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瀾,一個成熟的符號--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楊瀾,一個成熟的符號

——讀《一問一世界》

成 放

2011年08月24日14:17    來源:《新聞實踐》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楊瀾訪談錄》影響有多大?隻要用一個數字來回答便可見端倪:

  她採訪了500多位精英人士,這在傳媒界可能無人能與之比肩。500多人遍及世界各地和中華大地,可說都是各國政要和各界風雲人物,或多或少影響著時代的旋律。

  作為一個著名主持人,迄今,楊瀾的傳媒生涯無疑是成功的。在她出道20周年、《楊瀾訪談錄》10周年時,她又出版了一本《一問一世界》文集,與另一位作者朱冰詳細敘述了這20年的經歷,其間既有國際視野又有家國情懷﹔體味酸甜苦辣,深入質疑思考﹔故事生動有趣,細節娓娓道來。一位讀者曾給楊瀾發短信說:“真正的成功,不是賺了多少錢或者做了多高的官,而是有一天你除去了這一切身份的時候,還有人願意在你身邊對你微笑。”

  以記者的身份一直在發問

  楊瀾以主持人的身份蜚聲傳媒界,但她在“記錄一個人和他的時代”專業標准之下,仍願意把自己定位為一名記者。記者可以說是一門“問”的職業,對楊瀾來說,某種意義上,世界也是用來問的。因此,楊瀾一直在對這個世界發問。

  問與不問?怎麼問?什麼時候問?這是記者的基本功,但包涵著很大的學問。所謂採訪,就是採集訪問的結果,這與會不會問,收獲是大相徑庭的。朱冰用一個像繞口令式口吻說:“問還是不問,這是一個問題,怎麼問,也是一個問題,而選題的抉擇,則是一個更大的問題。”盡管有收視率的糾結,楊瀾不習慣問對方的八卦和隱私。她常常向對方禮貌地拋出一個問題,若對方不配合,她也不會過多地追問。經常是后台坐著的編導焦急地盯著楊瀾,像是在向她吶喊:“問啊,問啊,怎麼不問啊?”,楊瀾卻“穩坐釣魚台”。

  一次在採訪克林頓時,一位美國女性新聞官用一連串語速飛快的英語,告訴楊瀾哪些問題不能問,楊瀾雖點頭卻暗想:“不問?如果說不問,那我來這干嗎?”當然,怎麼問,她早成竹在胸。採訪克林頓,萊溫斯基是個繞不過去的問題。楊瀾決定從克林頓總統圖書館談起,在這個圖書館裡,克林頓專門辟了一個區域,保存和展示有關1998年彈劾事件的歷史資料,導火線就是與萊溫斯基的緋聞。楊瀾問克林頓是否“完全可以不這麼做”時,克林頓回答說﹔“當然,我可以不這麼做。這是我的博物館,我可以放任何我想放的東西,也可以把它拿開。”楊瀾又問為什麼要放這些負面的東西呢?克林頓回答:“我認為應該告訴人們這一切……是的,我個人犯了一些錯誤。”他沒有用外交辭令,而是將自己還原為一個對妻子心懷愧疚的丈夫。說出真相,使他獲得了真正的自由。楊瀾牢記美國著名電視新聞主播克朗凱特的話:“我始終把自己看成一個記者,我的工作就是通過報道,盡可能把事實真相完整地放在觀眾面前。”當然,世間的真相無法徹底佔盡,因此,楊瀾式的“我問”,包含著對每個生命的尊重,對客觀事實的謙遜,對自身的自信和務實。

  《一問一世界》把楊瀾對世界的發問作了一個很好的總結:“十年來,楊瀾的對面換了500多位嘉賓,各種各樣的受訪者,帶來各自的閱歷、秘密、感悟、血型、星座以及掌紋﹔這個隻有兩個人的舞台,可以在大都會紐約的寓所,可以在中國鄉間的泥巴路上。相同的是,楊瀾一直在發問,她提出的問題,就像角度不同的機位,觀測著人生每個側面的影像……。” 成功的採訪取決於了解對方多少

  楊瀾的成熟還表現在她在發問前所做的“功課”和對文字的歷練。

  訪談,既是一場智慧的交流,也是一次思想的碰撞。訪談的雙方其實都會作充分的准備,當然,主導方面應是訪談者,要做更多的“功課”。訪談,就是要以平和的態度,去探究事實的真相,切忌帶著“偏見”。真相,就在你不斷突破偏見而最終掌握的背景之中。訪談不是比誰尖刻,誰佔上峰,而應以平和、交流、互尊的態度去完成一次探索真相之旅。

  楊瀾不能忘記1996年對基辛格的一次失敗的採訪,那時所提的是“八竿子打不著的問題”,最后無一例外地“希望人家對中國觀眾說幾句話”等,都是對任何人都是可以提的問題,毫無特色。6年后再對基辛格的採訪,基辛格給楊瀾的打分是“amazing”(令人驚奇)。為了這次採訪,楊瀾幾乎通讀了他的全部外交著作,查閱了大量歷史文獻和資料。臨場的從容,是建立在大量“功課”之上的。她在採訪新加坡李顯龍時,不但搜索被訪者的各種資料,就連他父親李光耀的傳記也不放過。臨到採訪前的幾分鐘,還在抓緊閱讀。楊瀾團隊的一位成員說:“一次成功的採訪取決於了解對方多少。”

  哥倫比亞大學留學所獲,給楊瀾的從業帶來深深烙印。她牢記約翰遜教授對她所說:“記者最忌一個‘懶’字,落在紙上的東西一定要親自核實,切不可照搬道聽途說。”訪談前,團隊會給她做各種諸如“人物分析”之類的策劃文本,楊瀾會不斷修改、補充,經過三稿、四稿,文本越來越薄,最后在採訪現場出現的一定是楊瀾本人用A4紙手寫的3—4頁提綱,這是經過吸納、判斷、剔除、消化各方意見后的結晶,形成所謂“有嚼勁”的文字,再仰仗她自己的語言組織、即興發揮、現場應變,總結概括,成為一個完美的腳本。短短半個多小時的訪談,包涵著楊瀾和她的團隊的多少心血,稱得上是一絲不苟。

  平衡的藝術:“高跟鞋”與“泥土地”之尷尬

  現今世俗的觀點是,事業和家庭的矛盾中,女人無法兼顧兩方,隻能選擇其中一樣,或者是美滿的婚姻,或者是出色的事業。楊瀾以出色的經歷,突破了這一樊籬。她在事業上的光耀眩目的頭銜已多得不可勝數,而她在家中的融融樂趣和與兒女之歡的幸福情景,也是有目共睹的。在眾多眼花繚亂的頭銜中,楊瀾最著意的卻是“最理想的新好主婦偶像”,這是2002年在《好主婦》雜志發起的一項有20萬讀者投票評選活動中,她以遙遙領先的票數取得的。楊瀾對職業女性的三點建議是:做自己真正喜歡的事,建立明確的目標,以及建立家庭支持系統。

  楊瀾說:“我相信幸福要靠運氣,但更要靠能力。我要的幸福是豐富而有價值的生命,是充滿愛和溫暖的情感世界,請不要讓我取舍。”另一方面,當有人把她比喻成“越品越醇”的“紅葡萄酒”時,她又說:“人們隻看到葡萄釀成酒,卻沒有看到葡萄被踩的時候。”幸福、理想、奮斗、拚搏……,是一個並行不悖的系統,正是本書的另一作者朱冰所說:“高跟鞋和泥土地,這兩個截然對立的體系,也映照出一個女人穿著細細的高跟鞋,行走在事業的坦途之上時,卻常常陷入家庭生活軟軟的泥土地中的尷尬。”而楊瀾卻給平衡搞定了,此中的經歷是多麼豐富而有活力。聞說現在的傳媒界中有一種“新聞職業倦怠症”,尤其以女性為甚,於是提出了“左邊是新聞,右邊是倦怠,理想在哪兒”的發問,筆者以為倒不妨讀讀楊瀾的這本新作,也許會獲得某種啟示。

  楊瀾的成熟,也許無法復制,但“弱水三千”取其一瓢則可!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