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輿情“攪局者”調查:有錢好辦事--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網絡輿情“攪局者”調查:有錢好辦事

2011年12月09日05:55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編者按:


  做“加法”的網絡水軍,做“減法”的刪帖公司,加上新興的微博刷粉絲……不知道互聯網多元化業態的土壤還會滋養出怎樣豐富多彩的“奇花異草”?

  或許可以肯定的是,這些“奇花異草”是不折不扣的網絡輿論“攪局者”,與強調開放、平等、責任的互聯網精神格格不入。雖然它們也參與分享與互動,也曾不間斷地制造出一個個經典的網絡輿論案例,但它們負面的作用遠大於其正面建樹。

  A

  暗訪網絡公關公司——

  隻要給錢,有帖必刪!


  本報記者 石 暢

  為了聯系到刪帖公司,記者只是簡單地以“刪帖”為關鍵詞進行搜索,就得到了一系列的主題網站,從這些網站的顯著位置都能找到聯系QQ和24小時在線的電話。還能看到一些危機公關的課程、案例,讓你產生一種認知:如果此時你危機公關沒做好,不請他們把負面信息壓制住,最終會使得你遭受甚至無法挽回的損失。

  記者注冊了一個臨時QQ,以需要刪除網上負面信息的客戶的身份,同一家刪帖公司進行了接觸。

  刀之刃(記者):能幫著刪除一個新華網上的消息嗎?今天必須把這事辦了!錢不是問題!

  www.weiji110.com:新華網不能處理,有單再說。

  刀之刃:哪些網站上的你能處理呢?

  www.weiji110.com:貓扑、鳳凰、騰訊、天涯。

  記者到鳳凰網論壇找到一條負面小消息,佯裝是事件的中心人物,要求該公司提供公關服務協助刪帖。對方開出了1500元的價格。如果其他網站有相關消息的轉載,讓我自己打包把所有文章的鏈接附上。“刪得地方多,可以開個優惠價”。

  當記者深入詢問他們是如何刪帖的,對方顯得異常謹慎,並沒有正面回答,再繼續沒聊幾句,對方似乎有些惱火,把我QQ號從好友中刪除了。

  為了調查清楚網絡黑公關是如何運作的,記者又拿起電話,撥通了另一家網絡公關公司的24小時熱線,自稱是一家酒店老板,要刪除幾個門戶網站近日對自己的負面報道。

  接電話的張小姐提出要先看看鏈接再報價,還說並不是每一個網站都有關系,並不是每一個網站上的新聞都能刪掉,一般來講一個新聞的刪除需要提供2000元的辛苦費。進一步的交談得知,該網絡公關公司的老板是媒體從業人員,有一定的媒體圈的關系,而該網站的創立則是在他看到其中商機之后業余創辦的,而他現在仍在媒體圈工作。記者試圖套出來更多的信息,但一無所獲。

  張小姐還說,如果紙質媒體已經見報了,或者經過電視台、電台報道過的消息,因為有檔可查,且吸引了一定的社會關注,又或者轉載量極大,且不斷在被轉載,刪除消息也不具有可操作性。

  記者通過數例調查后發現,網絡公關公司能夠刪帖的媒體,因公司而異,刪帖公司也基本都是通過人際關系手段暗箱操作地進行刪帖,相應地,刪帖公司給予相關媒體的涉事人員一定的經濟報酬。

  B

  人氣背后的秘密——

  加V刷粉絲大行其道


  本報記者 石 暢

  中國的微博用戶已經超過了3億。然而其中多少是真實的網民,而又有多少是“僵尸粉”?微博網友“王鐵源”感慨到:“每次發微博,最先回復的總是他倆,一個是加粉絲的,一個是做廣告的!”

  記者在淘寶網搜索“微博”,僅在網絡推廣下的分類中就有1734件“寶貝”,有部分“寶貝”提供的業務是給微博加粉,給客戶增加觀眾數量,以顯示其人氣旺盛。1000粉絲要價從4元到10元不等。這些交易都是通過支付寶進行網上交易,也有要求直接打到對方卡裡的。記者隨意選取了一家網店進行調查,與店主通過QQ聊起來:

  刀之刃:認証多少錢?粉絲怎麼賣?

  新浪微博粉絲:認証是700,粉絲1萬30。

  刀之刃:認証,把自己寫成什麼樣子都能通過,是嗎?

  新浪微博粉絲:有的不行,看你要什麼樣的。

  刀之刃:你是和新浪那邊有聯系還是怎麼著?你怎麼能不需要申請材料、手續就加V呢?

  新浪微博粉絲:這就是我們需要給你操心的了,不然也不會收你錢。

  刀之刃:那價格最低多少呢?

  新浪微博粉絲:現在最低就700,沒優惠,我們就賺點回扣。

  加V認証、刷粉絲為何大行其道呢?經過記者的一番調查得知,擁有50萬粉絲的賬戶,轉發一條廣告信息的價碼是1000元﹔有100萬粉絲,轉一條廣告給2000元。

  需求和供給總是對應存在的。許多人便開始想著如何掙這筆錢。

  按照賣家要求,記者給出臨時新注冊的一個微博地址。10分鐘后,開始加粉了,記者親眼見到自己的微博粉絲逐步地增加,一個小時過去了,粉絲數量已經達到了3000多個。

  賣家究竟如何進行加粉操作的呢?原理其實很簡單,它首先需要注冊大量的郵箱。有了這些郵箱之后,就利用它們開始注冊微博。注冊成功之后,僵尸粉之間開始兩兩關注,達到100個粉絲左右,就結束,這一過程很快。這家公司的高明之處是,讓這些僵尸粉都有頭像和博文。賣家說,“我們團隊花了6個月搭建的平台,多少也得給點力啊。”

  新浪微博一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員表示,刷粉行為對於他們也造成了困擾,他們也是受害者。“刷粉肯定是不正當的行為,我們堅決反對。但是各種刷粉公司很多,技術越來越好,都使用動態IP,我們也很難控制。”針對於刷粉、認証公司給新浪付錢的事,他一口否定。“新浪微博的認証都是真實、免費的,任何收費認証,都是花冤枉錢。”

  C

  潛入水軍群——

  做加法的網絡水軍


  本報記者 李志偉

  “我手裡有個任務,你要能做就接,不能做也沒關系。”小黑如今常以這樣的開場白跟網友在QQ群裡“臨時會話”,合意則繼續聊,不中意再繼續挑。小黑在幾個水軍群裡待了多日,想找人去幾個流量大的網站發帖,“推廣”自己幾家網站上的鞋帽、家紡等產品,他所尋找的,就是“網絡水軍”。

  “網絡水軍”一詞如今在公眾眼裡已不陌生,通常指受雇於網絡公關公司、為他人發帖回帖造勢的網絡人員。

  小黑也曾找過某搜索引擎為他的網站“發帖”推廣,但苦於費用太高而作罷,而水軍則顯得性價比更合適。如果覓得一個合適人選,他會把任務發給對方,並商定價格、完成時限等。如將其產品的廣告發到“58同城”、“趕集網”這樣的信息集散類網站,一個帖子3毛錢,一天的任務量是100個。

  “我們要的就是網絡點擊率,其他的不管。”這樣的任務看似輕鬆,實際上也面臨一定的“風險”——“帖子要是被刪了,就不計費的。”

  此外,在網購平台為賣家刷好評或是在評選時刷票等,都是水軍業務范圍。

  目前在廣東一所大學讀書的小韓,管理著好幾個水軍QQ群,其中之一的刷票群就有百來號人。她會不定期地在“群共享”裡發布某軟件投票使用教程、打包的刷票軟件及一些任務要求等。

  一般而言,打開軟件后,填寫好小韓所給的統一的“工號”,然后補充自己的真實姓名和支付寶賬號等,就可以“開工”了。刷票任務一天隻能做一次,一次0.4元,每次集中做完后,小韓就會立馬結賬,並將付款成功的明細表公布在群裡。

  除了刷票這樣的固定任務外,還有一些不定時的如集中注冊網站、打碼等任務——這些業務大多是從她口中的“老板”處拿來的。據她說,如果把那些能比較固定地為她“發帖”、“刷票”的水軍算作她的團隊成員的話,那麼她能“統領”的水軍規模在1000人左右。還是學生的她,這項工作並不耗時,每月賺取千元左右的外快,“感覺還不錯”。

  當然,像水軍頭從水軍身上吸取的不是4毛錢那麼簡單,更大的還有上面的網絡公關公司等“老板”。於是形成一個“水軍——頭目——‘老板’”的利益鏈。處在利益鏈下端的,多是以兼職為主的普通水軍,他們已滲透到互聯網每個角落,如論壇、QQ群、微博等。

  據報道,業內人士估計,至少有50萬網民參與所謂的“網絡公關公司”的有償灌水,這條“黑色利益鏈”的年產值據不完全估算已超過2.38億元。如果說“賈君鵬事件”還只是熱鬧一下的炒作事件,去年10月蒙牛高管與一家公關公司被曝用網絡攻擊對手伊利則具有了“網絡黑社會”的性質。

  上月底,一項由加拿大維多利亞大學和北京大學研究人員共同發布的調研報告顯示,在中國,網絡水軍已經影響了互聯網信息的質量。報告稱,對於商家而言,網絡水軍可以控制他們要銷售的商品的公眾口碑。“如果一家公司聘請足夠多的網絡水軍,則可以形成一種他們想要的熱門趨勢。”大量的水軍虛假炒作等行為已引起政府的注意。今年6月,55家“網絡水軍”、“代理刷票”的“水軍網站”和“刷票公司”,經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核查后,被有關部門依法予以關閉。不過,記者在百度中搜“水軍”一詞,仍彈出了許多是自稱“網絡營銷”的網站。“水軍十萬”提供的仍是網絡投票、論壇推廣、注冊賬號等業務。其“響亮”的口號是:“世界萬變,唯我不變。十萬水軍,供您調遣。”



ceshi
 
(責任編輯:崔東)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