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台文化紀實節目《回家》:電視人的文化擔當--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吉林台文化紀實節目《回家》:電視人的文化擔當

馮  晨

2012年02月17日00:00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巴 金

  余光中

  常香玉

  黃永玉

  吉林電視台大型文化紀實節目《回家》創辦10年來,通過480余位文化精英和社會各界中堅人物“回家”的故事,記錄時代的精神、民族的心路和文化的風採。《回家》因此受到廣大電視觀眾的喜愛,並先后18次獲得各類獎項。對提升熒屏文化品質,引領社會風尚,凝聚社會共識,《回家》作出了有益的嘗試。為此,我們刊登吉林省廣播電影電視局局長馮晨文章,介紹他們的經驗和心得。

  ——編  者  

   

  誕生

  源自傳播家國情懷的文化自覺

  當10年前中國電視熒屏出現“泛娛樂”、“偽民生”、“曝隱私”等媚俗、庸俗、低俗現象時,吉林電視台即以弘揚中華傳統文化為己任,選取了“回家”這樣一個命題。寄望通過“家”這個最小的社會細胞,以小襯大、見微知著,抒發家國情懷的至誠大愛,發出對人文之美的召喚與吶喊。

  《回家》節目以現當代中華民族的文化精英和社會各界中堅人物為拍攝對象,根據他們的職業特征、人生軌跡、心路歷程構建節目框架。關注人物具有人生烙印和文化意味的心靈家園,注重人物內心深處的情感釋放和思想靈魂的終極回歸。節目著眼於親情、友情、鄉情、愛情等人間真情,把個人的情感和民族的大情大義融合在一起。

  10年中,《回家》堅持以“打造電視精品,弘揚先進文化”為方向,拍攝了480余位人物,以滲透著電視人理性思考的影像,通過一個個人物、一幕幕場景、一段段故事,呈現文化名人、時代驕子、藝壇巨匠、學術大家們的“回家”之旅,尋找消逝了的“昨天”。而“昨天”是歷史的積澱,是思想得以馳騁的沃土。從特定時代下人的生存、思維和行為狀態出發,展現一個民族的集體行為和集體意識。這種以社會中堅人物“回家”的方式回顧歷史,既讓人物獲得某種和過去傳統的聯系,又讓一些歷久彌珍的價值在熒屏內外得以延續。

  文化是一個民族的血脈根基,是人類的精神家園。一個沒有文化的國家是沒有希望的,一個沒有文化精英的族群是可悲的。《回家》期許的是以一種崇高神聖的文化自覺,傳承和弘揚自己的文化,以敬畏之心對待那些經過歷史和人民檢驗的,構筑起中華民族文化大廈重要基礎的經典作品和優秀的文化精英群體,以文化自信與文化自強屹立於世界。10年中,中宣部、國家廣電總局先后三次對《回家》節目的運作進行調研,並向全國廣電系統推薦典型經驗。《回家》已經走上了傳播先進文化的發展之路,為構建和諧文化起到了示范作用。

  成功

  源自對中華優秀文化的自信

  一個好的電視節目品牌,不僅要具有穩定的品質、鮮明的特征、先進的核心理念、較大的影響力,而且應該超越電視文化良莠不齊的現實,表現出先進文化的特質,在促進人的全面發展、提高社會道德文化素質方面有所作為。《回家》的誕生恰恰源於這種自信。

  《回家》在眾多電視作品中另辟蹊徑地提出“家文化”的創意,它沒有空洞的說教,而是通過故事化的敘述,歌頌人間的親情、友情、鄉情和愛情。“回家”的母題,使得節目具有感染力和號召力,將積極美好的人文觀念潛移默化地傳遞給觀眾,從而有利於構建和諧社會的思想理念,在全社會營造出有利於人與人之間、人與社會之間形成和諧關系的人文環境。這是《回家》生命力頑強的根本原因。 

  在10年的摸索中,《回家》的創作者依據不同人物故事的線索,總結出幾十種敘事結構模式。無論對於生者還是逝者,作家還是畫家,健談的還是寡言的,《回家》都找到了適合每一類人物的結構方式。例如《回家》作品《焦波·俺爹俺娘》,就以攝影家焦波一次次的“回家—離家”的朴素敘事,展示了淳朴的人倫之美,而隨著生活紀實的突轉,爹與娘的生死離別則異峰突起地呈現出人間缺憾背后的質朴美。這樣,節目在“回家”行為的線索上截取了不同人物的情感點,由點及面,放大人物的生命軌跡,展現出人性的光彩。

  10年中,《回家》相繼拍攝了老一輩革命家賀龍、劉伯承,愛國人士霍英東、曾憲梓,海外華人陳香梅、楊雪蘭,作家茅盾、巴金、老舍、曹禺,畫家林風眠、李可染、黃永玉、丁聰,戲曲和電影表演藝術家常香玉、袁雪芬、張瑞芳、於洋、秦怡,台灣詩人余光中、席慕容等480余位人物,濃縮了時代的精神,當每個《回家》人物的生命故事慢慢展開,他的追求、他的成敗、他的得失也在這個時代的背景下顯現出其價值。當然,《回家》並不滿足於只是成為他們人生故事的記錄者,更願做歷史的發現者、研究者,努力為受眾勾勒出影像中的中國現當代文學史、美術史、音樂史、電影史、戲劇史……努力以鮮明的“中國特色、中國風格、中國氣派”,打造“中國電視文化紀錄片大系”。

  力量

  源自勇於擔當的文化自強

  隨著各種信息傳媒的高速發展,世界文化的不斷涌入與滲透,很多時候,國人對於一場好萊塢大片的津津樂道,遠勝於對中國自身文化現實的關注。“文化當自強”,隻有做好准備、付諸行動,尊重、了解、熱愛本民族優秀文化傳統,才會真正懂得珍惜、傳承和弘揚。

  基於這樣的自強信念,一群平均年齡30出頭的年輕人,遠離故鄉吉林,奔波在異鄉的路上,一走就是10年。10年來,他們全身心投入《回家》節目創作,每3人為一個小組,肩扛、手提著重達90公斤的設備,行程數百萬公裡,足跡遍布全國20余個省市自治區,拍攝了近8000小時的素材,完成了2000余萬字的節目文字量,制作播出了近500期節目。為了獲得最佳拍攝效果,他們曾經攀爬過紅旗渠陡峭的懸崖,趟過黃河將軍渡的激流險灘,在烈日炎炎的敦煌沙漠中跋涉,在荒無人煙的內蒙古草原上孤獨地穿行……是高尚且堅定的文化自強,激勵他們創作出情景交融、韻味悠長的電視精品節目。他們先后獲得18項各類獎項,連續7屆榮獲中國電視文藝政府最高獎“中國廣播影視大獎”。應該說,正是因為《回家》節目的主創人員10年來以傳播先進文化的堅定信念,履行電視人的神聖責任和歷史使命,才鑄就了今天的榮耀。

  十載芳華,一路求索。十載“回家”的文化之旅,承載了因文化自覺而開始的一次年深日久的跋涉,因跋涉而健壯的文化自信,因文化自信而升華的文化自強。10年的《回家》之旅,編創們時而心靜如水,時而激情澎湃﹔由《回家》帶來的文化與情感體驗,有時細如毫發,有時重如山岳。我們感到,“回家”是一次文化尋根,也是一次文化自省,是一種感動,也是一種境界。從歷史出發,打開一扇扇塵封的記憶門窗﹔從文化出發,尋覓一處處超拔的精神家園﹔從現實出發,記錄一幕幕珍貴的永恆瞬間。10年前,《回家》節目開始的篤實探尋,冀望採擷散落於時光長河中的流年碎影﹔10年之后,當沉靜地回望過往,驀然發現,《回家》一直虔誠構筑著中華文化的豐碑。

  今天,文化越來越成為民族凝聚力和創造力的重要源泉,成為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支撐。努力把我國從一個文化古國、文化大國建設成為一個社會主義文化強國,就要在增強文化的凝聚力、吸引力和感染力、傳播能力等方面開拓創新。十載光陰對於一檔電視欄目而言,為時不短,但偉大時代、前所未有的歷史契機和生生不息的中華先進文化,注定了“回家之路”的長遠。獨具魅力的中華文化澆灌著《回家》的題旨,獨具風採的時代生活催發著她的新芽,展望文化大發展大繁榮的美好未來,《回家》將繼續踐行打造中國電視文化紀錄片大系的藝術承諾,上下求索。



ceshi
 
(責任編輯:趙光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