漁業報道的弱化及應對--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漁業報道的弱化及應對

林上軍

2012年03月14日15:49    來源:人民網-傳媒頻道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新聞實踐》雜志供稿  

  作為“三農”報道的重要組成部分,有關漁業、漁村、漁民的報道目前似有淡化、弱化的跡象。這表現在“三漁”報道數量少,篇幅小,除涉及漁業生產或漁場環境的重大災害危機之外,一般“三漁”報道上不了重要版面、時段、位置。分析原因,筆者認為至少有這樣幾點:

  1、隨著漁業產出下降,漁業產值在各地經濟中的比重明顯下滑,因此“三漁”在媒體人心目中的分量也隨著下降。近些年來,一些城市在建設與發展時,增加開發海岸、灘涂、水域等用地,水產養殖面積不斷縮小。以“中國漁都”——舟山為例,海水養殖面積近年來明顯減少。過去舟山產業格局是漁興則興、漁衰則衰,除了漁業以外,幾乎沒有其他像樣的產業,而2010年舟山漁業總產值僅佔地區生產總值的七分之一,取而代之的是港口、旅游等新興產業。

  2、漁民作業時段、海區受限,使媒體人覺得“三漁”報道空間縮小。隨著沿海國家海洋經濟專屬區的劃定,以及近幾年伏季休漁網具種類增加、時間延長,國內捕撈追求“零增長”,漁場污染有增無減使漁業資源恢復不明顯,大批漁民轉產轉業,這些都使媒體人覺得“三漁”報道亮點減少,興奮點不多,所以把關注度更多投向其他行業。

  3、一些媒體認為自身在漁區覆蓋面很小,對漁民影響力有限。有的媒體人認為,“三漁”報道一旦傳播了,漁區干部群眾也很少能接收到。像紙質媒體,那些出海漁民看到了也是明日黃花。所以媒體人覺得“三漁”報道針對性不強,意義不大。

  4、採寫“三漁”報道難度更大。因為採訪地點一般總在水岸、碼頭、漁船甚至洋面,約訪出海漁民更加不易。所以就記者來說,採訪的難度決定其採訪的次數減少、熱情不高。而且,許多記者對漁業根本就沒接觸過,不了解、不熟悉,也導致漁業報道淡化、弱化。

  筆者認為,就報道內容、力度來說,應該把“三漁”報道從淡化、空缺,變為強化、到位。理由是:

  1、 漁業作為基礎產業涉及面廣、關聯度高。漁業與造船業、漁需材料制造業、水產加工業、冷藏物流業、餐飲業、旅游業等有著一榮俱榮、一衰俱衰的關系。單我國沿海城市的旅游業而言,如果缺少海鮮,那麼濱海旅游就大打折扣,因為到海濱城市旅游,其中一大目的是吃海鮮、買海貨。如果沒有這條“魚”,沿海賓館餐飲業幾乎無力生存。媒體人要看到漁業生產對其他產業帶來的影響,要引導漁區干部群眾樹立可持續發展理念,引導漁業如何做精做強做好,吸收先進漁業作業方式,實現產業轉型升級。

  2、漁區發展、穩定需要媒體支持引導。如今各地開發如火如荼,許多漁村不再是純漁村,逐步成為臨港工業、港口物流業、旅游業、房產業、新能源等新型產業的開發地。沿海區域的利益格局的變化,打破了漁區原有的平靜,勢必沖擊漁民原有思維定勢。這些年,漁場糾紛事件有增加趨勢。在這種情況下,媒體在向漁區干部群眾進行政策解疑釋惑的同時,應該大力宣揚新型產業為漁民就業、轉產、增收帶來的諸多好處,防止或減少政策調整對漁區穩定工作帶來的負面影響,為漁區發展、穩定提供強有力的輿論支持。

  3、關注漁業水產品安全是當下“三漁”報道的內在要求。無論是淡水漁業還是海洋漁業,每天影響著百姓的菜籃子。作為媒體,在關注漁業水產價格、流通的同時,應該多關注水產養殖業、水產加工業,為水產品安全當好順風耳、千裡眼。應從提高全民的責任意識,建立健全水產品安全長效監管機制,構筑水產品安全監管屏障著手,加大漁業水產品安全報道力度,為從根本上改善水產品安全狀況、確保水產品安全監管工作取得更好成效作出努力。

  4、漁文化傳承弘揚需要媒體“給力”。漁文化是人們從事漁業生產實踐所取得的物質成果與精神成果,是我國民俗特色文化的重要分支。近些年來,由於不同地區創新漁文化的內涵,使我國的漁文化呈現豐富多彩、千姿百態的喜人景象。從象山的開漁節到舟山的海鮮美食節,從廣西陽朔的漁火節到江蘇泗洪的金秋螃蟹節,從嵊泗的貽貝節到盱眙龍蝦節等,作為媒體,一旦有節慶活動,總會受邀派記者採訪報道。但不能局限或停留於節慶動態走過場式的報道,要善於探究漁業的淵源及發展歷史,深入挖掘各地漁村的風俗習慣、風土人情,辯証分析漁文化與當地經濟的關系。新聞媒體要站在文化復興的歷史方位,去關注漁文化,謳歌漁文化,給漁區的發展、漁村的繁榮、漁民的幸福提供強大的精神動力和更高的物質附加值。(作者單位:浙江日報報業集團舟山群島新區分社)

ceshi
 
(責任編輯:實習編輯鄧軍)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