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入而立之年小品遭遇“中年危機”,出路何在?--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步入而立之年小品遭遇“中年危機”,出路何在?

2012年02月16日00:00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小品《打工奇遇》劇照。
  人民圖片

  趙本山小品《功夫》的漫畫像。
  人民圖片

  近30年來,小品這一藝術樣式為廣大觀眾所喜聞樂見,它不但造就了許多家喻戶曉的笑星,也推動了喜劇藝術的發展。然而,步入而立之年的小品似乎正在遭遇“中年危機”,“小品已衰落”、“創作乏善可陳”的議論不絕於耳。

  小品在今天受到何種困囿?小品的明天又從哪裡啟程?新時代、新觀眾賦予小品什麼樣的新機遇?本期“文化圓桌”,邀請三位小品的創作者與研究者,共話小品憂與思。

  ——編  者

  

  小品創作先解“三憂”

  崔  凱

  藝術創作不可急功近利。單純從“笑果”出發,以網絡笑話代替生活素材,缺少思想,小品就沒有滋味

  

  “小品是否已窮途末路”這一問題,成為公眾熱議的話題。不過,縱觀當下喜劇小品的發展態勢,總體上看不必悲觀,畢竟步入而立之年的喜劇小品已在大眾心裡扎下了根。在全國各地的群眾文化活動中,創演小品成為不可或缺的內容﹔在專業文藝團體送歡樂到基層的活動中,小品是主打節目﹔在商業演出中,喜劇小品是被經營者看好的賣點﹔在藝術院校的戲劇教學中,喜劇小品也是必不可少的內容。 

  然而,為何近年有關小品的批評和責難之聲不絕於耳?主要原因是小品在創作上步入了誤區, 與廣大觀眾的審美期待產生了很大距離。

  問題一,創作心態浮躁、思想膚淺和作品浮腫,無論怎樣借助於布景、服裝、道具和其他外部手段,都難以掩飾創作的蒼白與乏力。任何一種藝術創作都不可急功近利,脫離實際,缺少對現實生活的深刻體驗和提煉,僅靠模仿與克隆,依賴網絡笑話為生活素材,寫不出精品力作,滿足不了廣大觀眾的精神文化需求。單純從“笑果”出發,往往就缺少必要的思想內涵,缺少詩意、哲理和崇高,如此小品“品”不出滋味。

  問題二,創作模式有誤區。喜劇小品問世30年,還沒有形成專業的創作團隊,也沒有以表演小品為主的藝術團體,常常是晚會劇組成立后現網羅幾位作者(基本上是老幾位),通過想點子、侃路子、寫稿子、搭架子,然后進入審查,接著與觀眾見面。這種小品創作模式違背藝術創作的基本規律。什麼樣的寫作“高手”不用深入生活,也不用把作品拿到觀眾中去檢驗,而是寫出來就直接排練、上台演出就能獲得成功呢?沒有這樣的“高手”。    

  問題三,創作禁忌過多。喜劇的主要功能是抑惡揚善,通過諷刺與批評,讓人們在笑聲中與人性的弱點告別。然而,我們卻為喜劇小品創作人為設置了許多禁忌:各級領導干部不能批評,各種社會階層和行業也不能諷刺,寫農民有丑化農民之嫌,寫無業游民有傷害困難群體之虞。如此這般,喜劇小品為了避免對號入座,隻能回避矛盾,回避現實,遠離人民群眾普遍關心的社會熱點。

  小品已經成為一種文化現象,並為廣大群眾所喜聞樂見,我們有必要加強對喜劇文化和小品藝術規律和生態的探討,幫助喜劇小品走出創作困境。

  一是注重培養喜劇小品的創作隊伍,解決當前創作人才緊缺和青黃不接的問題。創作喜劇小品是一項艱苦的勞動,作者出力不小,獲益甚少,不如寫電視劇或其他文學作品來得實惠。可是,真正能寫出優秀小品的編劇,又不是隻會搞笑和使用語言包袱就可以勝任的——首先必須具備一定的文化自覺和社會擔當意識,有豐富的生活積累,接地氣,能真正了解人民群眾的思想感情,其次才是對創作技巧的掌握。把一些優秀的中青年編劇吸引到喜劇小品創作隊伍中來,是繁榮小品創作的關鍵。

  二是要加強喜劇小品的理論研究和美學建設。喜劇小品已走過了30年發展之路,但是小品的理論研究和美學建設滯后於藝術實踐,謾罵與嘲諷不屬於美學批評范疇,無助於小品的成熟與發展。尋求理論上的幫助和美學的引領,是提高喜劇小品創作水准的必由之路。

  三是營造適合喜劇小品發展的生態環境。小品是供人品味和品評的小型藝術樣式,不必讓它負載沉重,它隻能是為觀眾提供愉悅和欣賞,並像漫畫一樣針砭時弊,有內容深度。小品所塑造的喜劇人物,所刻畫的典型性格,或者所批評諷刺的不良現象,都是黑格爾說過的“這一個”原則,而不能代表哪個階層和社會群體,人們大可不必對號入座。

  觀眾的喜愛和需求決定小品的命運。我國文化大發展大繁榮將會為小品的創作、傳播和走向多樣化提供更加廣闊的發展空間,我們有理由期待,小品的明天會更好。

  (作者為中國曲藝家協會副主席,曾創作過《摔三弦》、《牛大叔提干》、《紅高粱模特隊》、《不差錢》等多部小品)

  

  惟有生活才是小品的“根”

  瞿弦和

  小品佳作如何煉成?作者豐富的生活底蘊,能及時反映生活,作品通俗易懂,能與觀眾產生互動是關鍵

  

  追溯小品的誕生和發展,繞不開舉辦20余年的中央電視台電視小品大賽。1987年,我有幸參加籌劃央視首屆小品大賽,當時討論確立小品規范時,我強調的是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理論體系中的“元素訓練”,以小品作為培養演員心理素質和想象力的訓練手段。

  首屆小品大賽評委雲集了戲劇界的專家,初步形成了小品編導演的評分標准,得到全國各地院團、院校的響應,電視小品初露鋒芒。

  在我十余次擔任小品大賽評委的經歷中,小品的評價標准常常是眾人關注的焦點之一——小品佳作當具備怎樣的藝術品質?這裡可以舉個例子來說明。有一年,解放軍藝術學院的小品《安全感》和濟南軍區前衛文工團的小品《洗澡》都是決賽中的佳作,評委給予前者的分數略高於后者。觀眾不解,要求評委解答。當時我這樣解釋:小品當提倡“小而精”,避免“大而全”。小品《洗澡》的兩位演員功底深厚,人物形象性格鮮明,有震撼力﹔但小品《安全感》則通過現實生活中鄰居之間的猜測、懷疑,反映人與人之間需要相互理解,戲劇情節的設置更為合理,以小見大,演員的表演因為貼近生活而自然親切。

  這個小品勝出的原因,可以說代表了小品佳作的“藝術共性”。時長隻有十幾分鐘的小品如何打磨成佳作?關鍵在於,作者是否有豐富的生活底蘊,小品的選材是否有生活的依據,能否及時反映生活,是否通俗易懂,並與觀眾產生互動。一句話,惟有生活才是小品的“根”。這一點,多年來廣受歡迎的小品佳作如《芙蓉樹下》、《懶漢相親》、《超生游擊隊》、《如此包裝》、《昨天今天明天》等,都是生動充分的証明。

  小品的走向,是人們關注的另一焦點。近年來,小品的形式多樣化是發展的趨勢,相繼出現了京劇小品、黃梅戲小品、音樂劇小品等等。這是一種嘗試,也是創作者可貴的努力,隻有不斷地探索和創新,才能保持小品的生命力。

  其實,小品創作不僅僅由一兩台電視晚會和比賽來體現,小品在基層、在群眾文化活動中是非常普及的,不少作品還有著相當高的水平。尤其是隨著電視深入家家戶戶,借助於春節晚會等各類電視晚會,小品在走向觀眾的過程中自身也在發生重構和變化——戲劇因素增加,社會意蘊擴大,形式技巧不斷豐富。與教學訓練小品、比賽小品相比,它有更廣大的觀眾群,更強烈的觀眾期待,更尖刻的大眾評審團,這在無形中要求它更巧妙、更流暢、更貼近生活。不論是哪一類的小品,隻要源於生活,高於生活,選准切入點,並給予人們以積極的啟示,為觀眾帶來歡樂或感動,就會使人回味無窮,從而擁有旺盛的生命力。

  (作者為中國戲劇家協會副主席,曾多次擔任央視電視小品大賽評委)

  

  “三新”催著小品變

  張  晨

  新媒體、新受眾、新期待,為當下小品的生存提出時代課題,創作者須探索新作品、新風格、新渠道

  

  隨著新媒體的出現,觀眾可選擇的文化消費品越來越多,但這並不意味著小品的受眾會越來越少,小品這種形式已經被廣大觀眾所喜愛,它的傳播平台越來越多。

  現在,即便是大型電視晚會和舞台比賽,對於小品傳播來說恐怕也只是一個方面。因為在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的時代,小品會在網絡上、手機上得到二次、三次傳播。隻要品質優秀,也許半年、一年后,小品受眾的絕對人數會遠遠多於電視和舞台傳播的受眾人數。在登上2012年央視春晚之前,“開心麻花”第一個廣為人知的小品是中央電視台電視小品大賽中獲獎的《落葉歸根》。比賽當晚就有觀眾將這個視頻傳到網絡上,隨后幾天就獲得了幾千萬的點擊量,不論傳播速度、受眾人數與反饋數量都遠遠多於電視受眾。

  不僅傳播平台在變,小品的受眾也在變。現在大多數小品反映的是60年代、70年代人的觀賞習慣,不少觀眾評價“開心麻花”小品的“新鮮”,正新在小品的創作者、創作思維、表演特點都帶有濃厚的80后色彩,讓許多放棄小品觀看習慣的年輕人對這項表演藝術產生興趣。

  平台與受眾的變化,自然帶來了創作上的新要求。

  近年,替代小品、相聲為觀眾提供笑料的主要表現為網絡上盛傳的各種“段子”。傳統小品的創作趕不上網絡段子的制造速度,特別是呈現在晚會上的小品,經過層層審查,給觀眾的刺激難免小於網絡段子。於是,許多小品創作者熱衷於用網絡段子制造笑點,以為這樣會更貼近觀眾,殊不知,觀眾看到的都是已經體驗過的笑點,原創性的弱化讓小品大大減效。這種現狀讓我們思考,並在實踐中形成了“一定不能拼湊網絡段子”的創作原則。由“開心麻花”原創的小品《今天的幸福》,沒有任何一個包袱照搬於網絡,反而創造出新的流行語。“不能拼湊網絡段子”,應該成為小品創作的原則。

  近來有人發出“小品已死”的感嘆,在我看來,隻要推出小品的舞台不消失,小品就不會消失﹔隻要喜愛小品的觀眾不消失,小品就不會消失。而小品創作者需要探討的是,如何改進小品的創作形式和表演形式。其實,創新和改變永遠離不開人才、特別是青年人才的支持。平民團隊“開心麻花”通過自己的努力走上電視熒屏,這件事若能鼓舞更多像我們一樣的青年人,特別是有才華、有理想的青年加入到小品的創作、演出中,吸引更多的青年觀眾觀看和關注小品,小品的發展會越來越好的。

  此外,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在傳統的電視平台之外,互聯網、手機乃至劇場都是小品可以探索的表演形式和渠道。小品的節奏、長度和風格,如何才能更適應互聯網、手機等新媒體的傳播特征,是否能在與劇場的融合中再次煥發生命力,值得我們進一步探討。

  (作者為民營戲劇公司“開心麻花”創始人) 



ceshi
 
(責任編輯:趙光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