緊貼著板壁的地面上,擱置著捆綁好的十幾根竹竿,上面放著一個電飯鍋、一件軍大衣和一個工具包。工具包內,除了信號燈、信號火炬、響墩等設備外,我還找到了一盒已經用過7片的蛇藥片。“抹在身上可以防蛇、防虫。”尹登位告訴我。

  說話間,尹登位接到通知,下一列火車即將迎面駛來。“嗚……”火車的鳴笛聲震耳欲聾,車輪輾過鋼軌的聲音十分刺耳,風刮得小棚子不停搖擺,腳下的橋面也晃動起來。我趕緊坐下,並將竹椅的扶手緊緊抓住,內心忐忑不安,板房外的尹登位卻紋絲不動地站立,保持應有的姿勢。

  “平均每天通過這兒的火車有74趟,后半夜最多。”尹登位告訴我,去年6至7月,古道嶺隧道上方的筆直山崖曾經發生過3次落石,其中一次還將鋼軌砸毀,所幸被巡查人員發現才避免了一場災難。由此,帳篷看守點正式設立。

  “看守工的任務看似簡單,但責任卻十分重大。因為山體陡峭、危石活動情況不明,隨時有發生落石的可能,所以眼不離山,耳不離軌就是他們的工作狀態。”安康工務段副段長徐栓斌說,“看守點24小時不准離人。他們吃喝都在帳篷裡。”。

  橋下看守點除馬武強外,還有王國喜和申利國兩人。每人連續上10天班后輪休5天,每天上班12小時,從早7點至晚7點或晚7點到早7點。“白班還好,夜班有時特別困,就隻能來回走一走。”馬武強說。

  下午1點,睡了一覺的王國喜開始做午飯。同行的鐵路局同志捎來了些肉和蔬菜,王國喜做了道青筍炒肉和西紅柿雞蛋湯,算是打了回牙祭。“這裡偏僻得很,買糧買菜很不方便。我們又走不開,平時都是簡單對付一下。”王國喜說。

  吃過飯,王國喜帶記者來到屋外的菜地裡,“你看,這些辣椒、青蒜、小白菜,都是我們種下的。”“你覺得這樣的生活枯燥嗎?”我問他。“枯燥。可是鐵路安全最重要。”他回答,“我一年隻能利用年休假和探親假回家兩次﹔平時遇到輪休,也隻能回工區看看電視,和工友們聚一聚、聊一聊。”

  “去年底,西安鐵路局投資90多萬元安裝了近1萬平方米的主、被動網。主動網將危石緊緊包裹在山崖上,一旦發生落石,被動網還能起到攔截作用,大大降低了山體落石侵入鐵路的概率,過段時間這個‘帳篷小站’有可能被撤掉。但看守工們會從這個點轉移到別的點上去,他們還需要繼續堅守。正因為有了一個又一個點的堅守,才確保了鐵路大動脈的安全暢通。”安康工務段黨委書記彭有輝說。




ceshi
 
(責任編輯:趙光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