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揚新聞工作者優良傳統——記“走轉改”報告團全國宣講活動--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發揚新聞工作者優良傳統——記“走轉改”報告團全國宣講活動

新華社記者

2012年03月26日00:00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3月16日至24日,由中宣部、教育部、中國記協組織的“走基層、轉作風、改文風”活動報告團分赴北京、上海、南京、天津、武漢做了9場報告會。趙鵬、何盈、雷飆、朱興建、劉彤、肖春飛、林燕萍、張萍、張璋、欒婷婷10位記者與媒體同行、大學生、社會科學工作者分享了自己在“走轉改”報道中的體會與心得。

  做褲腿上永遠沾著泥巴的記者

  陡峭的懸崖,湍流的江水,孩子純淨的笑容,對願望的茫然……中央電視台浙江記者站記者何盈去年夏天做的紀錄片《皮裡村蹲點日記》展示了新疆葉爾羌河上游皮裡村塔吉克族孩子艱難驚險的上學路。她說:“我想做一個褲腿上永遠沾著泥巴的記者,因為我覺得一個合格的記者就該是這樣,而且我覺得一個褲腿上永遠沾著泥巴的記者是幸福的。”

  丹東人民廣播電台記者劉彤被當地人稱為“泥腿子記者”,每天騎著自行車走街串巷,採訪新聞。他最直接的感受是:隻有記者“下去”,新聞才能“上來”。

  “騎車能走到開車到不了的地場,而且我的自行車與居民的自行車擺一起,彼此之間便一下沒有了距離。多年來,這輛自行車陪我進村入戶、走街串巷,我對它充滿了感激和不舍。”劉彤說。

  新華社上海分社記者肖春飛說,微博時代的記者,最缺乏的是面對面的深入採訪,大家滿足於打打電話,或者通過郵件採訪,甚至在網上扒扒材料,但是這種新聞,不可能有細膩的表達和直抵靈魂的感動,甚至連真實都很難接近。

  《人民日報》福建分社記者趙鵬說,實踐告訴我們,鼻孔朝天的“老爺記者”、隔窗看景的“車輪記者”、閉門造車的“文件記者”、粘貼復制的“電腦記者”,都當不成記者隊伍中的合格一員。

  扎到生活最基層傾聽心跳聲

  中央電視台記者雷飆制作的紀錄片《楊立學討薪記》引起了很大反響,但前期採訪時差點放棄楊立學這個採訪對象。面對鏡頭,楊立學總是繃得很緊,回答含糊,眼神躲閃,急得雷飆直撓頭,但是當他拿出素材反復看時,終於發現了問題。

  有一段素材是楊立學坐在床邊,就著泡菜咽白飯,而雷飆卻站在旁邊,居高臨下反復問各種問題。“我越看越覺得臉上有些燥熱。如果互換一下角色,是我在為吃了上頓沒下頓發愁,正在為老母親的病情擔憂時,記者卻在旁邊沒完沒了地問一些跟討要血汗錢毫不相干的問題時,我會對記者打開話匣子嗎?”

  他意識到,自己的視角和站位拉遠了與楊立學的距離。“我們漂浮在生活的表面,扎不到社會生活的最基層去,時間長了甚至忘記了要怎麼才能沉下去。不把身段放下來,視角沉下去,真正與基層群眾同呼吸共心跳,我們鏡頭裡的人物是不可能鮮活起來的。”

  趙鵬說,“走轉改”就是要求記者具備群眾意識和平民情懷,在最基層的生活中,捕捉素材和內容,用群眾的視角、群眾的感受表達對生活的期望與訴求。

  “不是一腳泥濘、一身灰塵,群眾是不會把我們當成一家人,群眾也不會把他們最想說的真實想法告訴我們。”他說。

  真實記錄當代中國的發展

  今年春節,中央電視台四川記者站記者朱興建和4名同事在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的西藏日喀則地區連續工作20多天,報道先天性心臟病患兒的故事。

  11歲少女白瑪央金的一雙大眼睛、央金媽媽次央整日的以淚洗面、央金爸爸手中一把皺巴巴的毛票、爸爸留給9歲男孩拉巴次仁的“特餐”——朱興建在記錄央金的生活和進京求醫過程中四次被深深打動。

  “我希望通過報道讓大家知道,這些孩子和大城市的孩子一樣,都有生存的權利……我更希望,作為新聞人的我們,能夠為這些孩子做一點點事情。”朱興建說。

  他說:“‘走基層’不是簡單的訪貧問苦,更不是簡單揭露社會陰暗面,我們更要真實地記錄當代中國的發展,真實地體現我們的國家盡管多麼不易卻仍然在努力,我們的百姓盡管有種種困難卻仍然在奮斗。這就是當下的中國,當患者理解了醫生,當小販理解了城管,當春運的旅客理解了鐵路,人民也就理解了這個國家,這才是‘走基層’的價值所在。”

  何盈說,“走基層”要做的是增進溝通。“我們最該思考的就是國情。什麼是國情?底層的苦難是國情,政府的努力也是國情﹔貧窮是國情,貧窮中的點滴進步也是國情﹔百姓的心聲是國情,基層中的真善美也是國情。”

  東方新聞網副主任朱國順說,“走轉改”對於公眾了解真實的國情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有百姓心聲的地方就是基層

  有一次,有位同行問何盈,皮裡村報道能復制嗎?潛台詞是:“走基層”如果都奔著皮裡村這樣的題材去做,去哪兒找啊?

  經過思考,何盈得出了結論:不是隻有走到了沒有路的地方才是“走基層”。作為駐站記者,她大部分時間在浙江。她說,發達地區在發展過程中遇到的矛盾問題也需要記者“走基層”去反映,比如,大家印象裡浙江是一個風平浪靜的地方,可今年以來也發生了經濟發展與生態環境的矛盾﹔外來務工人員源源不斷涌入浙江,不同地域的族群之間也開始凸顯矛盾……是社會哪些部位出現了裂痕?如何去彌合這些誤解?經濟發展的前沿地區所有的探索都是在沒有路的地方踏出一條路,社會發展的探索路,跟皮裡村的路一樣有人在走,走得也一樣不輕鬆。

  “如果帶著思考‘走基層’,皮裡村是基層,二環以內也是‘走基層’。‘走基層’不唯遠、不唯苦、隻唯真、隻唯實。隻要有百姓心聲的地方,隻要有需要彌合誤解的地方,隻要有人間大愛、有誠信、善良這些社會正氣需要弘揚的地方,就是我們該去走的基層。”她說。

  江蘇省廣電總台宣傳管理部主任蔣小平說,報告團的“走基層”報道,有聚焦西藏、新疆邊遠地區的,也有聚焦城市普通百姓的。“我覺得基層在所有的現場,新聞現場、事件現場、人物現場、問題現場。‘走基層’應該是新聞事業的永恆價值和要求。”

  北京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2011級碩士研究生袁利說,“走轉改”系列活動,讓她對新聞工作者的職責與使命有了從未有過的認知與感觸。“‘基層’不是一個地域性概念,而是心與心的距離,前輩們可以放下身段,俯下身來,落下腳去,沉到生活的最底層,我們后來人也會接著走,一直走下去。”

  (新華社北京3月25日電 記者白瀛、劉元旭、喻珮、趙琬微、孫偉麗)



ceshi
 
(責任編輯:趙光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