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想要媽媽陪在我身邊”(走基層·貧困山區行)--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首頁
人民網
人民網>>傳媒

 陝西省商洛市丹鳳縣商鎮油房街小學留守兒童心願 

“隻想要媽媽陪在我身邊”(走基層·貧困山區行)

本報記者  劉  毅  白天亮  顧仲陽

2012年06月12日06:02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 字號

  由於父母長期在外打工,9歲的小王洋從3歲起就和爺爺奶奶在一起生活。
  本報記者 劉 毅攝

  6月1日兒童節,記者走進陝西省商洛市丹鳳縣商鎮油房街小學以及幾名學生家中,了解孩子們的學習生活情況和所思所盼。

  商洛市地處秦嶺東段南麓,全市7縣區均屬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區,是革命老區、集中連片的貧困地區。按照年人均純收入2500元的陝西省新扶貧標准,商洛2010年底貧困人口為90萬,佔鄉村人口的比例高達44.8%。

  我們沿著一段山路,來到油房街村7組的小王洋家。幾間老舊的土房映入眼帘,門口挂著“扶貧低保戶”的公示牌。走進光線昏暗的屋裡,隻見牆上貼滿了報紙,房頂還挂著塑料布擋雨。61歲的奶奶麻喜娥告訴記者,一到雨天,屋子就漏得厲害。床邊還有一張低矮、沒有台燈的舊茶幾,這是王洋做作業的“書桌”。

  戴著紅領巾的小王洋9歲,讀二年級,剛從4裡外的學校回來。她的爸爸媽媽長期在西安打工,王洋從3歲起,就跟著爺爺奶奶一起生活。今年,剛過40歲的爸爸突然因病去世,這個家庭的頂梁柱轟然坍塌。

  村干部介紹,小王洋的爸爸去世后,在西安一家飯店洗碗的媽媽回到家裡,沒有了收入,還患有哮喘病,一個月吃藥要花百十元錢。70多歲的爺爺種著兩畝地,糧食剛夠自家吃。

  麻喜娥告訴我們,縣裡干部和貧困戶結對幫扶,幫他們種下了一畝核桃和一畝丹參。丹參明年成熟,年景好的話一年收入有2000多元,核桃五六年后才能進入盛果期。今年家裡開始享受扶貧低保政策,每個月可以拿到320元錢補助。

  小王洋是班上的學習委員。她說,上學期語文考了95分,數學93分。“我最喜歡數學。我的理想是考上最好的大學,當老師,教數學。”

  爸爸永遠離開,小王洋很傷心,但媽媽回家了,又讓她很高興。“媽媽回來真好。以前媽媽不在身邊,很想她,打電話時總是跟媽媽說‘快點回來’,媽媽就在電話那頭要我好好學習。”說起媽媽,她的臉上露出笑容。

  “家裡收入這麼少,如果媽媽又要出去打工掙錢怎麼辦?”我們問道。小王洋的神情頓時有些黯然,“我隻想要媽媽陪在我身邊。”

  油房街小學校長孫忠厚告訴我們,全校現在隻有39名學生,包括一年級、二年級和學前班,像王洋這樣父母出去打工、家庭比較貧困的留守兒童,在學校裡還有不少。家庭條件好一些的孩子,都隨父母去了外地,或轉到5公裡外的鎮中心小學。這個1000多人的大村,在這裡上學的學生越來越少。

  “現在國家對農村教育很重視,老師工資按時發放,學生‘兩免一補’,從今年春天開始還有了營養午餐。山裡娃娃在學校上課,不交一分錢,還能‘賺錢’。”從事小學教育37年的孫忠厚說,“但農村留守兒童從小缺乏父母關愛、陪伴,給他們的教育、性格、心理健康等帶來很多問題。學校在這方面是有心無力。”

  商洛市扶貧開發局副局長李曉慧向記者提供了一組數據:商洛市留守兒童達12.6萬人,佔全市兒童總數的23.3%﹔其中貧困戶子女5.5萬人,佔全市兒童總數的10.2%。“商洛市是勞務輸出大市。留守兒童,特別是貧困家庭的留守兒童,迫切需要社會各界更多的關愛和幫助!”她說。

  

  記者手記

  “好久沒人牽我的手,好久沒人摸我的頭,冰涼的小手發燙的額頭,生病是最想你們的時候……”這首令人心酸的歌曲,唱出了農村留守兒童心中的傷痛……據調查,我國有大約5800萬農村留守兒童,超四成留守兒童的父母同時外出。其人生之路通常面臨精神上缺乏父母關愛、物質上生活拮據貧苦的雙重阻礙。

  我們為小王洋等孩子的狀況感到心酸、心疼。採訪組和丹鳳縣扶貧開發局的工作人員,向油房街小學的39名孩子,贈送了新書包、文具盒、作業本、鉛筆等文具,對小王洋等家庭貧困的學生給予了資助,並承諾繼續關注他們的成長,盡力幫助他們改善生活和學習條件。我們由衷期盼,各級政府、教育部門、鄉村學校和老師都能各盡其責,想方設法幫助千千萬萬留守兒童健康成長,有一個光明的未來。


 
 
傳媒沙龍新銳網站CEO系列訪談

(責任編輯:付龍、袁悅)

24小時排行|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