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的意境--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新聞的意境

《新聞實踐》雜志供稿

2011年04月06日16:00    來源:人民網-傳媒頻道     手機看新聞

  新聞的意境是新聞的美學范疇。通常意境是指文藝作品或自然景象中所表現出來的情調和境界。一般而言,意境只是文學作品詩歌和散文中十分看重的東西,在一些新聞論著中雖然有人談到過意境,但總是擔心它與客觀的事實相違背。其實,新聞的意境是新聞寫作中的一種境界,是值得優秀的新聞人去追求的一個新天地。

  記者在寫新聞的時候,雖然不能像作家那樣,“精騖八極,心游萬仞”,但“登山則情滿於山,觀海則清溢於海”也是必然。新聞也是出自於人“山”人“海”之中,新聞工作者的“情滿”、“情溢”正是客觀真實的反映,只是這種客觀真實打上了新聞工作者自己的深深烙印。把新聞寫得有意境,是新聞工作者“情滿”、“情溢”的客觀情懷的體現,也是優秀新聞作品必備的條件之一。

  新聞的意境體現的是記者情懷

  “意”,是思想、感情、意志、理想、情趣的審美體現,它來自主觀內心﹔“境”則是自然景物和社會人生情景的提煉,它來自客觀現實。無可否認,意境所溢出的主觀性、情感性的屬性很濃。新聞的意境,無疑有著主觀性情感性的因素,但記者的情懷和飽含的情感,在新聞客觀真實性中相溶后,仍是新聞客觀真實的反映。

  請看2010年9月22日新華每日電訊上的一則“金門協議”會商者20載后重相聚的消息。它的題目是“風雨故人來,海峽已新天。”這則小新聞寫得活,跳出了會議報道,寫出了新聞的意境:

  20年前的9月,台風剛過的一個早晨,時任中國紅十字會秘書長的韓長林一行5人從廈門東渡碼頭出發,目的地是一水之隔的金門。在那裡,兩岸紅十字組織代表會商達成了以遣返刑事犯、打擊犯罪為主要內容的協議,這是1949年以來兩岸之間首個書面協議,史稱“金門協議”。

  彈指一揮間,20年后的9月19日至22日,中國紅十字會在廈門舉辦紀念“金門協議”簽署20周年座談會。21日,與會的兩岸紅十字組織代表及當年參與會商的有關人員重聚金門,踏訪會商故地。

  “金門協議二十年,真情留在天海間。人道光芒常普照,兩岸中秋共月圓。”韓長林在會商舊址“仁愛新庄”即席賦詩一首。這個地方如今已是金門縣地政局辦公所在地,為配合紀念活動,相關單位特地還原了舊貌。

  “風雨故人來”。時任台灣紅十字組織秘書長的陳長文當年在會商開始時說過的這句話,如今再度被他用來迎接大陸來賓。

  ……

  這天正是中秋,這則小新聞,情景相融,意境深遠,僅從題目來看,它就展現了一幅遼闊的意境。而在文中,它引用的“金門協議二十年,真情留在天海間。人道光芒常普照,兩岸中秋共月圓”和 “放眼千山外,相逢一笑中”這幾句詩句,就使新聞有了全新的意境。由於記者情懷溶於兩岸“月圓”,其筆下的情感溶於文字之中,新聞就有了意境。這裡的新聞意境也轉化成了新聞事實的一部分。

  再如為大家所熟知的《在大海中永生——鄧小平同志骨灰撒放記》一文,文字飽蘸著情感,寄托著記者的情思,也寫出了沉郁的意境,這一沉郁的意境,正與新聞主體一起,構成了新聞的客觀事實,感染著人,吸引著人,並喚起讀者產生豐富的想象,為新聞開拓了無盡的空間,使新聞產生了巨大的沖擊力。

  新聞的意境是記者對新聞事實的深刻認識

  新聞的意境使新聞“含不盡之意,見在言外”,也是新聞內涵豐富的體現。新聞的豐富內涵,來源於記者對新聞事實的深刻理解,並通過記者的主觀情感與客觀事實的交融來呈現,這樣的新聞真實是本質的真實,其情其景是記者對新聞事實的再度認識和提煉。

  再看香港回歸時,新華社的一則報道:

  新華社香港1997年7月1日電(記者周婷 楊興) 在香港飄揚了一百五十多年的英國米字旗最后一次在這裡降落后,接載查爾斯王子和離任港督彭定康回國的英國皇家游輪“不列顛尼亞”號駛離維多利亞港灣——這是英國撤離香港的最后時刻。

  英國的告別儀式是30日下午在港島半山上的港督府拉開序幕的。在蒙蒙細雨中,末任港督告別了這個曾居住過二十五任港督的庭院。

  4點30分,面色凝重的彭定康注視著港督旗幟在“日落余音”的號角聲中降下旗杆。根據傳統,每一位港督離任時,都舉行降旗儀式。但這一次不同:永遠都不會有另一面港督旗幟從這裡升起。4時40分,代表英國女王統治了香港五年的彭定康登上帶有皇家標記的黑色“勞斯萊斯”,最后一次離開了港督府。

  ……

  在新的一天來臨的第一分鐘,五星紅旗伴著《義勇軍進行曲》冉冉升起,中國從此恢復對香港行使主權。與此同時,五星紅旗在英軍添馬艦營區升起,兩分鐘前,“威爾士親王”軍營移交給中國人民解放軍,解放軍開始接管香港防務。

  零點40分,剛剛參加了交接儀式的查爾斯王子和第28任港督彭定康登上“不列顛尼亞”號的甲板。在英國軍艦“漆咸”號及懸挂中國國旗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區旗的香港水警汽艇護衛下,將於1997年年底退役的“不列顛尼亞”號很快消失在南海的夜幕中。

  從1841年1月26日英國遠征軍第一次將米字旗插上海島,至1997年7月1日五星紅旗在香港升起,一共過去了一百五十六年五個月零四天。大英帝國從海上來,又從海上去。

  這則新聞可謂是情景交融,言外之意無限。在這則新聞中,“蒙蒙細雨”、“港督旗幟”、“日落余音”的號角,以及退役的“不列顛尼亞”號,“南海的夜幕”等,都是眼前之景,但又有深遠之意,從“面色凝重”的彭定康,到“燈光漸暗”的“降旗儀式”,從“這座古典風格的白色建筑成為歷史的陳跡”到“大英帝國從海上來,又從海上去”這樣的句子,無一不是傳情達意,含意深刻。這篇具有歷史價值的新聞事實和文章中所呈現出的新聞意境,可謂是“水天一色,情景並融”,天衣無縫。這則新聞的具大感染力,是新聞意境賦予新聞的巨大張力所帶來的效果。而記者這樣的寫法,顯然是記者對新聞事實的深刻認識,因此這則新聞的背景材料與新聞現場的疊加以及新聞意境的相融,使新聞的內涵更加豐富。

  新聞的意境是新聞精湛寫作技巧的表現

  新聞意境是新聞美學的范疇,這是新聞寫作的境界。沒有一定的新聞寫作功力,新聞的意境可能就無從說起。換句話說,新聞的意境是新聞精湛寫作技巧的表現。需要注意的是,新聞的意境不能像文學作品中意境一樣任意虛構,新聞的意境是新聞工作者在事實面前經過概括提煉后的客觀事實。新聞中虛構的新聞意境,和虛構新聞事實一樣,是違背記者的職業道德的。

  曾獲全國晚報特等獎的作品《明天的船老大在哪裡》,就是一篇情景交融,很有意境的新聞:

  頭戴烏氈帽的船老大,手腳並劃烏篷船,在碧綠的山水中一聲矣乃,這是紹興一道特殊的風景線。然而越來越多劃著烏篷船的船老大們已經老了。在黃金周裡,一位外地游客在東湖風景區看著許多頭發花白的船老大,不無憂慮地對帶隊的導游說,再過幾年后,不知還有沒有人來劃烏篷船?

  這則新聞裡,一開始猶如一幅寫意畫,畫出了一幅美景,優美的意境自然而生。在而后的行文中,“黃青不接”,“齊刷刷的老人”,“勞動市場無一人應聘”等材料的起承轉合,一下子勾勒出另一種憂慮的意境:明天的船老大在哪裡?在這則短短不到800字的新聞中,新聞意境的營造,成為新聞寫作的一種境界。

  新聞要有意境,才能顯得美,才能更好地揭示新聞的內涵。2009年獲得浙江新聞獎一等獎作品《沒有祖墳的祭祀》在這方面也顯得很突出。這則新聞最初發表在紹興晚報,新華社等多家媒體予轉載:

  沒有紙錢飄飛,沒有蠟燭香火,隻有幾束鮮花擺放在半山岡上。今天上午,周恩來的親屬周秉德、周秉宜、周秉華、周秉和、周秉鈞等一行11人來到紹興縣平水鎮獅子山上祭祖掃墓,然而獅子山上雜樹叢生,山岡上並沒有祖墳。周總理的祖墳到哪裡去了呢?

  周秉德等人站在半山腰上,向一塊平地獻上鮮花,他們在一棵鬆樹下默默佇立,三鞠躬。

  ……

  這則新聞一開始就將人們帶入沒有祖墳祭祀的意境,勾勒出一幅雜樹叢生的山岡上的特殊祭祀。隨后有問無答,以敘述代回答,在巧穿背景后,廖廖幾筆,再現一種意境。顯然,在這裡,作者由景生情,因情寫景,寓情於事,寓情於景,這篇短小的通訊,因為意境而傳遞著一種熾熱的情感,其中景中之意境,情中之景致,都是新聞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新聞學是一門科學,要的是實事求是﹔意境是一種美學,要的是靈性與秀氣。“科學求真,藝術求美”,將求真與求美完美的結合,正是新聞工作者要追求的一種境界。

  (□周能兵 作者單位:紹興晚報)

  
(責任編輯:郭晶)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