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中式英語”翻唱走紅 彪悍的直譯不需要解釋--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網友“中式英語”翻唱走紅 彪悍的直譯不需要解釋

張艷

2011年11月09日08:43    來源:《揚子晚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big river goes to the east,all the star follows beidou”,這句英文,稍微有點英語基礎的網友就能直譯過來吧,大意就是:大河向東流,天上的星星參北斗。對的,就是直譯,再配上這位天才直譯作者銷魂的唱功,這首“洋氣十足”的《好漢歌》的英文版挾著天雷滾滾而來,基本上聽個開頭包君凌亂。

  big river goes to the east,all the star follows beidou

  大河向東流,天上的星星參北斗

  中式英語+銷魂唱功 太歡樂了


  四大名著翻譯成英文或其他語種都是項大工程,這基本是不需要質疑的。那麼四大名著的主題曲翻譯成英文呢?最近在微博和各大視頻網站上流行的一段長達11分多鐘的視頻顛覆了大家復雜的想法——一個叫做“歐子”的網友自己翻譯、自己演唱、自己鋪字幕、制作視頻……然后上傳到網上供大家分享。而網友被這種華麗麗的“直譯”征服了,比如《水滸傳》的主題曲《好漢歌》,被網友稱作“聽完第一句就陣亡了”——“big river goes to the east,all the star follows beidou”,這就是“大河向東流,天上的星星參北斗”,而創作及演唱者操持著一種既惡作劇又苦情的搞怪唱腔,還帶點兒化音,極為“銷魂”,而那句華麗麗的“beidou”一出手就把所有網友都震住了,以其彪悍的惡搞直譯風格奠定了整個四首名著主題曲的基調。

  有些雖然雷了點、白了點,可你還真一時找不出什麼問題來,比如“the one is god’s flower in the court,the one is perfect jade”(一個是閬苑仙葩,一個是美玉無瑕),比如“old and new stories,all in joking talk”(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這種中英文結合的干脆翻譯風格被網友歸結為“Chinglish”,再加上其獨特的銷魂唱功,“歐子直譯”成了個惡搞品牌,如果沒什麼入耳的新歌聽,去聽聽歐子又直譯了什麼作品也不錯吧!

  he one is god’s flower in the court,the one is perfect jade

  一個是閬苑仙葩,一個是美玉無瑕

  尊重原著 把直譯事業發揚光大


  如果四大名著主題曲還沒讓您笑過癮,那麼可以去歐子的博客瀏覽更多類似大作。歐子博客上的一句簡單自我介紹可以歸納他所有作品的創作主旨:“秉著尊重原著、直譯原著的原則,努力把直譯事業發揚光大!”

  說起來這位有才的惡搞玩家現在有32部“中譯英”作品、3部“英譯中”作品,還有一部特別篇。在這其中,你可以聽到歐子把《心太軟》、《媽媽的吻》、《辣妹子》、《上海灘》、《青藏高原》、《新鴛鴦蝴蝶夢》等家喻戶曉的中文歌譯成英文歡樂地唱出來,還有《雨中節奏》《Lemon Tree》等英文歌直譯回來,不僅如此,歐子還挑戰高難度,將《蘇三起解》和《樹上的鳥兒成雙對》等戲曲作品搬上直譯的舞台,於是“Susan left hongtong coutry”(蘇三離了洪洞縣)和“bird on the trees are getting a pair”(樹上的鳥兒成雙對)就華麗麗地誕生了,“直譯事業”絕對被發揚光大了!

  搞笑之余,網友對創作、演唱這些奇特、雷人又很搞笑作品的歐子產生了興趣。記者昨天採訪了這位自稱“古老的80后”的年輕人。其實從某種程度來說,直譯比意譯要難很多,因為有的地方要故意很“直”,就像網友說的“既搞笑,又譯的相當到位,沒有違和感,歌其實唱得也不錯”。這說明歐子的英文水准是相當不錯的,才能這般收放自如,甚至有人說他是“英語超專業八級”。其實他既不從事翻譯工作、也不是歌手,“我在法國,從事商業方面的工作。在法國,英語單詞和語法忘得所剩無幾,故隻好直譯”。他發了首自己“正常”狀態錄的歌,唱功非常不錯,而直譯視頻中的唱腔被他自己歸納為“帶兒化音的猥瑣搞怪唱腔”,“本色加故意,歐式唱腔吧,這樣風格比較符合”。

  將打包直譯網絡神曲 網友們等著聽吧

  歐子第一次直譯是從2009年開始,第一首歌是《上海灘》。他說自己非始作俑者,“因接觸到網絡中的先驅直譯歌曲,覺得好玩,也因正值從事網絡惡搞視頻創作之故,嘗試著直譯了一首,當時完全隻為自娛自樂,沒想到第一首直譯就火了,然后又出了第二首,反響也不錯,於是就有打算將其做成一個系列的想法”。至於直譯一首歌的時間,他表示:“時間難以考量,因歌曲的歌詞復雜度不一。前期的歌詞翻譯,其實並不是特別有難度,難度在於:演唱歌曲時,每句歌詞的節奏和時長是固定的,如何保証讓直譯的內容完美地唱出來才是關鍵,所以經常需要邊唱,邊臨時找恰當的單詞進行有效替換,會比較繁瑣。之后,再找相關的視頻素材做剪輯合成,算是很費時間的工程”。

  對於直譯這件事他直言純屬娛樂,還未找到盈利模式,“最初確實只是種自娛自樂,但之后,隨著受眾的增加,發覺自己的歌曲竟對一些原本對英語不感冒的朋友起了稍稍的推動作用,隨著他們對這種英語娛樂方式的關注和期待,原本自我娛樂的初衷也開始蛻變了。又隨著作品吸引來了好多英語專業的童鞋和老師,及從事翻譯工作的朋友,他們的鼓勵和建議讓我感慨萬分,受益匪淺,所以現在的歐子直譯應該是兼具娛樂和以另類方式推廣英語於一身”。

  至於也有些專業人士抨擊他的作品他很淡定,“抨擊的人多了,雖有些麻木,但還是想告訴他們,其實歐子直譯的創作,首先只是娛樂,網絡惡搞的一種方式,對待惡搞,需相對寬容才對,一笑而過就好,若跟我計較,他們就輸了。”接下來,他表示會把一些經典的、我們已經聽爛了的神曲匯總匯總,直譯一下,“像《愛情買賣》《兩隻蝴蝶》《那一夜》《月亮之上》等其中的經典段落直譯演唱下,打包制作”。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