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傳播中的輿論監督方式漫議--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走出“斷章取義”式的倫理困境———

微博傳播中的輿論監督方式漫議

《新聞實踐》雜志供稿

2011年04月06日16:15    來源:人民網-傳媒頻道     手機看新聞

  微博以其獨有的快書寫、快發布、快閱讀、快交流等特點躋身2010年十大關鍵詞。140個字附一張圖片或一段視頻式的“微傳播”正成為時下最流行的傳播方式。通過關注的“互粉”,我們可以在“我關注的”與“關注我的”這樣一個人際傳播中發布身邊的見聞、關注當下的熱點、交換互相的意見,借以實現自我表達、交往需求與社會認知。其中,相對於小圈子傳播的個人趣聞而言,那些不平的遭遇、不公的事情更能在帶著批評的“轉發”中成為共同關注的對象,借助不平則鳴的“意見領袖”們的二級傳播中轉,微新聞被迅速放大——置於社會輿論普遍關注的“放大器”下。如謝耘耕先生所言:“對去年(2010)國內20件重大事件進行分析,由微博曝光事件就有11起。”①作為網絡爆料的第一選擇,微博正逐漸發展成為新的輿論監督場。

  一、解讀“斷章取義”式輿論監督

  細察2010年至今“微傳播”中先后引起博友廣泛關注的輿論監督案例,筆者發現,這些監督有著諸多的共同特點並漸成趨勢:當事主體或意見領袖截取突發事件中問題最顯著、矛盾最集中、交鋒最激烈,最可能引起博友強烈情緒波動的剖面(或一句話,一幅圖片,一段視頻)呈給博友,激起博友的廣泛與持久關注,並借著廣大博友對事件真相的期待、對行惡主體的批判、對道德與法的呼吁,用輿論壓力促使有關部門給出真相、化解矛盾、安撫人心,還社會一個公道。

  上述這種在“微傳播”中截取當事行惡主體的一句話或一幅圖以點燃輿情的輿論監督方式,我們不妨稱之為“微監督”。微傳播中,加了引號的“斷章取義”式輿論監督有其特殊的魅力:1.先聲奪人的沖擊力:話語邏輯上的漏洞百出,圖像呈現上的人性冷漠,如“你是替黨說話,還是替老百姓說話?”中的無知無畏、《挾尸要價》中的冷漠無情等,能迅速地把視覺與情感遭受雙重沖擊的人們的情感在瞬間激發出來。2.引人注目的吸引力:我們眼球生出的注意力總是會毫不猶豫地賣給那些特別的人、特別的事:“智障工人與狗同食”讓我們驚詫——曾令全等欺世盜名之徒竟打著“自強招牌”,干著奴役殘障的罪惡勾當﹔撞倒學生不施援救卻高呼“我爸是李剛”——李啟銘的跋扈驕橫躍然紙上……這些斷面,聚焦的是當前公眾最厭惡、最反感、最憤怒的丑惡現象:依仗著手中持有的權勢與財富,藐視與踐踏其他社會個體的土地權、財產權和生命的安全。3.圍觀轉發的輿論壓力:毫無疑問,這些全然突破了社會心理所能承受底線的斷面勢必誘發“全民圍觀”。如何發力?群聚不散,批評不斷,擴散不止,不見真相誓不休!以微博為例,點擊是力量,表示閱讀、參與﹔點評是力量,表達意見、情感﹔轉發也是力量,表明正在傳染與擴散,並期待關注與共鳴。

  值得指出的是,專事微監督的意見領袖除了如於建嶸先生類的專家學者,更多的是如王克勤、鄧飛、簡光洲、劉暢類的資深調查記者,撇開微博,他們本就是聲名在外的新聞監督領頭羊。筆者不吝美詞,說“斷章取義”式新聞監督是一種智慧的新聞監督!也不諱言,從王克勤仇子明們的遭遇看,眼下的新聞要想突破重重阻力,完成監督何其困難?而“斷章取義”式精簡呈現引發的先聲奪人與引人注目效果,恰恰能讓新聞監督瞬時間走到眾目睽睽的關注之下,並形成群眾基礎廣闊的強大輿論壓力。《鳳凰周刊》記者鄧飛在江西宜黃事件的採寫報道過程中,就是通過微博與持續關注事件進展的博友們“保持通話”的。

  二、剖析“斷章取義”式倫理困境

  當然,劍有雙刃——“斷章取義”式“微監督”進行有效輿論監督的同時,也不可避免地面臨著“遭人非議”的新聞倫理尷尬:逯某人所言的“斷章取義”本就是個貶義詞!無論是在140個字一幅圖的有限篇幅中把矛盾最激烈的斷面呈現出來做“微傳播”,還是將問題最顯著的細節發掘出來做驚詫眼球的“標題黨”,都可能使博友在評論轉發的過程中隻考慮到斷面預設的話語方向,而模糊或忽視整體的、具體的話語情境,終以“一己之揣度”作出並不全面的是非判斷。

  從近年來各大新聞事件中網友態度所表現出的一些非理性情緒看,某些新聞報道確有以偏概全、制造噱頭、刻意炒作的嫌疑。也正因為此,被批評對象譴責媒體冤枉、曲解、誤讀的各類申辯也不鮮見。回顧2009年,一句“80后成為中國最年輕市長”的標題新聞就能迅速挑逗起網友們的敏感神經,周森鋒父母、周森鋒背景、周森鋒后台等立即成為網友們競相人肉搜索的對象,結果卻是“家世清白”。再看2010年,央視新聞頻道播發的《鄭州官方確認“替誰說話”官員逯軍已復職》的新聞報道中,鄭州市委組織部副部長關於逯軍復職理由即是“報道與實際情況不相符”,“調閱了當時記者採訪的錄音資料,確實沒有聽到逯軍說過這樣的話”②。雖然,“替誰說話”的新聞爆出之后,“接訪態度確實存在問題”的逯軍也曾通過各種渠道自我申辯,但這些聲音很快就被一邊倒的譴責之聲所掩蓋。

  仔細看看被媒體曝光、被輿論批評、被網友唾棄的南京周久耕、深圳林嘉祥、荊州李玉泉、宜黃“兩建國”們……你會發現事發之后的他們都有一副相似的面孔:被媒體誤讀、侮辱、損害的無辜模樣。如宜黃事件之后,撫州有關部門就仍然堅持“對鐘如奎的房屋拆遷資料齊全、手續完備、程序合法,申請了行政強制拆遷,全程未現違法違規行為。”所以即便某些當事主體在輿論監督之下受到應有的懲罰,卻常常是並不能真正認識到自己的錯誤,仍然固執地認為自己僅僅是媒體偏見作用下的犧牲品。宜黃“兩建國”因拆遷自焚事件被停職后,該縣署名“慧昌”的官員在財經網上撰發長文為其叫屈,稱“沒有拆遷,就沒有新中國!”不僅如此,隻要我們稍稍留心,就能發現許多曾經在一些轟動一時的重大新聞事件中“扮演”引起公憤的主要角色的官員們,竟然在沉匿一段時間后又悄悄的官復原職了。

  再就是,如果截取的新聞斷面是浙江樂清村主任被碾遇難照片,或湖北荊州《挾尸要價》照片等等之類,雖然其血腥、殘忍、冷酷的畫面語言確有催人淚下並引發激烈聲討的強勁沖擊力,但反復呈現、反復報道,就既是對已逝者的不夠尊重,又勢必造成對已經傷痕累累的受害者家屬及親朋的“二次傷害”,且暴力血腥的實景呈現還會讓部分生理與心理承受能力有限的受眾感到不快或不適。

  三、降低“斷章取義”式負面傷害

  前后利弊兩相權衡,“微傳播”中的“斷章取義”式新聞監督應否繼續?毋庸置疑:當然應該!面對阻擾真相的重重阻力,正義討還、公德修復、權利維護必然需要付出相應的社會成本,沒有“失”何所謂“得”?根據優選原則,第一選擇應該是基於找回公民權利、阻斷不法行徑、推動社會進步的綜合考量。如謝朝平先生言,一個新聞行為的罪與非罪,應該是“和社會整個利益沖突之間進行的一個衡量”。③

  如前文所述,“微監督”中的意見領袖多是聲名在外的新聞記者,即便有鐘如九類進行微傳播的自我利益訴求者,也還仰仗由意見領袖到普通博友的二級傳播中轉。所以要降低斷章取義的負面傷害,落腳點還是在新聞工作者:堅持適度的原則,努力把傷害控制在最小的程度,這才應該是要求“斷章取義”式新聞監督改進的最佳狀態!分三步走:

  進行倫理抉擇——新聞倫理學中有個著名的“博克模式”,即在可能引發倫理爭議的新聞事件的報道之前,先是進行自我良知詢問:怎樣才是正確的新聞報道態度與輿論引導方向?再是尋求變通之法:是否有既能達到監督目的,又不引發倫理爭議的方法?當然,通常的情況如王卉先生所言:變通的方法的確存在,但是都要付出相應的“代價”。然后進入第三環節:模擬倫理對話,包括與採訪對象、讀者、責任編輯等利益相關者。對話的目的即是自我度量報道針對、報道態度、報道措辭可能會對他們造成怎樣的后果。這些環節的進行看似“麻煩”,卻能促使新聞工作者“採取一致、連貫的倫理方法能改進工作,而組織內部倫理抉擇機制的制度化建立也有利於提高分析技巧和培養個人的道德敏感,最后形成敏銳的倫理直覺。”④

  謹守信息真實——網絡的力量源自信息的真實。與“金庸先生被去世”的謠言迅速澄清反映出的“微傳播”自我糾錯功能相比,那些為求“關注”、為搶“眼球”,在標題上夸大其辭、在細節上過分展示、在態度上放棄中立,把一些普通事件肆意夸大、歪曲、渲染,而后擺出一副媒介逼視與媒介審判的態勢,其自我糾錯的緩慢令其危害更甚——給受眾虛擬出一個並不符實的信息環境,進而導致其認知的誤判與行為的妄動——讓不信任情緒在網絡空間愈演愈烈。這既是我們不願意看到的,也是新聞倫理不允許重復的。那些在“微傳播”中未經核實就輕信輕傳的案例如“金庸先生被去世”等正生動說明:以公信力博點擊率是不足師法的,搶“首發”搶“頭稿”絕不等於道聽途說、似是而非,不做調查不搞核實就搶發隻能走到搞虛假新聞的這條絕路上。失去嚴謹的新聞態度必將付出沉重的代價,《中國新聞周刊》數名高管引咎辭職便是前車之鑒。

  控制負面傷害——《挾尸要價》獲得金鏡頭獎之后,為什麼長江大學黨委宣傳部長李玉泉先生要站出來說照片被誤讀?一個最顯著的原因即是:照片中那個身著白衣的老頭遭受了太多的本不該他承擔的辱罵和譴責,他僅僅是涉黑撈尸公司控制下的一個收入微薄的打工仔,一個本也屬弱勢群體的可憐人。減少對弱勢群體的新聞傷害,應該是每個新聞工作者必不可少的從業良知。同理,當我們對樂清錢雲會遇難照、荊州挾尸要價照及類似將冰冷死亡再現的圖片進行“微傳播”的時候,我們能不能為遠去的逝者打上馬賽克,進行模糊處理呢?要知道,照片重現一次,生者與逝者的痛便被重新喚醒一次。做一做技術處理,為逝者保留最后的尊嚴,也為不往生者的傷口上撒鹽。

  注釋:

  [1]謝耘耕.微博豐富傳統媒體信息源.第6屆中國傳媒創新年會.2011-01-08.

  [2]鄭州“替誰說話”官員逯軍9個月前復出.央視新聞頻道.2011-01-07.

  [3]謝朝平.經濟觀察網.2010-12-24.

  [4]王卉.中國新聞傳媒倫理失范成因與對策.西南民族大學學報.2009(10).

  (□苟德培 作者單位:四川省社科院新聞研究所)

  
(責任編輯:郭晶)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