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証海上絲綢之路--記者揭開東南亞沉船蘊藏的寶藏與故事--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見証海上絲綢之路--記者揭開東南亞沉船蘊藏的寶藏與故事

本報駐泰國記者  丁  剛

2011年12月07日00:00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公元9世紀的阿拉伯帆船模型。
  本報記者 丁剛攝

  “黑石”號文物展覽最為震撼的展品之一“勿裡洞壺”,高逾1米,壺身刻有菱形帶花葉紋樣。可能為河南鞏縣窯所制(約公元825—850年)。
  本報記者 丁剛攝

  出自“黑石”號的瓷碗上寫有“湖南道草市石諸孟子有明樊家記”,系長沙窯所制(約公元820—850年)。
  本報記者 丁剛攝

  出自“黑石”號上的銅鏡,約在公元759年制造,被稱為“江心鏡”。
  本報記者 丁剛攝

  11月15日,“大海的方向——華光礁Ⅰ號沉船特展”在海南省博物館展出,引發了公眾對海底文物的濃厚興趣。中國南海海域與地中海、加勒比海並稱世界“三大沉船墳墓”,這裡蘊藏著無數的寶藏和故事。然而,近年來南海海域盜寶式的非法打撈卻給文物保護帶來了新的難題。

  

  一個又一個中國與世界聯系的秘密——

  傳遞豐富歷史信息

  走進坐落在濱海灣的新加坡藝術科學博物館,看到來自海底沉船的唐朝金杯,令人感嘆工藝精美的同時,也情不自禁地猜想起它背后藏著什麼動人的故事。在東南亞諸國的國家博物館裡,那些從海洋深處打撈出的中國文物,不斷地增加著“鎮館之寶”的分量,也不斷地填充著中國歷史和世界歷史,以及中外交往史的“空白點”。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調查表明,水下隱藏著豐富的文化遺產,主要為古老沉船的殘骸,全世界大約散落著300萬艘未被發現的沉船。而中國南海海域與地中海、加勒比海並稱世界“三大沉船墳墓”。中國水下考古中心曾作出推測:南海古沉船不少於2000艘,現在已經掌握了200多艘沉船的信息。

  近年來,隨著深海沉船打撈技術的進步,南海及其周邊海域的沉船打撈更是屢有驚人發現,大批從這一海域出水的文物,揭開了一個又一個中國與世界聯系的秘密。本報記者在泰國曼谷大學東南亞陶瓷博物館查到的數據表明,在東南亞國家正式登記的已打撈出沉船的地點截至目前共有118處,大多為上世紀80年代以來所發現。其中以菲律賓最多,為41處,印度尼西亞27處,泰國23處,馬來西亞17處,越南10處。這118處地點所打撈上來的沉船,足以組成一支龐大的多國艦隊,從歷史深處緩緩駛來。其中有來自中國的,也有來自歐洲、西亞地區的,而所有沉船都裝載了中國的精美陶瓷和金屬器皿,有的甚至還裝有瓜子和茶葉。

  本報記者在半年的時間裡,先后在新加坡、菲律賓的馬尼拉和馬來西亞的吉隆坡參觀過三個大型沉船打撈文物展,並採訪了展覽主辦方和一些專家。

  在新加坡藝術科學博物館,自今年2月開始到10月結束的“下西洋:唐代沉船珍寶”展覽,展出了1998年在印尼海域打撈的沉船上的450件稀世珍寶,幾乎全是“中國制造”。展覽的簡介說,這艘公元9世紀的阿拉伯商船的出水文物共有6萬多件,系首次最大數量的集中展出,也是全球巡回展的第一站。

  在吉隆坡的馬來西亞國家博物館,不久前剛剛謝幕的“神奇的沉船寶藏”展覽,展出了近年來打撈的13艘沉船上的240件文物,這些沉船最早的是公元10世紀,最晚的是19世紀,船上所載物品大部分為中國瓷器。

  在馬尼拉的菲律賓國家博物館,沉船“聖地亞哥”打撈文物展已成該館固定的展出。這艘在1590年由中國人設計、菲律賓人建造的商船,后改裝為西班牙殖民者的戰艦。考古人員從1991年開始打撈,發現了3萬多件陶瓷器皿,其中有數千件為“中國制造”,還有來自越南、緬甸、泰國等國的陶器。

  深海沉船蘊藏著極其豐富的歷史信息。新加坡亞洲文明博物館的研究人員譚海迪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說,從研究者的角度看,出水文物的金錢價值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它傳遞出的歷史信息。比如,在新加坡展出的公元9世紀的“黑石”號及其船上打撈出的大量珍貴文物,可以為研究中國、東南亞和世界史的專家提供大量實証。全球多國學者已經通過對“黑石”號上文物的研究分析,在有關經濟史、貿易史、造船史、陶瓷制造史和藝術交流史等諸多領域有了新的發現。

  記者在馬來西亞國家博物館的沉船文物展中看到,2003年4月馬來西亞在婆羅洲附近海域打撈出的一艘商船年代久遠,船上所載物品証實,該船大約為公元960年到1126年間制造,載有303件陶瓷器、250公斤陶瓷和數十件銅器。起先,考古人員未能確定這艘沉船是哪國制造,但有關專家對隨打撈物品一起出水的一些木材碎片的樣本作了分析,大致確定該船建造所用木材系生長於溫帶地區的樹木,由此確定為“中國制造”。該館的解說員告訴本報記者,如果對此船建造材料的進一步分析能夠確認是中國所造,無疑會對中國造船史的研究產生一定影響。

  美國學者約翰·蓋伊和中國學者王麗明在對“黑石”號沉船的研究中發現,“黑石”號的瓷器上印制的大量生動的藝術圖紋,印証了公元9世紀這一時期中國與波斯灣之間活躍的文化交流。船上的陶瓷燒造於中國各窯口,器物上的裝飾與圖紋具有明顯的伊斯蘭元素,是以伊斯蘭工藝品為模板,為迎合伊斯蘭市場而設計制作的。這些圖紋被復制於陶瓷上,又出口到波斯灣,完成了藝術制作上的一個有趣的循環,成為當時中國對外文化交流的真實寫照。

  記者在曼谷大學的採訪中還了解到,“明斷檔”(又稱“明空白”,The Ming Gap)也是一個有趣的研究課題,其意思是指在東南亞諸國迄今打撈出的沉船文物中,極少見中國明朝早期的青花瓷。多年來一直在曼谷大學從事陶瓷考古研究的美國專家羅克斯安娜·馬烏德·布朗在其新書《“明斷檔”與東南亞沉船瓷器》中,對這一現象做了深入分析。她認為,一方面這是因為明洪武(1368—1398)初年一度實行“海禁”,進口青料就斷了來路﹔另一方面,恰恰因為“明斷檔”,越南、泰國等東南亞國家的陶瓷業在這一時期有了很大發展,在同期和之后的沉船上就發現了大量由越南、泰國等國制造的瓷器,這些瓷器部分採用了中國的工藝和圖案。羅克斯安娜的研究証明了中國與東南亞的貿易與產業發展早就有了融合與互動的關系。

  譚海迪還告訴本報記者,通過對沉船的研究,學者們可以確認這些商船的航行線路。正是通過對東南亞地區新近發現沉船的研究,一條從中國向歐洲、非洲伸展而出的海上絲綢之路才更加清晰。新加坡《聯合早報》不久前在一篇有關沉船打撈的報道中說,從中國過去20多年的水下考古及南海一帶的沉船出水來看,自五代以來,海上絲路貿易一直頻繁持續,而東南亞成為重要的轉換站。

  

  盜寶式打撈日益增多,引發文物保護擔憂——

  沉船打撈進入活躍期

  隨著技術手段的提升、沉船歷史檔案不斷解密以及研究的進展,南海及其附近海域的沉船打撈近年來開始進入一個活躍期。

  泰國曼谷大學的東南亞陶瓷博物館提供的資料表明,由官方主導的打撈只是其中很少一部分,大部分均為公司打撈,特別是來自歐美的水下考古公司和考古人員多年來已經進入了這一地區,搶佔了先機。這些歐美公司由於長年從事此項業務,大多裝備精良且擁有相當的專業技術,它們不惜花費巨資搜尋和打撈海底沉船,以獲取巨額利潤。目前,一些東南亞國家的政府也在加強與這些公司的合作。

  為了防止文物掠奪者對水下文物的搶掠和肆意破壞,保護沉沒在海洋中的文物,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於2001年通過了《保護水下文化遺產公約》,該公約在2009年1月生效。中國參與了公約的起草。《公約》主要基於四項原則:保護水下遺產的責任﹔水下文化遺產應保留在原來的位置﹔禁止以商業為目的開發活動﹔各國合作保護此類遺產、加強水下考古培訓並提高保護水下遺產的意識。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專家告訴記者,由於南海及附近海域相當復雜,而菲律賓、印尼、越南等國又採取了與外國打撈者合作,或對外國打撈者開放的政策,缺少對海洋沉船打撈活動的有效管理,特別是在沉船發現后無力採取保護措施,一些國際海底探寶者借機將打撈范圍延伸到了中國海域,再加上東南亞一些國家的海關對文物走私查禁不嚴,致使盜寶式的非法打撈在這一海域越來越猖獗。有些打撈者為獲取寶藏,甚至採取水下爆破等極端手段,對沉船發現地和文物造成嚴重破壞。一些出於商業目的的打撈也因而卷入了爭議之中,並遭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批評。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去年曾對印度尼西亞拍賣一艘沉船的文物提出批評。這艘沉船是一家私人勘探公司在2004年從爪哇島北部的井裡汶附近水域打撈出來的,發現的文物表明這是一艘公元10世紀時的大型商船。從該船發掘出的物品中包括中國陶瓷、宗教器物、珠寶、金幣和餐具等,具有極高的歷史研究價值。2007年,教科文組織派專家組查看了這批文物的儲存地,發現了不少問題,並就此向印尼政府提議應更妥善保護這批文物。教科文組織還建議印尼政府不要拍賣,而將這些文物陳列到博物館中,因為“有著如此歷史和考古價值的文物流散,無法服務於科學界和公眾,的確令人惋惜。古跡被挖掘之后,文物一旦流失,就根本不可能再回歸”。此次拍賣最后以流拍告終。

  新加坡所擁有“黑石”號沉船文物展覽也遇到了同樣的麻煩。據記者了解,這批珍貴文物的全球巡回展的第二站是美國。美國史密森學會所屬的薩克勒博物館原打算明年年初隆重推出。但今年4月,一些美國學者致信史密森學會,認為這艘沉船的打撈是一次破壞性的商業打撈,而不是系統性的考古發掘,可能會導致無法查尋有關船員和貨物的重要信息,打撈不符合《保護水下文化遺產公約》。

  美國史密森學會前主席麥克考米克·艾達姆斯在信中寫道,舉辦這一展覽將嚴重損壞史密森學會的地位和榮譽。《紐約時報》當時的報道稱,多家博物館、考古和歷史研究機構也要求史密森學會改變展覽計劃,“如果史密森學會這樣做,那就意味著違反了它所堅持的職業道德,變相地支持了對重要文物的掠奪性開發”。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出於對海盜式和商業打撈蔓延的擔心,才協同各方制定了保護水下文化遺產的國際公約。但是,有很多國家並沒有在這份公約上簽字,它們因此也沒有履行這一公約的義務。打撈“黑石”號的印度尼西亞就是一個未簽署國。

  新加坡有關專家告訴本報記者,實際上,印尼政府在得知發現這艘沉船的消息后,立刻下令海底探險公司開始全天候打撈,並派軍隊保護打撈現場,目的就是為了防止打撈時間過長,造成文物被盜,破壞沉船的完整性。這是一種必要的、保護性的文物打撈措施。而讓沉船的文物到世界各地去展出,不僅會有利於更多觀眾了解這段歷史,也會有利於研究人員從中得到更多的歷史信息,揭開很多歷史之謎。但是,由於一些美國學者的反對,史密森學會已經推遲了這一展覽在美國的展期。

  

  一次千年前的“中國制造”集中展示——

  “黑石”號告訴我們什麼

  那是1998年的一個平常的日子,印度尼西亞蘇門答臘海域勿裡洞島的一些漁民,也像平常一樣潛水到海底去採集海參。那一片海域位於兩島之間,形狀有點像漏斗,海中蘊藏著豐富的魚類等資源,是當地人生存的“飯碗”。不過,這一次,漁民從一處大約有16米深的海底打撈上來的,除了海參,還有一個渾身長滿了海藻和珊瑚的陶罐。東南亞深海探寶有史以來最精彩的一幕就這樣悄然拉開了。

  聞訊趕來的是一家在印尼從事沉船文物打撈的德國公司。這家公司所雇的潛水員經調查發現,海中有一艘沉沒的古船,船上載有大量瓷器。這家德國公司立即展開打撈,同時還出資請印尼海軍對打撈海域提供保護。

  沉沒在海底的是一艘阿拉伯三角帆船,打撈出的珍貴文物約有6萬多件,90%以上為陶瓷物品,以湖南長沙窯的瓷器為主,還有河北邢窯白瓷、河南鞏縣(今鞏義市)的白釉綠彩瓷和浙江越窯的青瓷等,種類非常豐富。除了瓷器,另有30多件銅鏡、30件金銀器和18件銀錠等物。在船上發現的金杯,更是極為罕見的唐代珍貴金器,顯示了精美高超的工藝水平。美國《國家地理》雜志稱,這是一次千年前的“中國制造”的集中展示。

  在這艘名為“黑石”號的沉船上,最重要的發現就是大量長沙窯燒制的瓷碗,其中有一隻瓷碗上印有“寶歷二年七月十六日”(即公元826年)的印記。考古學家結合對其他器物的考証,確認沉船的年代為9世紀上半葉。也就是說,這艘阿拉伯商船在從中國裝載了大量的瓷器等物品后出發,在勿裡洞附近海域觸礁沉沒,已在海底沉睡了千余年之久。

  這一沉船的打撈被考古學家稱為20世紀末最重要、年代最久遠的深海考古發現之一。沉船系阿拉伯人在東非、阿拉伯、印度沿岸使用的雙桅或三桅三角帆船,証實了早期阿拉伯世界與中國之間的海上絲綢之路貿易。新加坡亞洲文明博物館的研究人員譚海迪告訴本報記者,“黑石”號最突出的意義,在於它証實了在中國與西亞之間確實存在一條古代海上絲綢之路。

  新加坡學者柯宗元也在傳給記者的研究論文中指出,此前有關海上絲綢之路的材料極少,大多只是傳說,要麼是出自歐洲早期的文字和口頭流傳,要麼是在印度的古典文學作品中被提及,或者是東南亞發現的石碑上有些許記載。“黑石”號的發現,是海上絲綢之路最可靠的証據,並將這一海上航行線路的開通推到了唐朝時期。

  沉船文物打撈出來后,從2002年開始,中國的幾家博物館曾先后向印尼方面提出了購買意向,當時印尼的開價高達4000萬美元,而且打撈方提出要買就必須整體購買,中國的博物館最終不得不放棄。隨后,新加坡聖淘沙公司於2005年籌資3200萬美元購得了這批貴重文物。據新加坡媒體報道,新加坡酒店業已故富商邱德拔的后人為此捐出巨款。購得的所有文物目前均為新加坡政府擁有。

  “黑石”號沉船文物的出水,引發出了許多神秘問題:為什麼“黑石”號會在遠離新加坡海峽和馬六甲海峽的勿裡洞島附近沉沒?按照通常海上絲綢之路的航行路線,商船應當繞過新加坡,穿越馬六甲海峽,但它卻向東南方向行駛了600余公裡。它是迷失了方向,還是被風浪吹得偏離了航線,或者是要去爪哇海的某個港口?

  船上發現的精致的金銀器皿在中國也十分罕見,有的甚至還成雙成對,究竟是中國人送的禮品呢,還是要運到阿拉伯國家的市場上去出售?為何船上的錢幣不多?船上的商人用什麼方式在中國結算?這艘船在哪裡裝上的最后一批貨物?商船將駛往何處?……船上的文物吸引了全球多個領域的研究者的興趣,也引發了人們對昨天和今天的中國在世界扮演角色的豐富聯想。美國《國家地理》雜志的文章中有這樣一段富有深刻含義的描述:“中國於2000多年前首次對世界展開貿易以來,它像蚌殼一樣時開時合。在唐代,蚌殼大開,且維持了數個世紀之久。一連串的發明——火藥、紙、印刷術、鑄鐵——讓中國步上了世界經濟強國之路。跟西方世界的貿易穩定成長,中國船員的角色也越來越居主導地位。” 




ceshi
 
(責任編輯:趙光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