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與行的融合學與術的創新--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思與行的融合學與術的創新

———《傳媒方程式》首發座談會紀要

《新聞實踐》雜志供稿

2011年03月24日15:33    來源:人民網-傳媒頻道     手機看新聞

  2011年1月11日,紅旗出版社在京召開《傳媒方程式——關乎中國媒體成長的前沿自選題》新書首發座談會。中國記協、中宣部出版局等領導與人民日報、經濟日報、中國青年報、中國日報、《中國記者》、《網絡傳播》雜志、中國傳媒大學、武漢大學、北京大學等專家學者參加座談會。與會的還有中國新聞出版報、浙江日報與人民網、新華網、搜狐網等媒體記者或編輯。

  《傳媒方程式——關乎中國媒體成長的前沿自選題》由《新聞實踐》雜志主編,匯集了《新聞實踐》近兩年來“多棱聚焦”欄目的23個專題研討文稿,充分體現了我國當今新聞研究的學與術的創新,傳媒創新的思與行的融合,為觀照正在成長中的傳媒業提供了新的視角、新的切口,也為學界研究新時期新聞學展示了鮮活的樣本。這是重組之后的紅旗出版社新推的“現代傳媒品牌書系”的首推之作。

  現將座談發言紀要整理如下:

  人民日報原副總編輯梁衡:

  新聞研究思路的新嘗試,業界和學界結合的理論結晶


  我一直關注《新聞實踐》雜志,《傳媒方程式》這本書上的文稿當時在刊物發的時候,我就覺得很好。這次出書的樣稿給我送來,讓我作序,不久就被一位研究新聞的朋友拿走了。可見此書未出門,就已經名聲在外了。我認為,新聞界一直存在實踐和理論結合的老問題,教新聞的人和寫新聞的人老是有距離,現在距離更大。過去我出過一套書《新聞三部曲》,就是結合自己十幾年新聞實踐,想努力把它提到一個理論水平上去。可是自己提高自己,像是拽著頭發往上拔,總是有點力不從心。如果整個新聞界都來研究,就不同了。現在,《新聞實踐》雜志做了一個很好的開頭工作,兩年來用“多棱聚焦”這個欄目來實現這個東西,我覺得是很成功的。抓住一個具體的東西,研究它到底在理論上是一個什麼樣的東西。中國新聞界好多理論的東西,處於新的不斷涌進來而舊的未消化這個狀態,要有一批人做這個工作,就要由更高的思考內容來做。

  《新聞實踐》利用雜志每月一期專題研討,不斷搜集,不斷研究,研究兩年后回頭再研究,就出了書《傳媒方程式》,成為了系統知識,很符合從報紙到雜志再到書的知識形成規律。知識得益於最多的不是書,而是雜志。雜志是介於報紙和書之間的,科學研究到成書就晚了。科學界專家大部分讀雜志,雜志就是情報,最新的科技最先到的是雜志,裡面有什麼成果,然后校正自己的研究方向。《傳媒方程式》這本書的出版,是我們新聞研究思路的新嘗試,也是我們業界和學界結合的一個理論結晶。這個路子會越走越寬。

  中國記協書記處書記李存厚:

  用求証的方式詮釋媒體成長發展中的關注問題


  首先代表中國記協,向紅旗出版社出版《傳媒方程式》這麼一本優秀的作品表示祝賀。作為第一讀者,我覺得耳目一新,書名用“方程式”,奪人眼球,定位准確。書的內容嚴謹,用求証的方式對一些媒體成長發展中的關注問題給了很好的詮釋。書中有一句話:方程乃是數學中最嚴肅、最重要的東西。既然把書名定為“方程式”,那麼,我們對每個內容的求解,都要從新聞實踐到理論的升華和總結中尋找出來。這本書實用性、指導性很強,像“新聞糾錯”專題的幾篇文章,就很吸引人,對我們新聞界怎樣加深認識、理解杜絕虛假報道的活動有很好的指導意義。

  我在記協經常接觸到很多媒體朋友寄來的刊物,可是很多刊物發表很多理論性的東西繞來繞去,作者自己未必明白,實踐指導性有多大卻不顧及。《新聞實踐》雜志是浙報集團旗下的刊物,能夠較早、較敏銳地抓住新聞發展中遇到的實際問題,在探討和求解當中得到了大家共識的看法,對新聞事業有指導和推進作用。《鄧小平文選》大家讀的都是大白話,通俗易懂,但是大家知道,白話理論深刻。我們的新聞研究期刊也要照此發展,《新聞實踐》雜志將精品匯成此書,銷量會很好。

  中共中央宣傳部出版局副局長張凡:

  集體攻關,給宣傳部門決策提供更多的理論依據


  紅旗出版社推出《傳媒方程式》一書,我非常感興趣。我覺得這本書角度很新:“傳媒方程式”,“中國媒體成長的前沿自選題”。過去平面媒體多,現在是全方位的,特別是網絡媒體來勢洶洶。我們現在在研究、在管理方面下了很大功夫,這對於探索研究非常有必要,是一個很好的課題。《傳媒方程式》這本書,可以說是一個集體攻關,對我們這個時代的新聞界比較敏銳地提出一些問題,而且初步解決了一些問題。這本書,是紅旗出版社新班子組建后推出的“現代傳媒品牌書系”的第一本力作,在業內很有推廣價值,可以使大家對於這方面給予更多的思考,給宣傳部門決策提供更多的理論依據。這對於推動媒體不斷向前發展是有積極意義的。紅旗出版社是這次文化體制改革中率先改制重組的出版社,新紅旗以及新紅旗推出的新書我們都很關注。我們對紅旗出版社,對《新聞實踐》雜志寄予厚望,希望能推出更多更好的力作。

  中國青年報常務副社長張坤:

  在動態中求解·在創新中求解·在新銳中求解


  看到《傳媒方程式》,眼前一亮,我對這個“方程式”有三個感覺:一是在動態中求解。因為時代在變化,傳媒也在變化,設置方程式的這種方式很好。二是在創新中求解。方程式不斷創新,是學與術、思與行的融合,包括新聞學內容與形式、內容與渠道等等方面在創新中的一種變革。三是在新銳中求解。因為書中卷首語裡說“不求名人名家,但求新人新銳”。這本書大部分作者是在一線工作的,有理論積累但還是從實踐出發的。今天我很高興,就是從此書中感覺到在動態中、在創新中、在新銳中如何求解這樣一個新的命題。

  經濟日報副總編輯丁士:

  實踐性強·視角廣·角度新·新人多


  現在的雜志很多,雜志的文章結集出版也不少,但是這類文集讓人願意細讀的並不多。我覺得,《新聞實踐》雜志結集出版的《傳媒方程式》,至少有幾個特點:

  一是實踐性強。《新聞實踐》的理念是“實務的·務實的”,體現的就是一個“實”字。這些年來,一些新聞業務期刊熱衷於發名人名家的稿子,熱衷於轉述一些新名詞,真正貼近實際的研究很少。而《新聞實踐》堅持關注一線,關注實踐,書裡這些題目都是大家在實踐中遇到的,圍繞這些題目的解讀,有很強的現實意義與針對性,都是吸引人的。

  二是視角廣。《新聞實踐》是浙報集團辦的,但是它的選題不局限在浙江一地。縱觀《傳媒方程式》這些選題,無論對北京的媒體,還是南方的媒體,無論是對傳統媒體,還是對網絡媒體,回答的都是我們在媒體實踐中經常遇到或者尚未想到的問題。因為《傳媒方程式》緊貼實際,提出的問題就是普遍的,對於業內人員的教育也是具體的﹔因為《新聞實踐》是從傳媒發展與社會對傳媒發展的要求這樣的高度來選題。

  三是角度新。《傳媒方程式》的選題充分體現了新聞報道講究角度的要求。比如研討輿論監督,選擇了“隱性採訪”﹔討論媒體責任,選擇了“恐懼夸大”﹔研討隊伍建設,選擇了“‘三名’難產”……這些都是關乎新聞事業根本的一些大問題,但因為選擇了一個貼近受眾的角度,所以增強了它的效果,更能引發人們的思考。可以看出,《新聞實踐》雜志在選擇角度上是下了不少功夫的。

  四是新人多。《新聞實踐》雜志有一支不錯的作者隊伍,充滿活力,特別是新人不斷涌現。《傳媒方程式》厚厚的一本書裡,大部分作者是採編一線的骨干,他們的名氣可能不大,但是思考是深刻的,感受是真切的,使《新聞實踐》的選題和行文更加貼近了新聞實踐。

  武漢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呂尚彬:

  “現代傳媒品牌書系”的第一塊基石


  未見此書時心裡忐忑不安,因為現在傳媒書系很多,紅旗出版社的傳媒書系第一炮能否打響,很犯嘀咕。看到《傳媒方程式》后,很是放心,書名把傳媒業非常糾結、非常迫切的一面展示出來了。所以,青年學者和記者,還有資深的業者與學者都會感興趣。內容與副題是有關聯的,是一致的。前面專家對此書進行了高度評價,優點很多。基於媒介社會化背景,我發現這本書的熱度會持續下去,背后會有一個比較大的市場。《新聞實踐》雜志首先推出的這本書,是直面我們業界面對的問題,在我們傳媒四大轉型框架裡進行一些最鮮活的業界思考,包括一些新銳的青年學者的思考,呈現給大家是非常好的一件事。這也是這本書會受到市場歡迎的前提條件。《傳媒方程式》的首發之作,也給紅旗出版社的“現代傳媒品牌書系”本身的定位,打下了第一塊基石。

  中國傳媒大學傳播系主任、教授、博士生導師鄧炘炘:

  務實是治學態度,實務是切入角度


  《新聞實踐》雜志的文章匯集成書,就把零散發表的東西匯集成了一個合力,就形成了一個新的傳播力量。如果魯迅先生發表的一篇一篇雜文,現在還是在零散的舊報紙裡面,那麼他的文章對社會的影響力就達不到現在的狀況。我認為,《傳媒方程式》對我們研究教學方面有很大的幫助,絕對不是簡單的1+1的加法。

  《傳媒方程式》的內容、選題,體現了《新聞實踐》辦刊的特點:務實的,實務的。我認為,務實是治學態度,實務是切入角度。許多的作者來自新聞一線,但不表示文章來自經驗層面,並非日常採編經驗的簡單積累。而是從實踐出發,形成一定高度的思考,來進行一定的討論。新聞行業有許多內部的刊物,但當刊物走向社會的時候,就要有層次上的提高,不能僅僅是經驗交流,要有理性上的思考,要有一定水平的提升,要有一定視野的擴大。這樣,《新聞實踐》雜志就設定一些業界和學界關注的議題或者參與這些話題的討論,和我們簡單的經驗交流有了本質的區別。國內像《新聞實踐》這樣的刊物有很多,可是許多刊物注重專家專欄這個層面,這樣的主題性、議題性、話題性就不會太突出。日子長了,就發現這樣的雜志覆蓋行業不全,在深度上也會受到一定的影響。學院派的雜志學理性較強,但話題性和議題性比較零散,我覺得《新聞實踐》雜志在這其中發揮了充滿活力和生機的作用。

  我們大量的新聞業務刊物往往總結成績,其實經驗的另一半是失誤,也可能是困惑和不解,但不少新聞業務期刊卻很少涉及。在整個改革發展過程中,很多問題都是在未知的情況下發生的,因此說“另一半”更值得注意。《新聞實踐》雜志很多選題,開始我沒有太注意,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我覺得還是很有想法的。有這方面的探索和思考,就顯示出《新聞實踐》雜志視野不斷擴展,不斷深入,不斷提升。我覺得,這個眼光和思維高度,值得給予掌聲,給予高度肯定。

  《中國記者》雜志副總編文璐:

  善於歸納,善於提煉,善於上升理論


  《新聞實踐》雜志我們經常關注,因為我們是同類刊物。我經常學習,覺得《新聞實踐》比較善於歸納,善於提煉,善於上升理論,經常歸納出一些比較新穎的東西。《傳媒方程式》本身就是事關新聞一線的、最前沿的熱點、難點的集納,許多選題是看法不一的現象的討論,對實踐是很貼近,很有指導意義的。《新聞實踐》雜志涉及選題與實踐貼得比較緊,比較快,具有以出新聞的速度來搞新聞理論、搞業務研究的特點,這也是現在網絡時代新聞研究的特點。此外,新聞學研究是動態的,發展的,再完備的書也是表現新聞實踐的某個階段的成果,過一段時間就會出現新的探索、新的理論、新的選題出現。怎麼體現這種動態,是否能有一些關於新聞研究的不同看法,會更好一點。

  《網絡傳播》雜志總編孫東哲:

  敢於提出區別於傳統教科書的新概念


  《新聞實踐》每期都看,所以《傳媒方程式》裡每篇文章都是熟悉的。我非常喜歡這本書,就是副題裡有“前沿”兩個字,有很多新的想法。我一直倡導媒體研究就是實証研究,不是純學理的。很多東西都是通過我們業界的研究結果,可以直接拿來借鑒來操作。另一個方面,就是通過這種研究對業界的問題進行一些歸納。《新聞實踐》雜志在業界方面做得非常好,就是因為它敢於提出很多新的概念,這種概念區別於傳統教科書的既有概念,比如“懸疑新聞”,在我們新聞學理的名詞中是沒有的。《傳媒方程式》這本書,還讓我們看到專業期刊的辦刊國際化的趨勢,因為《新聞實踐》雜志關注傳媒行業的整個鏈條,產業鏈或外部環境。

  (□周淑靜 作者單位:紅旗出版社)
(責任編輯:郭晶)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