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問:新聞細節是怎樣流失的?--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一問:新聞細節是怎樣流失的?

歐福泰

2012年03月14日15:13    來源:人民網-傳媒頻道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新聞實踐》雜志供稿

  編者按:在新聞報道中,細節是指對新聞事件、新聞人物、新聞場景、新聞背景中出現的最有特點、獨具特色的事物和人物的具體描寫。無論哪一類新聞文本,細節都是重要的表述內容:鮮活的細節把人們帶到現實的情景之中,讓人們更為真實地感受著新聞事件的發生與發展。不會捕捉細節,是記者能力不足的表現,是新聞作品蒼白的根源。但是,新聞報道不是細節的組合,細節無法代替整體性陳述的功能和作用,而且細節的描寫不是隨意的渲染,要有一個恰當的度,不允許離開生活的真實去隨意想象和描寫細節。希望本欄5篇探討新聞細節的文章對您有所啟迪。

  這已是前些年的事了。那時,筆者在報社的一個採訪部任主任,派一名記者去採訪農民土地入股分紅的事。原想這篇新聞應該寫得較為出彩,因為農民土地入股是個新事物,農民一邊騰出身來去企業上班領工資,一邊還可坐收土地所帶來的“分紅”,農民增收還不其樂無窮啊!過了幾天后,這名記者將寫好的稿子交給我,我一看,干巴巴的沒什麼“肉”,也沒有什麼新聞細節在支撐,有的只是“高度重視”、“ 認真對待”、“ 喜笑顏開”之類,讓人看了真如同吃了一塊沒有肉的雞肋,食之無味。我就問那名記者:“你到分紅現場或是農民家裡去了沒有?”他“扑哧”一笑,連說沒去,只是拿了鎮裡和村裡的總結摘了一下。當時我心裡真是感到一陣悲涼:這樣的新聞連自己都不要看,更不要說用什麼震撼力細節去感動讀者了。

  縱觀時下的眾多媒體,類似這樣沒有什麼震撼力細節的新聞還真不少。那麼,為什麼新聞作品會缺少感人生動的細節呢?我認為主要有以下三個方面的原因:

  不深入現場導致細節流失

  在聽新聞寫作課時,老師在講到新聞細節時,總是反復地強調:細節是新聞重要的表述內容。眾多鮮活的細節,能把讀者帶到現實的情景之中,讓讀者更為真實地感受新聞事件的發生與發展。如此,才能使讀者從眾多具有震撼力的新聞細節中,如見其人,如臨其境,增強了新聞的感染力。

  具有震撼力的新聞細節,應該是對真實的新聞細節進行客觀描述,生動地展現事件原貌和人物的性格特征,並通過對細節的客觀描述,直觀、形象地彰顯新聞的內在意義。這就需要記者深入到採訪第一線,到事件發生的現場去,經過艱苦的採訪,捕捉富有沖擊力的新聞事實。然而,近幾年來,各媒體新進的年輕記者較多,他們雖然年輕有朝氣,思想活躍,接受新鮮事物較快,但許多都是在家裡被父母寵著,缺少生活積累﹔就是一些家在農村的年輕記者,可能也從沒到田裡勞作過,連一年四季該種些什麼農作物都搞不清楚。再者就是有些新聞媒體的考核機制有問題,隻注重新聞的數量,不注重新聞的質量,造成了記者採寫時的急功近利,隻求篇數任務的完成,不求其他。而捕捉富有震撼力的新聞細節畢竟不是那麼容易的,如怕吃苦,不願到艱苦的新聞現場去,不願去做深入細致的採訪,那肯定是逮不到“活魚”的。筆者印象很深的一條中央電視台的新聞,說的是記者深入抗旱第一線,報道雲南楚雄一個山區村民飲用水發生困難,村民從山下背水的事。村民們肩扛馬馱,打一次水,在崎嶇陡峭的山路上需要走四個小時。記得有這麼一段記者和背水者的對話:“聽說你是這個村的村官?”“我是村黨支部書記”“你背的水有多重”“50斤”﹔“你們每天都從山下背水嗎?”“每天兩趟”﹔“你家一天能用100斤水嗎?”“我不是給自己家背水,這桶水是給村裡的孤寡老人背的,他們幾個也是,這幾桶水老人們夠用一天”。就是這麼一個小小的細節,一位基層共產黨員的形象讓人肅然起敬,多麼富有震撼力!

  語言運用不好導致細節流失

  在新聞實踐中,往往有這樣的事例,同樣的一條新聞,由於寫作者對語言的運用能力不同,寫出的新聞作品就有了高下之分。因此,筆者以為,語言運用不好,也是導致新聞缺少生動感人細節的重要原因。

  在一篇成功的新聞報道中,往往就有一連串的富有震撼力的新聞細節,這些新聞細節將新聞事件、新聞人物、新聞場景、新聞背景中出現的最有特點、獨具特色的事物和人物進行具體描寫,從而給人以動人心魄的力量,有時會發揮“四兩撥千斤”的功效。筆者觀察一些記者所寫的新聞作品,本來是蠻好的新聞事實,記者也到了現場,可讀起來卻總是提不起神來,總有點意猶未盡的感覺。分析一下,大部分是作者在寫作時所用的是敘述性語言,因此較為平直,雖然實事求是,卻因少用或沒用描寫性語言,比如使用動詞等等,新聞作品就缺乏了生動的文採。因為新聞細節具有較強的形象性,能帶給人們一種“視覺化”的體驗,它放大了人的外貌、行動、心理、語言或環境的細微特征,如身臨其境,親眼目睹。比如有一篇通訊的新聞細節寫得淋漓盡致,富有震撼力。這篇通訊描述一位年逾花甲的瘦小老太太在孫子遭到惡狼襲擊的生死關頭,所表現出的鎮定、果敢和堅毅的品格。文中寫到老太太看到孫子被惡狼扑倒在地時,是這樣寫的:“見此情景,吳老太一下就扑到狼身上,雙手死命地抱住狼,想把狼拖開。狼見有人來,放下小男孩,轉而朝吳老太的手臂咬去,吳老太死不鬆手,拼命把狼往身底下壓。無奈,吳老太身材瘦小,不但沒有把狼壓住,反而摔倒了。惡狼朝她臉上咬去,吳老太急忙用左臂去擋,狼一口咬住她的手臂,白森森的牙齒深深地扎進她的肉裡,鮮血頓時染紅了衣裳。吳老太用右手死死抓住狼的一條腿,防止它掙脫而傷害孫子。此時沒有一個行人經過。吳老太想,我一定要救孫子的命。不知她哪兒來的一股力氣,猛地用腳蹬地,順著山勢,將身體翻了過來……”作者用了大量動詞再現新聞事件,其中“扑”、“ 死命地”、“ 抱”、“ 拖”、“ 咬”、“ 蹬”等詞再現了老人和惡狼搏斗的慘烈,很多語言都具有可視性。這些生動、形象的描寫,讓讀者“看”到了一位瘦弱老人為了保護孫子和惡狼殊死搏斗的過程,為她和孫子的命運而屏住了呼吸。

  新聞事實平庸導致細節流失

  成功的新聞細節描寫,往往起到“窺一斑而知全豹,以一目盡傳精神”之功效。不會捕捉細節,是記者無能的表現,是新聞作品蒼白的根源。然而,也不是所有新聞事實都能寫出具有震撼力效果的細節來的,有些本身就比較平庸的事實,縱任你有三頭六臂,除非違反新聞職業道德胡編亂造,否則也是寫不出具有震撼力的新聞細節的。

  有些記者在採寫新聞時,沒有通盤地考慮這條新聞到底有什麼新聞價值,或者這條新聞的有新意的角度究竟在哪裡,而是匆匆採訪完后,提筆就寫,結果這條新聞的結局可想而知,要麼就是登在報上的平庸之作,要麼就是被“槍斃”而作無用功。因此,筆者以為,要使新聞細節有一定震撼力,作為記者和所在的採訪部負責人、新聞媒體領導等,都應參與到一些重大新聞的策劃中,因為隻有新聞選題准,才能效果好,才能以震撼力細節打動讀者。

  1998年初,筆者發現嘉興市區一些有權勢的家長,每天用公家的小轎車送孩子上學。這不是一種利用職權謀私的做法嗎?筆者將曝光這一公車私用現象的想法與南湖晚報編輯部的領導談了,得到了他們的一致同意,並給筆者出了不少點子。於是,筆者冒著嚴寒,連著5天在幾所小學門前蹲候,來一部小車記一部車牌號碼,最后在南湖晚報刊發了配照片的《坐著小車上學》一稿,社會震動很大。稿件見報之時,正是市“兩會”召開之時,這組系列報道成為“兩會”分組討論時,人大代表、政協委員的熱議話題。此系列報道被評為1998年度浙江好新聞三等獎。一些讀者告訴筆者,此報道最吸引他們眼球的,就是新聞中登出了七八輛公車號碼,還如實登出了時間、地點、被採訪的人怎樣說等細節,讓人看了很解渴。(作者單位:嘉興日報報業傳媒集團)

ceshi
 
(責任編輯:實習編輯鄧軍)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