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黨報總編輯的領導藝術--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一位黨報總編輯的領導藝術

--追憶於冠西同志辦報二三事

謝仲甫

2012年03月29日15:14    來源:人民網-傳媒頻道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新聞實踐》雜志供稿   

  於冠西同志是1951年春從山東大眾報調任浙江日報總編輯的,至1966年“文革”被奪權時止,歷時15年,是浙江日報歷屆總編輯中任職時間最長的一位。他的豐富的辦報實踐和經驗,受到報界的普遍關注。我現在僅從夜編工作的角度,追憶他當年在辦報活動中的幾件事情。

  牽牛牽鼻子——抓主要矛盾

  1956年中央對人民日報改版報告批示中有這樣一段話:“各地方報紙收到新華社的國內外新聞,除了最重要的以外,不必完全同人民日報一樣重復刊登,可以擇要改寫,也可以不登,以便留出篇幅登載本地新聞。”同時,對如何減少會議新聞也有具體規定。在這之前,一些地方報紙的頭版(要聞版)由於新華社通稿選用得太多,會議新聞太多,領導活動報道太多,沒有版面刊登本地新聞,難免使讀者感到各報要聞版面目雷同,沒有什麼特色可言。中央的規定為地方報紙辦出自己的特色打開了一扇大門,提供了用武之地。

  於冠西考慮的是,報紙要辦出特色不能平均使用力量,要集中精力抓好頭版頭條。提出“抓好頭條,帶動全報。”有個好頭條,要聞版就站起來了,要聞版辦好了,會帶動其他版向高水平看齊。

  於冠西的辦公習慣是,晚上8點上夜班,通常12點以后下班。

  於冠西上班第一件事是審定一版頭條,頭條落定,再處理其他事情。什麼稿件作頭條,什麼稿件不能作頭條,都要從宣傳的全局和主題考慮,堅持高標准嚴要求,精心篩選,從不輕易放過。常常會有這樣的情況,各部送上來的頭條備選稿件,都不甚滿意,於冠西就帶著夜班編輯到各部編輯的稿櫃裡去“翻”,稱之為“翻箱倒櫃”。每天都有大量稿件涌進編輯部,他不相信編輯的稿櫃裡沒有“珠子”,關鍵是自己有沒有“慧眼識珠”的本事。這樣常常有從編輯待編、待發的稿件中找出符合要求的頭條。

  抓好頭條,光靠選是不夠的,那只是一個方面。在於冠西看來,還有一個更重要的方面,就是不斷分析新情況,研究頭條選題,組織精兵強將,集中力量進行採寫。對那些反映重大題材、重大主題的重頭選題,總編輯還要精心策劃,精心組織,有頭有尾地抓好這台“重頭戲”。

  頭條要吸引讀者,要靠精彩的內容,也要靠引人注目的好標題。有的頭條內容很不錯,但標題一般,稍欠火候,使頭條黯然失色,引不起讀者的閱讀興趣。翻開報紙,最先映入讀者眼帘的是標題。一則好標題,能使新聞“增色生輝”。那些富有吸引力的標題,往往像磁石一樣,使人產生“急欲一讀”的強烈欲望。不重視標題制作的總編輯是很少見的,於冠西可稱是制作標題的行家裡手。頭條確定之后,接著坐下來,就是制作頭條標題,幾乎天天如此。他作了多少頭條標題,未曾作過統計,但絕不止幾百條,上千條,翻開當時的浙江日報,許多一版頭條標題都出自於冠西之手。他為了擬一則好的標題,常常是絞盡腦汁,煞費苦心,有時在看清樣時還要三番幾次地推敲,改了又改。在總編輯表率下,當時編輯部形成一種“題不驚人誓不休”的煉題風氣。

  於冠西經常利用夜班工作間隙對那些作得好的標題和作得不好的標題進行評議,並通過《夜編札記》同白班的同志進行交流。作得不好的標題,一個共同毛病是,要不就事論事,要不從概念到概念。於冠西認為,那種就事論事的方法不可取,從概念到概念的方法更不可取。正確的方法是“就實論虛,以虛帶實,虛實並舉”,這是對新聞事實進行具體概括的方法。

  身體力行——最好的領導方法

  於冠西主持浙江日報期間評論工作比較活躍,浙江日報的社論被新華社播發、人民日報轉載的比較多,也有的評論受到毛主席和中央有關領導及省委的表揚。社長、總編輯充分發揮領導者的表率作用,身體力行,積極撰寫評論,給大家作出樣板。在領導的帶動下,編輯記者爭相寫評論。主編以上,除完成分管工作外,還要完成規定的評論寫作指標。大家都有這個體會,評論寫作是一項十分艱苦的工作,這除了它的體裁本身決定之外,還有一個原因,就是要趕時間。有時候思想還沒有完全想清楚,為了趕出版時間,就不得不匆忙上陣,一邊寫,一邊苦苦思索。於冠西同志是一位評論高產總編輯,浙江日報許多骨干評論都出自他之手。他承擔的寫作任務,往往是那些省委要求高、時間要求急的全局性社論,都是些“難啃的骨頭”。

【1】 【2】 

 


ceshi
 
(責任編輯:實習生鄧軍,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