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利策獎“冊封”採編新力量 戰爭題材報道成熱門--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普利策獎“冊封”採編新力量 戰爭題材報道成熱門

孫行之/編譯

2012年04月18日07:49    來源:《第一財經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北京時間昨天凌晨3時,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公布了2012年普利策獎(Pulizer Prizes)獲獎名單。今年的普利策獎獲獎名單中出現了兩家網絡媒體:“赫芬頓郵報”(The Huffington Post)和“政客新聞網”(Politico),《紐約時報》評論此現象“標志著新聞採編一股新力量的崛起”。此外,作為美國本土獎項,今年的普利策獎卻罕見地頒給了一家外國媒體:法新社。

  另一個值得注意的現象是,今年的普利策獎中,有兩個獎項缺省。哥倫比亞大學的普利策獎評選委員會沒有頒發廣受關注的“社論寫作獎”以及“虛構類文學作品獎”。這在普利策獎歷史上亦為罕見,上一次“小說獎”的空缺是在1977年。

  在整個美國新聞界,普利策“公共服務類獎”都是最受矚目與尊敬的獎項,也是普利策獎所有獎項中分量最重的獎項。這次,獎項表彰的是《費城詢問者報》(The Philadelphia Inquirer)上一組有關費城青少年暴力犯罪的系列調查報道。與美國許多地方性紙質媒體一樣,《費城詢問者報》正陷於產權變更以及廣告收入銳減的泥沼中,不期而至的普利策公共服務獎或許會成為照亮這家報社的絢爛煙花。“畢竟,我們最近三四年的日子並不好過,”《費城詢問者報》主編斯坦·威斯喬沃思琪表示,“瀕臨倒閉、被對沖基金收購、裁員、報社面臨著沒完沒了的危機。而這次,這個獎項無疑是對記者們獻身精神和追求卓越的最好犒賞。”

  今年獲獎的作品涵蓋了2011年涌現的新鮮話題。比如《愛國者新聞》的24歲記者薩拉·蓋米因為對賓夕法尼亞州橄欖球隊性丑聞的報道而得獎。“突發性新聞報道獎”被授予《塔城新聞》對一場龍卷風富有時效性的報道,評選委員會對此篇報道評論說:“將社交媒體以及傳統的報道相結合,增強了新聞的時效性。”

  2009年,普利策獎第一次將評獎范圍擴大到了新聞網站。今年,兩家進入獲獎名單的網站顯示了他們已能夠與傳統媒體匹敵的實力。與此同時,頗為耐人尋味的現象是,美國兩家規模最大的工作日發行日報《華爾街日報》以及《今日美國》卻一無所獲。

  《政治家》是由來自《華盛頓郵報》的兩位資深媒體人創立的日報,不過,現在這家報紙所經營網站的知名度要遠超報紙。該報的馬特·沃爾克爾所繪制的一副描摹黨派斗爭的漫畫獲得了普利策社論類漫畫獎,沃爾克爾說:“我的工作方式完全同十八世紀為傳統媒體工作的漫畫家一樣,用一支鋼筆、一瓶墨水、一張紙寫寫畫畫。”

  2005年創立的“赫芬頓郵報”獲得了“國家報道獎”。該網站資深戰地記者大衛·伍德撰寫的《超越陣地之上》對在伊拉克與阿富汗戰場上受傷士兵的戰后生活做了細致入微的探究。《赫芬頓郵報》主編何華德·法曼在得知獲獎消息之后,便立即向網站同事群發了致賀郵件。在這封郵件中,他這樣寫道:“我們這組報道的獲獎,不僅是網絡媒體人的裡程碑,同時也為這些在戰爭中受到傷害的士兵帶來了命運的轉折。我為此感到驕傲。”

  戰爭題材的報道是今年普利策獎的熱門。《丹佛郵報》攝影記者克拉格·F沃克一組有關伊拉克戰爭中退役士兵的攝影作品贏得了“攝影特寫獎”。兩年前,這位攝影記者也獲得了這個獎項。而法新社攝影記者馬鬆·胡塞尼獲得了“突發新聞攝影獎”,他的作品展示了一個女孩在阿富汗戰場爆炸中的瞬間遭遇。

  美國歷史最為悠久的媒體美聯社獲得了本屆普利策兩項“調查類報道獎”中的一項。該社記者揭露了紐約警察秘密監視穆斯林社區的日常生活,報道引發了國會調查,並由此引起了全國性的情報搜集倫理的辯論。另一項調查獎項由《西雅圖時報》一篇揭露華盛頓政府機構讓病人大量服用美沙酮以降低醫療開支的新聞。

  本年度“虛構類獎”的空缺是讓新聞出版界震驚的事情。一本贏得該獎項的書籍可以在銷售數字上一飛沖天並贏得更為廣泛的贊譽,然而今年的普利策獎卻沒有能夠從候選作品中選出足夠分量的作品。據悉,參與角逐這一獎項的包括:丹尼斯·約翰的《船之夢》﹔剛去世的著名記者大衛·福斯特·華萊士遺作《蒼白的國王》等。出版人喬納森·格拉茲感慨道:“這幾乎讓我窒息。出版界失去了一次很好的機會,因為一旦一本書籍獲獎,將贏得很高的關注度。現在這一獎項空缺,就好似一艘空駛了一趟的船。這實在讓人悲從中來。”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趙光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