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虛假新聞新動向及防范--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西方虛假新聞新動向及防范

———以美國虛假公民新聞泛濫為例

《新聞實踐》雜志供稿

2011年03月24日15:37    來源:人民網-傳媒頻道     手機看新聞

  美國皮尤研究中心2010年的美國媒介狀況報告(the State of News Media 2010)提到:“無論是廣播、電視、報紙還是網站,沒有一種媒體在一以貫之地維護著新聞的真實性。更可怕的是,美國媒體同行們並沒有對他們的基本認識有所警覺。那就是,新聞報道經常性的虛假已不重要﹔記者可以不在乎他們所報道的人物或事件。”這份報告還提到,10年前,40%的美國人相信主流報紙和電視機構報道的新聞。10年來,這個數據持續下降。目前,可信度最高的《華爾街日報》,也隻有25%的讀者完全相信它的大部分或所有報道。《紐約時報》次之,有18%的讀者相信它的大部分或所有報道。在廣播電視領域,有30%的觀眾相信CNN的大部分或所有報道﹔27%的聽眾相信國家公共廣播電台的大部分或所有報道。盡管互聯網高居新聞接觸渠道榜首,而它的可信度遠低於上述傳統媒體。谷歌新聞的可信度在互聯網新聞中居首位,卻僅有13%的受眾相信它﹔雅虎新聞次之,11%的受眾對它表示信任。

  皮尤研究中心的報告清楚地顯示了當前美國新聞界虛假新聞泛濫和公信力下降的狀況。是什麼讓虛假新聞泛濫至此,並讓那些享有盛譽的新聞媒體的公信力不斷下跌?皮尤的結論將矛頭指向虛假公民新聞的泛濫。本文擬分析美國虛假公民新聞的新動向,並概括歸納業界人士提出的一些防范思路。

  美國虛假公民新聞新動向

  公民新聞(Citizen Journalism)產生於上個世紀90年代的美國。關於公民新聞,沒有統一的定義,但大致可以理解為“公民通過大眾媒體、個人通訊工具,向社會發布自己在特殊時空中得到或掌握的新近發生的特殊的、重要的信息。”或者把它稱之為“來自業余新聞工作者的第一手新聞報道”。在美國,這樣的新聞被稱作“Citizen News”或“User-generated News”。公民新聞隨著以博客為趨勢的自媒體時代的到來而虛假泛濫。量大質差是當今美國公民新聞的總體特點。美國數字新聞學網站甚至載文質疑:公民新聞真的可信嗎?總體看,美國虛假公民新聞呈現三大新動向:假新聞從博客流向主流媒體﹔新聞來源泛濫﹔傳播者普遍素質偏低。

  1.假新聞從博客走向主流媒體

  公民新聞發端於博客,在微博、空間、個人網頁等媒介蔓延。它本來是業余信息發布者自由地在非專業新聞媒體發布的一些及時信息。它要麼因為由普通公民採寫,具有貼近生活的親和力﹔要麼因為由突發事件親歷者發布,具有超強時效性﹔要麼因為涉及社會生活方方面面,具有廣泛性。因此,公民新聞逐漸成為一種受眾喜聞樂見的新聞形式。然而,盡管人們樂於關注它,卻隻不過把它當作茶余飯后的談資而已,對它的可信度卻保持懷疑。公民新聞的虛假如果僅僅在博客或者那些非專業和非權威的媒介出現尚可寬容,因為其本就不具有公信力,然而,虛假的公民新聞正在向報紙、廣播、電視、新聞網站等一切主流媒體蔓延。

  《華盛頓時報》執行編輯John Solomon說:“公民新聞正在改變新聞界,這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如他所說,公民新聞正全面進入主流新聞媒體,如:CNN、福克斯、《今日美國》等都開辟專欄、專版或專門渠道採納公民新聞。但是,這些媒體也時不時被曝光發布虛假新聞。2009年,CNN iReport關於蘋果公司時任首席執行官Steve Jobs心臟病發作的報道就是一則典型的虛假公民新聞。當時,CNN在未做核實的情況下發布了這條新聞,瞬間的轟動之后,引發了人們對主流媒體的深度不信任。盡管iReport是CNN專門設立的發布公民新聞的網絡渠道,但它分享著CNN的知名度和信譽。由於它發布的信息不真實也讓CNN的公信力大幅下降。

  進一步問,是什麼導致公民新聞能夠不加過濾地進入主流媒體?是對新聞來源的渴求。這就引出下一個動向,公民新聞的來源從廣泛走向泛濫。

  2.新聞來源泛濫

  在媒介高度商業化的背景下,美國新聞媒體都以拓寬新聞來源並捕捉到爆炸性的消息作為衡量新聞工作質量的重要指標。由於公民記者生活在不同社會階層,接觸著各色人等,經歷著紛繁復雜的事件,因此在搜集新聞素材方面往往比專業記者更具優勢和靈活性﹔在發布新聞方面,比專業記者的採寫更具時效。正因為此,很多專業媒體看到憑借專業記者努力拓寬新聞來源的效率遠不及鼓勵公民記者採寫新聞。

  利用公民新聞是目前美國新聞媒體拓寬新聞來源的主要手段。據《坦帕灣論壇報》統計,截至2007年末,旗下22張周報40%的內容來自在線用戶。明尼阿波利斯州的《明星論壇報》已經將用戶發布內容整合進了自採新聞,並建立了專門發布這些整合內容的網站www.vita.mn。北卡羅來納州的《羅利新聞與觀察家報》最近也創立了http://share.triangle.com 網站,通過這個網站,用戶發布的內容可能很快被編輯成規范的格式為報紙採用。而該報本地新聞版上近三分之二的內容來自該報網站的在線用戶在博客或論壇上發布的圖片和信息。縱觀美國報業,凡是支持融合新聞生產的編輯部,都允許讀者在線發布各種內容,讀者自然地成為公民記者。讀者發布的內容一般以帖子的形式出現在報紙網站的BBS板塊,帖子的內容大多保持原創性,包括文字、圖片、音樂、視頻、博客等。這些用戶發布的內容極大地豐富了報紙的新聞來源。但另一方面,由於這樣的內容匿名發布、數量龐大、來源不明,其包含信息、數據、人物和事件的准確度都很難得到充分把關。業內人士認為,用戶發布的所謂公民新聞一方面確實將新聞的觸角伸向了專業記者所不能覆蓋之處,但由此導致的新聞來源泛濫同樣不可忽視。

  此外,由於傳統媒體裁員加劇,專業記者數量減少的同時也收窄了媒體的新聞來源,為了彌補由此帶來的新聞來源不足,用戶提供的良莠不齊的內容成了填補媒體內容空白的必要補充。以往,傳統媒體有著一整套核對新聞來源的措施,如:美國廣播電視新聞制作人協會(RTNDA)評估消息來源的幾點方法,包括:消息來源是如何獲得信息的﹔消息來源過去的可靠性和聲譽如何﹔為什麼使用此消息來源等,現在,這類措施都沒有也不可能用於評估公民新聞來源。

  3.傳播者從愛好者走向低素質

  公民新聞的傳播者原本是一群執著於及時發布信息的業余愛好者。隨著微博時代的到來,每個人通過“織圍脖”的方式似乎都可以成為公民記者。每當有人質疑公民記者的身份、地位和素質時,業內也會涌現出諸多反對聲音。在美國數字新聞學網站發起的關於公民新聞可信度的討論上,自由新聞工作者Stephen Dohnberg就反問道:“你能說信息發布者不是記者嗎?記者難道不是公民的一員嗎?”事實上,並不是公民記者樂於傳播新聞的行為導致了公民新聞的虛假,而是他們普遍偏低的媒介素養導致他們對新聞工作基本准則的淡漠,進而造成了公民新聞的虛假泛濫。

  首先,公民記者對新聞真實性的地位缺乏認識。公民記者通常按照自己的喜好拼湊新聞素材,這就容易造成事實的部分失實,或者新聞並不能表現客觀事物或事件的全貌。其次,公民記者容易把發布新聞當作自娛自樂,而忽視對受眾澄清事實的責任。除了著名的專業新聞人以自由身份發布的新聞外,公民新聞的發布通常是匿名的,信息一旦發布甚至被傳統媒體不加把關地採用,也不會有人對它的真實性負責。第三,公民記者常在信息中加入主觀判斷。加拿大知名媒體人Jack Kapica說:“我常在公民新聞中發現‘我認為’、‘在我看來’這樣的字眼,如果他們出現在傳統媒體上,早就被公眾指責為‘有偏見的報道’,然而,在公民新聞中,人們容忍它,是因為人們根本就不准備完全相信它。”第四,公民記者傳遞的信息通常缺乏准確性。關於數據、數字、人名等信息,在專業媒體的新聞發布上是需要嚴格核對查實的,在公民新聞中,這些信息再模糊似乎也“沒有關系”。

  在美國的公民新聞網站上能夠讀到很多疏於對新聞素材加工和編排的文章,甚至有錯誤的信息。他們能夠發布出來一方面是因為缺乏把關,另一方面也說明公民記者的媒介素養亟待提高。

  對虛假公民新聞的防范

  虛假新聞總是隨著媒介環境的變化而變異。在信息高度冗余的時代,完全遏制它的產生是不可能的,重要的是如何防范。在美國,人們在預測未來新聞媒介形態的時候,有一種說法認為它將是專業媒體和公民新聞媒體的“混血兒”,這就預示著,公民新聞或將成為未來新聞的重要組成部分。於是,探討防范公民新聞中的虛假內容的途徑,使之真正成為專業採寫的新聞的有益補充已成為美國新聞業界共同關注的問題。目前,業內人士在以下三點形成了一些初步的共識:

  1.區別對待

  要區分公民記者提供的內容。目前,美國的公民記者大致可分兩類:一是具有專業身份的記者,當他們在自己的博客、微博或公民新聞網站上發布信息時,不代表所屬媒體的立場,他們的身份是公民記者﹔二是業余信息提供者、報料人或者通過媒介自主發布信息的任何人。公民記者的分類導致了內容質量的懸殊,需要區別對待。首先,像上文提到的Stephen Dohnberg這樣的記者,他們以自由的身份在媒介上發布的信息可以算作公民新聞。盡管他們不受所屬機構的束縛,但他們依然具有專業精神,重視新聞的真實性。如果排除為了某種政治或經濟目的的可能性,他們一般不會提供虛假新聞。其次,業余信息提供者發布的新聞隻能作為新聞線索,不能不加修改地見諸專業新聞媒體。編輯部可以將用戶提供的內容作為擴展的新聞來源,但內容必須根據所提供的信息重新核實、深挖、整合。目前,《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等基本上都採取了將用戶發布內容專門設立網站的做法,與本報及本報網站分離開。這種做法的好處在於,既通過用戶發布內容開辟更廣闊的新聞來源,又避免了虛假的內容流入權威的媒體平台。

  2.提高公民記者的媒介素養

  提高公民記者,尤其是那些業余信息提供者的媒介素養有利於減少公民新聞的虛假成份。新聞失實可以分為故意失實和業務失實兩類。大部分公民新聞的失實屬於后者,這顯然是由於信息提供者缺乏專業訓練所致。

  Stephen Dohnberg在談到公民記者媒介素養問題時概括了三點:一是投入資金培訓公民記者。公民記者需要通過實踐更好的新聞採訪報道方法來提升自己的能力,但除非有專業的媒體負責培訓,否則很難做到讓每一個公民記者都熟悉新聞倫理道德規范、新聞工作准則和新聞採訪報道方法。二是讓公民記者弄清身份。對於公民記者來說,將自己的博主身份和記者身份區分清楚是義不容辭的事情,這意味著他們理解新聞工作的基本常識,但這同樣需要專業的媒體人士對其進行引導。三是在新聞報道寫作上,專業記者和公民記者在呈現客觀事實上的要求是相同的,而不是把新聞報道當成一件好玩兒的事情。這需要編輯在和公民記者的溝通中反復強調他們作為記者時傳播真實信息的責任。

  3.建立專門的公民新聞把關體系

  如果公民新聞要獲得更高的信任度,把關必不可少。也就是說,公民新聞的質量監測機制必須與專業新聞質量控制機制相一致。Kapica認為,公民新聞領域應該以更高的標准要求自己,並制定出合理的新聞工作原則。總體看,美國業內人士大都認為隻有為公民新聞的把關建立一套和專業新聞一樣嚴格的系統,專業的新聞媒介才能更充分地利用公民新聞。但是,由於公民新聞數量極其龐大、發布者極其眾多、涉及內容極其廣泛、傳播速度極其迅速、傳播形式極其靈活,對於它的把關體系如何建立,尚需長期的努力探索。

  (□余婷 作者:四川大學文學與新聞學院2010級博士研究生、四川省社會科學院新聞傳播研究所助理研究員)

  
(責任編輯:郭晶)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