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子東:學者做電視要守本分--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許子東:學者做電視要守本分

2011年12月24日03:09    來源:《北京晨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提起許子東,人們可能會立即想起“鏘鏘三人行”中那個風趣睿智、“理性與野性”並存的常年哼哈二將之一。其實,許子東也是一位上世紀80年代就已成名的文學研究者與評論家,現任香港嶺南大學中文系教授兼系主任。教授許子東與“鏘鏘三人行”嘉賓許子東,在學界與媒體間“跨界”,而包含其多方面言論的《許子東講稿》本周由人民文學出版社推出,這是許子東著作在大陸首次結集出版。談及當代文學,身居香港的他,有由獨特視角引發的不俗觀點,談及學者上電視,他說道,一是守住學者的本分,二是做好公民的本分。

  網絡文學很像“鴛鴦蝴蝶”

  近年來純文學的邊緣化與新興文學板塊如網絡文學的興起與發展,一直是備受業界關注的話題。許子東對此也發現了一種復雜有趣、值得研究的現狀。許子東說,我們還是在概念上貶低流行與通俗文學,比如余秋雨的作品很流行,你要說他是流行作家,他一定不高興。他稱最近參與了中移動手機閱讀十大好書評獎,被“逼”去看盜墓和玄幻之類的小說,看得真是“暈”,但是你會發現,大多數老百姓通過電子媒介的閱讀,與所謂的純文學,完全不相關。這些新興的文學板塊很大量地填塞著廣大讀者的閱讀空間,而知識分子不聞不問,不當一回事。

  現在的網絡小說形態,在許子東看來,是用現代媒體的特點傳達某種舊文化,像電子版的“鴛鴦蝴蝶派”,呈現出新媒體舊文化的特點。比如表達思念因車禍死了的“小三”,歌頌一種“愛情”,觀點一點都不新鮮,只是個吸引人的題材而已。但它文字表達的方式會產生影響,微博、網絡形態的寫作時間久了,對閱讀、文字包括我們的閱讀形態,會產生不可估量的影響。

  純文學缺乏內在動力

  許子東認為,就傳統文學來說,余華、莫言、王安憶、蘇童等一代,一直是文壇的常青樹,之后的韓東、朱文、衛慧、棉棉直到郭敬明、韓寒,他們可以有不同的讀者,不同的銷量,但是作為當代文學史、文學現象研究,還是沒有超越那一代作家的影響。但當下的純文學,缺乏自身動力。那一代極有影響力的作家,他們有話語權,有出版權,幾乎寫什麼都有人出,其實可以寫出很深的東西,但很奇怪,作品還是令人覺得不盡滿意。而網絡小說卻有自身動力,因為有巨大的經濟效益。許子東稱,最近碰到一個作者叫千夫長,他寫了一部四千字的小說《城外》,稿費達到50萬,是講婚外戀的。但是主流媒體對這些沒有好好去梳理,新興板塊的創作,經過整理是可以上升到與傳統紙面創作同樣的水平。找出它的特點,對新一代大學生、年輕人來說,這種創作,未嘗不是一條出路。但它的危險是知識圈對它不屑一顧,進不了那個視野,就會轉化為一味地媚俗、追銷量,就進步不了。如果我們對它能夠很扎實地去評獎、閱讀、梳理,比如與大學中文系結合,它的文學水平、題材、對社會的挑戰性,都會有所進步。

  跨界要先看清楚界限

  對於學者來到公共空間比如上電視成為嘉賓發表言論,許子東稱,第一個條件是要先做好本分。要把兩件事情分開,你要追求你的職稱,你要在學術界追求你的位置,不要依靠你在外面的言論,不要享用外面說的話來增加你的學術成績。就是說,你隻講論文,不做電視,你的東西也要不錯。第二個條件,當你離開你的領域去發表言論,不是作為一個教授,甚至也不是作為一個知識分子,而只是盡公民的責任,我交稅了,比如足球,他們拿了資助了,我看球郁悶,我不能說一句話?“所以我想得非常清楚了,我一跨界就是公民,我隻盡公民的本分,所以還是本分。跨界最重要的是看清楚這條界,你先得承認這條界,界內和界外,兩個行業不一樣,他們有不同的行規,有不同的游戲規則,有不同的職業倫理和道德。這樣來處理的話,我就沒有什麼特別大的困難了。”
(責任編輯:王欲然)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