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事實說話是新聞監督的基本方法--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用事實說話是新聞監督的基本方法

《新聞實踐》雜志供稿

2011年04月06日16:08    來源:人民網-傳媒頻道     手機看新聞

  能夠捍衛新聞監督的生命在於新聞本身的真實性,隻有堅持真實,才能增強新聞輿論的公信力,贏得最廣大的人民群眾支持,這是立身之本。

  2010年,國內接二連三地發生了“毆傷記者”、“通緝記者”等事件。華夏時報記者陳小瑛被不明身份者以爆料某內幕消息為由重毆﹔經濟觀察報一名記者因揭露某公司“丑聞”,遭警方“網上追逃”﹔兩位在吉林樺甸縣採訪洪水災害的記者遭當地警方拘留調查﹔一集團掌門人聲稱,將對曝光他的15家媒體索賠5000萬元……而目前的結果告訴我們,在法治社會裡,隻要新聞監督的內容是客觀真實的,亂打人者就難逃法網,亂抓人者必然公開認錯。

  作為負責任的新聞單位或採編人員,不能因為環境惡劣就放棄新聞監督職責,也不能坐等社會肌體恢復正常了再進行監督,迎難而上的新聞監督是促使社會肌體恢復正常的重要力量。新聞監督的利器就是報道,就是讓更多的接近真相的報道出爐,叫危害公共利益的行為無所遁形。

  用事實說話是新聞監督的基本方法,新聞監督中更須注重還原事實的真實性。媒體刊(播)發的新聞,除對重大會議、集會等有組織的活動進行實況播報,對礦難、洪災、地震等突發事件的進展作現場報道外,多為還原事實,如果採訪不慎,或在描述人物的所言、所行、所思、所感中帶有合理想像成分,就極易出現失真,導致新聞失實。而新聞監督是針對社會上某些組織或個人的違法、違紀、違背民意的不良現象及行為,通過曝光和揭露,抑惡揚善,這在相當多的被監督者的眼裡便是“敵意”,隻要報道中有瑕疵,就會遭到當事人或相關者的反“監督”。有一次,衢州日報周末版發表一篇題為《金錢庫裡的碩鼠》大特寫,揭露本地金融系統腐敗案,文章中所涉及的人都是“實名制”,行賄單位、行賄人字斟句酌,其中有個單位就因為點出了名字即以該報道損害其名譽為由向衢州日報叫板,一會兒說這裡存在問題,一會兒說那個地方不實,並明確表示要讓人“吃不了兜著走”。報社分管領導與法律顧問馬上通知記者連夜趕回單位核實情況,研判新聞出處的權威性和新聞事實的還原真實度。由於這篇報道是按照司法機關的案宗審訊筆錄還原事實的,沒有作者的主觀臆想和添油加醋情節,新聞事實站住了腳跟,報社和記者才避免被告上法庭,新聞監督作用才沒有受到削減。

  片面追求當時最需要的主題,隨意賦予新聞本身並不具有的意義,也是造成新聞事實被扭曲的原因,在編發、制作監督類新聞時務必警惕。有一次,通訊員來稿,曝光某地發生本地布商毆打外地布商事件,立意於當地商人為保護一己利益而排外,當時衢州市正在開展解放思想、開放興衢大討論,這個典型的意義不言而喻。面對這篇應景的輿論監督新聞稿件,編輯部既興奮又冷靜,沒有直接刊發通訊員來稿,而是派記者立即趕赴現場核實。記者經過深入、細致的採訪后發現,激發事件的主要因素是鎮裡在組織外地布商擺攤時欠妥當,讓臨時攤位擋住了原有商店的門面,店主向有關部門反映后又得不到解決。據此,報社調整了文章主題,還新聞事實於本來面目。這一改,雖然立意未能迎合當時的活動,但輿論監督准確到位了,促使問題迎刃而解。事后大家分析說,如果在編發這篇新聞時一門心思為大討論提供“話柄”,那麼事實就會被扭曲,輿論很可能引發本地布商集體上訪。

  守住底線,莫讓監督類新聞策劃演變成新聞造假。包子餡弄虛作假問題早在計劃經濟年代就發生過,而且筆者也目睹過。那個年代豬肉供應相當緊張,一些小攤點就用冬瓜冒充肥肉、油條充當瘦肉,加上香蔥,拌上豬油,做成包子餡。做包子餡一般都在晚上關著店門時,制假很難被人發現,更不要想搞電視新聞曝光了。有的採編人員道聽途說,突發奇想,通過自策劃,把曝光包子餡制假的監督類新聞當做電視劇來拍,自編、自導、自演,搞出了紙做包子餡假新聞,這不僅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而且授人以柄,影響極壞,嚴重殺傷了監督類新聞的公信力。在新聞策劃從時髦言談發展成編輯記者“基本功”並以此為榮的今天,新聞傳媒一定要把握好新聞策劃的度,堅守住批評權的底線,寧可有不說的真話,但絕對不說假話。

  總之,做監督類新聞的要義在於客觀真實,隻有這樣,才能保証報道經得起實踐檢驗和歷史檢驗,才能讓新聞監督充滿生機活力。

  (□毛賀平 作者單位:衢州日報社)

  
(責任編輯:郭晶)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