紹興縣 輕紡城裡看“雨晴”(走基層 看發展)--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由制造向創造轉型迎來艷陽天 

紹興縣 輕紡城裡看“雨晴”(走基層 看發展)

記者 王慧敏 顧春

2012年06月04日00:00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推薦
  • 字號
  開欄的話

  從東海之濱、到西部邊陲,從北國林海、到南疆漁村,行走基層,我們處處可以感受到科學發展的春風在吹拂。經濟結構轉型升級,生態環境不斷改善,民生實事件件落實,科技進步日新月異……

  黨的十六大以來,各地區各部門聚精會神搞建設、一心一意謀發展,在黨中央的堅強領導下,戰勝各種困難和風險,經濟社會發展取得舉世矚目的成就,人民生活水平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發展為了人民、發展依靠人民、發展成果由人民共享。”各族群眾在惠民舉措中,在衣食住行中,見証了科學發展、以人為本理念不斷前行的堅實步伐。

  為迎接黨的十八大的勝利召開,從今天起,本報推出“走基層·看發展”專欄,聚焦基層群眾的生動實踐,展示科學發展的美好畫卷,傾聽普通百姓的呼聲期盼,展望未來中國的宏偉藍圖。敬請讀者關注。


  在浙江紹興業界,有這麼一句行話:“要知經濟好不好,輕紡城裡跑一跑。”

  紹興縣靠紡織業起家。確實,輕紡城,在紹興縣具有“晴雨表”的意義。這座位於柯橋的聯體大廈,總建筑面積達208萬平方米,營業用房1.5萬多間。

  6月1日下午4點半,已接近下班時間,但當我們來到這裡時,卻見商場大廳裡依然人頭攢動,裝滿各種布料、服裝的車輛往來如梭。

  3年前的這個時刻,我們也曾來過這裡,當時整個輕紡城門可羅雀,暗淡的燈影裡稀疏地散布著臉色同樣暗淡的商家。

  輕紡城的蕭條,源於楊汛橋的多米諾骨牌效應。

  楊汛橋,在紹興、乃至浙江都大名鼎鼎。這個長期處於聚光燈下的小鎮,短短的一條街上聚集了7家上市公司,連續多年拿下“浙江第一鎮”桂冠。然而,就是這個小鎮,成為2008年紹興遭遇國際金融危機沖擊的風暴眼:幾天時間內,幾家大型企業因資金鏈斷裂,連連告急。用楊汛橋鎮一名干部的話來說“感覺就像是半夜醒來發現著火了,一瞬時往哪兒跑都不知道!”

  “你看,今年我們面臨的壓力與沖擊不比2008年小,但紹興縣挺住了,去年交了漂亮答卷,今年也是全省領先。1月至4月,工業增加值、工業產值等綜合指標排名,我們位列全省第二。”陪同我們採訪的紹興縣委書記何加順話語中透著自豪。

  在整個輕紡城,創意大廈顯得富有詩意,各種色彩的服裝面料、各種款式的創意設計讓人目不暇接。商戶金小水已經在這裡營銷布料14年。他介紹說,剛開始那些年,布料企業的生意很好做,去外地看看什麼花樣暢銷,剪一塊樣品回來照著做就行。“現在不同嘍,沒有創意想銷出去,沒門!”

  盛素英是彩繪坊原創紡織圖案設計公司總經理。這個干練的女性如數家珍地給我們展示著她的一項項“創意”:“有了創意,才有生意。我們公司去年才成立,到年底營業額就有600萬。有些大的紡織企業,每年買設計稿要花幾十萬呢!”

  韓思花型設計有限公司的工作室是另外一種風格,顏色絢爛,款式時尚前衛。主人是來自韓國的設計師金賢哲,他在柯橋已住了7年,對紡織業的變化感觸尤深。“剛來時我向這裡的商家推銷花型設計,對方的反應是不可理解:‘買這個干什麼?外國人真奇怪。’現在不同了,前來買花型的企業絡繹不絕,一張花型能賣500到1000元,基本設計多少賣掉多少。”

  “紹興長期以來存在‘一流設備、二流技術、三流創意、四流價格’的短腿。國際金融危機發生以前,紹興縣紡織利潤率隻有3%。這樣的效益,被沖垮也就在所難免。危機之后,我們痛定思痛,由制造向創造轉型——具體來講,就是向設計、營銷這條‘微笑曲線’的兩端進軍。政府每年拿出上千萬元資金,支持創意產業發展。每年政府還出面組織‘中國國際面料設計大賽’等國字號設計大賽,助推創意產業。”何加順介紹。

  在政府的強力支持下,從2009年開始,紹興很多規模紡織企業開始大量聘請海外雇員,在意大利、美國等全球時尚中心建立自己的設計中心,同時,借雞生蛋,聘請外國設計師來廠裡設計。小小的紹興縣竟雲集了1000多名來自世界各地的設計師。

  目前創意基地已覆蓋了2/3的紡織企業,直接帶動紡織產業轉型升級。去年設計服務產值7000萬元,比2010年翻了一番,而今年前4月,設計服務產值已達3000多萬元。“創意企業的發展,背后就是紹興紡織企業的質變!我們粗略估計了一下,創意設計去年對全縣紡織企業帶動近40億元銷售,成為紡織產業轉型升級新引擎!”輕紡城創意產業服務中心主任王小東道出“創意”帶來的巨變。

  “除了創意,堅守主業,也是我們的取勝法寶。”何加順道出了另一個秘密武器:“要想在同場競技中贏得先機,就要千方百計去提高質量、打造品牌!對於游離主業現象,我們通過政策、稅收、營造環境,讓他們自覺回到主業。”

  確實,採訪中,一位位老板用業績印証了何加順的觀點:“兆豐絨織”總經理范苗星拿出一款黑乎乎的新款面料,貌不驚人。一摸,卻異常光滑——就是它,填補了同類產品空白,一上市每米售價達60元。“秀之秀”只是一個小作坊,年銷售額卻達1個多億——因為企業小,但它所有的產品都是自己的品牌。華裕紡機,佔地僅有32畝,生產的倍捻機達到世界領先水平,去年銷售2億元,今年1月至5月已達2億元!
  
傳媒沙龍新銳網站CEO系列訪談
(責任編輯:趙光霞、楊成)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