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熒屏“他山之石”總靈光?--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電視熒屏“他山之石”總靈光?

2012年06月04日05:43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推薦
  • 字號
  
《大鵬?吧?》(右)與《柯南脫口秀》(左)極為相似的片頭


  《英國達人》(上)和《中國達人秀》(下)場景如出一轍,后者向前者購買了版權


  《Take me out》(上)與《非誠勿擾》(中)、《我們約會吧》(下)的現場布置非常相似,但三者之間並無版權聯系

  前一陣子,《大鵬?吧?》火了。這個搜狐已經上線5年的網絡綜藝脫口秀,一把火燒到了大洋彼岸。美國王牌主持人柯南在他的《柯南脫口秀》中揶揄《大鵬?吧?》:“日前,一款中國節目原樣照抄了我們的開場動畫片頭,簡直一模一樣。”幾日后,大鵬在節目中向柯南隔空喊話:“在此我謹代表節目組向柯南先生及其節目組道歉,實在是太sorry了。”接著獻上一段韓國《Sorry》舞蹈。這個道歉讓柯南哭笑不得,不僅說不需要道歉,還專門送上為《大鵬?吧?》量身制作的片頭作為回應。這一來一往,兩個節目不打不相識了。

  其實近年來,中國電視節目被點名“山寨”了外國節目的現象一直沒有中斷過。7年前,選秀節目《超級女聲》紅了,有人說看到了《美國偶像》的影子﹔兩年前,相親節目《非誠勿擾》紅了,有人說像是英國《Take me out》的中國版﹔一年前,《中國達人秀》紅了,有人說節目原型是《英國達人》。綜觀整個電視節目市場,中國電視節目借鑒外國節目早已不是新鮮事。

  “山寨”或買版權

  中國節目海外親戚多


  “本來覺得現在好看的電視節目越來越多了,后來才知道好多都是模仿外國的。”一位經常看電視節目的劉小姐說。雖然中國電視節目很多都能找到海外的親戚,但是准確說來,引進的渠道還是有所不同。目前的引進方式有兩種:模仿或購買版權。

  早期的電視節目多以模仿為主。有專家和網友早就指出,婚戀交友型節目的鼻祖湖南衛視《玫瑰之約》模仿台灣《非常男女》﹔中央電視台《開心辭典》模仿英國的《百萬富翁》﹔廣東電視台《生存大挑戰》模仿美國《生存者》﹔南京台《智者為王》模仿英國《最弱一環》等。

  模仿的節目大多是“照葫蘆畫瓢”,視覺上有高度相似性,但是節目內容卻差距甚遠,難免會落下“山寨”的不雅名號,因此大多數電視台逐漸開始直接購買外國節目的版權。《中國達人秀》就是我國首個從國外購買節目版權的選秀節目。與模仿不同,購買版權的電視節目會得到版權方的親自指導,兩方會對節目具體流程的調整進行面對面的溝通。同時版權方會提供一本“寶典”,上有人員分配、拍攝流程、燈光舞美等的詳細介紹。

  大背景催生“引進”熱

  引進也是為了自我保護


  越來越多的外國電視節目成為中國節目的“繆斯”女神,“這是與全球化的大背景分不開的,”武漢大學廣播電視系副教授王瓊說,“媒介之間的競爭突破國界的限制,受到國際市場的挑戰,媒體需要更多的節目資源來應對。”另外,王瓊認為,電視節目收視群體的受教育程度逐漸提高,而且日趨年輕化,優質化的收視群體需要更高品質的節目,這也要求我國的電視節目擁有開放的眼光。

  從引進的具體電視節目來看,“多是在外國已經取得了較高收視率的,引進這樣已經有市場基礎的節目模式,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降低市場風險,節省制作成本”。湖南理工大學教授、媒介文化研究者徐小立說,不過換個角度來看,這其實是一種“懶漢”思想,也反映了我們電視節目制作的創新能力不足、創新意識不夠。

  而對於目前以“買版權”為主的引進熱潮,“這是一種自我保護的方式”。在安徽某電視台工作的王記者說。《我們約會吧》的制片人劉蕾在早先接受媒體採訪時也曾說過,最初《我們約會吧》並沒有借鑒《Take me out》,但是當發現兩個節目在關鍵性環節有相通之處時,湖南衛視快速拿下這個節目的內地版權。這也是為了保護原創,鎖定這種相親模式。

  外來的和尚真的好念經嗎?

  “拿來主義”需謹慎


  如此引進已經通過“檢驗”的節目模板,真的就一定能在中國立足嗎?答案並不確定。今年5月東方衛視上檔新型益智類游戲闖關節目《夢立方》,引自英國節目《The Cube》,這檔節目曾在2011年英國電視劇最高獎中獲得最佳綜藝獎。《夢立方》延續了《The Cube》的高科技賣點,同時大量採用電影的表現手法,挑戰者在密閉的立方體內挑戰設置的游戲從而實現自己的夢想。然而這檔開播不久的節目,意外遭遇“水土不服”。中國傳媒大學廣電系副教授、著名節目主持人張紹剛分析說:“英國《The Cube》中技術是節目的一大亮點,雖然《夢立方》在技術上做到了。但是對中國觀眾來說,這種以技術為賣點的、紀錄類的真人秀節目還是比較陌生,接受度並不高。”

  因此對於從外國引進的電視節目,無論是模仿還是購買版權,最重要的是如何進行本土化改造。徐小立教授說:“講故事總是擺脫不了固定的模式,但是怎麼講能被接受才是最重要的。從內容構成來看,應包含本土故事、人物、景觀,本國文化習俗,融入更多本土老百姓自己的故事。”湖北衛視引自荷蘭某節目的《我愛我的祖國》就是因為愛國的主題性明確以及表現方式的接近性,成功俘獲觀眾的芳心。

  擠壓原創還是增強創新?

  不用太擔心!


  “現在打開電視,好多節目前都加上‘引自外國版權’這樣的字,真的是很難看到我們的原創性節目了。”武漢大學的丁同學說。“的確是這樣,引進的節目風險小,收視率有基礎,大家都一窩蜂地引進。但是對於我們這樣堅持原創的節目就是很大的挑戰,這擠壓了我們原創的空間。”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節目制作人說,目前他的原創節目正遭遇被撤的危險。

  徐小立教授卻很贊成這種引進:“引進國外節目會讓國內電視人的創新能力得到提高,創新可以分為兩種形式,一種是個人憑借自己的頭腦創新,一種是借別人之手創新。模仿或是買版權,都是屬於后者的創新。兩個看起來外觀一模一樣的瓶子,其實裡面的水是不一樣的。放什麼樣的水,放多少水都需要自己的創新。”

  張紹剛也一直強調,外國的電視節目比我們成熟很多,我們需要向外國學習節目的規律而不是僅僅模仿或者照搬節目的樣子。“我們要學會發現規律,適應規律,才能找出創作的新規律,”張紹剛說,“不用太擔心,這是一個自我豐富的過程。”
  
傳媒沙龍新銳網站CEO系列訪談
(責任編輯:崔東)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