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那些憂傷的快活時光》:南國新聞生涯“點睛”

《新聞實踐》雜志供稿

2010年11月17日09:34  來源:人民網-傳媒頻道

 【字號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E-mail推薦:  

  一位復旦學子,上世紀60年代遠赴南粵,一不留神,為羊城的新聞事業服務了一輩子,把自己青春、熱血、理想、追求,奉獻給了這塊土地。

  身為羊城晚報副總編的龔志瑾,在退下來之后,尋找自己的位置,驀然回首往事,梳理人生經歷,思索報業生涯,以清新真實的筆觸,飽含深情的語言,隨意瀟洒的情致,寫下了散文集《那些憂傷的快活時光》。

  這本書,讓龔志瑾了卻了一個心願:償還親情友情的“文債”,回顧同窗之間情誼的交往,當然更少不了記者走筆的痛苦與歡樂,正如作者在本書的題記所述:“到老年還不能忘的記憶,有點像太湖底下撿起的石頭,洗去塵泥,上面附著歲月所沖擊洗刷的浪痕。”

  這是一本散文集子,卻彌漫著新聞情結。對散文的評論,是文學評論家的事﹔作為同行和學友,我隻能說說他新聞作品的一點見解。其實,早在上世紀90年代初,龔志瑾就已出版了新聞作品代表作《歷史的倩影》,但在這本散文集中,還是選擇了一批與散文寫作風格相近的新聞作品,收錄在“回望歷史腳印”這一輯裡。

  他說:“畢竟是搞新聞出身”,幾十年來日日與之相伴、每時每刻都殫精竭慮的新聞“靈魂”,早已浸透在一生的血液中,無論如何是揮之不去的。

  這一輯的文字雖然接近散文文體,但都是新聞事件的實錄。作為改革前沿的珠三角的新聞工作者,龔志瑾為改革開放的鼓與呼,傾注了極大的精力,顯示其敏銳的思想力度和真摯的開放情感。一篇篇作品,雖僅一二千字的,卻包含著背后的許多故事。

  《劃過夜空的彗星——袁庚和他提出的信任投票》一文,是1984年廣東媒體此類新聞的第一篇,在全國也是領先的。他曾經當過羊城晚報的深圳駐地記者,即便回到廣州的報社編輯部后,還不斷關注深圳的發展。聽到蛇口朋友電話對他說:“工業區的領導班子明天要進行信任投票,袁庚要講話”,他立即趕去。1983年胡耀邦視察深圳時,袁庚就向總書記匯報過“信任投票”的想法,當場得到了贊揚:“好,很好嘛!”於是,袁庚1984年准備“冒險”:每半年對工業區領導班子進行一次信任投票,得不到半數票的要辭職。因為,袁庚深感干部總是怕上級而不怕下級,不怕群眾,上司不喜歡當不成官,而下級和群眾卻撤不了他的職,他立志要改革這種“官不畏民而畏官”的陋習。袁庚常說:“我們要在兩平方公裡多一點的‘山崖海角’作一個試驗,哪怕試壞了,對於960萬平方公裡(的中國)也是九牛一毛,無礙大局。”他當時所說的“冒險”並非故作驚人之語,不要說改革開放的初期,就在改革開放30年后的今天,有多少地方能做到領導班子“信任投票”呢?

  龔志瑾全程報道了這次“信任投票”,作為一個特區發展的見証人而自豪。但是,歷來不成文的規矩是:實際做是一回事,見諸報端又是一回事。報道好了,是分內之事﹔報道錯了,吃不了讓你兜著走。如此說來,志瑾的報道,又何嘗不是一次“冒險”呢?

  報紙媒體支持改革開放的這種“冒險”,龔志瑾決非就此一遭。1987年,著名策劃人、資深新聞人王志綱,寫了一篇報道蛇口的長篇通訊《放眼向陽看世界——蛇口啟示錄》,原來北京某大報要隆重推出,並配評論,但在臨發前被莫名其妙地抽掉了。當時身為羊城晚報經濟部主任的龔志瑾與作為新華社記者的王志綱,是同在改革前沿採訪的好友,得悉這一情況后,立即在羊城晚報率先發表,並配以“編者按”,稱贊這篇報道意義高遠,振聾發聵。報道發出后,袁庚約王志綱交談,說這篇報道,是多少年來報道蛇口的真正令人滿意的一篇報道。

  作為一個傳媒人,這種“冒險”,如果沒有支持改革開放的勇氣,拋開患得患失個人小利的人能做到的嗎?年齡稍長的新聞同行,對此中利弊得失,都會“心有靈犀”,毋庸贅言。然而,對志瑾而言,他領會了“改革開放思想要解放一點,膽子要大一點,步子要快一點”的真髓,並不把它看成是一句套話,在現實的傳媒崗位上身體力行,就很不容易了。

  《不放下手中的筆》的一文,可謂是作者的“自白”。他說:“作為一個記者,他的筆是永遠也不應放下的。”接著又戲言:“生就是‘爬格子’的坯子,即使當了新聞官,每年也要動手寫一批新聞作品。”的確,志瑾從來沒有放下手中的筆,他寫過《廣州:面對挑戰》《廣州:坐不住了》《廣州:再造新優勢》等一系列“觀察與思考”﹔率先報道了全國第一個摘下“人民公社”牌子的四川廣漢縣改革﹔韶山送“凡是”、迎“老包”出現的新面貌﹔籌建大亞灣核電站系列﹔深圳、珠海特區建立10周年的專稿﹔還寫過《晚報經濟報道探索》的論文等等。當然,除了這些“主旋律”外,志瑾也寫了不少相對輕鬆的篇章,如《尋覓徽商遺風》《徽駱駝贊》《品味蘇州食文化》等。志瑾走筆南粵山山水水,足跡遍布神州大地,真是走到哪裡,寫到那裡。

  至今還有人撰文回憶他在大亞灣核電站採訪的日子。國務院批准建設大亞灣核電站后,他就和報社同人奔赴電站的選址大鵬灣麻嶺角,在一片荒蕪人煙的海灘上,採訪相關領導和專家,寫出了《廣東核電序幕即將拉開》、《我們加速核電發展》等一系列報道。該文作者感嘆:“從那個荒蕪的海灘到展示中國核電發展輝煌成就的重要基地,羊城晚報從來沒有停止過對其關注的目光。”志瑾則回音說:“真是一路看著它成長起來,我們羊城晚報跟了它一路而來。”

  由此種種,我調侃他是一個“寫出來的副總編”。他是從第一線當記者開始新聞生涯的,即使擔當了領導職務,也以普通一兵自居,因此能寫出許多有分量的作品。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他還要從習慣的“吳儂軟語”去學會陌生拗口的粵語,克服語言障礙要有多大的毅力!也許,時代發展了,看重寫作的觀念已經悖時了,但我還是認為,一個報業的領導人,除了創造事業的輝煌,培養人才脫穎而出,還應該有留世的新聞名篇。當然,寫作是一種使命,是一種責任,但我以為更多的是一種愛好。唯有這種愛好,才會發揮出它的能量。眾所公認的宋代大文豪蘇軾,寫了那麼多詩詞散文,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他對寫作的愛好。蘇軾說:“某生平無快意事,惟作文章,意之所到,則筆力曲折無不盡意,自謂世間樂事,無逾此者。”

  這個“世間樂事”,想必在新聞媒體馳騁了幾十年的同行,會有同感吧!

  志瑾在書中一篇文章中說,他從小有兩個夢,其中一個是“文學夢”。他分配到羊城晚報時,就想當一名“文學編輯”,從記者過渡當作家。但事不遂願,卻被分配當了經濟記者,而且干了一輩子。幾十年從事經濟報道,他無怨無悔,歡樂與痛苦相伴,經過多年的磨練與鑽研,終於在這個領域,成為一個行家裡手,不僅寫出了一批有影響、有分量的新聞,還策劃了許多重點報道。1989年任羊城晚報副總編,1992年被評為高級記者,1993年獲得國務院特殊津貼。可以說,“新聞夢”還是比較圓滿,“文學夢”卻顧不上了,或者說丟失了。

  得也,失也?其實,文學作為一種愛好,是可以補償的﹔作為一個“夢”,在一年要出1000多部長篇小說的今天,這個“夢”不“圓”也罷﹔而作為腳踏實地的新聞生涯,雖有歡樂與痛苦,艱難跋涉,夜以繼日,那是看得見、摸得著的,一輩子所花出心血,在南粵的新聞史上是抹殺不了的,必定會留下一個“歷史的倩影”!(成放)


(責編:許京楊(實習))
相關專題
· 傳媒期刊秀:《新聞實踐》
新聞檢索:    
   熱圖推薦
英媒評2010年12張最佳圖片英媒評2010年12張最佳圖片
一夜情有益社會應鼓勵?一夜情有益社會應鼓勵?
盤點趙本山宋丹丹春晚那點事盤點趙本山宋丹丹春晚那點事
崔永元炮轟收視率調查不真實崔永元炮轟收視率調查不真實
   精彩新聞
·[教育]台高學歷美女藝人卸妝大比拼 東莞男童莫名"午睡死"
·[教育]老師令65名同學打一學生 甘事業單位招考團體作弊
·[科技]地球會越來越冷 明年我國將發射神八等20余顆星船
·[科技]華中科大副教授因論文造假下崗 核污染村白血病多
·[娛樂]周立波迎娶富婆女友排場大 上海婚宴內場照曝光
·[娛樂]傳張杰謝娜20日登記結婚 周慧敏AngelaBaby同台
·中國高鐵漸吞市場 部分民航支線被迫停飛
·五糧液為“身份需求”漲價 每瓶提價50元到70元
·煤企漲價重擊電企軟肋 發改委強硬干預電煤談判
·“十二五”投資3000億安徽發力旅游產業
·農業部將繼續提高糧食收購價
·[教育]公私幼兒園收費將統一 3年內基本緩解入園難
羊年真的會慘嗎?羊年真的會慘嗎?
我們的福利受法律保護我們的福利受法律保護
   小編推薦
·人民網老總訪談錄 · 報網互動:報業開往春天的地鐵
·期刊界的盛宴:第36屆世界期刊大會
·第三屆華賽攝影作品欣賞
·新聞人生范敬宜 · 傾聽梁衡 ·  更多傳媒精英
·黨報的改革與發展  ·新聞院校媒體展
   傳媒熱圖
“傳奇名嘴”徐滔當官“傳奇名嘴”徐滔當官
胡紫微推新節目<投資有理>胡紫微推新節目<投資有理>
[一語驚壇]收入差距尚且"諱言",分配不公如何"開刀"?
[論壇]美派三航母迎接胡總出訪?·六國要聯合對抗中國?
[訪談]黨國英談農村城鎮化·外交部李鬆談伊朗問題
[辯論]  花千億投資迪斯尼,值嗎?·你認同買不如租嗎?
[博客]溫總理:見一葉而知天下 女副市長咋被騙色騙財?
[博客]毛澤東為何成中國文化符號 男人居住北京11條理由
   無線·手機媒體
“G族看兩會 不是浮雲”“G族看兩會 不是浮雲”
“手機民意直寄總理”“手機民意直寄總理”
人民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