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流報媒深度報道再度崛起釋因--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主流報媒深度報道再度崛起釋因

《新聞實踐》雜志供稿

2011年04月06日16:11    來源:人民網-傳媒頻道     手機看新聞

  如今,新媒體以“即時”、“海量”、“互動”、“便利”、“時尚”等功能,形成免費提供網絡新聞的語境。但是,世界傳媒大王默多克認為,報紙刊載的新聞值錢,而且報紙是新聞的“解讀者”,可以滿足受眾對生活正確判斷的知情欲望。也許緣於這一理念,曾經備受爭議的深度報道方式再度崛起,像是主流報媒自慰以“深度”、“思想”贏得受眾的“救生衣”。

  報紙的“報道深度”折射著思想高度

  報紙上午採訪、下午寫稿、晚上制版、天亮發行的出版流程,時效不如網絡快,內容不如網絡多,更為缺憾的是不能像網絡那樣在傳媒和受眾之間、受眾和受眾之間隨時互動。像2010年世界杯報道時,北京幾家報紙即使做到凌晨賽事鳴金,一個半小時就送報紙上攤,也比網絡晚了一個半小時。

  1.主流報媒向“深度”轉軌,是全媒體語境下的必然選擇。深度報道被主流媒體視為生存大戰的“重型武器”,有三個因素:

  一是報媒的新角色必然向“深度”轉軌。如今,報紙不再是新聞第一時間的報道者,而是新聞的索引者、解讀者。尤其以“解讀角色”去做“深度”,最為受眾所期待。但是,報紙做“深度”能重新贏得“報紙為王”的往日輝煌?那當然是錯覺,難道網媒就沒有“深度”,沒有“解讀”?譬如有的傳媒揭秘了某件新聞內幕,最終卻無聲無息地收場,為何?歸結為這家媒體沒有權威性所致。可以說,報媒的解讀凝結權威性,權威性解讀才能贏得受眾﹔反之,缺少權威性的解讀隻能陷於猜想,並降低報媒的權威性。

  二是深度報道是“解讀”真相的好工具。深度報道被公推為突破單一新聞事件的報道模式,去深度挖掘新聞事實的真相,揭示其因果關系和深層動因的利器。在背景報道、精確報道、典型報道、分析報道、預測報道、體驗報道等方式中,逐漸形成以追蹤報道、解釋報道、調查報道為三種境界的“解讀兵種”。

  三是報媒實踐驗証了“深度”的強大功能。近年來隨著國際金融危機和新媒體的沖擊,傳統報媒甚至電視、廣播皆感受壓力和恐懼。《華爾街日報》在危機中崛起,發行廣告雙騰飛,証明了“給我一個動人故事”的深度報道理念的勝利。人民日報在2009年7月1日改版后,讓人耳目一新的就是以深度報道為各版主打。深圳特區報2010年9月版面刷新后,深度報道也突然崛起,文稿厚重耐讀,讀者反響熱烈。

  2.主流報媒崇尚“深度”,折射報媒戰略的思想高度。面對新媒體的攻勢,主流報媒以“深度”作為其戰略運營的主打,就是把揭示新聞事實的真相和緣由為使命,謳歌正義、鞭笞丑陋。這種新聞挖掘越深,折射的思想境界越高,從而外化為報媒的影響力、權威性和品牌價值。譬如深圳特區報改版后的深度報道,實現了三方面突破:

  一是以獨家策劃加大深度比例,增強社會熱點沖擊力。深圳特區報改版后30天裡,重點策劃了政務、節日、紀念、突發、人物、異地等35個專題。其中社會民生專題7個,包括《“限購令”下深圳樓市變數透析》等。統計表明,新聞稿件總計為4538篇,深度報道總稿量272篇,佔5.99%。包括解釋性報道《如何消除公眾對統計數據的質疑》、《一個城市容納不了多個萬象城》等﹔追蹤報道《聚焦深圳山寨公交現象》、《你有“限購令” 我有“過牆梯”——民間應對樓市新政歪招令人咋舌》等﹔調查性報道《三舊改造的成功范例——深圳南嶺村調查》等。

  二是以系列周刊提升深度能量,激活新聞內核感染力。周刊是深度報道的主戰場,編輯要盯住新聞“第二落點”,深度挖掘“突然發現”的新聞,折射出新聞生產的理念高度。如深圳特區報改版后30天裡,周刊共刊發273篇稿件,其中108個版面的主打稿件基本都是深度報道。如《博聞周刊》刊發的《“茶黨”會撕裂美國的未來嗎》,《理論周刊》刊發的《深圳應成為中國的“社會硅谷”》,《創享周刊》刊發的《你會是下一個“切客”嗎?》,《藝文周刊》刊發的《呈現3D梵高?有可能!》,《閱讀周刊》刊發的《最牛賣書郎》,《樂活周刊》刊發的《稻城亞丁:感受粗線條的美》等等。

  三是以板塊聯動擴展深度空間,放大主流媒體傳播力。一方面周刊板塊有意識地進行聯動,另一方面不同板塊圍繞同一主題,開展報道的有效配合。如《聚焦深圳電單車亂象》連續報道,不僅在大都會板塊進行系列跟蹤,而且在言論版對此進行深層次分析。

  一張報紙的“深度解讀”如何牽引受眾視線

  主流媒體做“深度”、做“思想”,這是全媒體時代報媒的新定位。那麼,如何以“深度解讀”牽引受眾視線,贏得讀者熱捧?

  1.報媒的“深度解讀”如何排除“隱形障礙”?

  中國的主流報媒按照行政區劃分割新聞資源,形成兩個頑疾,一是本地突發負面新聞,往往受到某種採寫限制﹔二是國內其他城市突發重大負面新聞,受到異地監督的限制。

  一是消除深度報道板塊的空白狀態。目前主流大報的周刊往往缺少深度報道板塊,延續深度報道“隨來隨走”的特點,即分散在不同板塊組織策劃推出。由於不以深度周刊形式固定出版,就會在競爭中顯露出一個缺陷。

  二是提升深度報道“硬新聞”比例。遇到突發負面新聞,主流大報應及時跟上。如人民日報在上海發生“11·15”火災后,刊發長篇分析報道《奪命大火再鳴警鐘》,針對山西煤炭稅費流失,刊發“二次挖掘”的《權力分離 斬斷黑色利益鏈》等,傾力“解讀”事實真相。深度報道的周刊也要把“硬新聞”視為不可動搖的重點,避免偏重於消遣的“軟新聞”,摒棄雜志化傾向。

  三是加大深度報道的獨家策劃分量。主流大報政務新聞獨家策劃多,但在社會民生領域的獨家策劃比例低,暴露出策劃機制和理念的落后﹔主流報媒擅長跟蹤報道、解釋性報道,但以媒體獨立開展的調查性報道比例偏低,這就形成了報道深度的差距。

  2.報媒的“解讀技巧”如何滿足知情欲望?

  第一,主流報媒破解政務解讀瓶頸,是引導“知情欲望”的“先手”。主流報媒的政務報道往往鋪天蓋地,實則粗放經營:一是每事必報,惟恐漏發。致使版面充斥相當數量的一般工作視察,或是低新聞價值的動態。二是策劃過濫,單純造勢。為了顯示“做強”,大版面、大稿件,其實信息量很小,可讀性很差。加之內容枯燥,語言干癟,官樣文章,如何讓受眾產生共鳴?因此政務報道如果有“深度”,就要策劃百姓關注的政務選題,把會議寫成新聞,寫成深度報道。

  第二,主流報媒策劃熱點調查報道,是滿足“知情欲望”的“重手”。在諸多深度報道方式中,報媒獨立調查的深度報道價值最高。即使是“第二落點”,以調查手法也可做到“后來居上”。以往深圳傳媒類似“深圳泥頭車”、“機場高速路廣告牌”、“假發票跟蹤報道”的新聞,往往沒有提升到調查性報道,沒有挖掘出其背后的巨大利益鏈,也就是說沒有真正揭示新聞真相。

  第三,主流報媒靈活解讀新聞真相,是慰藉“知情欲望”的“妙手”。一是深入新聞源頭,現場深度解讀新聞流脈。如菲律賓人質慘劇突發,中國多家媒體立刻派出記者到馬尼拉,寫出連續跟蹤報道。此時隻要記者在現場,深度報道就最有說服力。二是突發重大新聞,請有關專家深度分析,如地震災害等事件,這種高端訪談足以讓受眾情感得到慰藉。三是以圖片、漫畫、圖表等靈活解讀新聞,如重大項目開工、重大案件偵破等等,形象地展示新聞內涵。

  3.報媒的“解讀機制”如何催動“採寫機器”?

  目前黨報生存的根基隻能是“以深度爭市場”。深度報道是強化主流大報權威性的重要基石。要在整體上確立以“深度”和“思想”打天下的意識。

  第一,設置專門的深度報道板塊。以“新聞為王”的意識擴大深度報道的總體比例。有必要放大深度報道的視野﹔報網互動強化新聞民調的功能﹔每天各版塊都有深度報道稿件,每周都有深度報道板塊出版。

  第二,建立深度報道協調部平台。借鑒人民日報為統籌各部門深度報道而成立新聞協調部的成功經驗,以這個平台調度報社重大、緊急報道,調控新聞策劃,並跟蹤評價“深度質量”。

  第三,建立“一稿論英雄”的採寫激勵機制。即在全國引起轟動的深度報道,一篇稿件即完成全年報道任務﹔在全省引起轟動的深度報道,一篇稿件即完成季度報道任務﹔在本市引起強烈反響的深度報道,一篇稿件即為完成當月報道任務。

  第四,巧妙破解“深度”瓶頸。對重大突發新聞,要調派採訪團隊深入現場,佔領這一新聞的制高點,將新聞真相告知讀者。如大陸赴台旅行團在蘇花公路與外界失去聯絡后,深圳特區報駐台記者及時發回消息和分析文章。

  (□耿偉 作者:深圳特區報新聞研究中心副主任)
(責任編輯:郭晶)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